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十九章简直太好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次日,天才蒙蒙亮我就坐了起来。

    窗外,天边,一缕晨曦穿过云霞冲破了地平线,给大地带来了万丈霞光,生物披上一层金辉,生机勃勃。

    而我

    却顶着二个大大的黑眼圈,像个霜打的茄子般站在窗户边,眸里含着盈盈欲滴的眼泪,伤心欲绝。

    “依依,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身后,许越终于起床了,伸了个懒腰,看到我站在窗户边后惊讶地问道。

    我背对着他,一动也不动。

    “依依,你这是怎么了?有这么严重么?”许越吸了拖鞋走过来从身后抱住了我,我猛地挣脱掉了,闪到一旁,低头咬着唇不说话,他探过头来大概是看到了我脸上的黑眼圈和青色肌肤吧,满脸的讶异。

    “你当然不觉得有什么了,敢情人家向你投怀送抱的,你是求之不得呢,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冲他吼,委屈隐忍的眼泪终是忍不住直落了下来。

    “依依。”许越用力把我掰过来,我的力气斗不过他,只得被他掰得转过了身来被迫面对着他。

    “哎呀,这一个晚上,竟变成个黄脸婆模样了。”他看着我故意这样说道,眸光里有惊讶怜惜的光。

    我知道男女感情这事,只有对方心里有你,才会心疼你,爱惜你,否则就像吴向珍那样,只会被许嘉泽视为无理取闹的。

    我很想知道我的痛苦,许越会有几许的心疼!

    因此。

    我抬起头明眸如水般凝着他,近乎胡搅蛮缠地吼:“许越,告诉你,我不喜欢小夕这个女人,如果你真爱我,就把她赶出去。”

    他看着我,眸光幽深,却没有说话,唇角似乎有抹得意的浅笑,因为我为他吃醋吧。

    “许越,你是不是看到我这样痛苦,你就感到高兴,是不是有这么多女人为你争风吃醋,你特有成就感呢?”我突然抓了他胸前的衣服吼,“是不是我看错你了,还是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的,有点权势都想玩玩女人,不顾家庭了。”

    我抓搡他胸前的衣服,还用手去捶他。

    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抱了起来。

    “许越,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我手舞足蹈的,像个八婆般吵闹着。

    “瞧瞧,这才一个晚上就这么憔悴了,快冼冼后,随我下去。”他把我抱到卫生间里,亲自给我挤牙膏,强迫我刷牙。

    我心情难受,可他宽厚的胸膛让我有种莫名的依赖与心安,拿了牙刷在嘴里刷着,眼泪却在眼里直转。

    梳妆镜里,他的俊脸熠熠生辉,明眸里闪着精亮的光。

    看我冼簌完了,他才牵着我的手朝楼下面走去。

    才下楼,我就看到小夕扶着吴向珍正在沙发上坐下。

    “小夕,帮我把水杯拿来,泡点蜂蜜。”吴向珍坐下后朝着小夕吩咐道。

    “好的。”小夕甜甜一笑,转身就走。

    她穿着翠花短裙,快步走时,后面就能看到她里面穿着的内,裤。

    我一阵反胃,气呼呼地把脸转过去偷看许越。

    他的脸平静无波,锐利的眸子却顺着她看了眼那下面若隐若现的风情……

    我顿时一阵强烈的反胃!

    靠,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是假正经的。

    “妈,早上好。”许越牵着我的手朝沙发走去,在沙发上坐下,我勉强朝吴向珍问了声早安。

    说实话,当她把小夕引入这个家时,我对她的好感度就降到了冰点,若不是为了一点面子,我真不想与她打招呼的。

    “嗯。”她沉沉坐着,显然昨晚并没有睡好,对于我和许越的问侯随便应了声。

    “阿姨,给您水。”小夕很快走了过来,甜甜一笑,双手把水杯递给了吴向珍。

    “许越哥哥,依依姐,早上好。”她把水杯递给吴向珍后就礼貌热情地向我和许越问好。

    我眼睛望着她的短裙,眸光清冷,微微颌首算是应答了。

    “妈,小夕在学校学的是表演,她的剧组昨天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求她回去拍戏,您这里我就另外安排人来照顾您吧。”许越才坐下来,就看似毫不在意地说道,虽然是问询的口吻,但语气很坚定。

    我听得一愣,继而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涌过丝喜悦,看来是我误会他了。

    这样想着,就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看来他是下定了决心打发小夕走了!

    小夕在那边愣了下后,立即说道:“许越哥哥,没事的,我已经跟剧组请了二个月假,再说了,那个片我也不想拍了,没意思。”

    许越的脸霎时沉了下来。

    吴向珍在看了眼我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脸一沉,尖锐地说道:

    “怎么?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意的照顾我的人,你们竟想把她赶走?她到底碍着你们什么了?是不是因为看她照顾我照顾得好,你们就看着不舒服了么?”

