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五十九章不能这样对我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俞姐,快速着手准备下,从今天起我们公司即刻归入到许氏集团旗下去。”我站起来吩咐道。

    俞初南有些惊讶地望着我。

    我叹了口气:“俞姐,这是没办法的事,我要接管许氏集团分不开身,只能这样了。”

    “也好。”俞初南愣怔片刻后立即赞成道,“这样您就可以尽全力去管理好许氏集团了,那里才是最重要的。”

    “对的,我也必须要管理好许氏集团,这样才能对得起爷爷对我的信任。”我郑重地点了点头,“你即刻准备吧,三天后随我到许氏集团上班。”

    “好。”俞初南满口答应了,调头就要离开,刚转过身去又回过头来恳切地说道:“余总,如果您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嗯,谢谢。”我对她微微一笑:“放心,以后我会需要你大力帮助的。”

    “行,就凭您对我的知遇之恩,在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她笑着答应了。

    我与她相视会心一笑。

    她走后,我没有休息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许氏集团。

    刚来到许氏集团大门口,远远就看到杨谕谨及皋良材正率领一众公司核心成员站在大门口处等侯着我。

    看来他们早就收到消息了。

    “余总。”我走近来,他们全部礼貌地向我打了声招呼。

    我微微点点头,朝杨瑜谨笑了笑,“ 杨总监,请你立即召集所有部级以上的高层去会议室里开会。”

    “好。”杨瑜谨听到我的吩咐后立即响亮地答道。

    事实上这些年我对许氏集团了解得并不多,要想接手可不容易,好在许越早就栽培了一大批心腹,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紧急突发状况的。

    我相信事情再难,只要有他们在背后支撑着,就一定能顺利度过难关的。

    会议开了整整五个小时,直到天边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后,我才宣布了散会。

    散完会后我回到了总裁室,先冼了个澡,将身上的劳累消除了些后,我穿着睡袍走到酒柜上倒了杯红酒,五指握住,昂头,喝了一小口,慢慢地踱到了落地窗前,站在窗前,望着外面城市的夜色,葛地,一股异常的寒冷从脚底升起,我心底里一股别有的空虚寂寞全部涌了出来。

    那个温暖的怀抱不见了,那个曾经拥抱着我,说要爱我一辈子的男人不在我的身边了。

    我拼尽性命把他解救出来,可现在呢,他躺在病床上,我却不能近身,甚至不能够去照顾他。

    明明他才是我的合法丈夫。

    而那个女人,洛小夕,却成了他唯一的执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昂头,喝干了杯里的红酒。

    转过身去,又去酒柜上倒了杯酒,几杯酒落肚后,我彻底醉了,眼前晃动着一些影子……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裸,露着半个酥胸,撅着性感的臀部,正风,骚地趴在许越的怀里扭动着,而她的胸部正顶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

    “不要,阿越,你是我的,阿越,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来了。”我跌跌撞撞地想要去开门跑到医院去,却不想脚给什么东西绊了下,一头就栽倒在了床上,然后,脸朝下,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余总,余总。”第二天,我还在深沉的睡眠中,秘书在门外按着门铃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我睁开睡眼惺松的眼,天已经大亮了,一缕日光正从窗外照射进来。

    我爬起来,这才发现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脚疼,手疼,头疼,全身疼。

    只得扶着腿在办公室里坚持着走了几圈后,才稍微好了些。

    走出卧房时,我抬头望天,突然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那个贱人洛小夕还没被赶跑,我就得报销了。

    吃过早餐后,我又迅速召开公司高管会议,直开到中午12点,下午时分,俞初南到公司来给我汇报二家公司合并情况,我们坐着聊了会儿,我站起来说道:“俞姐,陪我去趟医院。”

    “好。”俞初南立即点头答应了。

    我从她面前走过时,她拉着我心疼地说道:“余总,您的腿伤还没恢复好呀,这样的奔波劳累可不行的。”

    我苦笑:“俞姐,没事,不是大伤,并不妨事。”

    “哎,余总,您真是让我心疼呀。”俞初南叹着气,忽然想起了什么,“您在美国的治病呢?不是治疗时间还没到吗?难道就要这样放弃吗?”

    我闻言心中一酸,“俞姐,你看我现在这样还能去治病吗?许氏集团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我只能留下来了。”

    想到我那病已经治疗二个月了,只剩下了半个月的疗程,可眼下突然发生了如此大事,也只能如此了。”

    这样说着,眸里闪过丝阴云,想起了吴向珍的话,心里异常的难受。

    骨科医院里,我敲响了病房的门。

    “请进。”病房里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俞初南帮我推开了门。

    我带头走了进去。

    “余总。”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高瘦的个子,看上去很斯文的模样,他右侧的肩膀处打满了绑带,我们走进来时,他有些吃力地坐了起来。

    他,就是冷啡。

    “冷啡,快躺下。”我见此忙上前几步,示意他躺下来。

    “余总,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许总。”看到是我进来,他满脸惭愧地低头坐着。

    “不,冷啡,这不关你的事。”我摇着头,温言说道:“那天若不是你机敏,在泥石流突然覆盖前及时打转了方向盘,恐怕你们早已连人带车坠入到下面的河里去了,或许你们都没命了。”

    我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则是根据我在现场的分析,二则也是这二天没日没夜开会中向他们了解到的情况。

    “余总,实在太惭愧了。”冷啡掩饰不住心痛:“那天我就不应该带许总去兆丰的,是我太大意了,没有看天气预报。”

    我听到这儿,拧了下秀眉,冷静地问道:“冷啡,为什么一定要在那天去兆丰呢?怎么会那么的巧?”

    冷啡听了后,想了想说道:“那天是许总吩咐的,大概是在那天之前许总接到了兆丰的村支书一个电话,说是我们许氏集团支助的那所希望小学要在那天开工动建,有个奠基仪式,他很希望许总能到场参加,毕竟这事当时许多媒体都在跟踪着,再加上那天我们许氏集团旗下的工厂也要开工,因此,许总就答应了。”

    “哦。”我不由得微皱了下眉头,“可我听说,我们在兆丰的那个工厂并不是非得要在那天开工的?”

    冷啡抬头回忆了下后说道:“是的,确实是这样,当时我们的那个工厂并不是非得要在那天开工的,但当时许总在接到兆丰村支书的电话后,想到反正是要过去一趟的,就干脆通知那边负责工厂的韦经理也把工厂的开工日期挪到同一天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