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九十一章我也是有条件的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是的,如果你今天不帮冷昕杰的公司摆脱危机,那么我就与你耗下去,绝不妥协。”我无比坚定地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好,很好,你们女人还真是个无情反复的动物,我公司出事时怎么就没看到你如此紧张难过?那冷昕杰公司才出了点事,你就为了他要与我拼命,我倒想看看你的命值多少钱?”许越把文件袋往桌上狠狠一甩,盛怒地吼道。

    我一时间心疼得无以复加,许氏集团出事时,我一样是紧张焦虑的,为了他甚至没有任何理由的怀疑过冷昕杰,求他不要第一时间去踩踏许氏集团,可这些他怎么就感觉不到呢?

    冷昕杰于我有恩,况且那么好的一个漫画公司,我是绝不容许出事的,不管怎么样都要尝试挽救下。

    “许总,这里有几份文件需要你马上签字,请看看吧。”正在我们大眼瞪小眼,互相较量时,门开了,陈世章手中拿着些文件扭着水蛇腰走了进来,一走进来看到这个架式,左顾右盼了眼,就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许越。

    许越再狠狠瞪了我一眼后,接过了文件来,松了松领带结,长吁出一口气后,坐了下来,埋头看起文件来。

    陈世章则碰了碰我的手臂,朝我眨眨眼,向外面努了努嘴。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叫我出去呢。

    可我不会屈服的。

    许越今天若不答应了这件事,我也不会走出去的。

    因此,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别过了头去。

    “余依,你过来下。”他只得拉着我的手臂朝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我正要找你有点事呢。”

    “陈世章,到底什么事?我与你之间还会有什么事情么?”我被他拖到门外后,甩掉了他的手,没好气地问道。

    “余依,行啊,你可真牛,竟敢对许越拍桌子叫板,这你可真是第一个。”刚到外面,陈世章就笑嘻嘻地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就这个吗?真无聊,我可没时间听你说这些闲话。”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要走进去。

    “哎呀,余依,别走呀,你还不知道我拉你出来的原因么。”陈世章又拉住了我,“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你这不是有事要求他么?许越那小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清楚,他吃软不吃硬,既是有求于他,那就进去多说说好话,说不定他一高兴下就答应了呢。”

    我听得一愣,理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确实,许越的性格我多少还是了解的,这家伙就喜欢听好话,夸他的话,这要是与他对着来干,那个牛牌气还真是难以转弯的。

    我还真是气晕头了,竟连这点都忘记了。

    好吧,就算是为了冷昕杰,我去求他也好!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求他的?”我刚准备进去,想起了什么,狐疑地看着陈世章。

    陈世章兰花指拂了下额前的黑发,头一甩,给了我一记白眼:“余依,你以为刚才你们在办公室里吵架的声音很和谐,很温柔么?我妈呀,那桌子是拍得震天响,许越几乎在暴怒如雷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在办公室里发这么大的牌气呢,早躲在那门外偷听半天了,这外面呀,更是有好几个高管听到里面吵架声后不敢进去都折返回去了,我是听到了你的声音,担心你吃亏才故意走进去递文件的,告诉你呀,我根本就没文件可递的,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了。”

    原来如此!

    “陈世章,今天你表哥要是不帮我把事情办好了,我是不会走的。”我想到了冷氏集团的危机,又想到了刚刚许越对我的污辱,心仍然在疼,如梗在喉般,说不出的难受。

    “余依,难道你真的跟冷昕杰那什么了吗 ?”看着我如此着急的模样,陈世章大为吃惊,眨眨眼,低声问道。

    “去你的,陈世章。”我朝他发怒:“你们许家人果然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冷昕杰不知帮了我多少次,这次他公司的危机很有可能是因为我而起的,我能如此冷血看着不管吗?”

    “哦。”冷昕杰表示恍然大悟后又摇摇头:“还是不懂诶。”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朝里面走去,就听到陈世章在背后哀声叹气的:“哎,这醋吃得莫名其妙嘛。”

    吃醋?。

    “你说谁吃醋?我还是许越?还是你?”我回头看他,不解地问。

    “你可真是个猪脑袋,难怪会把我们的许总裁气得要吐血了,告诉你,不许气他了。”陈世章双手插腰,摇着头,一副你太笨了的表情。

    我懒得理他了,又推门走了进去。

    走到办公桌旁,看着他。

    余依,你求他吧,求他,只要他肯出手帮冷昕杰一把,就算受点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呢,至少,我也不会亏欠冷昕杰那么多了。

    这年头,人情费好贵的,不是么!

