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五十五章我的心痛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听到许嘉泽的话后,心里安慰了不少,至少不是传言中那样,他们对我都是冷漠如冰的,还是有人愿意相信我的。

    “依依,你和陈世章失踪后,我们从没有放弃过寻找你们,几乎发动了一切社会力量,实在是找不到了,只以为你们……”许嘉泽说不下去了,脸上有后怕也有失而复得的惊喜。

    我能看得出来,他是真正关心我的,也就是说,在我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并不是对我不闻不问,而是一直都在积极努力的寻找。

    我心里有了点慰藉,

    其实内心里,我一直都是相信许嘉泽的,从一开始他对我就是真心祝福的,否则也不会在我和许越的婚礼上牵我的手走红地毯了,只是他被毒瘾所害……

    “谢谢爸。”我沉默了下后说道:“谢谢您能相信我,我已经很感动了。”

    许嘉泽闻言叹息一声,有些愧疚地说道:“依依,对不起,可能刚开始有人误会你们了,但我永远都是相信你的,只怪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了,但我们也一直都在找你们,你毕竟是许越的妻子,现在许越已经出事了,我们不敢把你失踪的消息泄露出来,毕竟现在的许氏集团危机重重,太脆弱了,你和阿越的消息我们都要尽量瞒着外界才行,如果你回来后有听到什么的,一定不要误解了。”

    我明白他的心思,点了点头:“爸,请放心吧,我不会的。”

    正在我们说着话时,突然走廊里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我还没回过头去,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喊声:“爸,爸,您这是怎么了?”

    我回头一看,吴向珍接到消息已经快速赶过来了。

    一个月没见,许越又出了那样重大的事 ,吴向珍的身体状况还不太好吧,看上去整个人憔悴苍老了许多,平素保养得较好的脸上也有了不少鱼尾纹。

    她走过来时,眼睛全部落在许嘉泽的脸下,半点也没有看到我。

    “嘉泽,爸到底是怎么了?”她走近来拉住了许嘉泽的手。

    许嘉泽眉眼间立即闪过丝厌恶之色,扶开了她的手,淡淡说道:“爸中风了。”

    “呀,好好的,怎么就中风了呢?”吴向珍呆了呆,顿足说道。

    许嘉泽绷着脸不说话。

    吴向珍搓着双手,哎声叹气的:“我们许家最近真是霉运连连啊,一个接一个不好的事,看来,我要去庙里上下香,求求神了。”

    “妈,您别急,爷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我看她来回走着,步履都有些不稳,毕竟也是动过手术不久的老人,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宁愿相信她对我没有做得太过份,于是开口安慰道。

    谁知我的话语才一出口,吴向珍身体震了下,猛地掉过头来,只一会儿像看到鬼般那样看着我,喝问道:“余依,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知道她是才注意看到我,难免吃惊,只好温声说道:“妈,我是今天才回家的。”

    “回家?”好一会儿后,她似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般,立即尖酸刻薄地说道:“阿越出事时你去了哪里?这都一个月了,阿越快好了,你就出现了,什么意思?”

    我的脸苍白起来。

    她的话竟然几乎与洛小夕是一样的!

    “向珍,不要无理取闹。”许嘉泽在旁边看不下眼了,立即喝斥道。

    “我无理取闹?”吴向珍一听来火了,“你就只会护着她,是不是她长得特像那个狐狸精,你只要一看到她就会让你想起她呢,告诉你们,不要把我当成傻子,谁不知道你虽然人在这个家里,但那颗心呀一天到晚都在想着那个狐媚子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天好几个电话,还发微信,说什么‘你是那么的温暖,连我的裤挡都被你融化了’,天,瞧这是多么恶心的话,真是恶心得想吐呀,我且问问你,这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对野女人该说的正经话吗?不要把我当猴耍,我心里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着呢”

    我一听这话,脸上发涩,眼皮都跳了起来。

    “你,你……竟然翻我的手机。”果然,抬眼间就看到许嘉泽正被气得浑身发抖,面目扭曲,手指哆嗦着指着吴向珍,满脸的愤怒。

    “翻又怎么了?我丈夫的东西我不能动吗?有本事在外面偷,情就不要怕被人知道,告诉你,以后你要再与那个女人来往,我就把你们的这些糗事捅给媒体知道,让你身败名裂。”吴向珍一下就抬高了八个分贝的嗓音,尖锐地喊道,她显然也是气愤得失去了理智,又或者说她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当下直接说了出来。

