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九十三章床单上面的血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给你十分钟时间仔细看好后再签字。”许越又在办公室前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十分悠闲的模样。

    我于是拿起文件看起来,介于已经有过一次被他蒙骗的经历,这次我看得特别仔细。

    上面明确写明当秘书,合同一年一年的签,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么照顾他女儿呢,对这个我特别的敏感,好像那里有个巨坑在等着我跳般。

    我仔细看着,只见合同上面写着‘许佳慧”三个字,这个应该是他女儿的名字了,他让我照顾她的生活起居,期限:随便我。

    看到这里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果然这男人又有了个私生女,看样子,他这是要经常睡错房了!

    有钱的男人都是这个德性吧。

    我的眼睛盯着‘随便我’这三个字,说不出的怪异。

    即是随便我,那也没有什么期限了,我高兴就照顾,不高兴就可以一走了之,这看似还行吧。

    但我还是心生了警惕,特意看了下,看有没有我不愿意照顾了,倒赔一千万之类的条约,可我睁着二只大眼,看了足足几分钟,差不多把每一个字都看了遍,确实没有那些。

    这个合同总结起来,不外乎就是做一年秘书,并顺便帮他带下女儿,如果我不高兴了,一年后可以走人,又可以说,如果我不高兴了,也可以随时走人,大不了不要工资就行了,没有什么违约赔偿金之类的。

    即不用陪睡,又不用付出太多,现在情况紧急,这男人又如此的臭屁,不给他一点甜头,他是不会出手的。

    好吧,我拿起笔来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可签到一半时,我停住了笔:“许总,要是我签了这份合约后,你却没有把事情给办成,那……”

    “你在怀疑我的能力?”他打断了我的话后,闷声反问,眸光里闪过锐厉的寒光。

    “……”我咬着铅字笔头,垂着眸不说话。

    “只要我出手做的事,从来都没失手过,难道这点你不知道么?”他冷笑一声,从我面前拿过合约来,拿起桌上的铅字笔,在上面加了一行字:“若不能帮冷氏集团度过这次危机,那这纸合同作废。”

    写完后将它递给我,问:“怎么样?这样可以了吧。”

    “好。”我接过来看了后,松了口气,果断地签下了自己的全名,然后才递给了他。

    他接过看了下后,给了我一份,然后将另一份丢进了抽屉里面,站了起来。

    “明天过来报到,今天你随意。”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冷冷说完就走。

    “我要呆在这里等消息。”我看着他高昂的身躯朝外面走去,就这样说道。

    他背影停了下,冷哼了一声,径直走了。

    我在办公室里走了几圈后,想想,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事情很紧急,我不放心,必须要看到有结果了才会走,否则我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蜷缩在沙发上,我把头靠在沙发后背上,因晕过去的原因,我此时的身体特别的弱,刚又与许越对峙了这么久,这才一坐下来,精神稍一放松,竟沉沉睡了过去。

    “冷啡,三年前,我在阳光酒店那晚被梦开阳设计喝下了春药后睡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梦钥?,现在查清没有?”我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竟听到有人这样问道。

    “许总,那天,我是凌晨四点赶过去把您带走的,当时房间很昏暗,我怕被梦开阳发现连灯都不敢开,而且那个场景,实在是不好意思去看那个女人的脸,她的脸上全都沾着凌乱的发丝呢,我也没想过要看清她是谁,毕竟只是一场误会,以您的身份地位,那样的女人估计也就是个风尘女人,最好以后不要再有什么联系才好,况且您第二天醒来后就忘记了,我真觉得没必要再去了解她是谁了,只是令我震惊的是,当我扶起您时,那床单上面都是血,我吓了一跳,还担心是您受到了什么伤害,回到许氏庄园后我立即请家庭医生给您仔细检查了,结果他说您没事,至于那些血,是那个女人的,他说那个女人应该还是个处,女来的,当医生说出这话来后,我才后悔没有看清她的脸了,但我那时不敢再去酒店了,怕梦开阳生疑。”冷啡轻声解释着。

    空气里静谧了片刻。

    “那你凭什么不能肯定那个女人就是梦钥?”我听到许越冷声反问道:“要知道当时梦开阳本就是设计让我睡他女儿的,这都会弄错吗?”