    好吧,我求他!

    许越呢,自我进来起,他连头都没抬,双目只是紧盯着手中的文件,当我不存在般。

    我又朝他挪动了几步。

    一会儿后心里的那股怒火突然消下去了不少。

    这陈世章拿过来的是什么文件呀,竟然是一份会议通知单的复印件,关健的是那份复印件还在许越的手里倒拿着呢,他确定是在看文件么!

    我看到他拿着复印纸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搼着,指关节泛白,而他的脸上虽然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波澜来,但离得近了,他额角的青筋还在跳动着。

    显然,他真的气得不轻。

    我想刚才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要看文件的,只是想结束与我的对峙吧。

    否则就陈世章情急之下送的这些所谓的文件早被他骂个狗血淋头了。

    而他竟然如此这般看得津津有味!

    我的心莫名的一酸,眼睛一片潮湿。

    “阿越,算我求你了,求你放过冷昕杰,放过冷氏集团,好吗?就算是为了我。”我的话语不知不觉间就轻柔了许多,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

    我这态度的突然软化,似乎并没能感动到许越,好半天他都没反应,但我看到他拿着文件的手指紧了紧,竟在轻微的抖动着,显然,他的情绪还有些激动。

    “阿越,冷氏集团不能失去日本市场,那样对漫画界会有很大的损失的,他帮了我许多,我只想求求你放过他。”我看他不出声,又再次恳求着。

    他慢慢抬起了头来,眸光严厉:“你还在认为是我打压他公司吗?”

    我呆了呆,难道不是么?

    “他公司犯了错,就要接受犯错后受到的惩罚与代价,这个社会很现实,没有谁有业务为谁去做些什么。”他放下文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可错不至死呀,这打击的后果也太严重了。”我急了,“那是日本市场,本来就排斥华人的。”

    “哼。”许越冷哼了声:“身为商海老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左思右想,做不到这点,监管不得力,这能怪得了谁?”

    “好吧,就算是他的错,可你能不能帮他这个忙?”我知道说不过他,只得再次请求着。

    许越抬起眸来盯着我,唇角凝着寒霜:“你对他还真是情真意重,为了他,不惜与我对抗,现在又不顾自己的脸面来求我,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我站着,大窘。

    如果这个时刻是因为我自己的事有求于他,或者穷得没饭吃了,我是绝不会来求他的,可现在是冷昕杰的事,我只能求他。

    “阿越,我知道你对我有误解,可不管怎么样,那是我们之间的事,你没必要误会他,他帮了我很多忙,我只是想要报恩而已。”

    “报恩?”他嗤之以鼻,“那我如果答应了你帮他,你又要怎么来报我的恩?”

    “我……”我想说这不是你看到我们的那些照片后故意整他的么,只要你高抬贵手就可以了。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般,腾地站起来,严厉地说道:“余依,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敢这样来猜测我,告诉你,冷昕杰公司的事与我无关,是他在日本的另一个动漫公司被他抢夺了市场后故意告发他的,他自己处事不严谨,留下了把柄给人家,这能怪得了谁?”

    我一时站着惊呆了。

    原来,这事还真与许越无关,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我的双手揪紧了衣服下摆。

    “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立即朝他弯了弯腰,很诚恳的道歉,心里却难受得想哭。

    这次事件如果是许越的原因,我还能求他放过他,可若是别人,我是毫无办法了。

    “那你能帮帮他吗?求你了。”我无精打采,喃喃问着。

    “冷氏集团在日本偷税漏税,影响十分不好,面临着处罚与退出日本市场的后果。”

    许越的眸光沉厉地盯着我,点开了电脑里的新浪视频,里面传出了新闻里播音员的解说词。

    我呆呆站着,茫然无措!

    “想要我帮他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就看你能答应么?”一会儿后,他坐了下去,慢悠悠地开口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