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四十三章甜蜜蜜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总,放心,孩子没事。”一番详细地检查下来,医生满脸笑容地对许越说道。

    “那就好,谢谢。”许越闻言,含笑道谢。

    医生笑笑走了,我躺在床上扣着刚刚妇科检查时脱的裤子,就见许越从走廊处走了进来。

    “别动,先给我好好看看。”因为特别的消瘦,我即使怀孕三月有余,仍然看不出孕肚来,裤子还是以前的,但扣起来有点吃力了,许越一走进来就立即喊了声,跑近了我。

    我的手不期然地松了下来。

    “这小蛮腰还是那么的紧致有力,白嫩嫩的。”他一下就揭开了我的裤子,温温的指腹摩挲着我的肚皮,满脸的温柔与深情,甚至还能看出丝骄傲来,我有些怔怔地看着他。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孩子在肚子里成长吧,对任何一个做爸爸的男人来说都是那么的好奇与欣喜,他也不例外。

    我只是激动地看着他。

    于我来说又何尝不是第一次有男人在意紧张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依依,谢谢你。”一会儿后,他慢慢低下头来吻在了我的肚子上,像吻着一个极其珍贵的珠宝般,真诚地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眼眶湿润,抿着唇。

    他慢慢替我扣好了裤子,在我身侧坐下来,拉着我的手,唇角带着抹温柔的笑。

    “阿越。”我看他盛满温柔的眸光,一下子爬了起来,坐到他的腿上,把头埋进他的怀里,突然哭得稀里哗啦的。

    过往的那些委屈与不堪,痛苦与伤害,似乎全部化成了眼泪倾泄了出来,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把脸上的泪全部抹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滚烫的掌心抚在我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在安慰着一个失意痛哭的孩儿般。

    我的灵魂与心灵终于在他的安抚下渐渐安静了下来。

    “依依,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他用双手捧起我的脸,在我耳畔边轻声说着。

    我泪眼红红的望着他。

    这一刻,我终于相信他对我的关心是全心全意的,毫无芥蒂的。

    他慢慢低下头来,轻轻吻住我的唇瓣,灵巧的舌尖一点点翘开了我的唇,舌尖探入进来勾缠追随着我的舌,一点点深入,直到最后狠狠吻住我。

    一股酥麻的电流从我的唇角边窜起,直达四肢百骇,我浑身软成了一团。

    他开始狠狠吻着我,粗暴中带着温柔。

    我根本无法拒绝这种狂野的吻,双手再次紧紧地缠绕上了他的脖子,我们深度热吻成了一团。

    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开始猛地炸响,一声又一声,把我们拉回了现实中。

    我们开始各自去找自己的手机。

    最后,我当然是找不到的,因为我的手机早就被赵蔓丽给收走了。

    许越的手机在响。

    他长臂伸过去拿起手机看了眼后,眸中浮起抹沉色,却毫不犹豫地接起了电话。

    我就听到他在手机里特别模糊地‘嗯,嗯’了二声后,竟把电话递给了我,亲昵地说道:“宝贝,你的电话。”

    “我的?”我错愕。

    他冲我点了点头,把手机放到了我的耳边。

    “喂。”我只好接过来开口了。

    “依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一个男人关切的声音,听得我身子直哆嗦了下。

    “冷总。”我不自在地小声开口。

    “依依,昨天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我当时正在美国开会,因为会议比较紧急,我要求在会人员全都关掉了手机。”他有些急切地问,“今天占进告诉我时,我吃了一惊,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很担心你会出什么事,这才把电话打给许越了。”

    我这才记起昨天在那个荒郊野外孤立无援时给他打了个电话,当时是占进接的。

    “哦,冷总,昨天是有点事,但现在没事了,不好意思打搅你了。”我连忙笑笑说道。

    “真的没事了吗?”冷昕杰仍在那边关切地问道,“你一向不轻易打我电话的。”

    “啊。”正在我准备说话时,许越那家伙搂着我,滚烫的手指竟从我的裤子里伸了进去,肆意挑逗着我,我一个没忍住,竟然‘啊’的叫出声来了。

    “依依,怎么了?”冷昕杰听了,立即在那边紧张地问。

    “没,没什么。”我隐忍着答,脸红耳赤的,忍不住微微的喘息。

    电话那头一阵异常的沉默。

    正在我又要说话时,许越那家伙竟然用二片薄唇猛咬住我脖颈上的肌肤,狠狠抿了口,我一阵疼痛,禁不住又‘哎哟’地叫出声来。

    这下我真的又羞又窘了,只得匆匆说了句:“冷总,我手机丢了,现在一切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说完不待他说话,挂了电话。

