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四十一章别乱摸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怎么样?同不同意?”血仇看着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意识到有可能会失去优势,就粗暴地逼问着。

    许越正欲说话,突然间眸光望向了后面,脸上非常温柔起来。

    “许越哥哥,许越哥哥。”我们的后面,梦钥正像团彩云般朝许越飘来,边跑边叫着许越哥哥。

    我的心一紧,眨了下朦胧的双眼,朝许越瞧去,就看到了他满脸的温柔与宠溺,心尖突然一痛,脸色灰败。

    这样的情景比刚才血仇打我那一巴掌还要痛得厉害。

    “快捉住她。”就在梦钥跑向许越的瞬间,血仇一直紧盯着许越的脸狞笑了下,朝手下发出了声厉喝。

    “啊。”的一声,有男人立即上去捉住了梦钥的手臂,一柄黑洞洞的枪对准了她的太阳穴。

    梦钥吓得失声尖叫,大声喊道:“血仇,为什么抓我? 我与赵蔓丽是一起的。”

    “我管你与谁是一起的,有利用价值的都不能放过。”血仇干笑一声,朝手下一挥手,立即,手下推着梦钥走到了我的身边,与我站到了一起。

    “许越,这二个爱着你的女人都在我的手上,好好想想吧,若想她们能活命,就乖乖听我的话。”血仇得意忘形地说道。

    许越阴沉沉的眸光落在我的脸上片刻后又移到了梦钥的脸上,然后一直盯着她,眸光中突然闪出柔和的亮光,特别的亲切。

    此后他再没有看我一眼。

    我的心顿时苦涩得像喝了黄连般。

    原来他爱的女人还是梦钥!

    别人不都是说患难见真情么!

    在生与死的边缘,他的表情,动作无一不显示他爱着的女人是梦钥!

    嘿嘿!

    我心里的那点见到他的喜悦与激情瞬间全部消失了,只留下满腹的辛酸与落寞。低下了头去,眼泪不期然地滚落了下来。

    “许越哥哥,我爱你,快来救我吧。”梦钥也看到了许越对她的深情,急忙朝他喊道。

    “小钥,别怕,我也爱你,放心,我会来救你的。”这话一出口,更让我吃惊,他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直说,语气真诚,满脸的爱意,完全没有顾虑我的情绪。

    我眼睛刺痛,头低得更低了。

    “许总。”这时许越身旁的冷啡在看了我一眼后惊讶地叫了声。

    可许越面不改色,继续对着梦钥深情款款的样子。

    梦钥真是太激动了,恨不得一下就扑进许越的怀里。

    这应该是梦钥认识许越起,第一次听到许越这样直白地说爱她吧,激动满脸红晕。

    “赵蔓丽,赵蔓丽。”她扭头四处大喊。

    好一会儿后,赵蔓丽才款款地从后面走了出来。

    “叫我干什么呀?”赵蔓丽走到血仇身旁妖娆一笑,朝梦钥问道。

    “丽丽,我与你是一起的,对不对?快让血仇放了我,你跟他说清楚呀。”梦钥看着赵蔓丽急切地喊。

    “是么?”赵蔓丽秀眉一抬,笑了笑:“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梦钥一听怒了,指着赵蔓丽说道:“丽丽,你过河拆桥,明明我们是一起来到这里的,你竟然不承认了。”

    赵蔓丽款款走上前,手指拍了拍梦钥的脸蛋,笑笑:“没错,我们是一起来的,可你中途背叛了我,那你还能算与我是一伙的么?”

    梦钥一听傻眼了。

    “丽丽,你别听余依胡说八道,我从没打算放过她的。”她一定是认准我在赵蔓丽面前告密背判了她,因此立即这样辩解道。

    “是么,你违背了我的意愿,不管怎么样,那就是背叛了我,我生平最恨背叛我的小人了,尤其是像你这类见利忘义,反骨的小人了,你说我为什么要将你放了呢。”赵蔓丽的手指尖滑过她的脸庞,嘿嘿笑着,最后时竟用了狠力划过。

    瞬间,梦钥漂亮娇嫩的脸蛋上立即被划出了道长长的口子。

    “赵蔓丽,你竟敢这样对我,我饶不了你,告诉你,那套珠宝你别想要了。”梦钥红着眼睛怒骂道。

    “哈哈。”赵蔓丽突然狂笑了声:“梦钥呀梦钥,你怎么会这么蠢呢,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那套珠宝么,你说你都这样了,那珠宝还能守得住么。”

    梦钥一听慌了,立即双手在自己背包里找了起来,一会儿后就抬起头来厉声怒喝道:“赵蔓丽,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把我的珠宝偷走了。”

