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六十五章血染的婚纱1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张着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冬日暖洋洋的太阳正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在我的脸上,而我的心情却压抑得难受。

    “依依,你不方便吗?”冷昕杰好半晌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只在那边失落地轻声问道。

    “不,你在哪里?我马上就来。”我内心堵得难受,对他的歉意与感激让我脱口而去,尽管此时许越已经走了进来,正在看着我,但那又有什么呢,冷昕杰只是我最好的朋友,或许这一次离别我们真的再难见到面了。

    “我现就在许氏庄园大门口,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出来下吧,我顺道路过这里的。”他在那边轻声说道,语气仍如往常那样的温和让我感觉到了暖暖的轻松。

    “好,你等着,我马上就出来。”我平稳了下呼吸,尽可能轻松地笑了下。

    “嗯,我等你。”他轻轻‘嗯’了声,挂了电话。

    许越靠着门框站着,眸光轻淡如风:

    “谁打来的电话?”

    “冷昕杰。”我看着他,大方干脆地答,明眸清沏如水。

    他眸光深了下,没有说话。

    “阿越,冷总明天就要去美国了,以后不会再在a城上班,他想见我最后一面。”我的眼圈有些泛红,声音也有些激动,“我很感谢他,尤其是他收留了妮妮,否则的话我不能保证妮妮会不会像皓皓那样,但我们去接走妮妮时甚至都没有给他说一声,我应该去见见他,至少要对他说声谢谢。”

    说到这儿,我满脸的期盼,希望他不要有什么误会。

    许越看了我会儿,忽然轻笑了下,“去吧,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听到他答应了,我高兴得连声道谢,“谢谢你,阿越,我坐电瓶车出去就好。”

    “嗯。”他淡然点了点头。

    得到了他的允许我的心安宁多了,快步朝着外面走去。

    电瓶车还没到大门口,远远地,我就看到了冷昕杰的那辆豪车,心里莫名的一堵,有种对他的特别歉意涌上心头。

    这个对我如此好的男人,在即将远去时,仍然放心不下我,想要来看看我。

    在这大千世界中,能有如此关心我的男人,这是何其的幸运呵。

    “依依。”我刚走出来,他就摇下了车窗,对我满脸的微笑。

    “冷总。”我看着他微微的笑,有些局促不安。

    “依依,你和妮妮已经搬进这里了吧?”他脸上有丝憔悴落寞,下巴中冒出些青色的胡荏,浓密的剑眉微微拧着,像条绳索般极不安份的扭起,西服还算整齐,问我的话也很温和,好像几个月前我们刚相见般,不带有丝豪介蒂。

    但我知道我与他之间已经有了看不见的鸿沟,我们在命运的交叉点即将分离,走向各自归属的方向。

    “是的。”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二月十八日,我们会举行婚礼。”

    “不错,他果然没有负你。”他轻笑了下,忽尔叹息了声,由衷地说道:“依依,我祝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恭喜你。”

    “谢谢。”我低下头来,不敢直视他温和明亮的眼睛,只是轻声说道:“冷总,希望你也能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动了下,笑:“我也希望,但我觉得这辈子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属于我的幸福了,我的心在很早很早前就给了那个似水如画的女孩了,我曾经用尽了办法想要忘记她,可……”

    他似乎很无奈,说到最后耸了耸肩。

    “不要这样。”我用悲哀的眼光看着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命天子,只是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她而已,请放下执念,用心去找,一定会有的。”

    他笑了笑:“但愿如此吧。”

    可一会儿后又摇了摇头,

    “依依,我曾想过,如果这次,你与许越彻底结束了,你选择了我,我就把公司都交给我大哥管理,然后像个普通男人那样带着你一起找个安静的地方快快乐乐,平平淡淡的生活着,过着你想要的日子,可我的梦想终究还是落空了,我实在受够了那种不知什么时候会要失去你的担惊受怕,作为一个男人,我自认对你已经做到了至高无上,可不管做得怎么样都得不到你的心,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心思来对你,却仍比不上许越对你所做的分毫,这就是我与他的区别吧。”

    说到这儿,他苦笑了下看着我:“依依,你还真的是心狠啊。”

