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八十章好兆头

时间:2018-08-09作者:春燕南归

    。我呆呆站着, 看着她泪眼链链的模样,心中是不出的苦涩。

    要我相信她会对我好,对我的承诺会兑现,除非我是傻子。

    先且不她,就洛夕那个女人也绝不是省油的灯,她又怎么可能听凭她的摆布呢。

    但她的话对我触动很深。

    最深的还是那句话:如果阿越现在就这样出了意外,那他连个后也没有,许氏集团也没有继承人了。

    有句话不是得好么‘爱他就成全他!’

    现在许越对我没有记忆了,对他来我完全就是个陌生人,换句话,他的婚姻已经与我无关了,我可以安静地离开了。

    我突然觉得我的坚守在许越的冷漠,痛苦与吴向珍的眼泪面前是那么的可笑!

    “妈,天色不早了,您先回去吧,阿越这里交给我好了。”我没有明着答应她,也没有否定什么,只是这样轻声道:“您身体不太好,先回家好好休息吧。”

    “好,好。”大概是看到了我态度的软化,感觉有戏了吧,她一迭声地答应道又十分热情体贴地对我着,“余依,你也要注意下身体,虽然照顾阿越要紧,但我看你的腿走路都不太方便,可要多休息下,不要累坏了,有什么事就叫护士吧。”

    “好,我会的。”我唇角浮起抹隐笑,慢条斯礼地点了点头。

    吴向珍终于走了,临走时又再三叮嘱我要注意好身体,看上去,她对我十分的体贴关心。

    其实这些本应该是一个婆婆对媳妇应有的关心的,只是在这里太罕见了。

    她转身离去时,我看到了她唇角边一抹舒心的笑意。

    漆黑的夜,凉风习习。

    许越闭着眼睛躺着,额角不断渗出细密的汗珠,他双手紧紧搼着床单,面容痛苦。

    “夕,夕。”他不时低声叫着,牙齿咬得红唇毫无血色。

    我沉默着,看着他。

    他似乎在竭力揭制着什么,又或者在与什么作着强烈的斗争,脸色一片青白色。

    我知道,他看不到夕,是在与依的依恋作斗争吧。

    “阿越,你爱夕真就爱到这个地步了吗?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你与夕相处一个月吗?”我看着他,无力地问道。

    事到如今,我不怕吴向珍的计谋,更不怕夕的挑畔,最怕的是许越对我的感情。

    如果他对我毫无感情了,那我的坚持又算得了什么!

    我手指颤抖着轻抚上了他的额角,拂掉汗液,默默地看着他。

    他仍然在与病魔做着顽强的斗急,呼吸短促,额角青筋直跳着,面容十分的痛苦。

    我去卫生间里给他榨了杯新鲜柠檬苹果汁来,搂着他的头给他喝了下去,一会儿后,他似乎好些了。

    我放下他,去卫生间里打来了热水给他抹身。

    随着我温热的毛巾在他身上擦拭着,我惊喜地看到他脸上的痛苦正在慢慢消退。

    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他的头痛发作时不需要注射镇定剂了?也意味着他头痛发作时,可以不需要洛夕那个騒女人就可以扛过去呢!

    “阿越,你是个男人,一定要坚强点扛过去,我是为你好。”我边给他擦着额角的汗液边轻声道,“以前你那么强大,霸气,我总为你感到自豪,因为有你的爱而沾沾自喜,可阿越,为什么?你会将我忘记得如此彻底?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想我,不想妮妮吗?”

    着着,我眼中的泪滑落了下来。

    接下来,我坐在床前,给他讲我们以前的故事,直讲得喉咙发干,我不知他听进去没有,我看他时,他只是那么静静地躺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阿越,可以吃点东西了,这是汪姨给你做的最喜欢吃的虾仁清粥。”一会儿后,我端来了汪姨给他熬的粥,轻声道。

    汪姨做了许多菜,都是他最爱吃的,我端过来一一在他面前的垫板上摆好。

    许久没有听到他的动静,我摆好饭菜抬头时,正对上了他黑亮的眸。

    我怔了下。

    灯光朦胧,他正在定定地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

    似乎在努力记忆着什么,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般,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里满是迷惑,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透着一种拼尽全力与病魔挣扎过后的空弱。

    我拿着饭菜的手僵住了。

    “阿越,阿越。”一会儿后我轻轻叫着他,端起面前的碗对他道:“这个虾仁清粥,咸煎饼还记得吗?是我带你去那个城中村时,古姨给我们做的,当时 你很好吃,我今天特意让人去古姨那里买了来。”

    他仍然在看着我,眸光里忽然泛出丝柔和的亮光来,我惊喜地看着他,可很快,那层柔和的亮光就被涌上来的一层痛楚给遮掩住了。

    他的眼神又变得黯然无神,一片灰蒙蒙的。

    我眼前仿佛有星星在闪铄着。

    如果我没猜错,他这是脑子里有某个镜头在复活了,虽然只是县花一现,但也让我看到了希望。

    我受伤后也短暂失忆过的,这样的现象绝对是个好的兆头。

    一时间,我似乎看到了丝曙光般。

    “阿越,先吃东西吧,只有能吃能喝才能好得快,才能恢复记忆,知道吗?”我把粥送到他的唇边,他张开了嘴。

    空气里充满了淡淡的菜香。

    我喂他喝粥,喝汤,他不时看着我,一向养成的良好教养还让他对我连了好几声‘谢谢’。

    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我们仍然是一家人,没有什么改变般。

    后半夜时分,他的头痛还会隐隐发作,每到这时,我就会给他喝水,然后扶他去上厕所,他身材高大,我身子骨瘦弱,再加上腿伤没好,每次搀扶都让我十分的吃力,总要出一身老汗。

    到黎明时分,他终于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我松了口气,这是我独自陪着他度过的第一个头痛发作的夜晚。

    他睡着后,又累又困的我却睁着眼睛睡不着觉,不知在想些什么,满眼的空茫。

    后来眼皮合上时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恍惚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怀抱,在他的怀里,我舔渎着自己的伤口,痛哭流涕。。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