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四十八章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浑身疼痛,头痛欲裂,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周身火辣辣的疼。

    “怎么昏迷三天三夜了还没有醒来?”依稀间,我听到头顶上一个温和威严的男人声音,不由自主地动了下身子,立即,一股刺痛从四肢百骇袭来,痛苦使得我轻嘤了声。

    一会儿就感觉有双铁臂抱起了我,我整个身体腾空在移动着,我头晕乎乎的,感觉是在悬崖边上,要掉下去吧。

    我‘呀’了声,头一歪,又睡死过去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耳边是大海的声音,浪潮起伏着,似老人低低的叹息声,渐渐此起彼伏,连绵成了一片。

    我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光线太刺眼。

    我只得又闭上了眼睛,鼻翼间却有桅子花香,兰花香的香气,十分的清雅好闻。

    好一会儿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后才尝试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白纱罩着小兰花的窗帘被风只得微微飘起来,一阵阵清香吹进来入肺。

    而旁边的沙发上,一个年轻俊逸的男人,身着乳白色居家服,休闲而慵懒,手上拿着杯咖啡,咖啡冒着热气,热气如雾般缠绕在他英俊的脸庞上。

    他舒服地坐着,随手拿着本杂志翻看着,唇角边隐着抹浅浅的淡笑。

    我睁着眼睛看了他好久,有些茫然。

    说不认识吧,似乎又在哪里见过般,可要说认识吧,又太陌生了!

    我承认我的头现在依然很痛,在我努力去搜索记忆时,却是什么也记不起来。

    我翻身想要爬起,谁知才略微一动,右腿竟痛得像锥子在割剧般,忍不住让我轻吟出声来。

    “你醒了?”男人听到我吸气的痛声抬起了头来。

    “你是谁?”我看着他开口问,声音是异常的嘶哑。

    他微微一笑:“总算是醒了,你可是晕迷了整整五天呀。”

    “五天么?”我愕然。

    “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晕迷五天的?”我不禁急切地问。

    他站在我床前,语气淡淡的:

    “是我救了你,那天我经过兆丰县的鱼库池边时,看到了昏迷的你,将你救了回来。”

    他眸光迥然。

    “兆丰县?”我昂着头,喃喃念着,脑子里竟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究竟我这是怎么了!

    我突然有种恐慌的感觉!

    “头很痛是不是?那就不要想了,先好好休息,你右大腿被严重摔伤,估计要休养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行动方便,不过,这没什么的,安心在我这里养伤吧。”男人似是看出了我的窘况,微微笑了下,淡雅地说道。

    “先生,小姐已经醒了吗?”正在我们说话间 ,一位保姆模样的女人敲响了外面的门。

    “是的,进来。”

    很快,走进来一位四十上下的女人,她很有礼貌,进来就向我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桔姐,余小姐已经醒了,以后你就好点照顾她,她身上的伤还有些严重。”男人双手插进裤兜,对她吩咐道。

    “先生,放心,我会的。”

    “路总。”这里还在说着话时,外面有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什么事?”我身边站着的男人拧紧了眉朝外面问道。

    “路总,公司有二份文件要送呈您看下。”外面的男人恭声答道。

    “好,你先去书房,我马上就来。”立即,他淡然吩咐道。

    “好的。”外面的男人走了。

    “余依,先好好休息吧,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一样。” 男人走了后,他忽然低头看着我,唇角微微一挽。

    余依?这是叫我了!

    天,我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了!

    这悲摧的!

    “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看着他要出去了,我情急之下抓住了他的衣角,满脸的着急。

    他看着我一笑,露出一排特别白齐的牙齿,手指伸过来,轻轻拂开我额前的发丝,望着我的眼睛:

    “我姓路,叫路明远,你可以叫我明远。”

    “还有呢?”我还想知道更多后面的事情,就眼巴巴地望着他。

    “还有的话。”他沉吟着,温和地说道:“以后我会告诉你的,先养好伤,现在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你行动不便,哪也去了不的,再说了,一时间知道得太多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你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桔姐会好好照顾你的,我先有点事出去了。”

    这样说完,他对我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转身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满脸的茫然,可我实在浑身痛,此时也只能如此了!

