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六十五章扑塑迷离

时间:2018-08-09作者:春燕南归

    。“相信?”吴向珍冷笑一声,朝我道:“我看他们是一个个被你迷惑了,连事非都不分了,怪不得你会在我面前如此强硬了,原来是背后有了后台撑腰,可是好手腕啊。不过,你可不要太得意了,到时处理不好问题,有你哭的日子的。”

    到这儿后,她呆不住了,冲着庄管家嚷:“庄管家,都这么晚了,还不开饭么?”“好,马上开。”庄管家闻言立即答应了声就去开饭了,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弘叔,吃饭没有?”我则抬头温和地问道。

    “少奶奶,我们那边已经吃过了。”弘季明笑了笑答道。

    “那好,你先去书房等下我,好吗?我还有事情要请教。”我轻声问。

    “好。”他立即满口答应了,笑着道:“老爷子了,要我全力辅佐您,您有什么问题可随时叫我,我一准随叫随到。”

    “谢谢。”我笑了笑,站起来,朝庄管家道:“庄管家,麻烦带弘叔去下书房,给他端杯上等的好茶,送点水果过去。”

    庄管家闻言立即笑眯眯地带着弘季明走了。

    这时宇看到楼下清净了,才带着妮妮走了下来,坐到了饭桌上。

    我坐下来开始埋头吃饭。

    吴向珍呢,自弘季明过来知道我当家后,脸上就被一团黑气笼罩着,看什么都不顺眼,就连对妮妮也是没有了好脸色。

    我还真不明白她了,一个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又刚得过绝症,为什么有清闲日子不去过呢,偏偏要什么事情都得管。

    比如我,若不是许氏集团面临危机,许悍天临危授命,我还真不想去管这些事情呢,巴不得这一切都由她管了好。

    看来,人各有志,大抵如此吧。

    我细心照顾完妮妮吃完饭后就站起来朝书房走去了。

    走进书房时,弘季明正站在书桌前,低着头,手里似乎拿着个什么东西在沉思着。

    “弘叔。”我走进去叫了他一声后,他才抬起头来,略有所思的模样。

    “少奶奶,您知道这是什么吗?”我刚走到书桌前坐下,弘季明就返身走到书房门边关上了房门,然后走到我对面将手里的一个东西放到了我的面前轻声问道。

    我抬头一看,只见他手掌心躺着一个一元硬币大的黑色东西。

    “这是什么?”我不免好奇地问道。

    “少奶奶,少爷常在这个书房办公吗?”他低声问道。

    我想了下后,摇摇头:“不常呆,最近几个月都是爸在这里呆得多。”

    “哦。”他点点头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看着这东西很生疏,就摇了摇头。

    “这是针孔摄像图。”他特意压低了声音。

    我顿时惊得睁大了眼睛:“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你拿这个作什么?”

    他看我一眼,满脸的严肃:“这是我刚刚从你们这个书房里找到的。”

    “什么?”我倒吸口寒气,身子靠到了椅后背上,不出话来。

    “少奶奶,看来,这事情还有些复杂了。”此时的弘季明显然也对此感到很意外,沉吟着,“这会是什么人装的呢,目的是什么?”

    我呆呆坐着,脑海里突然就闪过那晚,我特意悄悄从美国回来,在我上楼时就看到夕正扶着吴向珍站在这书房外面偷听许嘉泽讲话的情景。

    难道这针孔摄像图是吴向珍安装的?只会偷听许嘉泽与卫配珊的情话!

    这并不是没可能的,吴向珍对许嘉泽和卫配珊很顾忌,而许嘉泽很喜欢呆在这个书房里看书,练字,平时一个人呆在这里就是好半天呢。

    如果吴向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她一个老太太了,能想出这招来,还是让人有点吃惊的。

    “弘叔,请再帮我仔细看看,看这里还有没有,这也太可怕了。”我站了起来十分郑重地请求着。

    “没有了。”弘季明一听,立即摇头,“我刚刚已经全部检查过了。”

    “那好。”我松了口气,想了想后道:“这样吧,弘叔,这枚针孔摄像图就先放我这里了,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算了。”

    我边边接过针孔摄像图收回了口袋里,沉声道:“这段时间我和阿越都很少在家,目前无法肯定这个东西是谁装的,又是为了什么,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情给了我警钟,但目前来还不宜大肆张扬,我们暂时知道就行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弘季明一听赞许地点了点头,“不过,少奶奶,您还是要检查下家里的其他地方,特别是一些敏感的地方,比如卧室和卫生间里,凡事心为好。”

    “好,我会的。”我认真答道,开始点明主题:“弘叔,这样,我今天找您主要是想向您请教下关于路氏集团的问题。”

    这话时,我的表情是相当严肃的,也是经过我深思熟虑过的,因为我心中有不少疑问。

    “哦。”弘季明听到我的话后,有些深意地看着我:“少奶奶,您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么?”

