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四十五章真是个不听话的女人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姣姣,我当时接到你的电话后即刻就报警了,昨晚,我也是担忧牵挂得一整宿没睡呀。”萧明清脸色发白,为难地说道。

    萧夫人的一双眼睛则全放在病床上的皓皓身上,当萧明清与林姣姣说话时,她一个箭步冲到了孩子身边就要去抱他。

    林姣姣反应倒挺快,一下就把皓皓抱进了怀里,怒目直视着她。

    如果说她对萧明清还只是不满的话,那对萧夫人,是相当的愤怒了。

    萧夫人也自知愧对她,双手落空后,只能汕汕落下来,不敢与她正视。

    我理解林姣姣的心情,事情至此,她最伤心痛苦的恐怕还是萧剑锋的态度了,毕竟这二天最该出现,最该来安慰救助她们母子的应该就是那个男人,可自始至终,他竟然连面都没露。

    多多少少的,她都把愤怒转移到了这二个老人身上了。

    现场气氛尴尬而又沉重,都在僵持着。

    我叹了口气,对萧明清说道:“大叔,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吧,孩子我相信姣姣会照顾好的。”说完又低声说道:“她现在还在气头上,等她消气后再说吧,你们应该让萧剑锋本人过来才对。”

    萧明清闻言有理,点点头:“那好,我们其实也只是担心孩子,想帮下忙的,既然她不想见到我们,那我们还是先走吧。”

    这样说完,就去拉萧夫人。

    他们二人走到门边时,我跟上去在后面说道:“大叔,阿姨,赵蔓丽并没有怀孕,她只是欺骗你们的,她因为以前流过一次造成了子宫永久的损伤,已经无法再怀孕了,我想你们也应该是知道这事的吧。”

    萧夫人脸上立即一片死灰色,懊恼地说道:“真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是的。”我笑了笑,“她本性就是这样恶劣的一个女人,但萧夫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溺爱她,她固然有错,如果夫人明智,我想就是她要骗也是骗不了的。”

    萧夫人脸上青红交错,被萧明清拉走了。

    我回过身去时,林姣姣已经把皓皓放到病床上了。

    “依依,我要带着皓皓离开这里,永远地离开a城。”她满脸的绝望悲恸,对我说道。

    我沉默了下:“如果离开你又能去哪里呢?段清云那里吗?可你们认识才多久呢?况且你还带着一个孩子,这些你都要想清楚的,不要把男人想得那么伟大,爱情与婚姻完全是二回事,一定要慎之又慎,懂吗?”

    她目光有些茫然:“如果我再呆在a城以后肯定会少不了这一家人的纠缠,我现在看清了许多事,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了。”

    我听着曾经心高气傲的林姣姣说着这种经历过风霜雨雪后大彻大悟的话,心中不免难过,走上前去拥住她,低声说道:“不管你如何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但在你决定之前,我们再等等好吗?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了。”

    “嗯。”林姣姣淆然泪下,“我知道的,至少也要等皓皓好了再说吧。”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慰了下她就走出去了。

    不管她的决定是什么,至少先应该见到萧剑锋后再说,我是这样想的!

    “什么?赵副市长又要来许氏集团了?”我经过外科手术室病房时竟然听到陈世章尖细的嗓音在喊道。

    我一怔,站住了。

    “好,你们先顶着,我马上就回来。”他在病房里吩咐一声,转身风风火火出来走到服务台,掏了几百元丢给护士长:“603房病人手术做完后给找个陪护照顾着,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喂,先生。”护士长接过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世章已经朝着电梯跑去了。

    “医院有特护人员吧。”我走上去问道。

    那护士朝我笑笑:“有的。”

    “那就好,你先找个心细的女特护照顾好603房病人,他是许家大少来的,到时等我们回来再说吧。”我叮嘱后,紧跟着陈世章朝外面走去。

    我清晰地记得,前天是赵副市长派人来查许氏集团的税,许越才匆匆走了的,而与同时,林姣姣的孩子就不见了。

    这二件事几乎是差不多同时进行的。

    我这里脱险了,那许氏集团呢?

    刚刚只顾着与许越缠绵完全忘了这回事了,那可不行!

    我的心拧得紧紧的,陈世章前脚刚走,我后脚立即叫了辆的士朝许氏集团而去。

    我想知道许氏集团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麻烦!