    “冷总。”我听着他的话,心里特别的苦涩,只想哭。

    “依依,这一辈子我也遇到过无数的女人,他们甚至会比你更会讨我的欢喜,可在我眼里,她们总是比不上你的十分之一美好,看着你伤心痛哭时,我会心疼,看着你自卑无助时,我恨自己不能变成你,帮你分担烦恼苦闷,但我发现这都只是我的自作多情,真的,你的心完全不在我的身上,我彻底输了。”冷昕杰说到这儿很压抑,唇角的笑很无奈凄凉,

    “可是依依,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现在,你就要结婚了,我仍然在关心着你,牵挂你,即使要离开了,也想再见你一面,连我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他苦笑着,却是十分真挚地对我说道。

    “杰哥。”这是我第一次不由自主地叫了他声‘哥’,在我记忆中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对我温润如玉,无限纵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男人,此时更多的是像我的亲哥般,而事实上我从没有过亲哥哥的。

    “依依,很高兴你能出来看我,能看到你就好,我也放心了。”他看了下手表后这样笑了笑,笑容里的落寞仍然掩藏不住。

    我心里一阵特别的泛酸,想哭,却尽量克制着没有哭出声来。

    “依依,记住,不管以后遇到了什么事,仍要记得给我打电话,记住我说过的话,这一生,我随时随刻都会记住你,为你担忧,为你牵挂,我先走了,再见。”他最后亲切的对我说完了这些,说了声‘再见’后摇上了车窗玻璃。

    我睁着眼睛拼命地看着他,想要把这个男人刻进大脑里再深一些,好让我不要那么快地忘记他,可似乎做不到,我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出许越那张俊逸惑人的脸庞,最后他的脸完全的覆盖住了面前的这张脸,徒留下了我的叹息声。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冷昕杰隔着玻璃窗看了我好一会儿后,对我笑了下,车子缓缓发动了。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害怕分离的人,我的人生路虽然不太长,但也有过好多次分离了,可从来没有哪一次的分离能像现在这样让我难受与不舍,却又无可奈何。

    我以前也曾幻想过无数次我与冷昕杰的终结,只是从没想过会是以这种方式,还是在许氏庄园大门前。

    以后我们会不会成为陌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早已失去了那个时刻关注我的温润如玉的男人。

    我默默转身朝许氏庄园里走去。

    胸口好像堵了个大石头般异常的沉重难受,在快要进入我的家,许越的别墅时,我在路旁的林荫道上坐了下来,把脸埋进双手里,很久后才抬起头来,让我吃惊的是,这条长椅,竟然就是上次,我带着许越去那条小巷子吃小食后在人工湖旁被雨淋湿,他带我回来抱着我要我时坐着的这条长椅,事隔几个月,我又呆呆地坐在了这里。

    突然间我明白了,我对许越的爱早在冷昕杰回来找时就生根发芽了。

    而他在高中三年时错过了我,又在我上大学后没有直接去追,那时就注定已经永远地失去了我了。

    二月十八日,黄道吉日。

    这天凌晨五点钟我就被化妆师拉起来开始化妆了。

    我怀着孩子特别的困,几乎睁不开眼来,双手只是紧紧地抱着枕头不肯松手。

    化妆师无奈,只得几个人把我给架了起来。

    婚宴设在许氏庄园的会议大厅聚贤阁里。

    早在前三天,媒体就开始大肆报道了,许氏庄园里更是张灯结彩,极尽所能地铺张操办。

    许氏家族唯一继承人许越的婚礼,又是在自家家园里举办,更是十分的讲究,自然受到了媒体的追捧。

    在吴向珍的策划下,又有许老爷子的首肯,这场婚礼不怕花钱,注定是耀目闪亮的。

    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是隐隐的不安,总觉得这场婚礼应该低调,不要太高调抢眼了,我怕自己福薄无法消受。

    只是这些都是吴向珍做主,我根本无力改变些什么。

    婚礼是订在上午十点举行。

    我早在前三天就住回了娘家。

    这时的我已今非昔比了,就在我的名字被刻入许氏家族的家谱起,我的身价地位就开始爆涨,而许家也开始加大了对我的保护。

    作为许氏家族的长媳,保护我也是保护许氏家族的名誉,这与几个月前许越与我签定合约婚姻时带我回来的境遇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这就是得到了家长们祝福的婚礼吧!。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