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九十六章失落与绝望的女人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贱人,我的许越哥哥是怎么回事?”还在我发怔时,梦钥从许越身上爬了起来,冲我怒声喝问道。

    这是梦开阳被抓后我第一次看到梦钥!

    她眼圈有些浮肿,脸色灰败,新烫的波浪卷发显得凌乱,整张脸上不再有那种得天独厚的优越感,一双大眼里藏着失落,不甘心及对我的怨毒。

    我想梦开阳被抓和在国外有私生子的残酷事实足以将她的优越感给统统打压下去吧。

    她可不像我,我从小生活在普通家庭,对环境与挫折习惯了,抗压力强,她则出生于富商之家,戴着耀眼的光环长大,几乎没受过挫折,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对她来说一定是场灾难。

    因此,我从她的眼光中还看到了丝近乎歇斯底里的崩溃。

    “余依,你这个贱人,竟敢打伤我的未婚夫,还梦想着抢走我的男人,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她眸里的光怨愤,恶毒,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我给杀了。

    我胆颤心惊,看着她没有说话。

    如果我猜得没错,现在的她唯一的盼头就是自以为是的对许越的爱了,那应该是她生命的全部了,她正在把自己的一切都压在了这根希望的稻草上。

    毕竟许越当面承认了他们的结婚日期有效,他会娶她!

    况且‘许太太’的头衔只会比‘梦开阳女儿’的光环更大,毕竟现在的a城许氏家族与许氏集团的地位已经无人能及了。

    “梦钥,我真不明白你现在的底气从何而来,就你爸爸对许氏集团所做的那些事,你还好意思说这些话吗?”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许越,我心中既内疚又心痛,我只想留下来好好照顾他,不想看到梦钥在这里。

    “那是我爸做的,与我无关,不管怎么样许越哥哥已经答应了娶我,不像你想方设法地缠着我的未婚夫。”梦钥的脸上带着种可怕的得意与疯狂,话语极为阴冷。

    凭女人的直觉,这时的梦钥已经接近疯狂状态,她会不顾一切地悍卫她所谓的对许越的爱,这才是我最心惊胆颤的。

    我心底里的担忧终于来临了!

    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肚子,脸色发白,后退了几步。

    “梦钥,你是真的爱许越吗?不过是把许越当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像征,你想要嫁给他,缠着他,只是满足你的虚荣心吧,你应该知道,许越并不爱你。”我尖锐地说道。

    “贱人,住嘴,我爱我的许越哥哥,爱到不惜断掉自己的右臂,你能做到这样吗?” 她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狞笑一声,咬牙切齿地问道。

    “嘿嘿,梦钥,行了吧,你那不过是弄巧成拙而已,当初你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吧。”我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指了出来。

    “贱人,找死。”梦钥听到这里,眼里冒出凶光来。

    “梦钥,你心机太深了,找医生吃药排卵,让服务员在酒店里给许越下春药,这种阴谋若让许越知道后,你认为他还会可怜你吗?”我想到了许梦基金协会开幕仪式那几天,陈世章告诉我的话,冷冷问道。

    “贱人,找死。”梦钥没想到我竟然会知道这个阴谋,脸上变色,一个剑步朝我恶狠狠地扑来,我早有提防了,急忙闪退到了一旁,她扑了个空,整个人朝前摔了个狗啃屎,气怒之下,爬起来又穷凶极恶地朝我扑来。

    “梦钥,不要太过份。”我厉声喝道,不敢直接与她打斗,担心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在她又朝我冲上来时,我顺手拿起了旁边的一张椅子拦在了前面。

    看来这几天她因痛苦也没有好好休息吧,我拉着椅子时,她就过来抢我的椅子,却用不上多少力。

    我们这样揪斗在了一起。

    “陈世章,给我说清楚,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在我们这里打架时,外面就传来了吴向珍焦急的声音。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吴向珍在陈世章的陪同下很快来到了病房门口。

    就听到“哎哟”一声,梦钥突然痛叫了声朝着地上直接摔去。

    “余依,你伤了我的许越哥哥,还要来打我,太过份了。”还是我懵逼时,梦钥竟然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吴向珍与陈世章走进来,看到这个场面,吴向珍看了眼我和梦钥,立即厉声喝问道。

    “阿姨,余依这个贱女人打伤了许越哥哥,又来打我,实在太可恨了,阿姨,您一定要把这个贱女人给送到警局去,否则她迟早会害死许越哥哥的。”梦钥从地上坐了起来,哭着向吴向珍告状。

