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十七章我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阿越,虽然你有你的理由,但我要告诉你,妈真的是有这种想法的,那天甚至当着你的面都说了出来,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敢肯定她一定会那样做的,这可并不是我的瞎猜想呀。”我满脸的痛色,担忧地说道,“我也不是有意要这样说的,可是我实在是难受,担心,害怕,我也只是个女人呀。”

    “那我现在郑重告诉你,你所想的那些事情不会出现,永远也不会出现。”许越沉默了下,看着我,很认真地回答着我的问题,“前提是你要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我看着这个让我无比依恋的男人,我的丈夫,从内心深处讲我是无比相信他的,“好吧,说定了,我们来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说话间我的小手指就伸向了他面前弯成了勾。

    “好。”他看着我的手指,一会儿后笑了,小手指也在我面前舒展开来,弯成勾勾住了我的手指交缠着,趁着我与他拉勾勾的间隙,他的唇趁机吻了过来,狠狠堵住了我的唇。

    我们的誓言吞没在激烈纠缠的热吻中。

    “阿越。”他的唇沿着我的脖颈而下,撩得我浑身颤粟不止,当他停在我的胸前时,我只感到眼前全是闪亮的星星,恍若进入了一个极乐世界般,我喘息着喊着他,用手去拍他的脸。

    可我的手指头都是酸软的,明明只是想摸住他的脸,抬起他的头来,却酸软得像是在抚摸般。

    他兴奋不已,一手伸过来压着我的肩膀,另一手迅速地解开了我的睡袍,我挣扎时,他便镇压住,直到睡袍完全脱落在地,他才舒服地压下,氲红着眸子:“依依,别动,给我,除了你,我对别的女人没有兴趣。”

    “那你告诉我,你真的能做到对我说的那样吗?”在他的唇再次吻过来时,我头一偏,有些喘急地逼问,“我不希望你去动别的女人,那样我会死掉的。”

    他滚烫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身子,眸中带着浴色,咬着牙:“那样我也会死的,相信我,宝贝。”

    话未落,他的唇再次落在我的胸前……

    我吟咛一声,闭上了眼睛,在他的带领下将自己全副身心地打开,接受着他激烈的爱火碰撞……

    次日。

    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若碧玉澄,一朵朵白絮般的云团从飞机舷窗外飘过。

    “阿越,妈的病什么时候动手术?”我坐在私人飞机上,看着窗外飘渺的棉絮,担忧地问。

    许越正在阖目养神,听到我的声音后眼开了眼睛:“依依,先给你看完病后再说吧,如果你的病需要治疗的时间长的话,那我先陪你几天后再回去联系医院给妈妈尽快运手术,如果时间短的话,就正好我们一起回来陪妈动手术了。”

    我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阿越,其实我的事没那么急的,应该先给妈动完手术后再来的。”

    “是的,可妈已经帮你提前预约了,我也没有办法,再则现在若不帮你先治病,她心里更着急上火的,不利于她的病情,而且她现在还不知道得了这个病呢,我还是瞒着她的。”许越想想说道,“她这种病也不迟那么几天再动手术的,我还得要找个时间好好给她说说呢,最好让她没有心里压力后再动手术也不迟。”

    我听得默默无言。

    若这次得知我的病真好了,那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可若好不了呢,那对她来说岂不是判了无期徒刑,不会更加着急上火么,那又要如何?

    我总觉得这事没有安排好。

    “依依,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就算是治不好,我们已经有了妮妮,要不要孩子也无所谓了,放心,我是不会在意的。”许越看我沉默无言,伸过手来握住了我的手轻声安慰着。

    我抿紧唇,抬头看着他,乞求地说道:“阿越,能不能听我的?不管这次治病的结果如何,都要对妈说我的病已经治好了,可以吗?我们可以做试管婴儿的,一样可以生孩子,不要让妈知道了这事好不好?”

    我语气诚恳地乞求着他,摇着他的手。

    许越略一沉吟,握紧了我的手:“依依,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妈不是紧张这事么,那我们先瞒着她好了,这里呢,我们还是积极地治疗着,若最后真的不行了,就去做试管婴儿,一旦怀上了,那一切就都会好了,妈也是很开心的。”

    “好,正是这样。”听到许越想的跟我一样的,我心里一阵激动,“这样最好了,也可以打消妈的疑虑,让她安心治病。”

    而且,这样的话,她也不用去外面找别的女人来替许越生儿子了!

