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九十八章他已经傻了吗?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听得一愣,突然想起了上次,我送妮妮和许越的头发想托她做亲子鉴定时,那次我就在她家门前曾看到过一闪而逝的人影,当时还追下去了好几个楼层呢。

    我的眼皮直跳起来。

    “姣姣,记得那次么,沈梦辰竞拍项目失败时,我去找你,就曾在你家门口看到个人影,不过那是萧剑锋,他委拖我把那套房子和银行卡转交给你,那你觉得这个人影会不会也是萧剑锋呢?”我这样问道。

    说起这个,林姣姣脸上泛着微微的少女红,可又摇了摇头担忧地说道:“我也不能肯定,但他真没必要这么做呀,若有什么话不会上来跟我说么?我觉得并不是他,倒很有可能是他妈妈派来要抢我孩子的。”

    说到这儿,她满脸的紧张,拉着我的手:“依依,要是我的孩子给萧剑锋家抢走了,我一定会疯掉的,我也是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看着她满脸害怕的表情,我心悸了下握着她的手,重重说道:“放心,这是法制社会,他们不敢的。”

    虽然这样安慰着她,可我心里也是没有底,至此,我也不敢把上次看到她门口的那个人影的事告诉她了,怕她害怕。

    “依依,赵蔓丽没得生,萧剑锋父母那样的人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孙子流露在外的,我只要一想到这点就难受到了极点,快把烟给我吧,求求你。”她握着我的手悲痛欲绝地哀求道。

    “不行,你绝对不能再抽烟了,我不允许。”我面无表情地否定了,“你可以试着再交男朋友,这天底下的男人就不是只有一个萧剑锋,好男人多的是呢?非得要这样自己折磨自己吗?你还真是一根筋呢。”

    “依依,你是不知道啊,我曾经试着再交过男朋友,可我竟然一点感觉也找不到了,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已经完蛋了啊。”林姣姣双手捧头,泪如雨下。

    我愣了愣,走到她身边抱紧她,难过地说了声“姣姣,你好傻啊!”,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爱情至上的林姣姣来说,已经为萧剑锋生过孩子了,这辈子想要走出这个阴影实在太难了。

    说句实在话,以前大学时的那个萧剑锋,有责任感,积极乐观向上,我也是挺欣赏的,可没想到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不到这么几年时间,他竟然像变了个人,我想这就是人性吧。

    任何人都会变的,包括自己有时都会变得不认识自己了。

    在我劝说着林姣姣时,包里的手机响了。

    “余依,快到医院来照顾许越吧,将功折过,我已经想办法把我舅妈给糊弄走了。”电话接通来,竟是陈世章的声音。

    我听得一喜,立即说道:“好的,我马上就来。”

    陈世章这小子还行呀,够意思!

    我安慰了下林姣姣后,想到许越的伤,心急火撩地赶到了医院里。

    “宝贝,先冼干净点,躺在床上等我,我马上就要到了,今晚让我好好爱你。”我赶到病房时陈世章正拿着手机背对着我站在门口亲昵地说着。

    我站好久了,他还在对着话筒‘叭叭’地说着肉麻话和砸着嘴。

    “陈世章。”我只得叫了他一声,这下倒好,把他给吓得快跳了起来。

    “呀,余依,你来了正好,我可是把表哥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着,将功赎罪,懂么?”陈世章刚才满脸情浴的脸立即变得无比的严肃了,郑重地交待着我。

    “好,放心吧,交给我了。”我立即满口答应了。

    “那我走了。”他火急火撩就朝外面走去,刚走了几步又转回来:“对了,余依,我早上六点过来接替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舅妈说是你照顾的许越,懂么?否则我舅妈会把我骂死的。”

    交待完这句后,他一刻也不停溜地跑了。

    我站着想了想,严重怀疑这是吴向珍把许越交给了陈世章来照顾,可这小子哪有这个心思来照顾呢,因此,趁着我心虚就我给召唤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

    不过,没关系,这也正合我意,不是么!

    当下转身朝病床前走去。

    可当我走到病床前一看,吓了一跳,许越正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我呢。

    “阿越,你醒来了?”我惊愕了下后,立即高兴地问道。

    他仍然只是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后,突然开口了,喉咙嘶哑:

    “大妈,我口渴。”

    大妈?我惊愕了下后,脸上变色!

    他竟然叫我大妈,话说我有那么老吗?

    等等

    这算怎么回事?

    难道他认不出我来了?这是被我砸成了个傻子吗?

    我心惊肉跳地看着他,弯腰问道:“阿越,知道我是谁吗?”

    可他只是看着我,又说了句:“大妈,我要喝水。”

    呃,好吧!

