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五十九章我们从没离过婚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车子很快停在了医院门口。

    许越牵着我的手走了下来。

    他吩咐冷啡先行回许氏庄园去了。

    “阿越,余依,你们这是去了哪里?”我们才走进医院大厅里,迎面就看到吴向珍急匆匆地下楼来,一双眼睛正在大厅里焦急地到处搜寻着什么,一见到我们就立即迎了上来,急切地问道。

    “妈,有什么事吗?”许越略微惊讶地问。

    “你们呀,能有什么事呢。”吴向珍嗔怪地看了我的肚子一眼,“前几天经历过那种事还不知道要注意点,我竟然听别人说你们去了梦家,那种地方余依是能去的么,真是一点也不知道关心自己,万一她妒忌发疯起来伤到了孩子怎么办?我这是听得心惊惊的,听说后就跑了过来,结果还真的到处找不着你们。”

    这样说着,忙拉着我的手急急问:“怎么样?她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阿姨,放心,我挺好的,她没有对我怎么样。”我明白了她的心思,立即笑了笑宽她的心,有些遗憾地说道:“只是,梦钥已经自杀了。”

    “自杀?”吴向珍愣了下,脸上是复杂的表情,一会儿后叹息一声:“这女孩子也是是傻,好好的人生路不走,却死心眼钻进了死胡同里,真是可惜。”说完拉着我的手直朝电梯里走去:

    “既是这样,你就更不应该去了,这小孩子呀虽然在肚子里却是很有灵性的,那样的血腥场面真会吓着孩子的,将来他出生后胆子会特别的小,这对男孩子来说可不好。”

    我听得愣了下,还有这种说法么!

    但我没有说话。

    “妈,您这一开口就是男孩,男孩的,现在依依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是男孩女孩呢,我觉得女孩儿就更好。”许越站在一旁,有些不满了。

    可吴向珍听了后大不以为然,“那可不一样,现在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妮妮了,女孩儿已经有了,最好就是再生个男孩子了,再说了,你可是你爷爷的独苗呢,不知他有多么想要抱个孙子,我们可是豪门家族当然希望能开枝散叶了,你可别说,这肚子里的孩子呀,你若天天说是个男孩儿,保准备将来生出的准是个男孩儿,我那时就是这样,不就生了你么,不信到时你们看,哎,要不是你爸……”

    说到后来,她很感伤,没有说下去了。

    我知道她话里的意思,那是说要不是许嘉泽吸毒,她也不会只生一个许越了,说不定现在有好几个儿子了呢。

    我和许越都听得很无奈,可也没办法。

    她乐意这样做,只能随她了,可她这样的态度真的让我感到了沉重的心里压力。

    “余依,明天就可以搬回家了,家里我已经收拾得很干净利索了,你们先回家看看,看需要添些什么,我已经在国外重新订做了一套上好的家具,至于还需要些什么,只要你想到了,就让阿越添置,我们是绝不会少你这些的。”一路上,吴向珍拿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着,她性子比较急,做事风风火火的,这点许越倒不像她。

    “对了,那个法国的婚纱设计师马上就要到了,他的标准很高的,到时你们俩可要好好配合他。”吴向珍嘴里碎碎念。

    我们二个只得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同时还得要说些‘谢谢她’的话。

    不知不觉间我们就回到了病房。

    原本

    我是想回到医院后立即去找林姣姣的,把萧剑锋这个事情始未告诉她。

    可现在只能陪着吴向珍了。

    “来,快喝了这鸡汤,鸽子汤,你这身子骨太瘦弱了,到时儿子生出来也不会结实的。”我一回到病房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好多饭碗,头一下就痛了,这几天吴向珍总是变着花样给我喝各种大补汤,每天的菜肴真可谓是丰富多彩,我已经吃得反酸水了,况且我的胃向来就不太好,食量也不算太大,现在看到吃的就有些怕怕的了。

    尽管这样,当吴向珍递给我一碗鸡汤时,我还是接过来硬着头皮喝下了。

    偏偏在这方面许越与吴向珍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从不维护我,我只得无原则的服从了。

    “我可告诉你,从此后,怀孕期间你不能一个人外出了,必须要有保彪陪同,还有,这二天我列了一张作息清单表出来,以后你就按照那个作息表来生活,现代的女人怀孕非常有必要进行胎教,你们是没看到那个华董事长家的小孙子吧,好可爱呀,又聪明又乖巧,我还特地去打听了,他就说是他的儿媳妇怀孕时,天天弹钢琴,听古典音乐什么的进行胎教,才生出了那么可爱的小孙子的,瞧瞧吧,人家可都是他儿媳妇自己做的,多科学,多会生养孩子呀,我们虽然做不到那样,但也要尽力去学,对不对?”吴向珍看着我喝完一碗鸡汤,鸽子汤后,又递给了我一碗红枣糯米粥,坐在我身旁这样说道。