    可谓是皆大欢喜!

    “嗯,好,就这样定了。”许越一手搂紧我,笑了笑。

    我软软地靠进他的怀里,感激地说道:“阿越,谢谢你的支持。”

    “依依,不要说了,这事最内疚惭愧的还是我,是我拖累了你,对不起。”他把脸靠在我的头上,颌目自责,“将来我若查出来我们婚礼那天到底是谁放血仇进到许氏庄园的,必定要让他或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每每说起此事时,都是许越心中的痛,这点我也是很明白的。

    我的手落在他的胸口上,轻轻抚摸着。

    许越叹息一声拥紧了我,我们偎依在一起。

    很快,飞机降落在了加州机场。

    我们下飞机后,许越立即联系了吴向珍所说的那个联系人,那联系人大概是吴向珍娘家的亲戚,她接待我们在酒店吃了餐饭后,立即带我们去了那家医院的预约中心。

    预约中心开始紧锣密鼓地给我们安排时间,排来排去,最后定在三天后。

    预约好后,联系人走了。

    许越见还有三天时间,就带着我去了加州的高级别墅区。

    这里离医院还是最近的。

    “阿越,这房子是咱家的吗?”当许越带着我出现在加州这套特别豪气的别墅庄园时,我简直是睁大了眼睛问道。

    说实话,虽然我与许越结婚三年了,但许氏家族的财产到底有多少我并不清楚。

    我只知道许氏集团一年所能产生的利润及股权红利,本来这些都是我与许越的婚前财产,其实与我是无关的。

    但既然结了婚,我就是属于许氏家族的一员,因此许悍天也特别让我拥有了许氏集团股份红利。

    其实许越虽然是许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但许氏集团的股份也是属于整个许氏家族的,许悍天的二个弟弟及其家属,包括他女儿许向晴都有一定的股份,这些开股东会时都是有很明确的规定的。

    但在经过上次几个事情后,现在的许晟睿与许晟昆所拥有的股权都被许越收了回来,也就是说,现在的许氏集团大部分股份都是属于我与许越的了。

    而且当年结婚时,许越还送了包括深市在内的二套上亿市值的别墅豪宅及一些传承给长孙的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

    用现在媒体的话说,我的身价在嫁给许越后那是暴涨。

    当然,这些都是许越对我宠爱有加的后果。

    实际上我对金钱房产这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于我来说那些不过是些数字罢了,自结婚后,我亦如从前那般的朴素,穿衣打扮也十分的随意普通,a城的媒体时不时地笑话下我,说我有钱不用,不会消费享受,太傻。

    可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呢,许越对我的爱才是我最大的幸福与享受,那些珠宝首饰名牌包包什么的,我根本就没兴趣去理它们,甚至觉得是个累赘。

    正因如此,我对许家的财产更加模糊了!

    比如私底下属于许悍天的私人财产,珠宝,现金,股票之类的,还有吴向珍所拥有的私有财产,那些真的是无法估计的,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当然了,许越的私人财产,自结婚后,他就全部交给了我来管理,但我到现在也没有认真仔细去细看过。

    但加州这套如此大的庄园别墅我还是能肯定不是许越的,他的私有物品里是没有美国这么大的房产的,这些大物品我还是清楚的。

    “这是爷爷在美国加州的财产,已经置业好多年了。”许越带着我站在了别墅前,按响了门铃,“但爷爷跟我说了好几次了,要把这套别墅过户到我的名下,我一直没时间过来打理这事。”

    “天,真有钱。”我一听,认真打量着这套西欧建筑风格,无比华丽的别墅,掩映在绿树林中,后面是美国的西海岸,上面的天空明净如兰,宁静清幽,而这里正是美国高等学府的聚集地,如此好地理位置,现在的市价估计要有上亿美元不止了,当下就脱口而出了。

    许越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套别墅看来买了有不少年头了,建筑风格有些西欧古风,估计当时买时房价并没有现在这么高,现在那可是天价了。

    还真是会投资。

    正在想着时,就看到从别墅的前门跑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中老年男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