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十四章谣言纷起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爷爷。”我惊讶地喊,局促不安地站着。

    “嗯,依依,辛苦你了。”许悍天走来对我笑笑,和颜悦色地说道。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的。”我立即笑着回答了。

    许悍天满意地点点头,带着弘季明越过我直接朝病房里走去了。

    我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爸,您怎么来了?”?af安稳了。

    “向珍啊,你这骨折可不是三天二天就能好得了的,也不是什么大难病,咱们先回家去吧,家里人手多,也好照顾你,我会请骨科专家上门来诊治的,那样对你会更好点。”许悍天继续这样亲切地说道。

    吴向珍的脸上阴晴不定,只是眼巴巴地问道:“爸,那嘉泽会跟着回去吗?”

    说完时就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应该会的。”许悍天这句话算是真正安慰到了她。

    “那好吧,我听爸的。”吴向珍也是聪明人,别人可能都无法训服许嘉泽,但许悍天一定能,争取他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作为八十高龄的公公能亲自来接她这个儿媳妇回家,这也算是给足了她的面子,因此,即刻同意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我不知道许悍天用了什么办法,总而言之,他带走了吴向珍,与于此同,许嘉泽也乖乖跟着他们回家了。

    他们一走,我正式获得了自由,开始了安心的治疗,但我的心里总有那么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让我不时眼皮跳着。

    因为这个庄园跟离医院近,又离林姣姣的二个上班地点都近,我就把林姣姣和皓皓接到了这里来同住。

    通过几天的相处后,林姣姣终于知道我来美国的原因了。

    “依依,我原以为你获得了永远的幸福却没想到造化弄人,还要弄这样的一出。”吃过晚饭后,皓皓睡了,林姣姣与我并肩散步在后花园里,她无限感叹地说道:“瞧瞧,许家这么有钱有势,像这样的庄园,对于常人来说想进来瞧一眼都是难啊,你有这么好的命,还有如此爱你的老公,现在却又节外生枝,我真是替你心痛啊。”

    我抬头看着这郁郁葱葱的园子,喃喃着:“一个人真的拥有这些钱财就会幸福么?”

    “可关健是你找到了真爱呀,你与许越那么相爱,这就够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幸福是什么?不就是找到一个爱自己而自己又爱的好男人么。”林姣姣听得直跺脚,“我可告诉你,你一定要好好医治,不行就做试管婴儿,一定要生出个男孩来保住自己的地位。”

    我听得怔神。

    是的,或许一切都不重要,但我有许越,有真爱,就算为了这,我也得要去试下,努力下!

    “哎,只是要做试管婴儿,据说要打一百多针呢,可能要遭不少罪啊。”林姣姣又感叹地说道,“我可真是心疼你哇。”

    听到这儿,我的双手抚上了肚子,突然就想起了那个腹中死去的孩子,心一阵的绞痛。

    上次在酒店里,我亲耳听到冷啡对许越说,我们结婚那天血仇是被人故意放进许氏庄园里的,也就是许氏庄园里有内应。

    那,谁会是内应呢!

    我的脸色发白,伴着一阵心痛,弯腰蹲了下去。

    “依依。”林姣姣一看慌忙弯腰扶起了我,心疼地问道:“你怎么了?”

    “姣姣。”我靠着她站着,“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许越会离我而去,我好害怕呀。”

    “不会,许越不是这样的人,你要相信他。”林姣姣立即抱紧我,坚决地否定了。

    “真的不会吗?”我茫然看着她,喃喃问。

    “真的,不会,相信我吧,不许瞎想。”林姣姣再次肯定地点头,“你要相信这个世上只有一个许越,你们的爱情并不是随便来的,而是经过了风雨兼程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人最可怕的就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我听得重重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

    这天晚上,我正在客厅里照着说明书吃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我积极地配合着艾伦特教授,昨天做了个检查,艾伦特高兴地告诉我双侧的输卵管已经有好转了,特别是左侧的,估计再吃段时间药后就有怀孕的机率了。

