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二十五章何苦为难一个女人呢?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店老板一下脸色就变了,伸手就要从我手里夺回墨研,“不可能,这是我正常收购的,我不卖了,你们走吧。”

    我冷笑一声:“老板,这本就是我家的东西,你卖不卖可由不得你了,我妈现在生命垂危,我必须要拿回去交给她。”

    “这么说,你们想强抢了?”店老板凶巴巴地问。

    冷昕杰不屑地冷哼一声,用一只手掌轻拍了拍我的肩头示意我不要激动,另只手拿起了手机报了警。

    店老板大概认出冷昕杰是谁了,脸上顿时一片灰色。

    一会儿警察过来了,我把情况原委说了遍后,警察立即联系了与我妈办案的警察后,很快,我们一起被带到了警局里。

    通过审讯,店老板交待,今天上午他是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手上以二万元价格买下来的。

    当听到说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时,我心头悚然地跳了下,立即想到了什么。

    当即强烈要求警察调取古玩市场的监控录相。

    当监控录相带一一调取出来,我看到视频里面那个人影时,差点晕厥了过去。

    竟然是她!

    我的前婆婆!

    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

    看来,她是来报复我的,自从上次朝我泼了鸡血后,我住进了冷昕杰家里就再没有有回过我原来那套房子了。

    她无法报复我了,只好来找我妈下手。

    真是好恶毒的心肠!

    我把手按住在心脏部位,整个人快要瘫软下去。

    冷昕杰在看到监控录相里的那个老妇人后,也算是明白过来了,扶住我怜惜地责怪道:“依依,一念之仁啊,现在害了你妈妈。”

    我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那次,她向我泼鸡血时,冷昕杰就建议我报案惩治她,当时我存了一念之仁,考虑到她年纪大了,想放她一马,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我悔恨不已!最终害了的是我妈妈!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对于恶人来说,无底线的让步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尽,最终把自己伤得更重。

    整个案件并不复杂,警察很快逮捕了她。

    当警察把她带到我的面前时,她仍然面目狰狞的骂着我,一点愧疚也没有。

    我忽然想笑,在这一刻,我所有的人生价值观开始发生着翻天颠覆的变化。

    想到妈妈的痛苦,我真想冲上去亲手杀了她,但冷昕杰强行拉走了我。

    我要求警察一定要按照法律严惩她,对她,我不会再有任何怜悯了。

    审讯很快,我很快就了解了事情始未。

    原来,我的这位前婆婆自从沈梦辰被抓坐牢后,她就把所有的恨都放到了我的身上,认为是我毁了她的儿子,再加上她现在外面租房子,经济拮据,又没有儿子给她养老了,生活一天不如一天,就总想着找我报仇。

    我自住到冷昕杰家里后,她根本找不到我了,于是想到了我妈妈。

    这段时间她每天在外面拾荒,没事时就往我家小区里跑,收垃圾,好几个月后,终于找到了这次机会。

    这天,正好温特助请假回家了,李姐又买菜去了,临出门时,门并没有关严。

    她一直守在外面,趁着蔡特助上厕所时,偷偷溜进去,拿了条毛巾堵住了我妈的嘴,将轮椅推了出来,本来是想把我妈劫持出去后好威胁我的,偏偏我妈认识她,在被她推出去的过程中不停地反抗着。

    而这时楼梯口刚好有人来了,她心慌之下就把我给推下了楼梯,看着我妈倒在楼梯上失去了知觉,正准备逃之夭夭时,竟看到我妈即使意识陷入了昏迷中也是紧紧的握着那个墨研,她认为一定是个值钱的东西,就顺手带走了。

    果然,几天后,她去古玩市场的一个墨研店铺想要兜卖掉时,那个店铺老板一下就看中了她的墨研,当即给了她二万元,她喜出望外,拿了钱回家了。

    只是没想到,正是这块墨研出卖了她。

    接下来面对着她的必是法律的严惩,以她这个岁数余生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事情虽然结束了,也算是给了我妈妈一个交待,但这个事情给我的震惊却是无与伦比的,我意识到一个人善良过头,并不是好事,而我一味的忍让,最终害了我妈妈。

    人有的时候一定要懂得维护自己的权益,否则只会给那些欺软怕硬的人留下伤害自己和亲人的机会。

    如果当初我还带着妮妮住在那套房子里,我想现在受到伤害的肯定是妮妮。

    从警局出来的路上,我一直沉默不语。

    冷昕杰带着我回到医院时已经是深夜了。

    “余依。”我从冷昕杰的车里下来准备进医院时,在大门前,我竟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抬头望去时。

    只见一辆宾利房车正停在医院正前面,男人正斜靠在车窗上,手指间的烟蒂忽明忽暗的,淡淡的光线下,男人的脸如冰铸般,面无表情,眸中清冷的光似寒霜冰雪般清冷得可怕。

    我怔了下,没想到许越竟会深更半夜在守这里。

    但我只迟疑了片刻,迅速越过他朝医院里走去,当他不存在般。

    “站住。”他有些恼火地朝我沉声喝。

    我绷着脸继续往前走,没有理会他。

    “余依,你胆子不小嘛,竟敢对我这样的态度”许越三步并做二步赶上我,一把捉住我的胳膊一拉,我被他拉得往后倒去,身体撞到他的胸脯上烙得生生的痛,这时,我才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这男人不仅喝了酒还开始抽烟了。

    以前的他是从不抽烟的。

    话说,他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需要这般的作贱自己呢,若只是因为公司的危机,我相信他以前遇到的危机并不会比这个少,看来,他还只是个少爷公子,受不得一点点所谓的挫折。

    “放开我,许越,你这个混蛋。”我被他的手臂拉得胳膊生痛,边挣扎着边大声喊道。

    他面无表情,根本不管我,只是拉着我的胳膊朝房车里走去。

    我拼命挣扎着,他竟一手抄过来拦腰抱住了我。

    “许总,你又何苦为难一个女人呢?”在他抱着我转过身时,冷昕杰竟拦在了他的面前。

    “冷昕杰,看来你是存心要与我作对了?”看到冷昕杰,许越愤怒不已,眸中寒光迸裂,厉声断喝。

    “许总,我没想到堂堂许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会这样去强迫一个女人,有意思吗?”冷昕杰冷笑一声,丝毫也不示弱。

    “这么说你今天是要与我决斗了?”喝了酒的许越此时显得毫无风度,他喷着酒气,把我重重放了下来,就朝着冷昕杰逼近了过去。

    “许越,不要胡闹。”我真担心他与冷昕杰在这里打起来,忙走过去拦在了他们中间,朝着许越厉声喝。

    “哟,这么护着你的男人了。”许越朝我喷了口酒气,一手伸过来搂住我脖子往前一带,我就被他搂到了胸前,他另一只手灼烫的掌心握住了我的下巴,往上一抬。

    我整张脸则呈现在他面前。

    他阴笑一声,当着冷昕杰的面,低头狠狠咬住了我的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