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三十章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总,你有事就先忙去吧,这些我自己可以的。”我抬起了头来淡淡说道。

    “不行,我不放心你。”许越轻摇了下头,手指伸过来缠绕着我额边的青丝把玩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依依,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好好养身体,别让我担心,好吗?”

    我抿紧了唇,抬头看他,一会儿后,低声开口:“阿越,谢谢这些天你为我所做的。”

    “傻瓜,我们是一家人,你的事情就是我的,这是我应该的。”他揉了下我的头,将我的脸按进了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眸光望着阴沉沉的天空,“人生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强求的,但遇到了对的人就不应该错过,不是么?”

    我心里莫名的泛酸,知道他话中的意思,突然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阿越,你要相信我,那个视频我没有做过,这辈子除了你,我没有与任何男人有过什么,相信我。”

    我拉着他的衣袖,双眸里一片血色,得不到他的爱没关系,如果他想照顾梦钥一辈子也没关系,但我不允许他误解我!

    他深深看着我,双手插进裤兜,抬头望着天空,抿了下唇,再低下头来问道:“依依,你确定视频里那个女人不是你吗?”

    一时间,我张着嘴,竟说不出话来。

    要说视频里那个女人不是我,我自己都是无法否定的,没错,那个女人确实就是我,就连大腿上的那粒痣都是那么的清晰,与我的一模一样。

    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许越都是熟悉的,甚至比我自己还要熟悉,我要说那不是我,纯属自欺欺人!

    我真的说不出口。

    许越看着我,眸光深了几许,“那个男人,你认识吗?他是谁?冷昕杰吗?”

    我干涩的眼圈又开始泛红。

    那段我不敢看完的视频,终究还是被我看完了,可当我看完整段视频后,只能看到那个男人健硕的后背,精壮的身子,却无法看清那张男人的脸,不是打了马赛克,就是被刻意隐去了。

    “不,阿越,我真不知道,我从没做过那样的事呀。”我极力争辩着,却又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许越看着我的眸光渐渐冷了下去。

    “许总,公司里发生了麻烦事,需要您即刻回去处理。”正在此时,公司市场部总监杨瑜谨匆匆走了过来,满脸的焦急。

    “什么事?”许越转过脸来,眉头高高蹙起。

    “许总,a城审记局的工作人员已经上门了,据说是来核查我们公司财务账目的。”杨瑜谨面色很凝重,说完看了我一眼:“这审计局局长可是赵副市长的亲信来的。”

    “嗯。”许越高高蹙起的眉眼松了下来,唇角露出抹蔑笑,“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回去。”

    我心中沉了下去,看来赵副市长已经开始正面对许氏集团打击了。

    自从竞拍项目沈梦辰失利,再到她女儿被沈梦辰害得流产,无法生育,甚至许越直接拒绝他为沈梦辰的求情,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许越很不听话,在与他对着干。

    他早已经把许越视作了眼中盯恨不得除掉了。

    凭赵副市长的小人心性,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许越呢。

    能等到今天才出手,那也是他无可奈何,忍气吞声的情况下一步步布局的。

    现在,终于轮到可以报复了。

    “依依,不要多想什么,我先让人送你回家,好好休息,保重好肚子里的孩子。”许越与杨瑜谨回过头来后,把手放到了我的肚子上轻轻抚摸了下,唇角有抹亲切的笑意。

    那抹笑可不是装出来的,我能感受得到。

    “放心,不管事实是怎么样的,我对你的承诺永不会变,请相信我。”他的手掌心放在我肚子上一会儿,收了回去,揽住我的肩,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说完转过身去,对杨瑜谨吩咐道:“派人先送少奶奶回家。”

    “好的。”杨瑜谨立即答应了。

    许越说完掉头大步朝前面停着的宾利房车走去。

    我呆呆看着他的背影钻进了房车里,车子发动,像阵风般离去了。

    他说,他对我的承诺不变,他说,他会照顾好我!

    这些,我相信他能做到!

    那是他对一个女人的承诺,正如当初,他对梦钥的承诺那样。

    但我不是梦钥!

    我并不需要这样的承诺,并不想自己带着污点来接受他的爱,如果是这样,即使勉强结合,也不会快乐的。

    我慢慢朝前面走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许越的个性,如果没有办法解释清楚那个视频,他心中的阴影不可能会消除掉,而我也是绝不会接受他承诺的。

    “少奶奶,请上车。”一辆保姆车在我前面缓缓停了下来,庄管家从车上跳下来,对我礼貌地说道。

    “庄管家,不用了,我回娘家就行。”我没有上车,只是淡淡的拒绝了。

    庄管家面有为难之色:“少奶奶,是少爷让我先送您回娘家,再去接妮妮,然后带你们一起回到许氏庄园的。”

    “哦。”我笑了笑:“不用了,我还有事要办呢。”

    庄管家站在旁边,满脸难色。

    我看了眼殡仪馆周围,这里没有出租车,想了下后这样说道:“这样吧,你先送我回娘家,然后我给许越挂电话可好?”

    “那好吧。”庄管家见我终于肯上车了,只好顺着同意了。

    康南小区。

    冷清清的家里寂静无声,没有了妈妈,二个特护也走了,李姐回家去了,我抱着妈妈的骨灰盒走进家中就像进入了一片死海般,无边际的静寂将我彻底吞没了。

    “妈妈,我们回家了。”我抱着妈妈的骨灰盒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喃喃说着。

    “妈妈,对不起,是我害了您。”

    “妈妈,我把那块墨研还给卫兰青了。”

    ……

    我不停地喃喃说着话,紧紧抱着骨灰盒,不知多久后,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那是一段暗黑的路,黑得望不到头,我背着沉重的包狱独步前行,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出了沼泽地。

    “依依。”有手机铃声不停地在我耳边吵着,一点点把我拉了回来,我茫然坐起来接通了手机,立即,那边传来了一个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的皓皓不见了。”

    什么!我怔了会儿后,惊得快跳了起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