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五十五章香消玉殒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何锦云的身子发着抖,脸上是近乎绝望的悲伤。

    “许越哥哥,从小我就想着做你的新娘,每天都想看到你,怕你不高兴我天天缠着你,就尽量克制自己少去打扰你,怕与你兴趣难投,但凡是你喜欢的,我都会跟着喜欢,你想吃的,我也会跟喜欢去吃,甚至连你爱玩的东西我都会刻意去模仿,只为能迎合你,可你,总是对我淡漠琉璃,爱理不理的,我们之间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如此的不对等,我早就知道你不可能爱上我了,在你面前我太过卑微了,可我还是期待着你能转变,我甚至痴痴的想,如果我们结婚了,有了孩子,你一定会爱上我的。可没想到,我们还来不及结婚,你就爱上了一个离过婚的有孩子的女人,我做梦也没想到竟然败给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你真找了个名门闺秀的女子,我还服气点,可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感到羞辱与不甘。”梦钥的眸痴痴地望着许越的脸,哀怨愤怨,

    “她到底有什么好,难道我不比她漂亮,不比她家境好吗?”

    她一边说着情绪异常的激动,鲜血从她的脖颈上流下来染红了洁白的披纱,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

    我头晕沉沉的,心闷得难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才能维持着呼吸,手紧紧揪住了胸口。

    “梦钥,你样样都好,可就是心胸太狡獈,自私了,缺少应有的善良与道德,我需要的是一个妻子,不是一个处处要挟我的自私女人,爱情是二情相悦的,不是死缠烂打,余依与你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善良,有分寸,无论何时都能保持自我,拥有独立的人格,这才是我爱的女人。”许越紧握住我的手,看着她,十分理性清晰地说道:

    “我要向你纠正一点的是,余依虽离过婚,但她的孩子是我的,三年前你和你爸梦开阳设计我,意图得到我,却绝没想到会把余依送到我的床上来吧。”

    梦钥睁圆了眼睛看着许越,不可思议地问道:“三年前那个晚上,你睡的女人竟然是余依?”

    “没错。”许越冷笑一声:“你们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上苍自有好生之德,还是把我爱的女人送给了我。”

    “哈哈。”一会儿后梦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异常的恐怖与阴悚。

    我不知这笑容里有多少含义,但我明白她的悲痛有多深多重了。

    爱情从来就不是靠算计得到的,她用尽办法想得到爱情,爱情却与她背道而驰。

    这不得不说是她的悲哀。

    一个女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有自己过好自己的能力,要有别人没法拿走的东西,不完全依附于男人,这样的生活才能得到幸福。

    她原本也会有的,却硬是在狭獈的思想里迷失了一切。

    我不知道梦钥想明白了这些没有,她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一个迷茫虚幻的世界中,双眼茫然望着许越的脸,嘴里喃喃地:“迟了,迟了,现在知道又有什么用?”

    “有用的,有用的。”何锦云在一旁颤声叫道:“只要你愿意,一切都还来得及的。”

    “不,妈,都这个时候了,我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来不及了。”她悲哀的笑,眼泪如断线的珠子。

    “小钥,听爷爷的,放下刀,这个世界除了许越外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你想要什么爷爷一定能给到你的。”梦老爷子老泪纵横,向她张开了双手,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梦钥的眼睛转向了这个似乎一夜间苍老的二鬓斑白的老人,流着泪说道:“爷爷,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厚望,真的对不起。”

    “孩子,爷爷能原谅你,放下刀吧,这个世界没有过不去的槛,只要你愿意,前途仍是一片光明啊,你要相信爷爷。”梦老爷子哽咽着,企图向她靠近去夺下她手里的尖刀。

    可梦钥却异常的敏感,她拿着尖刀的手稍一用力,又向肌肤里刺进了许多,血液顿时又涌了出来。

    何锦云大呼一声,悲痛得差点晕厥过去。

    梦老爷子闭上眼睛,只好站着不动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死亡的悲伤气息中。

    梦钥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我和许越走近,在房子的正中间站稳了。

    “许越哥哥,不管怎么样,这一生我已经如此了,错也好对也罢,我只爱过你一个男人,我只想问下你,如果我按照你说的改好了,你还会爱上我吗?会娶我吗?”