    “当然,蠢女人。”赵蔓丽又是哈哈一笑:“早就在你昨晚与余依谈判时,我就去你房里拿到了你的那套珠宝,至于那套房子,你自己去向爱你的男人要吧,要了好在阴间去享用好了。”

    梦钥气疯了,伸手就朝赵蔓丽打去。

    “叭”的一下,赵蔓丽捉住她的左手腕一拧,反手过来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尖尖的指甲狠厉的划过她的脸颊,立即鲜血四溅,这样梦钥的左右脸颊都是一道深深的血印。

    “啊。”梦钥失声惨叫。

    “蠢女人,竟敢跟我玩心眼,死得早。”赵蔓丽用嘴吹了吹手指尖,阴险的笑着,“房产证没有本人到场那能随便改名字吗?真是一点常识也不懂,活该蠢死。”

    梦钥傻眼怒叫,“你爸爸不是副市长么?”

    “是那又怎么样?你当这a市,深市是他一人的呀,真笨。”赵蔓丽狠狠踢了她一脚,“你这样的女人不仅蠢,还唯利是图,一无用处,你说我凭什么要留你?”

    至此,梦钥彻底心如死灰了,只是朝着许越哭喊:“许越哥哥,这个女人太恶毒了,你一定要帮我报仇,我自始至终都是爱你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爱你的,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我对谁都没有真心,唯有对你才是真心呀。”

    梦钥边朝着许越喊,边哭得伤心极了。

    我抬起了头来看着许越。

    迎着我灰色的目光,许越的眸光从我脸上掠过,似乎带着特别的内疚般把眼睛看向了梦钥,依然是满脸的怜爱与温柔。

    他深情款款地说道:“小钥,我知道的,放心,我也爱你,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许越哥哥,我爱你,我就是死也值了。”梦钥听到这里,激动得放声大哭起来。

    我的心冷到了极点,再度把头低了下去,眼泪不争气地滑落。

    怪不得,这么多日子来,他不管与我如何缠绵恩爱,却从不说要彻底放手梦钥,当她的手臂断落时,他那么紧张地抱着她,那可不是装出来的。

    以前,我一直以为梦钥自作多情,许越只是同情她,并不真爱她。

    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他其实真正爱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我意识到这点时,心情灰暗得如同外面阴沉的天气。

    突然,后面传来了枪声。

    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只在那么几秒钟内,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后,后来的匪徒发出一声声惨叫,大部分齐刷刷地倒了下去。

    待血仇反应过来时,他的人已经死伤了大半数。

    “快开枪。”这下他慌了,开始开枪回击。

    在开枪的瞬间,他突然一把推开我,捉住我的手转过去抓住了梦钥的后背衣服,将她抓过来挡在了他的胸前,开始开枪猛烈回击。

    我则被推得朝前面倒去。

    “依依。”就在我快要倒地前,突然一条人影如箭般飞向我。

    在我还没来得及倒地时。

    许越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挡偏了一颗飞向我的子弹,他左手环绕住我的腰朝地上滚去,我听到子弹从我的耳边飞过。

    “许总。”冷啡趁机掩护着跑过来,站在我们的身侧掩护着朝匪徒开枪。

    “冷啡,这里交给你了。”许越朝他大喝一声,抱住我闪到了身旁许晟昆的越野车旁,打开了驾驶室的门。

    他抱着我走上了车,将我塞进他的怀里,脚踩下了油门。

    车子开动了。

    许越开着车子朝左侧一条狭窄的马路上开去。

    不愧是越野车。

    路况虽差却一样狂奔。

    好在此时是深冬,马路旁边就是田梗,田埂霜降冷硬,许越把越野车开到了田梗里,穿过一片稻田后再回到了马路上。

    “依依,许总。”林姣姣在后面颤声喊我。

    我躲在许越怀里,唇角微微翘着,连日来的担惊受怕全部消退了,特别的安宁。

    他的怀里仍让我一如既往的沉醉,痴迷。

    “姣姣,孩子怎么样了?”我从许越的怀里探出头来问道。

    “烧已经退了点,可仍在浑身发抖。”林姣姣流着泪答道,“谢谢”。

    “别急,我们马上就去医院。”我安慰着她,“放心,皓皓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说到这里,我的手指伸过去摸着许越的喉结俏皮地问道:“阿越,对吗?”

    “嗯,很对。”许越开着车,唇角微翘,“别乱摸,你整天到处乱跑,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我才不怕你,我打电话你不接,要罚。”我嘟着嘴,不满地嗔怪着。

    他唇角的笑意越加的绵长。

    后面,枪声仍在响起,可己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伸出双手缠绕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上,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