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八十二章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时间:2018-08-09作者:春燕南归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个亿的资金对许氏集团来也不算什么,若能在困境中拉扯一把梦氏集团,也算是一桩美事,毕竟梦钥是真的救过许越一条胳膊的。

    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其实我爱的不就是这样有情有义的许越么!

    “好,下个星期签定收购协议,我亲自去。”我认同的点头了。

    杨瑜谨又交给了我几个报表,并且给我详细解释后才告辞出去了。

    “余总。”这杨瑜谨刚走,我才倒了杯开水来坐下,俞初南就风风火火地过来了。

    “俞经理,请坐。”我喝了口开水后,笑笑指了指对面的接待椅。

    俞初南坐下后,立即道:“余总,我们公司已经合并到许氏集团设计部了,手续完全办齐了,请您检查下吧。”

    完她递给了我一沓合同纸和帐薄资料类的东西,重重叹息着:“真的,余总,想想挺舍不得的,这个公司的每一笔业绩可都是我们一个订单一个应酬脚踏实地地打拼出来的啊。”

    我听得也很伤感,“是的,我也舍不得,可现在非常时期,没办法。”

    “对了,余总,听那个洛夕已经被保出来了?”闲聊了几句后,俞初南继而话锋一转,无比愤慨地问道。

    “是的。”我脸色暗沉下来,点了点头。

    “真是可恶,我看这事八成是你那恶婆婆做的。”俞初南气愤的拍了下桌子。

    我苦笑了下:“恭喜你,答对了。”

    完就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她。

    “呀,真是气死我了。”俞初南气得捶胸顿足的,“不行,我一定要把那个洛贱人抓回去坐个几年牢才舒服。”

    “俞姐,这些天还有没有调查出洛夕的其它不好的事情来?”我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哎。”俞初南扶额摇头:“我让人这些天一直在暗中调查,但目前所查到的也只有这些了,倒是听你那婆婆对她许了重金,什么只要生出儿子来,要多少钱都是可以的,看吧,现在的女人道德观真是太败坏了,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我眉毛拧紧了,手指轻叩着桌面,面色凝重。

    “余总,我觉得您应该给公安局施压,趁此机会把洛夕再给送进监狱去。”俞初南愤愤不平的,“这女人现在被高利贷逼得到处跑,为了钱绝不会就止罢休的,只要她在许总身边流连,就会凶多吉少啊。”

    我手指蜷曲成一团,深深吸了口气,“俞经理,你以为我不想吗?我早已问过律师了,像洛夕这样的行为其实是没有强制亵渎女童罪那么严重的,如果真要追究下来也就关过一二年,或者在没有造成不好影响的前提下,甚至有可能只关上几个月教育下就行了,再或者交点罚款,就能给保释出来的,你想呀,有吴向珍在背后保着她,问题根本不会那么严重的,我现在也只能是吓唬吓唬她们而已,若想要把她彻底赶走,除非吴向珍不支持她了。”

    “那不管怎么样,就先把洛夕关上几个月也好呀,不定几个月后,吴向珍就不鸟她了,毕竟,吴向珍也不是什么慈善家,她只是想找个心甘情愿的女人替她儿子生孩子而已。”俞初南听我这样后立即建议道。

    我摇了摇头:“不能,这件事情背后都是吴向珍支使的,她能把洛夕保释出来就足以明她的心虚,我若真坚持下去,吴向珍必受到牵连,我总不能把自己的婆婆也给送到监狱里去吧,这会成为许氏家族丑闻的,而且许越知道了,也会恨我,这样下去,对我并没有多少好处,这事必须另外想法子。”

    “可对一个拜金女来,除了道德谴责,是真的很难找到其它确凿罪证了的。”俞初南很为难。

    我抿了下唇,眸里射出极细的寒光:“俞经理,我总觉得这个女人背后还有人,只是那人隐藏得很深,我们发现不了而已。”

    “真的?”俞初南大吃一惊,“那还会有谁?”

