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十一章爱在分别时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是的,妈,您要是现在这边动手术我还可以照顾您的。”我也立即开口附和着。

    “妈,况且现在爸也在这边,您动完手术后,他还可以照顾您呢。”许越又赶着说道。

    我知道许越到现在也没有告诉吴向珍真相,只是说有个良性息肉,但最好是切除为好。

    正在这时许嘉泽从楼上走了下来,听到后,也这样说道:“向珍,不管是长了个什么东西,咱不留它,还是切除为好,不要担心,我会陪着你的。”

    许嘉泽的话才落,吴向珍的脸上飞过抹红晕,立即欣然点头同意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吴向珍的女人味,看来女人失去了爱情的滋润都会枯萎的。

    一切安好!

    宁静的夜晚,半个圆月悬挂在天边。

    卧房里,弯月如勾,月光如泻,说不出的朦胧暖昧。

    我冼完澡穿着无袖的丝质睡衫,发丝高高挽起,才踏进卧房里,许越就从床上飞身跃起,一把抱起我塞进了被子里。

    “阿越。”我吓了一跳,轻声喊。

    许越随即钻进空调被里,双手搂着我的腰,呼吸急促,开始剥我的衣服:

    “宝贝, 不要说话,我就要回a城了,我们会有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面,这几天我们要多做点。”

    他滚烫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肌肤,烫得我浑身酥软,轻‘嗯’了声后,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手指从背后缠住了他。

    男人好看的凤眸里染上一层红晕,轻轻一笑,翻身覆在我的身上,立即,滚烫的红唇烙得我浑身出了身汗。

    “宝贝,今晚可要好好伺侯老公。”他笑得无害,眸眼里闪过丝黠光,如同孩子般得意。

    话声刚落,滚烫的红唇落下来,含吮住了我的耳垂,舌尖湿濡灵巧,热气不断灌入耳心,我本内热流翻滚,身子一计震颤,头晕乎乎的,浑身酸软无力,在他的热吻中化成了一滩水……

    “阿越。”最后时分我软软地叫出了声。

    “嗯。”他喘着气无暇顾及我,随意地答。

    “阿越。”我浑身是汗,捧住他的脸,恳求道,“答应我,这三个月里你不能去沾染别的女人。”

    “好。”他紧紧搂着我,将自己释放在了我的身体里,亲昵地答应了我。

    接下来好几天,白天,许越和许嘉泽带着吴向珍去最好的医院检查,检查完后就开始准备动手术的事情了。

    而到了晚上,许越一回来就会与我做,不管回来有多晚,还是有多累,他都会搂缠着要我,激情深处时,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

    这些天,也是我最甜蜜幸福的时间,与他爱得越深,越缠绵就越难舍难分,有时我就感觉我们这不是分别三个月,而是分别三年,甚至三十年般。

    那样的感觉让我十分的难受,在他要我时,我也会主动索取,只为不想让他轻易忘掉我。

    一个星期后。

    吴向珍的手术成功做完了,化验的结果还真的是恶性,不过是早期,发现得早,又及时切除了,问题不算太大。

    尽管是这样,还是瞒着她进行了化疗,直到十天后,吴向珍才在许嘉泽的安慰下出院了。

    这段时间,她生着病,体力不支,又有许嘉泽照顾着,她的重心也从我身上移开了,每天心情很不错。

    许越呢,白天既要忙着公事,又要来看吴向珍,有时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看得我心疼极了。

    我尽可能去照顾吴向珍,但更多的是照顾着许越的一日三餐,我不允许他吃不好,喝不到水。

    况且许嘉泽与吴向珍单独呆在病房里,我实在有些多余,除非一日三餐时,需要我时才会去帮忙。

    因此,这段时间,我把全部心思都 放在了许越身上,关心着他的吃喝拉撒。

    而他也乐于接受我的照顾。

    我就感觉在美国这段时间,我们反倒比a城还要亲近些,尽管他忙得脚不落地,但丝豪不影响我们的恩爱。

    三天后。

    吴向珍出院回家了,她身体恢复得很好。

    许越和许嘉泽就开始商量着回a城的事了。

    第二天晚上吃饭时,许越接了个电话后就立即决定了明早回a城。

    我猜测是那边似乎出了点事,具体是什么事,我不会去问,即使问了他也不会对我说的,。

    “依依,明天我就要回a城了,爸妈在一个星期后也会回去了,我到时会派直升机来接他们的,你在这边还有二个多月,你可要小心点,注意安全,知道吗? 中间有时间时我会过来看你的,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卧房里一片漆黑,许越在与我一番恩爱缠绵后,浑身是汗的把我搂入了他的怀里亲昵地叮嘱着。

    “嗯。”我轻声答应着,手指在他胸口上划着圈圈,声音哽咽:“阿越,我不在你身边时可要注意身体,不要有一餐没一餐的,事业再忙,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要好好吃饭,懂吗?”

    “好的,老婆,放心吧,我懂的。”

    “还有,要照顾好妮妮,不要让她太想我了,知道么?”我心酸的又提醒着。

    “会的,放心。”许越安抚着我:“只不过二个来月,过了这段日子,不管行不行,我们回去就做试管婴儿,以后再不要分别了,以后不管去到哪里我都会带着你的。”

    “嗯,我舍不得你。”我流着泪,心情难受。

    这是我与许越结婚起第一次分开,那些过往,我们每天粘缠在一起的幸福缠绵过往似乎正在离我远去般,我竟有种割肉般的心疼。

    “不要哭,你可以与林姣姣他们住在一起,那样会热闹些。”许越的手摸到我的脸上时竟然摸到了我满脸的泪,心疼极了,捧着我的脸就吻我,不停地安慰着我。

    我不听还好,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他紧紧搂着我,身子与我无缝贴合,不停地吻着我,身上的热度又开始上升。

    我也积极回应着他。

    就这样,我们二人激烈缠绵,到最后分不清到底是我的泪水还是他的汗水粘合在了一起,我们合成了一体,如连体婴儿般,不可分割。

    我相信我所深爱着的许越,我的丈夫是不可能背叛我的。

    在我们累极倦极的缠绵中,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