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六十章诉衷肠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阿越,这次你若不说清楚, 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我很生气,紧绷着脸,满脸严肃地开口。

    以往他只要用这种方法对我,我就会屈服,但这次不同,这是原则问题,我没打算屈服了。

    他看着我的模样,突然笑出声来。

    “我要告诉你了,你可别生气,先答应我不生气了,我才会说。”他嘻皮笑脸的。

    “不行,我会生气的。”我弄不明白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招,可不敢答应他,他要是太过份,我也绝不想原谅他的。

    “既然你不原谅我,那我就不说了。”他一听,竟把脸埋进我的胸前撒起无赖来。

    “不说那就走开。”我生气了,用手去撑他的胸膛,不想让他以这样的方式与我挨得那么的近密。

    如果说以前他与我拿了结婚证,虽然没有举办婚礼,但那也算得上是得到了法律上的允许的,给到了我应有的尊严,可现在,他却不愿意与我拿结婚证而要举行婚礼,这与不结婚完全就没二样嘛。

    如果是这样,他就是在玩弄我。

    “真生气了?”许越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从我身上侧过身去,翻身躺到床上,把我紧搂入怀里。

    我眼圈泛红,脸绷得紧紧的,任他如何逗我,安抚我,就是不说一句话。

    最后他只得说道:“其实我们从没有离过婚,结婚证不是早就拿了么。”

    我怔了下,立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胡说,上次我们明明去民政局拿了离婚证的,还签了协议,这还不叫离婚?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他看着我笑:“你可真幼稚,那离婚证是假的。”

    “假的?”我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那又怎么可能?明明我们是去民政局离的婚,那样的离婚证怎么能是假的?”

    他哈哈一笑,“余依,你可真好骗,你有听说过去民政局离婚只要有一方到场就行了的吗?法律规定,离婚必须要夫妻双方都到场确认签字才行,当时我都没去,你又怎么能离成呢?”

    我满脸的不可思议:“可当时冷啡与杨律师都到场了呀,他们说是去二楼按特例给你办的,难道这个社会不是有特权人物么?”

    “是有,但离婚这样的事,谁能给你特权呢,再说了,你什么时候看我走过特权的路,我都是凭自已的本事打天下的。”许越的笑越加的意味深长,“你可真好骗。”

    我怔了半晌,确认他说的是真的了,上前揪住他胸前的衣服咬着牙:“那你说,那张离婚证是怎么回事?当时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捉住我的手,笑:“那张离婚证是假的,当时我让冷啡到市场上随便找人仿做了一张,至于那天在民政局二楼离婚的现场,那是我认识民政局一个朋友,让他帮我在二楼做个样子,只为骗你而已。”

    “许越,你疯了,什么东西都要骗我。”我气得用手捶他的胸,他坐起来,搂着我,动情地说道:“依依,知道吗?当你第一次带着妮妮推开我办公室门的时候,我了解你的情况后就决定要娶你了,我很感激你那晚在城中村救我,那天晚上,你说出那样的话时我就知道你婚姻不幸福了,你能离婚是在我的意料中,但你也应该知道,以你当的状况,我要娶你是困难重重的,但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我曾说过了,只要是我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只在几天后,我就决定与你拿结婚证了,我想那应该是对你最好的承诺吧。”

    “那你为什么要与我签那个合约婚姻呢?”我脸上慢慢涌起了层红晕,疑惑地问道。

    他唇角的笑意渐渐抿去,脸上有了丝凝重。

    “当时许晟昆,许晟睿咄咄逼人,我偏偏剑走偏锋,快速与你结了婚,签那个合约也是因为这事太突兀了,我怕你接受不了,就决定以这个形式先适应下,慢慢的你对我有感情了,就会舍不得离开我了。”他如实说道,说完叹息一声,

    “依依,从头开始我就没想过要与你离婚呀,自从深市回来后,我就决定不会再娶梦钥了,后来之所以会答应娶她,会主动说要与你离婚,那是因为梦开阳曾威胁过我,若不与你离婚,他会伤害你,而那个时候许梦基金协会开幕在即,我为了顾全大局,只能采取了这个措施。

