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十六章我仔细一看,她正是洛小夕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余总,余设计师,您本人比起电视上面看到的可漂亮多了,怪不得许总会那么喜欢您了,今日得见,真还不是一般的女人所能比的呀。”王知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星点亮光,行为举止终于失去了耐性,站了起来走向我,嘿嘿笑着:“余总,为了我们的这次见面,我敬您一杯。”

    瞬间,我明白这男人之所以会在这个项目上如此磨叽的原因了。

    原来是冲着我来的。

    这男人真是讨厌,太讨厌了!

    就那点项目,资金,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

    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知名的园林设计师,公司的总裁,往深了说我还是首富许越的太太,身家怎么说也不会比他差吧,可他现在这模样竟把我当成了向他讨生活的小女人了!

    呵呵,这年头,人人都真当我是软杮子好捏了吧!

    要知道这段日子我在吴向珍面前受尽了窝囊气。

    可没办法,她是我的婆婆,是长辈,我只能隐忍!

    但眼前这个满脸冒着红光,头顶冒油的家伙,竟想拿权势地位来压我。

    对不起,我只能说:no!了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男人走近了我,笑眯眯的,将手中的杯子递过来却不是与我碰杯而是直接抵在了我的下巴上,也没有送进我的嘴里。

    他的眼睛瞄在我的胸脯上。

    他站着,我坐着,他对我形成绝对优势。

    但要说到欺压,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肢体接触。

    这三年来,说到喝酒应酬,不要说我现在正在吃药,就是平时最多也不过二杯而已,二杯酒下肚我不会有醉意,但若再多一杯,必醉无疑,因此我向来把控得很好的。

    “王总酒量不错嘛。” 我扬眉笑。

    他微眯起眸子,身子朝我俯下来,手中的酒杯轻轻摩挲着我的下巴,语气轻俏:“像余总这样漂亮的女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若余总懂得礼数,我万正集团以后的业务全都归你。”

    “是么?”我仍然在笑,“王总好大方哟。”

    男人确实是情场老手,语气与行动明明就是在非礼潜规则我,却偏偏还没摸到我,没碰到我。

    我们之间的接触不过是一杯昂贵的酒而已!

    我用一只手指轻托住酒杯,慢慢推过去,眸里噙着一点笑。

    若这笑再收一点点,脸上的表情再微僵些,会让人感觉我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而我动作则柔软了些许,巧笑嫣然,给对方一种清高却又能亵玩的错觉。

    这样的手腕也是我这几年应酬多了后掌握出来的,清高,不轻浮,能让已是醉意的男人心花怒放。

    “王总,您在说些什么呢,我竟听不清楚。”我抵着他手中的酒杯已经远离了我的下巴,笑意嫣然,唇角轻动。

    王知识眸中垂涎的光全部落在了我胸前的沟壑上,托着的那杯酒不住抖动着,再得寸进尺些,就能把那杯酒倒入我胸前的沟壑里。

    我眸中闪过丝极细密的寒光,却又极力掩住。

    “余总,我在电视上看到您时,梦寐难眠,说实话这个项目是我们万正集团最大的一个项目,我们的品牌将向全国乃至全球纵深挺入,若您喜欢,只要让我满意,未来五十年内,我保你有做不完的项目。”他醉态已酣,头靠近了我,贴近我的耳畔,脸上的表情极为委琐,一只手似有意无意地就要伸向我的胸前。

    “王总。”俞初南在旁边脸上变色。

    “咔”的一声,我一只手拿起手中的相机在他的手指似无意中就要落向我的前胸时及时按了相机健,将他整个动作,脸部表情全部拍了进去。

    “余总,您这是在干什么?”王知识毕竟是久经风雨的商人,我这一动作瞬间让他清醒了些,他连忙站起来,义正辞严地问。

    我把玩着手机,冷笑:“王总,听说您是靠着夫人起家的,今天你对我说过的话,还有你的这些动作,如果你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呢?还有,我是许越的妻子,是许太太,我缺你这点钱吗?我不过是本着最大的诚意,为公司的利益着想来与你恰淡这么一笔互惠互利,双赢的合同的,没想到你竟然揣了这样的心思,如果我告诉许越,你说你的公司再牛逼,真有信心斗得过许氏集团么。”

    说到这儿,我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向他:“王总,今天我还把话说到这里了,这个项目不管你愿意或不愿意都必须给我公司,本来,我是无所谓要不要的,但你用这种方式与我公司谈判,故意拖着,耗掉了我公司的人力,物力,因此,你必须要以低价与我公司签约,就当是赔偿了,以后,我就劝你不要用这些歪门斜道来与人做生意了,虽能你做到滴水不漏,但别人也不是傻子,我这算是给你的一点教训吧,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会奉陪到底的。”

