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二十章你怎么能如此的混蛋?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步履沉重地走到了我家楼层的后楼梯口处。

    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阴暗。

    轮椅滚落在半楼梯水泥扶手旁,顺着楼梯走下去,二个楼梯相连的楼道口上有血迹,仍未完全干掉,那是我妈妈的血呵。

    我的眼泪一下就冒了出来。

    妈妈怎么会走到这后楼梯来,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难道她是想选择在这里自杀吗?

    不可能!

    自从爸爸死后妈妈虽然一度非常抑郁,但因牵挂着我,从不曾有轻生的念头,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人推过来的。

    这样一想,我全身打了个寒颤。

    那么会是谁把她推过来呢?

    我又往回走到了客厅里,想象着妈妈有没有可能独自一人按着电动轮椅键出来呢,可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那样不仅要打开一道木门和一道铁门,而且转角的位置比较窄,要转弯的难度是很大的,而妈妈的手指并不太灵活,而且她手里经常拿着那个墨研呢。

    想到墨研,我心里一动,朝地面看去,并延伸到楼梯口,都没有。

    那个墨研我曾找文物专家鉴定过,可是价值连城的。

    难道是为了它?我眼皮一跳,忙朝家里走去。

    果然,当我找遍了妈妈卧房的衣柜,甚至每一个可能的地方都没有看到。

    我立即打了电话给李姐,问起她这个墨研的事,李姐又问了身旁的蔡姐,都说今天我妈仍是把那墨研拿在手中的。

    可现在墨研不翼而飞了!

    怎么会这么怪?

    我又在房子里找了遍后,再从客厅沿着微弱可见的轮椅印一路追到后楼梯,似乎能在轮椅印旁看到一双鞋印,至此我有预感肯定是有人将我妈妈的轮椅推到这里后,再将我妈连着轮椅一起推下去了。

    我浑身发抖。

    可我想不通的是,墨研不见了,如果那个人知道墨研的价值,只是为了拿走墨研的话,其实墨研就在妈妈手中,大可以直接从她手中抢走的, 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年老女人能有多少力气呢。

    再者,就算是我妈妈反抗叫喊的话,那也大可以用其它方法轻易从我妈妈手中夺走,可为什么还要把我妈推到后楼梯来摔死她呢。

    难道是故意来害我妈妈的,只是见财起义顺便带走了墨研!

    不管怎么样,这事有蹊跷。

    我不再犹豫,拿起手机报了警。

    等我忙完这一切时,我让李姨回家来做饭,我去了医院里照顾着妈妈。

    当我再来到医院时,医生告诉了我个极不好的消息,妈妈这次脑出血量较多,情况很不乐观。

    我悲痛万分,坐在床前握着妈妈的手,又内疚又惭愧,恨不得让自己代替了她。

    李姐给我送来饭菜,我没有半点食欲,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黑夜静静来临,漫天雪花飞舞,天地间一片万簌俱寂,偶尔有病人的哭声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异常的恐怖。

    我握着妈妈的手,悲痛将我全部笼罩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有股温热的气流在我身边流淌着,似乎有双手抚上了我的面容,落入鼻翼间的气息似曾熟悉,却又恍若遥远到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

    我的心底里渐渐有股微暖的熏香感,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来。

    后来我又陷入了一片迷蒙中,直到‘呯’的一声响,吓得我快跳了起来,睁开眼睛时,原来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被我的身体撞倒了掉到了地下来。

    而我刚刚竟然睡着了,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到了床头柜上撞落了水杯。

    我轻嘘了口气,弯腰下去捡水杯时,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麻木了,稍一动,酸麻疼痛不已。

    我捡起水杯来,站着出神。

    刚刚那样的一种美好感觉,原来只是在梦里才有!情不自禁地用手摸了下脸,脸上似乎仍有那双手抚上我脸时的余温。

    我突然恨自己,用力甩了甩头,把那种感觉给压下去了。

    病床下面妈妈的尿液塑料袋已经滴满了。

    我弯腰取了去厕所倒掉,再从厕所出来时,我以为眼花,又或者是太疲倦出现了幻觉,我竟然看到了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正站在我妈妈的病床前。

    我使劲儿眨了几下眼睛。

    没错,是一个男人。

    “依依,阿姨怎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了?”冷昕杰听到我的脚步声快速转过身来朝我关切地问道。

    我呆呆望着他。

    这是自我妈出事后,第一个赶来探望她的病人,竟然是他。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没来由的鼻子泛酸,轻声问道。