    她痴痴地望着许越的脸,眸里发出炽烈的光,整张脸上泛起水一样的波澜,似华光很不真实,我看得胆颤心惊的。

    许越则脸色平静,眸光从容地望着她,沉默了那么一秒。

    我手指抓紧了衣服,侧过头去看他。

    梦钥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想从他脸上搜索到些什么。

    他脸上冰冷如昔,眼角眉梢间染着层冷冽的寒霜。

    下一秒,我就听到他从容淡漠地说道:“不会,你就是你,我爱的人永远是余依而不是你,我只会娶我爱的女人。”

    “哦。”梦钥茫然低低地吟哦一声,舒出了口长气,似乎全身得到了放轻松般,微微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的生动传神。

    所有人都望着她说不出话来,谁也不清楚她到底是高兴还是伤心,亦或是真的看开了一切。

    她开始唱起歌来,低吟婉转,很动听。

    一声声的,如浮云流水般在空气中流淌。

    一会儿后,她昂着脸,眸光望向窗外,闪闪亮,脚尖却掂了起来,边唱边跳起来。

    在她偏头时,刀尖则顺着她的力道深深刺入血管,血顺着刀尖流出来,特别的凄艳血腥。

    “小钥。”

    “小钥。”

    ……

    何锦云与梦老爷子痛不欲生,开始锥心蚀骨的喊,哭,可谁也不敢鲁莽冲上去,只要她手中的尖刀再往深一点点,血管一定会割断。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里悸动成一团,像要晕过去般。

    梦钥唱着唱着后就会大笑,一会儿后又痛哭。

    华丽的公主房里,血腥味越来越浓郁。

    突然,许越搂住我,将我的脸按入了他的怀里。

    我耳边很快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哭喊声,围在外面的人都朝里面冲了过去。

    “小钥,醒醒呀。”

    “小钥,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啊。”

    ……

    许越强有力的大手紧紧按住我,我的脸紧贴着他健硕温热的胸膛,听着他沉稳淡定的心跳,紧闭着眼睛,怒力维持着紊乱的呼吸。

    “医生,快抢救,求求您救救我的女儿。”何锦云痛哭的声音凄厉,不绝于耳。

    我双手紧紧抱着许越的腰,浑身在颤粟。

    “对不起,颈动脉已完全断裂,救无可救了。”一会儿后,我听到了人群里医生的话。

    霎时,现场响起了一片痛哭声。

    “依依,不要怕,我们走吧。”许越感知了我的害怕,温厚的大掌一直在我背后摩挲着,安慰着我。

    “她死了,是不是?”我抬起头来,红着眼圈颤声问。

    许越沉默着。

    “阿越,我好难受。”我在他怀里昂起脸来看着他,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这样血腥的场面比那晚在连江的黑社会窝里还要心惊血腥,我真的呼吸困难。

    “依依,这事与你无关,不要难过,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人能阻止得了。”许越轻声安慰着我,抱起我就要离去。

    “许越。”背后一个悲痛苍老的声音叫住了他。

    是梦老爷子!

    “梦爷爷,节哀顺变。”许越抱着我回过身去,十分礼貌而生疏地安慰着他。

    “许越,我真没想到你的心竟是如此的冷硬,不过是一句挽留的话,安慰的话而已,你却不愿意给她,在她那么绝望悲痛时,你给予她的只是拒绝与冷漠,这该有多么的心狠啊,要知道那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是一只阿猫阿狗,就算你对她没有一点点感情,可好歹从小长大,难道说句假话有那么难吗?”梦老爷子满脸的悲愤,眼睛直直地盯着许越,眸里浑浊的光冷得可怕。

    许越身子一僵,尔后冷笑:“梦爷爷,我为什么要说这假话呢?您的孙女三番几次要杀害我的女人和孩子,难道我要说假话来鼓励她继续杀我的爱人孩子吗?她那个状况,明显就是神志失常,走火入魔,你们作为家长,早就应该意识到了,并及时把她送到精神病院或者请心里医生来辅导,而不是听之任之,可你们不仅不管,还为了自己的私利怂勇她利用她来算计我的许氏集团,现在你想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那对不起,我不会接受。我也没有责任要哄一个随时杀我妻儿的女人,这谁事谁非,我想你心中更有数,不陪了,告辞。”

    他冷冽地说完后抱起我就朝楼下走去。

    “很好,许越,我记住你了,我不会忘记我的孙女是被你的冷漠无情间接害死的,虽然我们梦家有做过对不起许家的地方,可我们二家世代相交,仅凭交情,你也不应如此冷漠的,告诉你,我要你为你的见死不救付出代价,让你遭到报应,虽然我老了,梦家也垮了,但我也会穷我的余力来对付你,让你感到痛苦,后悔与内疚。”梦老爷子双拳紧握,咬紧牙齿,字字锥心蚀骨。。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