    “疯子,不可理喻。”许嘉泽气极之下用手突然按住了胸口,面目扭曲着,极其痛苦地蹲下去呕吐起来。

    “爸,您怎么了?”我吓坏了,立即走过去扶着他问。

    “依依,爸不行了,我现在全身痛,每个细胞都在痛,快,给我一点药吧,我受不了了。”他在几次干呕后,跌坐在地上,浑身孪缩成一团,拉住我的手恳求着。

    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看来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让他在心灵寂寞空虚的同时又在巨大的压力下已经开始接触毒品了。

    我明白他哀求我给他的药是什么,但我怎么可能会给呢。

    “爸,我送您回家去吧。”我不知怎么办才好,眼里的泪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

    这个时候的许嘉泽是不能够单独出去的,他必须要有人陪同,陪同他来度过这段黑暗的戒毒时光,当然这个陪同的人最好是卫配珊,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嘉泽,你怎么了?”这时吴向珍也慌了,连忙跑过来扶他,颤声问道。

    “滚。”

    许嘉泽的脸已被痛苦扭曲得变形了,这样的一个男人竟虚弱得像根竹竿般跌坐在地上起不来,就算是这样,当吴向珍来扶他时,他仍然是保持了那种对她的毫不掩饰的冷漠与厌恶。

    吴向珍的手僵住了,尔后站直了,脸上是可怕的笑。

    “好,你死吧,死了大家干净,我发誓就算是你疼死了,我也不会管你了。”她恼羞成怒地骂着,整个人像个被激怒了的妒妇。

    突然间,我莫名的悲哀。

    这样的一个外表光鲜靓丽,风光无比的家,在我和许越结婚时,许氏庄园里那种空前盛况,繁华无比的表象下掩盖的竟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这个家太需要有人来维持了!

    短短一段时间,许悍天中风,许嘉泽毒瘾发作,许越受到重伤失忆躺在床上,吴向珍刚动完手术,夫妻关系极度不和。

    放眼望去,这个家,只有我和妮妮是正常人了。

    而妮妮还小,此时的我就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了,在无形中,这个家里所有的担子全都落在了我的肩头。

    该要怎么办?我没有时间去考虑些什么了。

    此时的许嘉泽已经极近死去状态了,浑身抽搐着,整个人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不停地干呕着,面部表情极为狰狞痛苦。

    好在这时,弘季明和庄管家闻讯赶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后,他们立即建议让许嘉泽住院戒毒!

    “医生,病人毒瘾发作,请给办下入院手术。”我也意识到不能把许嘉泽送回家了,家里没人能管得住他,说不定一个不小心他就会跑去外面找那些药了,而我,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呢,想了下后,同意了,我们商量下后,为了便于照顾,直接就把许嘉泽放到了这家私人医院里开始了紧急戒毒。

    就这样,不到半天时间,这个家里的二个主心骨男人也住进了这家医院里。

    吴向珍应该是对许嘉泽失望到了极点吧,她看着我们和医护人员把许嘉泽送进了医院病房里,没有阻止我们,只是红着眼圈,麻木地站着。

    我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感觉自己像个孤独的婴儿般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我想依靠的人,心里想着的人还是那个我拼死救出的男人,虽然他现在失忆了,但我很想与他说话,想从他那里得到点安慰。

    我不由自主地朝楼下的病房走去。

    “许越哥哥,再多吃几口吧,吃多了身体才能好呀。”我走到许越的病房门口时,里面传来了洛小夕那娇嗔嗔的声音。

    我的心脏被狠狠撞了下。

    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严,我把头探进去时,就看到洛小夕正穿着暴露性感的无袖丝绸上衣,下身是条齐膝的碎花绿短裙,腰芊细无骨,她扎着丸子头,特别的妩媚娇俏。

    在喂许越吃了口饭菜后,许越的唇上就沾了点菜汁,她立即用纤细的五指拿起身边的纸巾弯腰下来细心地替他轻轻擦拭着。

    这一弯腰,她那半个酥胸就直接暴露在许越的眼皮底下,更兼她有时还会故意拿软胸去噌许越的胳膊。

    我的心随着她的这些挑,逗动作弄得一阵阵紧缩,心脏像被千百只蚂蚁在咬般痛入了骨髓。

    而许越呢,当我的眸光看向他时,他的眸光正温柔宠溺的看着落小夕,唇角边是抹温软得醉人的笑意,正如从前他看我般。

    我的手一把扶住了门框,只觉得咽喉间一股腥甜之气涌了出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