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十七章激动的泪花

时间:2018-08-09作者:春燕南归

    。许嘉泽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吴向珍可不是傻子,骂夕是真,冲着她来也是真的!

    她明白这是许嘉泽想趁机赶走她,好让他和卫配珊住在这里呢!

    只是,她又怎么可能搬走呢?

    “爸,妈,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已的责任,都是应该留下的,好在我和阿越现在没住在这里,还是够住的,你们全安心住着吧,一家人和气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要吴向珍搬走是不可能的,与其这样僵持下去,不如各退让一步,免得到时闹起来不好看,因此,立即出来打圆场了。

    完,又紧接着问庄管家:“庄管家,卧房收拾好了没有?我爸刚从医院回来需要好好休息了。”

    “少奶奶,已经收拾好了。”庄管家会意,立即答道。

    这时卫配珊也扶着许嘉泽的手臂,轻声道:

    “嘉泽,该要吃药了,我先扶你进去吧。”

    其实这样的局面最难受的就是卫配珊,毕竟在名份上,她是三,不占理,她是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只是许嘉泽需要她,她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白费了十年的苦心毁于一旦,她是真心希望许嘉泽能快点好起来的。

    “好。”听到卫配珊的声音后,许嘉泽脸色才柔和下来。

    这样卫配珊扶着许嘉泽进到卧房里去了。

    一场风暴就这样平息了下来。

    许嘉泽他们走后,我也要离开了,可吴向珍突然叫住了我。

    “余依,阿越现在怎么样了?头还疼不疼?”她拉住我的手,竟然一反常态,满脸的笑容,笑容里带着讨好的 意味。

    我呆了下。

    她这是怕我去警局告她和洛夕呢?还是真的太担心许越了?

    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看了眼一旁站着的洛夕,不动声色地道:“妈,您放心吧,阿越现在还好,头疼后来只发作过一次,也没有需要镇定剂了,我相信他会慢慢好起来的,而且我已经替他请了个美国的失忆专家,这二天就会到了。”

    我故意把失忆专家成是我请的,没有提及卫配珊的名字。

    吴向珍一听,格外热情地道:“那就好,那就好。”

    到这里,拉了我的手认真道:“依依,你现在要上班还要当家,阿越走不了路,很需要人照顾,汪姨虽然好吧,但毕竟来了年纪,你们这样住在外面我真的很不放心,这样吧,老爷子也快要八十大寿了,到时够你忙的,你还是带着阿越和妮妮回家住吧,这样大家热闹点,也方便照顾,我真的太想你们了。”

    完她竟然亲自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水来递给了我。

    我双手接过她手里的水杯,仍然有些呆呆的。

    如果她如从前那般恶劣,我大可以不把她当回事的,毕竟现在许悍天和许嘉泽都是向着我的,可她现在这样可怜兮兮的模样,倒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了。

    “余依,求求你了,我太想妮妮和阿越了,你们搬回来吧,只要你们愿意搬回来,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你的。” 吴向珍拉着我的手又开始苦苦哀求着,到情深处时,还流下了眼泪:“我现在身体也不太好,不知能活到哪天,现在也只想与自己的亲人生活在一起了。”

    到后来泣不成声,好不凄惨。

    她想念儿子和孙女,这一点我毫不怀疑,而且实话,我这样带着许越和妮妮住在外面,就如同与吴向珍绝缘了般,她是无法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女的。

    可她以前那么对我,我无奈之下只能搬家,若现在搬回来……

    我看了眼一旁站着的洛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阿姨,别哭了,您身体不太好呢。”洛夕在旁边看吴向珍哭得凄惨,立即拿纸巾给她擦着眼泪安慰着,“这事都怪我,姐姐不喜欢我,是我伤了姐姐的心。”

    我看了眼洛夕,脑海里浮现出今天上午她在我面前的那个骚浪贱样,眼睛眯了眯,脸上的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谁知吴向珍竟看出了我的心思,立即保证地道:

    “余依,搬回来吧,我答应你,只要你搬回来,我就带着夕住回到景然轩去,再不会在你们眼皮底下晃了,也不会让夕给阿越生儿子了,我只求能经常看到儿子,孙女就行了。”

    听到这话,我又是一怔。

    她竟然会如此的贴心?真的,还是假的?

    实话,如果她自愿带着夕搬离这里,这几乎是解决了一切问题。

    我难以相信她突然会有如此大的转变。

    实话,这个条件还真是让我有点心动的。

    如果她带走了洛夕,卫配珊就能放心在住在这里给许嘉泽戒毒,而我呢,也不用时刻担心洛夕来抢我的丈夫了,更难得的是这个家庭也和睦了。

    “妈,这个事情先等等吧,我先回去与许越商量下再。”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了,我是绝不会相信洛夕会变好的,但吴向珍到底是许越的妈,俗话虎毒不食子,洛夕目前能兴风作浪,多半是因为吴向珍这个后台,如果不支持她了,也起不了什么浪了。

    从许氏庄园出来后,我先到红墙阁去处理了下公事,下午再去了趟许氏集团,快到下班时,竟意外地接到了许越的电话:

    “余依,早点回来吧,我有话要对你。”

    “好。”

    我很意外,这是许越失忆以来第一次打我的电话,我不知他要对我些什么,心中有点忐忑不安。

    我开车先到天尚街最大的超市买了许越和妮妮最爱吃的一些菜,提了回到车上,准备亲手烧一餐饭菜给他们吃。

    一个女人再强,再能干,家庭永远都是第一的。

    在我的心里许越和妮妮永远都是放在心底最深处的宝贝,如果可以,我只想拥有自己的家庭。

    不管怎么样,许越现在是我的丈夫,以后也会是,哪怕他失忆了,在想着别的女人,那也好过他被埋在那冷冰冰的泥石流下面,从此后天人各一方。

    他能活着,其实对我来已经是恩典了,我不能强求太多。

    再了,许悍天已经向我保证过了,许越永远是属于我的。

    我迈着轻快的步子推开了公寓的门。

    “生日快乐。”门推开的一瞬间,客厅里挂满了彩球,彩带,彩灯,蜡烛摇摇,十分的温馨,而客厅里坐满了人,里面齐刷刷地响起了祝福声。

    许越抱着妮妮坐在正中间。

    我站着有些懵,一会儿后,用手捂住了嘴,眼里涌出了激动的泪花。。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