    刚挂掉电话,就听到许越轻笑一声,将我放倒在床上,用他滚烫的身子紧紧压住了我,手指在我身上极不安稳的煽风点火。

    我又羞又急,还浑身难受不已,用脚踢了他大腿一下。

    “竟敢谋杀亲夫?”他顿时一条大腿横过来按住我的双腿,低头狠狠吻住了我的唇。

    我无力挣扎,被他挑逗得我浴火焚身。

    “阿越,你再胡闹,宝宝受不了的。”趁着他的唇瓣移开了我的唇,我冲着他嚷。

    “说,你昨天打冷昕杰电话干什么?”听到我这样的话后,他的头脑终于清醒了些,抬头胀红着脸逼问。

    我瞪着他:“昨天打你电话不接,皓皓还在他们手上,情急之下,只好打了他的电话求救。”

    “哦。”他看着我,危险的眯起眸子:“是先打给我还是先打给他?”

    我不无好笑:“当然是先打给你了。”

    “真的还是哄我?”他鼻子凑近过来在我脸上直喷气。

    “真的。”我的手俏皮的拍着他的脸:“不管什么时候我第一个想起的总是你。”

    “是么?”他脸色柔和了许多,唇角有了抹笑意,像个顽童得到了满足般。

    “当然了。”我心里也暖暖的,温温的,这可确实是大实话来的,“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

    “那你难道一点点也不会想起冷昕杰?”他歪着头看我,再次问。

    我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有心想捉弄下他,当下故意想了下后说道:

    “想……”

    “你敢。”我才说了一个字,他立即危险地冲我冷笑。

    我真怕他发疯,只好立即说道:“想不起。”

    他深沉的眸光看着我。

    “真的,冷昕杰温润如玉与你比虽别有一番韵味,但他太高洁了,我想不起他,也不配想他,还是祸害你算了。”于是,我很正经地说道。

    他看着我‘噗’的一笑,“你这是算准了我被你吃得死死的么?”

    我学着他坏笑。

    他头突然一低,红唇准确无误地落到了我的唇上,狠狠吻住了我,开始极度地与我缠绵,在我快要断过气时,才松开了我,温热的指腹抚摸着我红润潮湿的脸庞,轻声呢喃:“依依,我们许久不曾做过了,想我吗?”

    我闭着眼睛不说话。

    他搂着我,我就觉得他的身子滚烫得像团火,在我贴近他胸膛时明显感到他全身肌肉紧绷着,甚至能感到他下身的明显变化,我的脸更加红了:“拜托你,我现在可是在医院检查呢,还有没有人性了,宝宝可是受不了这样的。”

    说这话时,我的语气竟是那样的柔软,柔软得连我自己也听不出来了。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他显然克制得难受,咬牙切齿地骂着。

    我冲他俏皮的一笑。

    他就来咬我的耳垂,不经意间捉住我的手朝他的下面摸去,吓得我连忙缩了回来,回手打他的胸膛。

    他哈哈大笑。

    “不理你了,我要去看皓皓了。”我想到了林姣姣就从他身上爬了下来。

    他紧随着我站起来,从身后一把抱起住。

    我的后背被一团火包围燃烧着,就算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烫得我浑身冒汗。

    “你就这么关心人家?为了别人甚至不顾及我们肚子里的孩子,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许越将头凑近我的脖颈里呼着热气,语气像个孩子般觉得受了委屈。

    我们这样的姿势莫名地就让我想到了那个晚上,他被人追杀的晚上,心底里涌出股说不出的心酸难受来,转过了身子双手抱住他:“阿越,我就只有林姣姣一个朋友,她太可怜了,萧剑锋也太混蛋了。”

    他听着我的话,谴绻情深地望着我,那眸光里竟说不出粘缠与磨人。

    “阿越。”我看着他,把脸埋进他的怀里,轻轻地喊。

    “嗯。”他也搂住我,轻声回应。

    我们都不再说话,相互搂抱着在一起腻歪,从没有这样的不想离开对方。

    “哎哟,我的屁股呀,痛死了。”当我和许越十指交缠,手牵着手从电梯里走出到外科大楼时,就听到过道上传来了一声声哀叫声。

    “舅公,忍受点吧,枪又没打中你的,这屁股有什么要紧的嘛。”我很快就听到了陈世章那尖细的嗓音,一愣,走近去一看,原来那嚎叫的人是许晟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