    话说到这份上后,我手指轻点屏幕,调出一组在酒店套房里的一对赤身裸,体,颈首相缠的男女图片放到他的面前,特意把图片中男人的脸来了个大大的特写。

    王知识脸上发白,那层红光瞬间消失了,变成了灰败。

    我冷冷看他一眼,不再理他朝外面走去。

    “余总,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一手。”身后王知识在懵了瞬间后叫住了我,阴阳怪气地说道,“怪不得那么多男人会对你感兴趣了,温宛的外表下面藏着好手段,不错,是个小辣椒,不过我可要告诉你,这个世界风水轮流转,不要以为许氏集团现在是首富,就会永远是,那还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造化呢,我本来是准备帮你们的,但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我也没办法了。”

    我听得他话里有话,脚步停住了。

    “王总,难道还有什么花样没有使出来么?”我背对着他,冷声问。

    “嘿嘿,放心,这个项目,你拿捏着我的把柄 ,况且我也喜欢你,肯定成交。”他嘿嘿一笑,终是爽快的答应了。

    我唇角浮过丝嘲讽轻屑的笑。

    看来,这个世界的角逐都是依能力或潜规则来定,弱肉强食,永远是不变的法则。

    “俞经理,你留下来与他签订合同。”我淡淡吩咐了句,头也没回,朝外面大步走去。

    事情至此,总算是把这个难缠的男人给搞掂了。

    其实这段时间我早就听俞初南再三说起过这个难搞的大项目了,私底下特意让陈世章给我去摸清了他的底细,搞到了那组图片,如果他今天好说话,不对我存非份之想,通情达理,有商有量的,我也不至于要采取这种绝对手段了。

    但那又怎么可能呢!

    这几年的商场经验告诉我,对付这类渣男绝不能手软,否则吃了亏还不知怎么回事,到底这几年不是白混的。

    为了能学到知识,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些年我与许越的公司始终保持着距离,遇到任何事情从不向他求助,更是为了锻炼自己闯荡商海的能力,也算是辛苦的付出有了回报。

    我大步走出酒店大门口时,轻嘘了口气。

    抬脚朝前跨去,酒店台阶上并没有红地毯,外面又下起了小雨,那地板砖很光滑,我一不小心,脚踩得偏了点,身子朝旁边倒去。

    “小姐,小心点。”慌乱中,我惊得用手朝右边抓去,想抓到些依靠,竟抓到了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瞬间听到有男人对我轻声说道。

    “不好意思,不要意思。”我惊吓之余,终是扶着那男人的手臂站稳了,忙不迭地道歉。

    “又是你?”我听到那男人的声音有些惊讶,尔后轻笑了下,“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我心中大惊,忙抬头望去。

    一个很年轻的男人,沉稳淡定地站在我的身侧,眸光含笑,唇角弯起一抹似轻嘲似友好的孤度。

    我呆了下,立即把手从他的手臂上收了回来。

    竟然又是他!

    上次那个救我的年轻男人!

    太巧了吧!

    这应该是第三次了!

    “谢谢你呵。”这次再不说谢谢那也显得太没教养了,因此我很 礼貌地向他道谢。

    说完这句话后,我无意留下就要离去。

    毕竟已经晚上九点了,许越怕是早就回家了,我想要去公司给他个惊喜的愿望,看来那是不可能的了。

    因此,我的脚步飞快地朝外面的露天停车场走去。

    “小姐,请问您叫什么名字?”背后,那个年轻男人拉高了声音问我。

    我只得站住了回头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先生,我姓余,已经结婚了,我的丈夫名叫许越。”

    “哦。”那男人眸中闪过丝复杂的光,仍然炯然有神。“许太太,幸会,幸会。”

    “幸会,谢谢你的再三相救,如有可能,我愿意与我先生一起请您吃餐便饭以表谢意。”我礼貌而又不失生疏地答道。

    “好。”他微微颌首,带点淡淡的笑意,动作优雅而又高贵,一看就不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

    我暗暗惊讶,我怎么遇到的男人不是非富就即贵呢!

    这样想着,我慌乱的掉过头去快步朝我的豪车走去,也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他只是淡定的站在后面看着我,也不找我要联系方式,好像认定我们还会再见面般。

    我逃也似的上了车,司机发动了车子。

    许氏庄园。

    车子驶进阔别了一个多月的许氏庄园时,我感到有些倦意,坐完飞机,又回公司开会,再加上应酬,确实有些累了。

    可我脑海中想象着许越见到我的惊喜表情时,虽然劳累,唇角仍是微微翘起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我踏上了别墅的台阶,打开了客厅的门。

    顿时,客厅里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里面气氛温馨热闹到不行。

    我有些懵地站着。

    沙发上,婆婆正张着嘴哈哈大笑。

    一个身着绿衫,超短裙子的年轻女孩子坐在她的身边,削着水果,不时说着笑话,逗得她哈哈大笑。

    而我仔细一看时,那女孩子正是洛小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