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四十七章她是我的命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那余小姐,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的女儿?”赵副市长脸上几度变色后,终于明地问了出来。

    我斟琢着,脑海里想起了血仇说的那句话:三日之内暗杀掉许越。

    牙关咬得紧紧的,抬起眸来,眸光如利箭般盯着他。

    这个狠毒的政客,身为父母官却与黑社会勾结,公报私仇,这样的人难道还能继续在官位上为非作歹么?

    可如果真没人能憾得动他官位的话,若彻底与他为敌,等于是将他给逼入了绝路,同时也是堵死了许越的后路。

    俗话不是说:惹不起我还躲得起么!

    正在我想要说话的时候,许越却牵了我的手站起来,冷冷问道:“赵市长,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古时候就是这样了,您觉得您女儿的做法现在还能得到原谅么?”

    “许少,凡事不要做得过绝,道路三尺,各退后一步,咱们和气生财。”赵副市长眉毛皱了下,深沉地说道。

    “那对不起,我许越从来就不是委曲求全的人,更不愿意毫无原则的退让。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我可以少赚点,但正义与公平是绝不能违背的。”许越的声音不大,却大义凛然。

    赵副市长的眸眼瞬间眯成了一条细线,迸裂出极凛冽的寒光。

    “这样看来,许少是想与我一条道斗到底了?”他恢复了那个穷凶极恶的模样,声音非常的阴森,未尾的语气拖得特别的长。

    我用手反握紧了许越的手,摇了几下,非常担心地看着他,示意他不要再得罪赵副市长了。

    可许越只是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并没有把我的提示当成一回事。

    我有些焦急,正在准备想什么办法转寰时,就听到赵副市长说道:“年轻人,有骨气是好事,只怕这种所谓的骨气会害了你。”

    许越则嘿嘿一笑:“赵副市长,你可知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么?”

    赵副市长脸色发青,重重说道:“许越,别太天真了,放眼天下,多少贪官,从古至今,又有多少是靠以德服人而当上官的?就算是古代皇帝,又有几个不是血流成河,白骨森森堆积出来的,说得现实点,实力决定一切,弱肉强食,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你许总裁若不是在商场上腹黑有手段,又能坐稳许氏集团这江山?少给我讲这些所谓的真理原则,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你愿意变通,放过我女儿,我可以放过你以前的一切,还能给到你公司一批很好的业务,从此后,我们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如果觉得可以那就利索点给句话,否则,咱们只能走着瞧了。”

    我听着他蛮横却又比较现实的话,知道他口中所说的放过以前的一切,这个所谓的‘一切’,必定包括了赛马场那块地,及以前种种他刻意打压许氏集团的手段,还能给到一批很好的业务,这确实是个很大的诱,惑,可以说是给许氏集团扫除了一个障碍,而且红利可观。

    面对这样的诱惑,对一般人来说可能立即放下节气就求得万事大吉了。

    可许越就是许越,他是与众不同的,或者说他是不屑求得这样的平安的。

    当下就见他淡淡一笑:“赵副市长,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可能只手遮天,你的行为一定会给你带来灾难的,还有,余依是我的命,你的女儿伤害了我的命,你觉得还有什么比我的命更重要的吗?”

    “好,很好,你小子有骨气。”赵副市长连着说了几声,连声音都在发抖,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害怕所致,最后他面色狰狞,“不过许少,我也有句话要送给你:迟早有一天你也要因为你今天所说出这些话付出代价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说完重重说了声,“告辞。”

    许越冷冷一笑:“不送。”

    “哼。”赵副市长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阿越,何必要这样?宁愿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啊,不管什么牛鬼蛇绳,能避就避,没必要去得罪呀。”看着赵副市长怒气冲冲的背影,我心惊惊地问道。

    “依依,这种小人为害社会,若不能铲除,后患无穷,我决不能姑息。”许越用手搂着我的肩,满脸的沉重,“更何况他伤害的是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若不能为你出气,那还算个男人么。”

    我的眼眶湿润起来,说真的,当他刚刚说‘余依是我的命’时,那一刹那间,我好感动好感动,也庆幸命运让我遇到了他。

    可正如他那样,如果他因我得罪赵副市长而带来祸根的话,那我宁愿自己受尽了委屈啊。

    “依依,一个品德低劣的人,却坐在关健位置,一个对社会贡献几乎没有的人,却占有不该得到的财富,一个智慧丑陋的人,却掌握着大权, 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放心,他的好日子没多久了。”许越继续温言安慰着我。

    可我昂起脸,忧心忡忡的:“阿越,你知道吗?我在那个黑社会屋子里时亲自听到血仇对赵蔓丽说:他受了赵副市长的委拖,要三天日暗杀掉你,你知道当时的我有多担心吗?”