    她一连串的逼问,矛头全部转向了我。

    我心里很难过,但事情到了现在,对于吴向珍的刁难我也不会怕。

    “妈,小夕是来照顾您的,但这里是我和许越的家,她呆在这里,太拥挤了。”我十分的沉静,大方地接话。

    都被人欺负到家里面了,我也要勇敢的守护着我自己的小家。

    “那这么说,你是嫌弃我住在我儿子家里了?”吴向珍的火气向来对我就是特别的大,这一听,立即朝我大声喝问道。

    “妈,我倒觉得依依说得有道理,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需要自己的空间,再说了,家里佣人保姆都有,不需要有多余的人来照顾了,当然,如果您喜欢由谁来照顾您,那是您的自由,但您和爸可以住回‘景然轩’去。”许越当然看到了吴向珍对我的怒火,立即接过了我的话题这样说道。

    景然轩,那是吴向珍与许嘉泽的住所,离这儿有六七百米,这套别墅则是分给许越的,说白了就是许越和我结婚后的住所,因此,许越这样说,其实也是很对的。

    二家挨得近,想要见面随时都可以,又何必挤在一起呢。

    “那不行。”吴向珍一听情绪更加激烈了,“我可不放心余依,妮妮是我唯一的孙女,又是我从小带大的,我可不想看不到她。”

    “妈,妮妮下个学期我准备让她去全托适应下环境,您要想妮妮,我们也可以随时带她去见您,这没有什么问题,至于照顾妮妮,您大可放心,依依原本就是家庭主妇,照顾孩子我相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了妮妮也大了,有些习惯该要养成了,不能过多的受到保护与宠溺。”许越紧接着慢条斯礼地说着,态度不卑不亢,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小夕站在一边,脸色苍白。

    吴向珍则直接哭出了声来:“好,你这臭小子,一大清早的就来赶老娘走,果然是我的好儿子,好儿媳。”说完直接把眸光凌利地看向我:“果然你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才回来一个晚上就唆使老公来赶走自己的婆婆了,亏我从前那么热心地替你去找医生,帮你带孩子,合着全是养了白眼狼了。”

    说到这儿号啕大哭起来。

    我听了,心里无比难受。

    明明是她把小夕弄进这个家来,醉翁之间不在酒,可现在竟然变成是我在虐待她了,我真是有苦说不出来。

    现在大清早的,整个家里就闹出如此不和谐的声音,实在不是我想看到的。

    “阿姨,不要哭了,这样会把身体哭坏的。”一旁的小夕立即蹲下来拿卫生纸替吴向珍擦着眼泪贴心地说道,“我知道是姐姐不喜欢我,这是赶我走呢,她怎么可能会赶您呢,没事的,我不会赖在这里的,我马上就走好了。”

    这样说完,她站起来,转身就准备走。

    “不准走。”吴向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眸子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看今天谁敢把你赶走,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心的懂我的人,他们竟然一个个看你不顺眼,这明的就是不给我面子,我还就说了,这事行不通,小夕你尽管放心,工资是我付给你的,你不用在意任何人。”

    “可是……”小夕一听,怯怯地看了我一眼,眼里流出泪来,脸上都是为难害怕的表情。

    “你别怕,有我替你撑腰,谁都赶不走你的,有本事他们就先把我这老太婆给赶走了。”吴向珍的声音很大很理直气壮。

    就连走过来的许嘉泽都听得吓了一跳,忙问道:“大清早的,又是怎么了?”

    “怎么了?”吴向珍冷笑一声,指着我和许越对他说道:“那还不是你的好儿子,好儿媳妇,现在他们嫌我们老了,要把我们赶走呢。”

    许嘉泽听得愣了下,看了眼这情况,大抵明白了些什么吧,只是走过来坐下,没说话。

    “妈,您不走也没关系,那我和余依,带着妮妮就搬走。”许越耳根动了下,眸中闪过丝寒意,拉着我的手站起来,果断地说道。

    “什么?你竟要搬走?”吴向珍像听天书般看着许越,不可置信地问道。

    “是的。”许越没有犹豫,“妮妮一直跟着您的,她也应该跟着妈妈在一起生活了。”

    “你……”吴向珍做梦也没想到许越竟然有这种想法,当下一只手指着许越抖索着,一只手抓着胸前的衣服,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心却欢呼起来。

    耶,简直不要太好了!

    一直以来,我都盼望着我们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干涉我们的生活,自由自在的,真没想到今天许越替我想了,帮我直接提了出来。

    真的太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