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六十章使阴招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哦。”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冷啡,辛苦你了。”

    “余总,我不辛苦,只是许总……”冷啡说到这儿,痛苦地摇着头。

    “冷啡,不要自责了,这与你无关的。”我温言安慰着他,略微弯腰亲切地问道:“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右臂能有希望恢复吗?”

    冷啡望了下自己的右臂,苦笑:“余总,已经在朝着好的方向恢复了,但现在还是酸软无力,接好的骨头能不能恢复到以前还都是未知数。”

    “那就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养伤,我希望你能早日康复帮助我。”我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现在许总受到重伤失忆了,我接管了许氏集团,你也应该知道,我并不太懂公司的事情,你常年跟在许总身边,懂的肯定比我还要多,我希望你能在关健时刻帮到我。因此,请尽快养好伤,明白吗?”

    冷啡当然明白这些,点了点头。

    现在公司最重要的还是‘天翼’那款智能手机,面临着大批订单取消,在多个国家被要求下架,甚至遭罚款,更严重的是,许氏控股准备年底在美国上市也被迫延期了。

    这样的副面消息对于一个商家来说是最可怕的,很可能把一个上市公司给狠狠打压得翻不了身,还多亏是许氏集团有实业基础,资金雄厚,经得起这些风浪,要是一般靠股市,网络虚拟经济发家的公司只怕早已跨了。

    而这些事情,冷啡一直是跟在许越身边的。

    但我看他现在重伤在身,也没有言明,只想让他安心快点把伤养好。

    想当年许越投资,眼光不错,买了不少地,将许氏集团的重心放在了房地产业上,这些年回报很丰厚,就天尚街这条最繁华的商圈,差不多有大半条街都是属于许氏集团的,这些可是真正的实体经济!

    看完冷啡后,我与俞初南道别,准备回家一趟。

    自从上次去美国后,差不多有二个多月没有见着妮妮了,实在是太想她了!

    她可是我的心头肉来的!

    走到楼下,我拿出手机给许氏庄园打了个电话,不知妮妮现在有没有回家?若没有的话,我准备去幼稚园接她。

    电话是汪姨接的,自从许越出事后,汪姨和小宇就只得带着妮妮从天尚国际公寓,我们的那个小家里搬回到了许氏庄园,这当然是吴向珍的意思。

    “少奶奶,今天是周未,小宇已经接了妮妮去医院看望少爷去了。”汪姨在那边温和地回答道。

    看望少爷?

    我不由自主地把眼睛看向了楼上的病房。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我挂了电话后迅速朝楼上跑去。

    许越不认识我,那他的女儿妮妮是不是认识呢?小夕对我的妮妮会是什么态度?我从电梯跑出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小妮妮背着个幼稚园的书包牵着小宇的手走进了许越的病房门。

    我三步并做二步赶了上来。

    “爸爸,爸爸。”小宇一推开门,妮妮就朝着病房里跑了进去,清脆地叫着。

    “妮妮,你来了?”小夕正在给许越喂水喝,扭头看到妮妮,立即满脸笑容,热情地说道。

    可妮妮看都没看她,只是跑过去拉着许越的手,亲热地叫着爸爸。

    许越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一会儿后,升腾起了抹柔和的亮光。

    “妮妮,来看爸爸了。”他的大手摸着她的头,亲切地说道。

    他认得妮妮是他的女儿!

    我的心里好受了些!

    “爸爸,您的伤好些了吗?”妮妮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腿,心疼地说道:“我想您快点好起来后带我去看妈妈,我好想妈妈呀。”

    “妮妮。”我在病房门外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恨不得冲进去抱着妮妮亲。

    我不知道在我失踪的这一个来月里,吴向珍是怎么对妮妮说起我的,但从妮妮的话里看,她还并没有把我失踪的消息告诉给她,或许只是对她说,我还在美国治病吧。

    让我略微欣慰的是,许越对自己的女儿妮妮,还是一如往常的温和。

    我想这或许是吴向珍这些天在许越身上花的功夫吧,让他知道了妮妮就是他的亲生女儿,毕竟妮妮与他长得太像了,血浓于水嘛。

    至于我呢,我想吴向珍是巴不得许越这一辈子都忘记了我才好吧!

    有时我都在想,为什么许越会完全地想不起我来,估计是吴向珍和小夕在这段时间里特意不让许越知道我的存在吧!