    许越愣了下,突然哈哈一笑:“傻丫头,这个消息冷啡早就告诉我了,放心,他不会得手的,我倒想看看,我与他到底谁会死得更快。”

    听到‘死’字时,我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脸上变色。

    “阿越,我不想听到你说‘死’字。”我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心情莫名的难受极了,用脑袋去拱他的胸膛,“告诉你,妮妮也是我们的孩子,我可不想一个人带大二个孩子,那样我会天天骂你自私的。”

    他胸前的衣服被我拱得乱糟糟的,可我仍然没有要停止下来。

    太多的磨难与我不幸的身世让我非常害怕孤独,害怕家庭的不完整, 我决不允许我爱着的男人有任何意外,哪怕是用我的命去换也行。

    “依依,不要激动,听我说。”许越双手捧起我的头,深情地吻了我一下,“放心,我早就有所防备了,你要相信夫君我呀。”

    我嘟着嘴看着他。

    “相信我,好吗?”他把我搂入怀里,将我的耳朵贴近他的胸口,轻拍着我的背,我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似乎将我的心跳也连在了一起,渐渐的,平静了许多。

    “阿越,你知道吗?妮妮也是我与你的孩子,我知道这个事实好几个月了,可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双手缠绕着他的腰,闭着眼睛说道,想着可爱的妮妮模样,我唇角有抹微微的笑意。

    “你说什么 ,妮妮也是我们的孩子吗?”一会儿后,我听到他平稳的心跳声急剧地跳了下,他快速用双手扶开了我的肩,无比惊喜地问道。

    我迎着他惊喜期待的眼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眸中的那点亮光越来越明亮,然后恍然大悟般:“我明白了,我明白一切了,怪不得自我第一天看到妮妮起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她似乎与我有缘般,以前我还感到奇怪呢,原来她真是我的女儿。”

    我眼里有了泪花,重重点着头。

    他说着说着语气异常激动起来,

    突然

    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在半空中转起圈来,发出爽朗豪迈的笑声。

    “阿越,快放下我,我头好晕。”被他这样转着圈,我既感到幸福,头也真的很晕呢。

    “说,你都知道几个月了,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很快,他轻轻把我放了下来,捏着我的鼻子问。

    “阿越。”我打掉了他的手,不满地说道:“谁让你一直对梦钥念念不忘呢,你想呀,有那样的女人在你身边,我敢把妮妮的身世公开吗?你没看到皓皓的下场么,妮妮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我早就发过誓不允许她再受一次了,请原谅我,我只是一个母亲。”

    “宝贝,真是辛苦你了。”许越脸有惭愧地低下了头。

    “阿越,实话告诉你,如果你仍然不能做到相信我,不能像现在这样毫无芥蒂地爱着我,我仍不会把这个事实告诉你,因为,我不想你是因为孩子才爱上我的。”我紧接着郑重地说道。

    “哟,你这小女人主见还挺大的。”许越听到这儿,搂着我的腰咬牙笑了笑。

    “是的,我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不怕告诉你,我对婚姻是很有畏惧的,除非能让我看到真爱,否则我不会再轻易走进婚姻的殿堂。”我大义不惭地说道。

    许越愣了下,微微弯下腰来,把头靠近我的脸庞,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依依,知道我爱你什么吗?”

    我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爱的正是你这点,那天晚上,你带着孩子在那么难忘痛苦的时刻还能帮我度过危险,那份机智与勇敢绝不是一般的女人所能有的,因此,当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来我公司面试时,我就可以肯定你就是那个我正在找的女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着,语音清晰。

    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满脸的红晕。。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