    有一天,卫兰青找到我,对我说出了梦开阳走私冼黑钱的事,但一直没有抓到他的把柄,他希望我能利用许梦基金协会配合他演戏,一举把他抓捕归案,当时的我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权衡再三之下,我与冷啡商量出了与你假离婚这个计谋,一则是为了遮人耳目,再则纯是为了你的安全,毕竟那个时候梦开阳的势力太大了,我真怕他伤害到你,其实这样的事也就是隐瞒一段时间而已 ,我相信很快就能告诉你真相的,不是么?”他握位我的手,语声温柔得让我陶醉:“依依,我说过你是我的命,为了保护你,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种方法的。”

    我呆呆看着他。

    “依依,你还会生我的气吗?”他双手捧着我的脸,眸中含着讨好的笑深情款款地望着我。

    我的心一阵悸动,每次被他这样注视我都会心慌意乱。

    “说,不要躲避我,回答。”看着我躲闪的眸,他捧住我的双手用了点力,强迫我看着他,“我可舍不得你生气,你这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

    “阿越。”我的眼里有些湿润,摇了摇头:“你说明白了我就不会生气了。”

    “那就好,我就知道你最明事理,最懂我的心了,不愧我爱你。”他一把搂紧我,把我的脸按进他的胸膛里,我听到他的心在激烈的跳动着。

    我突然很幸福,巴不得就这样一天到晚地黏着他。

    “但是有一件事我真的是生气的。”听到他刚才提及孩子的事,我紧闭着眼睛在他怀里慢慢说道。

    “什么事?”他闻言立即紧张起来。

    “就是你不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这件事,真的让我很受伤。”我噘着唇,想到了过去因为这个而痛苦万分的日子,心里真的有些气愤。

    什么人都可以怀疑我,但他不行!

    因为他是我最信任最依靠的爱人,他怎么能不相信我呢,那段时间我太痛苦了!

    “对不起。”许越也想起来了,脸有惭色,立即道歉,“我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视频中的男人就是我自己,后来我让冷啡深入调查后才知道那个视频的事是发生在三年前那个夜晚,在那个酒店,我喝了梦开阳的催情药与你无意中发生的事,我没想到我竟是那样的伤害了你,真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以后我会加倍偿还的。”

    我的眼前闪过那带血的床单,突然间喉咙梗阻,哽咽着:“那你记住你今日对我的承诺。”

    不可否认,我的人生自从三年前那晚就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脱离了原定的轨道,再也不受我的控制了,这些年我算是受尽了生活的磨难,原来都是他这个‘始作佣者’!

    好在一切兜兜转转后又回到了原点。

    虽然这过程太痛苦了,但总算是苦尽甘来了,结果还是美好的,不是么!

    “放心,我会记住的。”许越紧拥着我,郑重说道,“我用一生来偿还你。”

    我含着泪笑了下。

    “可为什么我当时看到的那个视频上面的日期是几个月前的,这是怎么回事呢?”虽然这个事情有了合理的解释,但还是有个疑点在我心里的,于是我继续问道。

    “那些照片和视频都是梦钥和赵蔓丽策划的,最主要的还是赵蔓丽的主意,视频上面的日期与画面都是她请电脑高手经过处理的的,那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误会你与冷昕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然后好让我对你彻底死心,她这样做的目的是帮梦钥。”许越不厌其烦的解释着,我感觉到这是我认识他以来他说话说得最多的一天。

    “那你不还是相信了么!你一向不是自诩很聪明么,为什么对这样的伎俩还分不清楚,深信不疑呢?”我冷笑了下,讥讽地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对不起,依依,真是我的错,你要原谅我,毕竟我太爱你了,看到那样的画面当时如五雷轰顶,而那样的视频我又不好拿给别人看,当时只是出重金请了个电脑工程师看了,他当时确认那样的画面不存在剪合拼凑,是真实发生的,我又并不知道三年前发生的事,当时头脑一热就信以为真了,我毕竟只是个男人,如果不爱你,也就不会生气了,因此,你可要原谅我,我保证再不会有下次了。”他的食指在我的手心里不停地轻点着,像个哈巴狗似的在乞求着我的原谅。

    我的心终于软得像滩水,紧紧环绕着他的胸,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嗔声说道:“我能原谅你的一切,因为我也爱你,只要以后我们再不要误会就好了。”

    “依依。”许越深情地喊了声,拥紧了我,把下颌放在了我的头顶上,我们紧紧相拥着,好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