    我听了心情好了不少。

    “依依,真是气死我了,快看,这上面写的都是些啥呀。”我刚把药放进嘴里,林姣姣就拿着张报纸走了过来,朝我嚷道。

    我正在喝着的水差点全部连着药给喷了出来。

    “喂,你能不能不要大惊小怪的,差点把我给咽死了。”我冲她直瞪眼。

    “依依,你看,这都写的是什么呀,这些娱记简直是太缺德了。”林姣姣把那张报纸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接过来一看,竟是a城晚报,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明明a城的事与她无关了,还那么关心,谁不懂她的心思呢。

    正在我以为是萧剑锋的什么事情时,竟意外的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报纸头条上。

    我脸上的肌肉顿时僵硬起来。

    仔细一看,上面写着:余依虽挤进了豪门大宅,却因无法生育要面临出局的风险!

    旁边配着我与许越恩爱的一张旧图片。

    下面的文字解说谈不上贬低,更谈不上友好,全是一些八褂猜测之类的,大意是我生育不了,为了保住豪门太太的地位,现正在美国接受治疗,婆婆生病也无法照顾,真是辛苦了许越,边忙着公司的事还要边忙着家里的事,连老妈都要请人来照顾,两头难。

    乍一看,这似乎是在褒扬许越,但细看之下,完全是在贬低我。

    “不过是些新闻八褂,那些无聊的媒体记者捕风捉影乱写的,不理就是了。”虽然我很不高兴属于我与许越的被明目张胆地登在了这样的报纸上面,但还是理性地摇摇头,把报纸还给了林姣姣。

    “依依,你的心可真大,你再看看后面的。”林姣姣见我这个态度,瞪圆了眼,又把报纸塞给了我。

    难道还有什么不成?

    我的心跳了下,立即拿起报纸又细看了起来,这一看我就不淡定了。

    报纸的下方还有一则新闻,那则新闻直接说我虐待婆婆,婆媳关系不和,家庭出现了红色预警。

    而更令我不安的是,这则新闻的下方,有一组图片,图片上是许越与一个年轻女子一起出现在某个高档酒楼里,那女子一只手吊在他的胳膊上,笑意盈盈的,他们状态亲热,似乎正在说着什么高兴的事。

    我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变色。

    实在不敢相信似的,我拿起报纸直接站到宫廷吊顶灯下,用手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着。

    没错,那张图片上的男人确实就是许越,他的身影即使放在万千人群中我也是一眼也能认得出来的。

    我的手开始发抖,身上寒意直窜。

    然后我的眼睛放在了画面上那个女子身上。

    那女子很年轻,身材苗条瘦削,饱满的额,瓜子脸,画风上娇娇弱弱的。

    只那么一眼我就认出来了,她正是洛小夕。

    在认出她的瞬间,我的心一下就呼吸不畅了,身子摇晃了下,半晌说不出话来。

    “依依,依依。”林姣姣扶着我,在我身边焦急地喊。

    好半晌我才有意识回复过来。

    “姣姣, 这样的新闻出现有多久了?”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但估计也就是最近几天吧,因为平时我也会经常看a城晚报的各种娱记的,当时是为了关心你,经常能从那上面看到你与许越参加上流社圈的各种活动,还有你们秀恩爱的镜头呢。”林姣姣这样分析道,“但这样的报道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否则早告诉你了。”

    我像受到了重大打击般,脸色有些发白。

    “依依,不要太担心了,那上面只不过是许越与一个女人在酒店而已,说不定是为了工作呢,媒体通常都是捕风捉影的,你可不要太信了。”林姣姣一看我这个样急了,反过来安慰着我。

    对其它任何事,我都能当作无所谓,但这可是关乎到许越的事,我丈夫的事,我不能熟视无睹了。

    我心神不宁地被林姣姣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