    正在我想要跑进去时,就看到小夕一把将妮妮拉到一旁,小声说道:“妮妮,你爸爸身体还没好呢,你可不要在他的面前提你妈妈,到时刺激得他头疼病发作,你奶奶会打你屁股的。”

    说完她还做了个威胁的表情。

    我立即看到妮妮的小脸憋得红红的,脸上有害怕痛苦之色,敢怒不敢言地瞪着她。

    这时我的眼睛落在了小夕拉着妮妮小胳膊的手上,她的五指很用力,指尖都是凹进去的,妮妮显然很痛,却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我顿时火冒三丈!

    草你妹的,死贱女人,竟然不让我的女儿在爸爸面前提起我,更气愤的是,她表面对妮妮那么好,暗中却下毒手。

    妮妮强忍着痛苦的小脸让我愤怒到了极至,我一把推开房门冲进去,抓住小夕的手用力一拽,在抓住她手的同时,我也学着她的阴招,将手指甲掐进了她的肉里。

    她根本没提防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冲进来,被我的力道甩得后退了几步,“哎哟”一声痛叫出声来。

    “妮妮。”我蹲下去一把就抱紧了她,含泪喊了声。

    “妈妈。”妮妮在愣了下后看清是我时惊喜地叫出声来,连手上的痛都忘了,双手抱紧了我的脖子,像是怕我飞走般,“妈妈,您终于回来了,我好想您呀。”

    “妮妮,妈妈也好想你呀。”我抱住她哽咽不成声。

    “妈妈,爸爸受伤了,您可要好好照顾他。”妮妮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着。

    这一刻,若是抛开洛小夕那个贱人不说,我还真的好幸福。

    有妮妮这样乖巧懂事的女儿,还有许越这样优秀出色的丈夫,我能有一个如此温馨的家,原本的我是多么的幸福呀!

    “妈妈,您还要去美国吗?”一会儿后妮妮搂着我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道,“我不想妈妈去美国生小,弟弟了,我只想妈妈陪着我和爸爸。”

    说完,她突然把小嘴对准我的耳朵,小声说道:“妈妈,我不喜欢那个小夕阿姨,她天天缠着爸爸,好讨厌诶,您快把她给赶走吧,否则她会抢了我爸爸的。”

    我一听,心里像被刀割般痛。

    “妮妮,妈妈不去了,再也不去美国了,以后就留在家里陪着妮妮和爸爸,妈妈最喜欢妮妮了。”我立即强露出笑颜连声回答着。

    “真的吗?”妮妮歪着头看我,似乎不太相信般。

    我不由得一阵惭愧。

    自她长大起,这样的承诺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可从来没有真正做到过,在她小小年纪心中,已经对我充满怀疑了。

    “是真的。”我把她抱进怀里,眼泪流了出来,说真的,我的心里是没有底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时间陪着她,毕竟我现在的身份不同了,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再者自我与许越结婚起,她都是吴向珍带着,有时我都做不了主。

    “好耶,妈妈,我太爱你了。”听到我的承诺,妮妮搂着我开心地叫了起来。

    “妮妮,告诉妈妈,你的手疼不疼?”我把妮妮被小夕抓住的小手拿下来一看,上面红红的,心里一阵疼痛。

    “妈妈,我已经不疼了,没事的。”妮妮懂事贴心地说道。

    我抚摸着她的小手,眸光朝他们二个看去。

    许越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我和妮妮,脸有茫然之色,尤其在我和妮妮互动时,

    他看得很仔细。

    但他看不到小夕用力抓着妮妮手臂的力道,当然,也看不到我抓小夕时的力道。

    小夕被我甩到一边站稳后,摸着手上被我抓过的地方,眸眼里都是隐忍的怒气与怨毒。

    她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而且还会用同样的阴招来抓回她吧。

    因此,当我牵着妮妮的手站起来时,她站在一旁,眸中带着阴冷的寒光。

    她的手指甲长长的,抓着妮妮的手后,妮妮的手腕上立即出现了红色。

    而我的手指没有指甲,但掐的肉极少,除了痛是看不到红的,我相信她的痛感绝不会比妮妮的低。

    但她却不敢在许越面前告状,因为没有证据,倒是妮妮的小手腕上红红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姐姐,你来了,我在教妮妮大道理呢。”她脸上闪过丝不怀好意的笑,然后转过身来,走到许越身边坐下,一手抱着他的腰,亲呢地说道:“许越哥哥,我告诉妮妮不要乱说话,免得到时你的头疼病发作了,阿姨会责怪我的,我可是为了你好呢。”说完又娇嗔嗔的问道:“ 许越哥哥,头还疼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