    “小姐,饿了吧。”桔姐在旁边对我温和慈祥的笑:“都昏迷了这么多天,太可怜了,我给你敖了参汤,稀饭,先吃点东西吧。”

    桔姐说完就朝外面走去了。

    一会儿后,她端来了参汤,把我稍微扶了起来半躺着。

    我身体虚脱,才动一下,身上就出了身虚汗,脸色煞白。

    桔姐怜惜地拿毛巾替我擦了汗,开始喂我喝参汤。

    一碗冒着热气的参汤喝完后我精神好了不少。

    “桔姐,请问这是哪里?”在我喝完最后一口稀饭后,我恳切地问。

    她笑了笑:“余小姐,这里是路先生的家,我是她请来照顾您的保姆。”

    “那这是什么地方?”我大致已经知道这里是那个年轻男人的家了,但我想知道得更详细点,只是追问道。

    “这里是兆扬的顶级别墅区,离a城很近的。”桔姐答道。

    兆扬?a城?

    这些地名,我怎么也不记得了!

    天,太头疼了!

    我的手指捧着头,很痛苦!

    “余小姐,您真的忘了一切吗?”桔姐看着我满脸难过迷惑的模样,惊讶地问。

    “是的。”我的十指尖插进了发丝里,摇着头。

    脑子里太乱了,有许多凌散的画面闪过,却是什么也记不起来。

    “哎,余小姐,可能是这次受伤太严重的原因,如果想不起来就不要强行去想了,这样会很痛苦的。”她脸有不忍之色,轻声安慰着我,“不要急,以后总会记起来一切的。”

    “我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吗?”我插进发丝的十指尖竟然在火辣辣的痛,我不解地问。

    “哎,余小姐,那天早上先生把你带回来时,天,真是太可怕了。”桔姐叹了口气,仍是心有余悸,“你浑身都是湿辘辘的,衣服上全是泥巴血污,十个手指头黑红的,冼干净后,十个手指头都烂了,没有一点好皮肤,全是红红的肉绞着血丝,好像受了重刑般,给你清冼身体时,那身上更是多处淤伤,特别是右腿上,全是紫青的,好可怕,你是一点点知觉也没有,只有微弱的呼吸,先生紧急调来了大批医生专家,才算是从鬼门关拉回了你呀。”

    桔姐这样说着,感叹道:“说起这些,你真的应该好好感谢先生的。”

    我呆呆躺着,光听桔姐说这些都是一阵心惊胆颤的。

    “余小姐,现在不要担心了,一切都好了。”桔姐看我的模样有些担心,安慰着我,“先好好养伤吧,您应该是兆丰人,前几天兆丰发生了大型泥石流事件,估计您是从那儿遭到了泥石流冲击跌落到了水里,随着水流漂到了兆扬的水库边,还好,没有漂进到水库里,否则任谁也没法救起您了。”

    说起这些,桔姐的脸色有些发白,叹着气:“您呀,还算幸运的,这次灾祸,据说死了四五百人,失踪了不少人,还有一个村庄被活埋了,真是太可悲了。”

    我呆呆坐着,听着桔姐说的这些,某些恐怖的片断开始在我脑海里飘浮着,我努力想要抓住些什么,最后却是头痛欲裂。

    “余小姐,先躺下吧,我马上就来给您身上擦药。”桔姐把我扶下躺着后,端着饭碗走了出去。

    一会儿后,她端来了大盆热水,提了个医药箱来。

    她动作熟练地给我擦身上药,我不时低头时能看到自己身上还未褪去的可怖的伤痕。

    “余小姐,医生说了,您的腿受到重创还要休养一段时间,至于身上那些皮外伤什么的,上些药,休养下就会好的,还算不错,没有伤到内脏。”桔姐边给我擦身涂药边说着。

    我心里安定了许多。

    人最怕的是大病,躺在床上起不来,刚开始我还以为我的右腿断了,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呢,现在听到这样说后,我的心里涌起了股希望。

    只要能走动,恢复健康,暂时想不起来都没有什么的,我相信我很快就能找回一切记忆的。

    接下来,桔姐又给我喝了些消炎活血的药,安慰了我。

    我明白了这些事情后,心倒是静了下来,知道现在无法动弹,也不可能出去得了,只能安心休养身体了。

    她走后,我身体虚弱,躺着就感到很疲倦,眼睛闭上后,很快就陷了深层的睡眠中去了。

    “刘医生,她头部受伤了吗?怎么会忘记一切事情了?”我睡得天昏地暗,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隐隐的男人说话声,立即明白过来是在说我了,就屏息凝神听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