    吴向珍威严的眸光望着我,特别的严厉。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梦钥的意图,急忙放下了手里的椅子。

    “阿姨,我没有打她,是她来打的我。”我急忙向吴向珍解释着。

    “哼。”她冷哼一声,狠狠瞪了我们一眼,大概还是儿子要紧吧,掉头快速朝着病床上躺着的许越奔了过去,“儿子,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她边喊着边俯下身去看许越额头上包扎的伤口,心痛极了,大哭了起来。

    我心虚地低下头去,说不出的内疚。

    “阿姨,不要哭了,许越哥哥就是余依那个贱女人用烟灰缸砸伤的,快把那个女人先抓起来吧。”梦钥这时从地上一骨喽地爬了起来跑到吴向珍身边殷勤地提着建议。

    吴向珍用纸巾擦着眼泪,抬起头朝着陈世章说道:“世章,快去把医生给我叫来,我有事要问他。”

    陈世章点点头,答应一声就朝外面走去,经过我身边时,低声对我说道:“余依,这下你死定了。”

    我眼皮一跳,低下了头。

    陈世章从我身边一溜烟地跑了。

    “阿姨啊,余依太可恶了,她得不到许越哥哥,眼看着许越哥哥就要跟我结婚了,她竟然出手打伤了他,这女人真是太歹毒了,您可不能放过她呀。”梦钥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巾来亲昵地替吴向珍擦着脸上的泪,十分郑重地说道。

    我静静地看着吴向珍,这个对梦钥一味毫无原则袒护的长辈,我想知道她在梦开阳被抓后,对梦钥的态度还会怎么样?

    事情至此,她应该知道了一切,知道了梦开阳对许氏集团的所作所为,她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她也有责任在呢,她自认为能依靠的梦开阳却反利用了她,不知她有何感想呢。

    “小钥,我儿子受伤的事等他醒来后我自会查清的,这样吧,你先回去,这里有我就行了。”我看到吴向珍只是看了眼梦钥,不冷不淡地说道。

    梦钥愣了下,她是没想到吴向珍竟然不像以前那样相信她的话了吧。

    “阿姨,我不回去,许越哥哥已经答应了要娶我,我是他的未婚妻,我们二月十八日就要结婚了,他受伤我当然要留下来照顾他了。”一会儿后,梦钥站着没动,很动情地说道。

    可吴向珍有些不耐烦了:

    “小钥,许越现在最重要的是养伤,我可不想他一醒来就看到二个女人在此为他打架吵闹,这样吧,你和余依都离开,至于他受伤的事,我到时自会处理的,谁敢伤到我的儿子,我决不会放过她的。”

    说这些话时,吴向珍都是板着脸,语气没有多少热度。

    梦钥当然感觉到了,眸光中闪过丝阴暗与失落。

    “阿姨,可是,不管怎么样,许越哥哥是我的未婚夫,我不放心他,想要留下来照顾他。”梦钥仍然不想离去,只是哽咽着说道,“看到他受伤我真的很心痛,很想照顾他呀。”

    谁知吴向珍只是看了她右臂一眼,“小钥,你确定你能照顾得了许越吗?”

    这话已经很明确了,你一只胳膊能照顾得了人吗?往深了想,你这一只胳膊的,我能放心把许越这一辈子都是交给你来照顾吗?

    梦钥的脸霎时发白,呆呆地,眼圈泛起了红色。

    “那阿姨,我先走了,请您照顾好许越哥哥,我明天再来看他。” 好一会儿后,她才汕汕地说道。

    吴向珍这才脸色温和了些,点点头,只是说道:“你先走吧,我会的,这可是我的儿子。”

    正在说话间,陈世章就带着主任医生走了进来。

    梦钥只得无可奈何地退了下去,走出去时特意经过了我的身边,眸光阴狠不甘地射向了我,似要把我杀了般。

    “余依,你若阻碍了我与许越的婚姻,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她极小声地在我身边说了句后,阴笑一声,走了。

    我顿时感到全身发冷,说不出的难受。

    这个女人似乎认定我就是她的情敌,是她的全部阻拦,只要把我赶走了,她就能得到许越般。

    她现在用全部的精力都来憎恨我了,可她有没有想过许越是爱她的吗?在她爸梦开阳对许氏集团做出那样的事情后,许氏家族的人还能一如既往地对她吗?

    真是悲哀!

    “医生,我儿子有什么事吗?要不要紧?”这里医生一进来,吴向珍就朝医生焦急地问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