    我摇了摇头,没有话。

    “哎,真是窝心。”俞初南的手拍了下办公桌,气愤而又无奈。

    “俞经理,请你以后帮我多留意下她,如果她真只是喜欢钱……或许并不会太难办,就怕……”我眸光浮沉着,心也是忐忑不已。

    “放心,余总,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类三了,但凡有她半点消息我都会及时告诉您的。”俞初南立即答道。

    “嗯,谢谢你。”我笑了笑,伸出手来握着她的手:“俞经理,从今天起,你就代替陈世章,先做我的特别行政助理吧,这工作上的事你可一定要多帮帮我, 我已想好了,准备后天就接许越出院,出院后,由我亲自去照顾他,不让洛夕近身,直到他康复。”

    “好,这个方法不错。”俞初南立刻赞同:“快把许总接回来家去,好好守着,再不让那个贱女人得逞了,相信许总会很快恢复的,只要他恢复了记忆一切就都好办了。”

    俞初南完,又安慰着我,“余总,想想以前呀,您和许总那真的是恩爱,每天都在一块,不管工作还是休息,他是舍不得让您吃一点点的苦,那些日子,我们为了公司打拼,您不让他插手,他急得每天过来陪着您,给您打气,那段日子你们好恩爱,天天出双入对的,那几年的媒体也是轻松吃饱饭了,经常拍到你们恩爱的画面,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她这样着,我也想起了以前我与许越恩爱的画面,唇角不由地露出了微笑来。

    不管怎么样,为了家,为了妮妮,我也要去争取下,除非许越真的不爱我了,我才会放弃!

    “因此,在工作上你可要尽可能地帮我,毕竟我也是常人,没有三头六臂的。”我俏皮地对她笑了下。

    “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俞初南拍着胸脯向我做着保证。

    我们二人相视而笑。

    工作上有了俞初南这个特别助理后,我轻松了不少。

    下班时分,回到医院时,如我所愿,吴向珍和洛夕都不见了!

    看来,我的吓唬还是起到作用了。

    “许太太,今天您老公吃了不少东西呢。”我一走进病房,那二个特护就向我报喜。

    “哟,谢谢你们了。”我笑,朝许越看去,他正躺在病床上,拿着手机看着。

    我让二个特护走了,走过去在病床前坐下来。

    “阿越,能看得懂吗?”我看他拿着手机看得很认真,就在旁边轻声问。

    许越听到我的声音后抬起头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会看不懂?”

    我愣了下,连忙问道:“那你能记起以前的那些事和人吗?你能认出我来了吗?”

    我这一问,他就满脸茫然看着我。

    “不,我大脑里一片空白,过去的事完全忘了,全丢失了。”他摇着头,脸有不安的表情。

    “那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天会记起来的。”我怕刺激到他,连忙安慰着。

    我也曾失忆过好些天,那些天头迷迷糊糊的,过去全是个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但那并不妨碍我身体的康复和生活水准。

    “我想出去走走,你推我吧。”许越放下了报纸,对我道。

    “好。”我高兴地站起来,推过轮椅,将他慢慢搀扶坐到了轮椅上。

    医院楼下的大花园里。

    我推着他慢慢散着步。

    大概是许久不曾出来的缘故吧,许越显得很高兴,左右看着,不时问着我,就像妮妮时候那样对什么都感到好奇。

    他有兴致,我也很高兴,陪着他,十分详细地讲解着。

    这家私人医院环境还是特别好的,我推着他在花园里转了一圈后,最后在一盆兰花前停了下来。

    “阿越,我们后天出院好吗?” 我弯下腰来轻声问。

    “好。”他竟然没有思索就答应了。

    我有些意外:“阿越,还记得天尚国际吗?那是我们的家,我们就回那里去,还有我们的女儿妮妮,从此后我们一家三口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他的眸光突然亮了起来:“那夕呢,也会在吗?”

    我的心葛地凉下去,身子摇晃了下,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真气一下全被抽空了。

    余依,他失忆了,过去都是一片空白,对他来你就是个陌生人,你不应该跟他去计较,要有耐心,懂么!

    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打气。

    “阿越,你是我的丈夫,妮妮是我们的女儿,这点你应该是清楚的,我们的家庭里绝不可能会有夕的。”一会儿后我郑重重申着,眼泪却在我眼眶里转着。

    “对不起。”他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去,“以后我不会再问这个问题了。”

    “那你还要跟我一起回去吗?”我努力抑制住悲痛,继续问。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无法挽回我们曾经的爱情,我不知会要怎么样,但我知道如果让我死守着一个并不爱我的男人,那我宁愿放弃。

    “要,因为我们是一家人。”他虽然丢掉了过去所有的记忆,但没有丢掉该有的认知,几乎没思索什么,立即答道:“我们是夫妻,应该在一起的。”

    他话语很清晰,也没有犹豫,可我没有多少高兴的心情,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失落,忧伤,那些都不是给我的。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