    “许总,实话说,我到现在都是心生疑惑啊,那晚我得知梦开阳设计让您睡他女儿时,因老爷子吩咐过,要让您远离梦开阳,当下着急了,匆匆赶到了酒店里,很快查到了梦钥的房间,我去敲门时,里面没人,后来让服务员打开了房门,里面竟然是整整齐齐的,根本没有看到梦钥,然后我去前台调查才知道许晟睿也在那层楼,你们的房间号很近,而我进酒店时是看到许晟睿正喝得烂醉躺在花圃里的,于是我让服务员打开了他的房间,果然看到了您在卧房里,当时我扶了您起来就走了,至于那个女人,我到现在也不能弄清楚到底是谁,当时只以为是哪个风尘女人,但当看到床单上的血,医生说她是个处,女时,我也不能肯定了,如果是这样也很有可能是梦钥吧。”冷啡边回忆边说道。

    “那你为什么三年前不说,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些?”许越很不满地问道。

    “许总,老爷子不让说呀,那时的他早就发现了梦开阳的犯罪行为,他其实是不想您娶梦钥的,他说, 这件事让梦开阳先找上门来后再说吧,但后来梦开阳一直没有找上过门,而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也就不了了之了。”冷啡这样说道。

    “那现在告诉我又是为了什么?”许越有些烦燥地问。

    “老爷子说这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怕您将来会后悔,现在梦开阳被抓了,没人可以左右这事了,他希望您能查清楚这件事,并看清自己真正的感情,三年前那个女人,如果是梦钥,他也希望您能全面考虑好后再自己做决定,将来一定不要留下后悔,如果不是她,最好去查清楚,他很担心三年前的那个事会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女孩,毕竟有哪个姑娘家的会随便跑到酒店里喝得烂醉呢,他担心这其间还有什么阴谋,现在梦开阳被抓了,正是好调查的时候,如果能查清,就算坏事已经发生,能做下补偿,也是好的。”冷啡清晰地传达着许老爷子的话。

    我的脑袋渐渐清醒了过来,总算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他们在提及三年前发生的事!

    即就是那晚,在那个酒店,我与他都被人灌了春药,然后他夺出了我初夜的那晚!

    他到现在还不清楚,而我却什么都明白了!

    我怔怔望着天花板发呆。

    一会儿后,冷啡走了。

    我听到有脚步声朝我走来,我闭上了眼睛。

    我感到有股气息在脸上方流连着,那气息很熟悉,一定是许越在看我。

    一会儿后,他拉了拉我身上的被子,替我盖到了肩膀上,然后他的脚步声又远去了。

    看来当我睡着时,是他替我盖的被子了!

    我心里突然烦乱到了极致。

    那一刻,我有股冲动,很想告诉他,那天晚上,你睡的人是我,而不是梦钥,可如果是这样,那妮妮和肚子里的孩子呢?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没想好究竟要怎么办!

    不过既然已经是他的秘书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来告诉他这些的,还是先把冷氏集团的危机处理好再说吧, 这样我也好离开冷氏集团了,不至于觉得心里不安。

    正在想着时,许越接到个电话后走了出去。

    我翻身爬了起来,不知许越到底处理好了冷氏集团的危机没有?

    这样想着时就朝着外面走去。

    来到外面一看,竟然天都黑了,而我在许越的办公室里足足睡了一个下午。

    睡醒后的我,体力好了些,扬手召了辆的士朝冷昕杰的别墅而去。

    我想妮妮了!

    再说这事既然交给了许越,还是坐等好消息吧,明天再去冷氏集团打听结果好了!

    当的士车开近冷昕杰的别墅附近时,远远的,我似乎看到别墅外面又多了几层保卫,看来是冷昕杰加强了对妮妮的保护吧,我心里有了丝暖意,丝毫不后悔今天为了他所做的这些事了!

    “爸爸,爸爸。”当我走进客厅时,妮妮正在开心地笑着,小宇则拿着手机视频放到了她的面前,妮妮在对着手机视频叫爸爸呢。

    不知为什么,在看到小宇带着妮妮跟许越如此亲热的互动时,我心里很不是味道。

    小宇是许越的人,我感觉到自己被监视了般!

    “少奶奶,您回来了。”看到我回来了,小宇忙站了起来,拘谨地跟我打着招呼。

    我看了眼她手里的手机,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她是聪明人,知道我不高兴什么,默默关掉了手机视频。

    我想明天我又变成许越的秘书了,连我都是无奈的,更何况小宇呢,谁让她遇上了许越这样的boss了。

    她也是可怜人!不是么!

    看到我回来后保姆端出了热饭菜,我随便吃了点,抱着妮妮冼簌后睡觉了。

    冷昕杰已经明确说了,他不会再住回来,我也不用像昨晚那样担忧他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起床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手机新闻。

    只是

    很快

    我就被一条醒目的标题给震呆了:漫画界的大佬冷氏集团被迫退出日本市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