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五章眉目传情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余总,她是洛小夕,孤儿院长大的孩子。”陈世章立即笑嘻嘻地解释道,“啧啧,真的很漂亮,二只眼睛水汪汪的,只要被她瞅到,哟,全身那可是酥麻的呀。”

    洛小夕?小夕!

    我念了几声,觉得这个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般,站着失了会神。

    “陈副总,用这女孩子做海报是什么意思?”俞初南在我身边抬起眉眼看着陈世章:“就因为她长得美吗?你要看上她就自已追去,别把这慈善晚会当成了明星晚会。”

    俞初南的话语可谓是犀利,她一向忌如仇,如此明显地指责陈世章,看来她并不太喜欢这个女孩儿了。

    陈世章一听这才急了,“喂,这真不关我事,那可是许总打电话给我,让她当慈善晚会的形象代言人的,这慈善晚会本就是许氏集团的,他是总裁,他开口了,我有什么办法?不过,人倒真是挺漂亮的,最主要的是够水灵,纯净,估计这年头还真难再找到第二个这样的女孩儿呢,许越那小子真有眼光。”

    竟然是许越要求的!

    还是形象代言人!

    我眼皮跳了下,身子不期然地流过丝寒意,突然间,脑海里一阵清明。

    记起来了,小夕,那个叫小夕的女孩,正是她。

    三年前在深市鸿华集团牛杰伦的私宅里,许越陪着几个哥们儿玩牌时把我叫了过去,当时这个女孩儿也在场呢!

    她就是许越支助的贫困山区女大学生!

    我依稀记得三年前,她才十八岁,那天她用十分爱慕的眼光望着许越,一口一声许越哥哥!

    而在那天,因为她,我还与许越有过一次争吵呢!

    只是后来,她回去了,继续上大二去了,再没有出现过,因此,我也早忘了那回事了!

    那么

    现在的她应该早就大学毕业了吧!

    许越为什么要打电话给陈世章让她来做这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慈善基金会的形象代言人呢?他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或者征询我的意见?

    虽然这个慈善基金会隶属于许氏集团的,但流掉的孩子可是我身上的血脉,这样的事情我不该知道么?

    我懵懵站着,脸色有些难看,三年来第一次对许越有些不满了。

    “余总,我看这女孩子虽然长得漂亮,但身上娇气太重,不适宜当慈善基金会的形象代言人,我们应该找个更端庄纯朴的。”俞初南在我身边看着那海报上的女孩子皱了皱眉。

    我沉吟着没有说话。

    如果是别人这样做,我可以直接否决的!

    但现在是许越……

    我想起了上次的争吵!

    “余总,慈善基金的形象代言人要么是公众明星,要么就是端庄稳重,受基金协会帮助的孩子,这女孩子放在这里不伦不类的,一看就是个来噌热度想出名的,咱们是实打实的慈善基金组织,是真正解决孩子们的实际困难的,可不是来借此捧红什么明星的。”俞初南接着提着建议,“余总,我看事后您还是果断点换掉她吧,当然,这是许总提议的,最好您与他商量下,免得引起矛盾。”

    我沉默着。

    说话间我们就走进了会议室里。

    “余总。”看到我们三人进来,里面的负责人一路小跑着过来向我礼貌而恭敬地打着招呼。

    “准备得怎么样了?”我点了点头,打量着会场,淡淡问。

    “余总,全部准备妥当了,请您一一过目。”负责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做事还蛮精干的。

    说话间他就带着我们一路看过去,对我所提的每一个问题都解答得很详细,我基本都是满意的。

    “姐姐,你好。”我随着小伙子走到舞台后面时,才刚走进去,一个女孩儿就迎着我走了过来,朝我甜甜脆脆地叫了声。

    我吃了一惊,把眼睛看向了她。

    这女孩儿大概是正在化着妆,看到我进来后,就立即跑了过来吧。

    她脸上的妆只化了一半,身上穿着件简单无袖的白色连衣裙,静静站立着,看上去十分的清纯,像白莲,更像百合,大眼汪汪的,眉宇间十分的温柔乖巧。

    “你是?”我心底里已经猜到她是谁了,却故意这样问。

    “姐姐,我是小夕呀,三年前,在深市,许越哥哥……”她眸眼温情地看着我,笑容甜美柔和,眼神特别的清沏,正在还要说话时,我乍听到‘许越哥哥’这几个字,突然就想到了那个疯颠自杀的梦钥,心底莫名的一阵烦乱,立即打断了她的话,静气宁和的一笑:“原来是你呀,这么多年没见越来越漂亮了,怪不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小夕一听,脸上蒙上层羞涩的红晕:“谢谢姐姐的夸奖,姐姐也是呀,现在好贵气,好威风哟,还请姐姐以后多多关照小妹。”