    “哎,这手怎么会这么冰凉呢。”冷昕杰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用力搓揉着,话语里是无限的怜惜。

    我的手刚刚在冷水里冲冼过,特别的冰。

    “冷总,刚刚你有来过吗?”他握着我的手,温热的体温淡淡地包围着我,我想到了刚才在梦里的那种感觉,轻声问道。

    他愣了下,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我刚刚才到,对不起,不知道阿姨出事了,我是一直在担心着你的身体,打你的手机关机了,正好今天下班有个应酬就在妇幼何健院附近,因此应酬完后去了趟那里,发现你已经没在医院了,实在太担心你了,就去了趟你妈的小区那,竟然听到小区的保安说你妈出事了,这才立即赶过来的。”

    说到这儿,他用手指轻拂开了我额际前的发丝,看着我的脸:“依依,你这张脸太苍白了,这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想开点,就算为了孩子,知道吗?”

    “嗯。”我点了点头,眼泪在眼眶里转着,“谢谢你能来看我妈,你是第一个,真的谢谢你。”

    “怎么?许越没有来过吗?”冷昕杰听到这儿,眸光里有惊讶之色。

    提到他,我突然心里难受得想哭。

    “没有,自从那天你在病房里时出现过一次外,再没有来看到过我。”我摇着头,脸上黯然失色。

    冷昕杰脸色变了,拉着我,把双手放到我的肩膀上,脸色十分的凝重:“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呢?要知道你肚子里怀的可是他的孩子呀,再怎么样也不能不管不顾的,再说了,阿姨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应该是第一个过来的,你现在正是最需要他的时候,这太不合常理了,况且天寒地冻的,你身体那么弱,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经不起这些折腾的。”

    “可能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吧,只是我爱他而已,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我只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他这许家大少爷怎么可能会真正爱上我呢。”我咬着牙,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

    冷昕杰再也忍不住,一把将我抱进怀里,紧紧搂住,愤怒地低吼:“既然不爱你,为什么还要招惹你?为什么要把你肚子搞大后又不负责任呢,太可恨了。”

    我听得更加难过,“哇”的一声,在他怀里大哭出声来。

    “依依,不要哭,有我呢。”冷昕杰边安慰着我边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余依。”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男人冲了进来,冷冷的声音如冰。

    我和冷昕杰都惊得回过头来。

    许越正站在门边,眸光阴森地望着我们二个,唇角边是冷冷的笑。

    “阿越。”

    “许总。”

    我们二个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余依,我还真是下贱,为毛要来管你这破事?我冒着风雪给你去买宵夜,怕你冷,给你去拿新的毛毯,可你却早有人在关心了,根本就不需要我。”他咬紧牙关,脸上胀起层愤怒的红晕。

    我这才注意到他一手拎着饭盒,一手提着大袋衣物之类的东西,袋子突出的边角还能看得出来是场崭新柔软的毛毯。

    “……”我从冷昕杰的怀抱里退了出来,低头朝妈妈走去。。

    许越凉薄的话语说完后三二步走到了病床前把手中的东西放下。

    我低头走来,经过他身边时,他伸手要捉我的手,我却一闪身,从他身侧擦身而过,只是决然地走到了妈妈的病床前。

    “余依。”他有些气愤地冲我喊了声。

    我好像没听到一般,径直弯腰下去,把一个新的尿液袋给装上了,再起身又朝卫生间里走去,再经过他身侧时,我目不斜视时,面无表情,当他不存在般。

    “余依。”许越被我冷落,叫了声,欲要跟在我背后,却被冷昕杰拦住了:“许总,依依住院这么多天,你竟然把她一人丢到病房里,你难道不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吗?你怎么能如此的混蛋?”

    这是冷昕杰第一次如此严肃地对许越讲话。

    “冷昕杰。”许越沉声喝:“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你既已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那你还这么热心的干什么?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不成?还是你们本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许越。”一向温润如玉的冷昕杰也发怒了:“你这说的是人话吗?如果她真是怀了我的孩子,我敢保证,我绝不会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我会照顾着她,舍不得离开她半步。”

    “哟,说得好冠冕堂皇呀,好像你有多伟大似的。”许越连声冷嗤着:“还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呢,你出事了,她来找我发牌气,现在她有事了,你也来朝我吼,合着你们这是把我当猴耍吗?”

    我站在冼手盆前不停地用冼手液搓着手,死死咬着唇,病房里二个为我斗嘴的男人气焰似乎正在高涨,可我却什么都听不到。。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