    我看着那碗粥,实在吃不下去了,只好求救似的把眼睛看向了许越。

    许越大概也被吴向珍的话弄得不耐烦了,当即走近搂着吴向珍的肩,笑嘻嘻的:“妈,今天我们出去了大半天真有些累了,这样吧,您先回去好好休息,带好妮妮,我们呢,明天就回家了,一切等回家后再说吧,您也应该知道孕妇都是怕累的,要休息好孩子才会好,对不对?”

    吴向珍被儿子这样搂着,脸上立即飞起了笑容。

    “你呀,什么都不懂,我要不帮着你们张罗,这都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呢。”她慈爱地拍了拍儿子的手背,调侃着笑:“你这是典型的有了老婆就忘了娘,看你对余依紧张的那样,好吧,我也知趣,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好,妈,那我送你。”许越一听立即接口,说完后大概也觉得自己太直白了吧,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行了,不用你送了,管家还在外面等着我呢,你就多陪陪余依吧。”吴向珍看了他一眼,早明白了他的心情,只得笑着摇了摇头。

    可许越还是坚持着把她送到了楼下。

    吴向珍和许越一走,我突然就想到我的行李箱还放在冷昕杰的别墅里,上次接妮妮时走得太匆忙与突然竟忘了拿那个了。

    我与许越的离婚证和协议合同都放在行李箱里呢。

    就要举行婚礼了,再怎么着又要去民政局拿张结婚证吧。

    想着我这老往民政局一进宫,二出宫的,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

    看来还要回一趟冷昕杰的家里了。

    其实那天我就那样把妮妮从冷昕杰的家里接了出来,连个电话也没有打给他,从这点来说我还真是挺没礼貌的,想必现在的冷昕杰也是无法找到我,毕竟我的旧手机那天已经被赵蔓丽没收了,而新手机也是这二天许越才给我的。

    他要打许越的电话找我也是怪麻烦与尴尬的吧。

    想着这些,我心里莫名的对冷昕杰十分的歉意,然是这样,我也没想过要解释些什么,误解也好,冷淡也罢,这只能说明我们缘浅,既无未来,又何必纠缠呢。

    正在感伤时,许越走了回来。

    “又在想什么呢?”他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现在注意力全放在我身上,对我的表情就特别的敏感,用句话说那就是在意我吧。

    “阿越,有时间我要去趟冷昕杰家,我的行礼还在他家里呢。”他在我对面坐下来,我笑了下淡淡说道。

    “果然又在想着他了。”他一听,就有些不高兴了。

    “阿越,我只是想着要命回行李,今天你当着卫兰青的面说我们从没有离过婚,这句话让我想起了那个离婚证和协议,因此,我要把行李拿回来,再怎么说我们举办婚礼前应该去民政局补办个结婚证吧。”我只得耐心地说道。

    他怔了下,突然把身子惬意地倒在病床上,淡然说道:“那离婚证和协议书不要就算了,反正我们早已是夫妻了,那玩意儿丢了就丢了吧。”

    我听得半晌没反应过来。

    “阿越,你跟我举行婚礼,却又不拿结婚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我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跟着你过?”对于结婚证我是很敏感在意的,最先开始,他给我拿了结婚证却不给我应有的婚礼,而现在呢,他给我盛大的婚礼却不与我拿结婚证,这到底是怎么意思?

    这个,我肯定是要弄清楚的!

    许越却嘿嘿一笑,手一伸,将我拦腰一拉,我立即趴进了他的胸膛里。

    “我说过了我们从没有离过婚,还结什么婚呢?”他仍然是吊儿郎当的模样。

    我用双手支撑着他的胸脯,半抬起身来看着他:“阿越,认真点,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呀,就是你本来就是我的妻子呀。”他仍然恶趣味的笑。

    “阿越,你想糊弄我,我可不会愿意,你要说不清楚,我只能带着妮妮走,不会与你举行婚礼的。”我脸上没有什么笑容,很严肃地说道。

    “哟,牌气还不小,稍一不如意就威胁我要走,你真的能走得掉?”许越的手指竖在我的红唇上,突然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