    “是的,我觉得路氏集团来a城发展并不是无缘无故来的,它似乎是华丽回归后复仇的,毕竟我也在商场上混过这么些年了,有这个敏锐度的。”我脑海里闪过路明远那张俊逸的脸,眸光深沉起来。

    实话,经过这些年在商海的摸爬滚打后,我从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而且还好得那么的巧,这些年在与各种各样的商人打交道中,我对人性的了解也更加深刻了。

    路明远自回到a城后,就与我前前后后有过好几次的交集了,除了第一次在那家酒店外,其它几次几乎都是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的,难道我们之间真的缘份如此深么?

    如果我还只是一个姑娘,我真的会相信这些的,并且为之感动。

    但现实中,我已经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了,而且还为人妻,为人母,太明白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最终关系都不过是利益的交换罢了!

    因此,我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是持谨慎态度的,比如路明远,我同样会持怀疑态度。

    弘季明听到我这样后,赞许地点点头:“少奶奶,您果然聪明,怪不得老爷子会把这个家业交给您来打理了,实话,就许氏庄园里,像许盛睿的二个儿子也是十分的聪明机警,是完全可以担当重任的,但老爷子就是选中了您,这明他是有独到的眼光的。”

    我一听脸有些红了,不好意思地道:“弘叔,别给我戴高帽了,我这只是就事论事,实际上,我出身平民,对很多事情,特别是豪门的事情都是不太懂的。”

    到这儿,我无奈地笑了下。

    “那没问题,谁都会有一个过程的,少奶奶,您尽管放手去干吧,我会尽一切所能来帮您的。”弘季明立即笑着鼓励道。

    “那弘叔,这个路氏集团与我们许氏集团真的会有些渊源吗?如果我代管许氏集团总载之职,就必须要了解到些什么,这样才能有个正确的判断。”我继续探究地问道。

    听到这里,弘季明脸上的笑瞬间收了起来,变得异常严肃了。

    “少奶奶,这个事情,其实我也不太了解的,毕竟我跟在老爷子身边时,路氏集团早就从a城消失了,但自从路氏集团重回a城后,我明显感到老爷子总是坐立不安的,好像有什么心事般, 有时还会十分的焦躁,有次,他让我带话给少爷,让他一定要注意路氏集团,那天,他大概给我了下,早在几十年前吧,当时a城有四大财阀:许氏集团,梦氏集团,路氏集团及冷氏集团。这四大财团曾有过一段黄金蜜月期,那时的国内经济被西方国家制裁,形势严竣,为了生存,他们抱团取暖,互相依靠,渐渐走过了难关。当时这四大财团里,许氏集团与梦氏集团关系较为密切,而路氏集团与冷氏集团似乎也是比较友好的,但是在接下来一次大型联合收购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路氏集团在那次收购中惨败,公司从此后一蹶不振,只能退出了a城,远赴了东南亚,而冷氏集团与许氏集团也到后来是互不相让,斗过好几次后才最终坐下来谈判,从此后相安无事的,倒是梦氏集团一直都与许氏集团关系密切,但后来才知道梦开阳其实一直都是在利用许氏集团的,事实上,当年梦氏集团更像是许氏集团的附庸,对许氏集团多有依靠的。”弘季明一口气了这么多后,最后道:“少奶奶,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至于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许氏集团与路氏集团有过什么过节,您最好还是找个时间亲自去问下老爷子为好。”

    我听得暗暗心惊,弘季明看似是轻描淡写地完了这四大家族的兴衰历程,实际上这也正是a城商海这么些年的演变与裂变过程,每一段历史的过去必有其沉淀与伤疤,随着时代在变迁,难道路氏集团是真回来揭历史的伤疤么!

    我的脑海中再次闪现出路明远那张微笑着的精明俊逸的年轻面孔来!。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