    来到许氏集团时,诺大的公司竟风平浪静的,所有的职员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忙碌着,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般。

    我暗暗惊诧。

    看来许越还真是有一套管理公司的手段与方法。

    我直接朝着总裁室走去。

    刚走到总裁室门口,门竟然从里面开了,我抬头一望,许越走了出来。

    “依依,你怎么来了?”看到是我时他眸色一沉,立即责问道,“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吗?”

    “阿越,我担心你,担心许氏集团的安危,听说赵副市长来了,是真的吗?”我昂起头问道,顾不上什么就拉住了他的手。

    他眸光幽沉地望着我,低低说道:“真是个不听话的女人。”说完上下扫了我一眼,将我一搂,带进了总裁室里,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阿越,许氏集团到底有没有危险?”我心里眼里全是这个事,与赵蔓丽的恶斗已经让我们筋疲力尽了,而此时还要面对最可怕的赵副市长,说我不担心那都是假的。

    “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一点也不注意形象。”他似乎拿我无可奈何,“瞧瞧你这身上的衣服有多脏啊。”

    被他这一说,我低头看了下。

    可不,衣服还是前天在我妈妈丧礼上穿的,经过这二天,上面不仅有不少血迹,还满是泥土呢,而我刚进医院里检查时甚至来不及换上病服。

    “阿越,快告诉我好不好?”我用手摸着他刚毅俊朗的脸庞,低声请求着。

    他突然拦腰一抱,将我抱起朝着里面的套房走去,走进去后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

    “阿越,”我明白他要干什么了,立即拒绝道:“赵副市长亲自来了,你去对付他吧,不要管我了。”

    他并不答话,只是一把就剥光了我的衣服,抱起我放进了浴缸里,按下了浴龙开关,立即恒温电动开关里流出了温热的水,渐渐把我给包围了。

    我一时间又羞又窘。

    这样光着身子坐在浴缸里,一抬头就看到他火热的眸光正流连在我的胸前,吓得我立即用双手护住了。

    虽然我们亲密的次数也不少了,但我从没有如此在大白天坦露在他面前过,那个窘态可想而知了。

    他则发出了声轻笑,满脸的不正经。

    这男人,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我懊恼不已!

    他转过身拿起一条洁白的毛巾蹲下来开始踱水替我擦拭起身子来。

    温温的水踱到我的身上,我迅速舒缓下来,神经也彻底放松了。

    一缕冬日午后的阳光正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射在浴缸上。

    我低头看到莹润的身子在阳光中变成了绯红色,脸也红到了耳脖根。

    他轻轻擦拭着我身上的肌肤,手指越来越滚烫。

    特别是擦到我肚子时,眸光很亮很柔和。

    “阿越。”我抬起头来,眸光透过额前的青丝看着他轻轻喊。

    “嗯。”他答应一声,也抬头来看我。

    我们深情互视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拿着毛巾继续朝下面擦去,当擦到我的大腿内侧时,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也浑身紧绷,眸里的光似乎快要燃烧了般。

    突然,他丢下了毛巾,站起来,闷声说道:“快冼干净,冼完合跟我一起去见赵副市长。”

    “哦。”听到赵副市长这几个字后,我立即清醒了过来,动作利落地冼完了,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许越则扭过身来,手里拿着块温厚的大浴巾。

    我在站起来时,底部的按摩轮触到我的脚心感到一阵奇痒,情不自禁地一抬脚,竟站立不稳,朝后倒去,许越一见,拿着的浴巾迅速从后面包住了我,我的身子一受力就朝前倒去,正好倒进他的怀里。

    “可别勾引我,现在大白天的,我可没心思来满足你。”许越趁机抱紧我戏谑道。

    我的脸一阵通红,用手捶了他一下,“少来,我才没有想要勾引你呢。”

    他嘿嘿一笑,把我全身上下擦得干干净净的,才搂抱起我朝卧室里走去。

    “好冷。”卧室里虽然开着中央空调,可好歹也是腊月深冬的,我就感到一阵微微的寒凉。

    他把我藏进被子里朝衣柜走去,拉开柜门,从里面挑出了一套庄重的时装递给了我:“快穿上。”

    我伸出手去接,手刚触碰上他的手指就立即感到一股电流穿过,慌得忙往回缩,他却趁机捉住了我的手指,轻笑一声,弯腰下来,顺势搂住我的脖子,滚烫的唇落在我的唇上,灵活的舌尖一下就翘开我的牙齿,开始深入极致的吻我。

    他的舌尖不断的挑逗勾缠着我的神经,我又酥又麻又痒,那样的一种极致快感快要让我窒息过去。

    最后他终于离开了我,离开前还不忘舔了下我唇瓣上的唾液,笑得邪气。。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