    “小夕,你这叫姐姐是不对的。”一旁的俞初南一双眼睛在她身上扫了眼,听到这儿立即纠正道:“我们余总是许氏集团总裁夫人,于公,你应该叫余总,于私呢,听说你是许总举荐的,是他妹妹什么的,也应该叫嫂子,出门在外,有些称呼是不能乱叫的,否则会坏了规矩。”

    俞初南的话很正规正举的,只得小夕的脸红了,有些尴尬,立即改口亲热地叫起嫂子来。

    我笑了笑,很云淡风轻的,:“小夕,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先去化妆吧,晚会就要开始了,希望你能当好这形象代言人,我这还有点事了。”

    “好的,谢谢嫂子。”小夕一听立即甜美地对我笑了下,转身,轻盈的身子朝里面的化妆间里飘去了。

    “余总,我说的话您可要好好考虑考虑,不要引狼入室,这女孩儿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合男人胃口的那种,留在身边可不是好事喽。”俞初南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我笑了笑。

    看到小夕我确实心里也不太舒服,但既然是许越举荐的,就有他的理由,我若强行推掉,必会引起他的不快。

    对于许越我还是了解的。

    他重情义,要背叛我还是不太可能的,这事只能边走边说了,再说了,我也是有自信的,特别是对许越,若真是疑心弄鬼的,反能引得他反感,把他给推远了。

    因此,我笑了下后开始继续视察工作了。

    五点半刚过,我正站在会议室舞台上检查投影仪,正门口有脚步声响起。

    我抬头一望,一身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男人迈着侃倘之姿大步走了进来。

    “许总。”负责人见了立即跑迎了下去。

    许越站在舞台下打量了四周一番,最后把眸光看向我,唇角是浅淡的微笑。

    我拿着投影鼠标也看着他,秀眉轻扬了下。

    任何时候,我们目视,都能眉目传情,一个细微的眼神就能看出彼此的内心,或娇眉,或柔情似水,或酥麻入骨。

    就像我们前世就是恋人,心里无时无刻不放着对方,只有深爱的人才能明白。

    我相信我之于他,或他之于我,都是这样的感觉,这个世界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取代我在他心中,或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这就是真爱!

    尽管婚姻与爱情完全是二回事,但在经历了那些风雨后,我与许越之间已经超出了一个新高度。

    因此,我是自信的。

    许越眉目带笑看了我一眼,手中电话响起,就一手接过电话,一手放在裤兜上,朝着舞台后方大步走来,那个动作风姿卓然,帅得掉渣。

    “依依,辛苦你了。”很快许越讲完电话就来到了舞台上,一手搂住我的腰,在我耳畔轻声说道,“晚上我再奖励你。”

    “切,正经点。”我脸一红,伸手打掉了他的手,“这里可是会场。”

    “怕啥,我们可是夫妻,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嘻笑了下,说话间手在我腰上摩挲了好几下,“说不准我们的孩子在天堂看到我们后又回来了呢。”

    “别闹了。”我看了眼会场,轻轻推开他,抿唇笑。

    身边的人看到我和许越在一起说笑着都识趣的各自忙各自的去了,全当看不见。

    “许越哥哥。”正在我抬头看到许越的领带结有点偏了,伸出双手替他整理着时,就听到了一个轻柔的叫声。

    我按住他领带结的手一怔,抬眼看着他。

    他正双手搂在我的腰上,笑眯眯地看着我,我看着他时,他仍在看着我傻笑。

    “许越哥哥。”小夕又在我们身边叫了声。

    许越这才听到了,手仍然放在我的腰上,搂着我转过身来,眉宇间有些不悦。

    一般来说,在我们二人举止亲密时,是没有人敢上来打扰我们的。

    “小夕,什么事?”他薄唇冷淡的张合了下,问道。

    小夕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我,小声问道:“许越哥哥,嫂子,我今天穿这个礼服可以吗?好不好看。”

    许越一听,淡淡看了眼她,只是把眼睛看向了我,问询我的意见呢。

    “这个事情你去问问司仪吧,只要是正规的着装都可以的。”我只得看了她一眼,淡淡说着。

    “好的,谢谢嫂子。”小夕脸上闪过丝暗云,但很快对我甜甜一笑,转身走了。

    她走后,我就把眼睛看向了许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