    我心地一沉,只能答道:“好,我马上给你去倒水,你先等等。”

    说完,心情沉重地走到床头柜上拿了他的水杯接了一杯温水来,然后摇高了病床,让他半躺着,这才把水杯递到了他的唇边。

    我做这一系列动作时,他一直都在怔怔看着我,仿佛在想我这个人是谁般,当我把杯子递到他的唇边时,他竟张着嘴看着我。

    我等了下,只好把杯子里的水轻轻倒进他张开的嘴里一点点。

    “喝呀。”可好一会儿后,他也只是含着那口水望着我,我急了,催促着他。

    这水要是再不吞咽进去,全会从唇角流出来的。

    天,他不会是被我砸得连喝水都不会了吧!

    如果是这样,真完了!

    可实在是没理由呀,那医生说检查结果都是好好的呢!

    我着急地看着他。

    他才把那一口水慢慢吞了进去后,又张开了嘴。

    我赶紧又给他嘴里倒了点水。

    他又如此好半天后才慢慢吞咽了进去。

    再张嘴,再倒水。

    ……

    如此反复几次后,我快要绝望了。

    这男人如此傻乎乎的模样哪还有半点那个霸道强势睿智的男人影子呢?真要让吴向珍和许悍天看到了,我别想活命了!

    “阿越,你难道连喝水都不会了吗?”我拿着纸巾轻轻替他擦拭着唇角流下来的水,焦虑地问道。

    他只是定定地看着我,不说话。

    结果

    光喝这杯水就快花了半个钟头。

    我心急得不行,按了床头铃,让护士去请医生来。

    这个情形必须要让医生来诊断下,是不是需要采取其它措施,可千万不能让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给傻掉了。

    医生匆匆赶了过来。

    我忙把许越醒来后的情况详细地给讲了,医生听后忙朝许越看过去,这一看,我快要晕了,他竟然又睡着了。

    医生摸了下他的额头,又揭开他眼皮看了看,有些奇怪地说道:“按理来说不至如此呀,还是先等他醒来后看看其它情况再说吧,这样,你再仔细观察下,有问题时再叫我吧。”

    “好吧。”事情至此,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听医生的了。

    在床前坐了会儿后,看着许越沉睡的模样,我烦燥郁闷不已,走到了阳台上呼吸下新鲜空气。

    冬天的夜空在白茫茫大地的衬托下深遂幽蓝,几颗星星正在夜空上跳动着,一会儿,就隐没在了夜空中,整个城市黑得像墨了。

    我突然就感到一阵孤独凄凉与后怕,给小宇打了个电话,妮妮已经睡着了。

    “阿越,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我又坐回到病房里,看着许越那张俊美飘逸得让人心跳的脸,轻握着他的手,低声说着。

    这一刻,我从没有那么害怕过,我怕许越真的会出事,那样我的人生里再也看不到半点希望了。

    眼泪不知不觉间从我的鼻梁上滑落了下来。

    “大妈,我要尿尿。”正在我落泪自怨自艾时,就听到了许越的声音。

    我惊了一跳,抬头看时,许越正睁着他那黑亮的眼珠子望着我呢。

    “好,我带你去。”我立即站起来去扶他。

    “哎哟。”我扶他起来时,因为我瘦弱力气小扶不起他那高大的身体,因此,刚扶起来后又因力气不支,他倒了下去,倒下去时碰到了头吧,他叫了起来。

    “阿越,头很痛吧。”我慌了,忙捧着他的脸去看他额头的伤,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包扎好的伤口周围,轻声问。

    “大妈,真的好疼诶。”许越看着我的眼睛,茫然问道:“你怎么会哭了?”

    “我……”我立即用手擦了下脸上的泪,笑笑:“阿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打伤你的,来吧,我带你去卫生间。”

    说完我又扶他起来,这次倒是没用多少力气就把他给扶了起来。

    可刚扶着他一走路,他大概是躺久的缘故头重脚轻吧,只感到我身上一沉,他的整个身子差不多全部都覆到了我的身上。

    我扶不住了,只好有些吃力地抱着他。

    这样我们二个才算勉强地站稳了。

    然后我就这样抱着他慢慢朝卫生间里挪去。

    可当我们走到卫生间里后,我又傻眼了。

    他只是站在马桶前, 半天也没动静。

    “阿越,快脱裤子尿尿呀。”因他站立不稳,我只能扶着他,可当我闭着眼睛等了好半天后也没听到他的动静时,只得催促着。

    “大妈,我不会脱,你帮我。”一会儿后他脸瞥得通红,小声说道。

    啥?竟连裤子也不会脱了!

    我惊得眼开了眼睛。

    靠,怎么能这样?

    难不成他连尿尿也不会了?。

    我简直是无法想象下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