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二十七章风骚的女人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依依,醒醒呀。”这一觉睡得好长啊,我感觉到自己飘浮在冰水里,浑身冷得不停地打颤,耳边就听到有声音不断地喊着我。

    我终于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依依,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身边是一个女人惊喜的声音,我把眼睛转向了她,是林姣姣。

    我看了她一会儿后,心底巨大的悲痛感仍在萦绕撞击着我,我突然惊醒了过来,喉咙嘶哑地叫了声:“妈妈。”爬起来就要往外面跑。

    “依依,不要急,你现在身体太弱了,阿姨的追悼会要明天才开呢。”林姣姣拉住了我:“许总吩咐了,这几天一定要让你养好身体,他特意派了我来照顾你的。”

    我被林姣姣强拉着回到了病床上来被迫躺下。

    “都昏迷了二天没吃东西了,来,先吃点东西。”林姣姣摇高了病床,从旁边床头柜上端起一碗粥来拿勺子舀了来递送到了我的唇边。

    “姣姣,我什么都吃不下,我妈妈是被我害死的呀。”我哽咽着说完,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是,确实是被你的软弱与愚蠢害死的。”林姣姣可一点也不怜惜我,直接批判着。

    我哭得更伤心了。

    “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缺点,那以后就要改,如果你早把沈梦辰的妈给收拾了,她也不至这样害你妈妈了,你呀,一天到晚总跟我说:女人呀,要独立自强,不要太依靠男人,也不要太在乎男人了,男人没有几个是靠谱的,想要从男人那里得到应有的尊严,就要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可现在呢,你看看你自己这个样子吧,还有一点点你当初说这话时的英明吗?哎,原来不光是我,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深爱上一个男人时,为了他会变成彻头彻尾的傻子。”林姣姣继续毫不留情地数落着我,重重命令着:“快,吃下去,就算吃不下去也得要吃,和着眼泪吃。”

    我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哎,吃吧,必须吃点东西,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呀。”林姣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边命令着边讲着道理。

    我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流着泪,张开嘴巴,含住林姣姣喂过来的粥,一口一口地吞了下去,虽然吃到嘴里不知是什么味道,但我还是要吃,否则我没有精力去参加妈妈的追悼会,没有精力去带好我的孩子们,也没有能量去开创属于自己的新天地,更没有力气对付那些恶人。

    “嗯,吃得不错。”直到林姣姣把一碗鸡丝粥喂给我吃完后,这才满意的表扬道,表扬完又端起了一碗鱼汤来,喝完鱼汤后,又拿起了点心来。

    我被动的吃着,直到全部吃完这些后,她才满意地从果篮里挑了一些上好的水果来拿到卫生间里去清洗了。

    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她又开始喂我吃水果了。

    不管是我爱吃不爱吃的,用林姣姣的话说凡是有营养的,能对肚子里孩子好的,她全是一古脑的塞给我。

    我可能是巨大的痛苦后得了暴食症,没胃口的我,不管她喂多少,竟然全部吃完了。

    “好吧,吃完东西后,我们来聊聊天。”林姣姣放下东西后,伊然又像个心里专家般坐在我的身边跟我说起话来:

    “你妈妈的身后事呢,自从你晕倒过去后,都是许越在忙碌着,这二天他事无巨细全部亲自料理,明天上午十点的追悼会,过去后,这事就算告一个段落了,关于墓地,选在园河公墓,他也已经替你妈挑选好了。”

    林姣姣说到这儿后,还是竖起大拇指来赞许地说道:“通过这事来看,许越对你还是挺不错的,那天你晕倒后,他急得不得了,立即把你送到这间妇幼保健院来了,还反复询问了医生,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至于你妈那个公墓的事,他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你要知道现在的公墓可是很难有位置的,就是有钱都不一定进得去,还必须要有铁的关系才行,许越为了这事还特地找了市委领导呢。”

    她详细地跟我说着这些事,说到后来时,她不解地问道:

    “依依,告诉我,你与许越之间的隔阂是不是算消除了?”

