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四十七章我相信能出现奇迹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凝神想着,渐渐的发现,几乎每到废墟左侧时,只要不是特别的高坡,就能看到手机的指示灯不停地闪铄着,而到了山坡右边则完全没有反应。

    我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预测:许越的车子一定是埋在公路的左边。

    把这个想法说给陈世章听后,他也点头认可了。

    “那我们锁定在左边找。”我们二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说了出来。

    “好。”我们又几乎是同时自答了。

    然后,我们缩短了目标,专注地往左边寻找起来。

    在有了这个提示后,我更加注意起手中的手机了,但凡是在一些手机信号红灯闪铄得多的地方,我就会停下来,扯开嗓门大声喊:

    “阿越,阿越,你在哪里?我是余依,我在找你呀,你快回答我。”

    每喊完一句后,我就会闭上眼睛,用心灵去感应着,默默与他对着话,给他打气,我相信他能感受得到我的心意的,也相信能出现奇迹。

    天,很快就完全黑了。

    山风苦雨越加的大,伴着电闪雷鸣的。

    我们只能借助着微弱的手机光,一边找一边声声喊着。

    那时我就想,如果他还活着,是一定能听到我的喊声的。

    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们在废墟上找到了一些救援人员吃剩的面包,就着雨水吃了点。

    当我们走完左边的二三里路后,与陈世章商量一下,决定借着手机的闪铄,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左边的一段山路上。

    这段山路有个很高的坡,也塌陷得很严重。

    我们慢慢爬过这段陡坡滚落的山石后,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另一条山路的交叉口,而这条山路根据依稀的路标来看是通向兆丰县里的一个特别贫困的村庄的,这个村庄正是我们为了我肚子里死去的孩子成立的慈善基金会特别捐助的对象。

    我记得许越曾经说过,以后他要来这里投资,改善当地人的生活的。

    看来他是从这条路开过来时遇到了泥石流的。

    我学过设计,也知道一些力的原理。

    当下我跑到那条路边模拟着车子开过来时,受到右边冲击的作用下车子可能飞彪出去的方向。

    我弯着腰从左边走过去,眸光紧盯着地面,突然惊喜的喊:“陈世章,这里有轮胎印迹。”

    陈世章闻言立即赶了过来。

    “余依,看来,阿越的车子是从这边被冲力冲出去的。”我们顺着轮胎印走下去后一会儿就看不到了,再直起腰来,才发现我们都已经到公路下边的沟壑里了。

    “对,阿越肯定就被埋在这一块地方, 我们再仔细找。”我看着手里的手机指示灯在不停地闪铄着,惊喜万分,激动地朝着陈世章喊。

    陈世章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这时山雨一阵比一阵大,风声凄厉。

    陈世章走近我,把他手中的探测仪与我的手机连在一起,我们根据指示灯一路走去。

    “阿越,阿越。”我一声声贴着地面喊着,用心灵感应去感受他的气息。

    随着我坚定的信念,在我们沿着地面这样走了大概有一里多路的时候,已经接近大半夜了,突然的,陈世章手中的探测仪有了微弱的一点点的跳动,而我手机的指光灯却是强烈的闪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漫天黑夜中看到了的一点星火之光。

    “阿越,阿越。”我惊喜得大声喊,一声一声朝着地面喊叫。

    一定是这里,我感应到了!

    他就埋在这里,我的许越正埋在这里!

    我莫名的激动不已。

    “许越,你这个臭小子。”陈世章也激动起来。

    我们一起弯下腰去,来回寻找着,我几乎是趴在地面上,将手机小心翼翼地拿着,直到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一处信号最强的地方,圈定了这里。

    我弯腰站起来时看到这里原有一颗大树的,树根很深,但现在已是半躺着了,再往下一看,惊得一阵胆颤心跳,下面竟然是一条深不可测的小溪,伴随着豆大的雨点,小溪里的水正在往下流奔去。

    如果许越是被埋在这个地方的话,那么他的车正好撞到了这棵大树下,否则很有可能摔进下面的溪壑,早就沉入溪流中了。

    看来,他们是仅仅差了一点点吧!

    显然这二天里,搜救人员根本就没翻找到这里来过。

    “快挖。”我低头就用双手扒了起来。

    “余依,可以叫救援人员了。”陈世章看着一片漆黑的山野,朝我喊话。

    “来不及的,而且一夜大雨肆掠,估计正常的路又被堵死了,我们先挖下去,看是不是这里先。”我用手抹了把脸上雨水,这样答道。

    其实就算真是这里,我们也并不能确定!

    “好。”陈世章想想也是,急忙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去捡旁边的粗树干。

    我弯腰用双手扒。

    砂砾堆,又和着雨水,特别的湿硬,不到一会儿,我的十个手指就疼得麻木了。陈世章找到树干后,他一边用力撬着,我则用双手扒挪着。

    “余依,休息下吧。”一会儿后,陈世章朝我喊,捉住了我的双手。

    借着手机的暗光,这时我才看到我的十个手指头都已经是鲜血淋淋了。

    “不,快挖。”我推开他的手指头,嘶哑着嗓音朝他吼。

    “好。”陈世章带着哭腔,被我感染了,大吼一声:“挖。”

    我们合力不停地挖着,扒着,在夜晚中最黑暗的时光来临时,我终于将这些沙砾石头挖了一小块空地出来。

    “快看,车子,白色的车子。”终于在我们将一块大石头搬开后,我看到了一小截的车尾,我激动得大声喊,又朝着里面不停地叫:“阿越,阿越。”

    “快找救援队。”陈世章惊喜之下,这下肯定了,立即抢过了我的手机拍了张照片后拨打了新成立的紧急救援中心的电话号码。

    我干脆脱掉了雨衣,开始尽全力来用双手扒拉着泥石。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我真的说不清楚,但那种欣喜激动让我终生难忘。

    我的手指头全部都是伤口,一个个被戮烂了,鲜血流出后又干涸了,露出了里面的红肉,但我仍在不停地用力扒着,拼尽全力想要移开那些石头。

    只想要给埋在里面的人一些氧气!

    可是我们的力量太小了。

    这上面堆满了大石头,淤泥,又在雨水的粘合下越来越紧,我们是无法扒得出来的!

    最后只能算好地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扒开了一点点的车窗,然后陈世章拿起一块尖锐的石头拼尽全力划烂了一点车窗玻璃门缝隙,总算是能透进去一点新鲜空气了。

    “阿越,阿越。”我嘶哑着嗓门朝那一点点缝隙喊,不停地拍打着窗边,可里面一片沉寂,什么响动也没有。

    我的心提到了嗓门口。

    这时夜空中响起了刺耳欲聋的救援警报声,看来陈世章报警后,救援中心已经出动了。

    陈世章立即把树干插进上面的泥土上,将他的一件红衣服挂在上面做着记号。

    “阿越,阿越,紧强点,我来救你了,听,救援队伍来了,你可一定要坚持住,不要睡了啊。”我则趴在泥石上不停地朝车子里喊,最后喉咙都暗哑了,出不了声,只是用力拍打着车窗。

    “不好了,余依,快走。”就在我只顾趴在泥石上喊话时,突然陈世章朝我大声喝喊起来。

    可此时的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趴在泥石上起不来,正准备抬头看怎么回事时,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朝我袭来,我浑身一阵钝痛,整个身子朝下面滚去,眼前发黑,在剧痛中,我失去了知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