    我听着默默无言。

    “依依,怎么说呢?许越对你肯定是有心的,我认为你至少应该好好争取一下,真的,许越那么优秀的男人,你可不要轻言放弃了,况且他也是爱你的,你若不去争取而把他送给了梦钥,那就太傻了。”林姣姣的手指敲着床沿,满脸认真的劝说道。

    “姣姣,那我问你,我去争取,梦钥呢?她要怎么样?许越根本放不下她,而且还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突然坐了起来,难过地说道:“像他这样的大少爷公子,在爱情上,我与他从来就没有对等过,他总是以一副高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即使勉强结婚,我也怕成为下一个沈梦辰的噩梦。”

    “对了。”林姣姣听得到这儿,突然说道:“依依,这几天我又看到梦钥老往许氏集团总裁室里跑了,你不知道呀,那天,她穿得有多风騒呀,我拿着与新加坡公司的合作文件去请示许总,还没敲办公室的门,就闻到了那股骚味儿,待我进去时,啧啧,那么大冷的天她竟然穿着低胸的蕾,丝衣,超短韩版裙,紧紧挨着许越站着,胸脯全托在许越的胳膊上,浑身都是名牌香水味儿,我就奇了怪了,这许越是怎么忍受得了她的。

    后来吧,我去找陈世章打听,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许越要把她送到美国去,可她不愿意,天天哭闹,后来没办法,只好继续请心里专家给她治病。因为受到打击,她患有了严重的心里疾病,这心里专家就建议采取心里干预治疗法,而这一治疗呢,那专家就说需要许越的配合,许越为了能彻底治好她的疯傻症状,只好勉强答应了,这一答应吧,梦钥就能过来找他了,还真是的,只来了一次,那心里专家竟然异常高兴地告诉许越,梦钥的精神状况好了许多,希望能坚持一段时间,因此,就这样,梦钥能经常过来找许越进行心里疏导了,哎哟,真是晕死我了。”

    我听得这儿不由冷笑了下:“只怕他也是巴不得如此吧,毕竟梦钥长得不错,有哪个男人不喜好美女呢。”

    “依依,说真的,我根本就不相信梦钥会疯了。”林姣姣的手指狠狠捶了下床沿,气愤地说道:“我看她只是心变扭曲,心机深着呢,她一心想要嫁给许越,自然是用尽办法了,偏偏许越这男人竟真的相信她傻了,还想通过给她治好病来减轻心里内疚,我妈呀,梦钥这一招太毒辣了,依依,你可要振作起来,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她这根本就是装疯卖傻来驳许越同情,阻止你与许越结婚的。”

    “哼。”我听到这儿无奈的冷哼了声,不无嘲讽地说道:“我看她这心里疏导是要疏到许越的床上去了,怀上孕,然后再娶了她,就不用治就会好了的。”

    “可不是么。”林姣姣也很愤怒:“有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这女人可真是一个心机裱。”

    我眼皮隐隐跳了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姣姣,按理来说这女人的爸梦开阳被抓了,她没这个胆量敢来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可她现在如此的嚣张,还用了这么多的诡计,我怀疑这些都是背后赵蔓丽的主意,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我都要小心了,这意味着还有更厉害的角色隐藏在背后,根本不知道她们会要干些什么。”

    我想到妈妈的死,不得不提防这些恶毒的女人!

    林姣姣听到这儿脸也白了,讶然开口:“对呀,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们的背后就是赵副市长,后台可比梦开阳大得多。”

    “所以……”我点点头,正准备说话,突然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我与林姣姣抬起头去看时,都惊讶不已。

    “姣姣,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萧剑锋走进来劈头就朝着林姣姣责问道。

    林姣姣愣了会儿,冷漠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接电话?我与你还有什么关系吗?”

    “姣姣,你变了。”萧剑锋听到这儿皱起了眉来,不悦地说道,“不要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个皓皓。”

    “皓皓?”林姣姣听到这儿差点大笑了起来,“当初你们萧家不要,我告诉你后,你也是漠不关心,现在竟还有脸来跟我提什么皓皓,我看你是病得不轻吧。”

    萧剑锋脸上变了色,但还是耐住了性子说道::“好,姣姣,我不与你说这些了,这样吧,你出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谁知林姣姣竟昂着脸,唇角露出抹不屑的冷笑:“那对不起哟,萧大秘书,我现在在工作,受我们许总之令我是要负责照顾好依依的,真没时间与你闲扯什么,再说了,我也没话与你说。”

    萧剑锋大概是从没有被林姣姣这样拒绝过吧,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异常的尴尬。。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