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八十九章舍身救情郎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本来,在这次梦开阳被抓后,我准备将这一切告诉给许越知道的。

    可他对梦钥的态度让我的心又彻底死了!

    这次事件的突然发生,表面看是针对冷氏集团的,可那些照片摆明了就是针对我的,我不知道他现在对我的态度会是怎么样的,但那样的照片,几乎可以想象了。

    我拢了拢身上包得严严实实的羽绒服,将脖子缩了进去。

    这时,车子已经停在了许氏集团门口。

    我下车时,回头不期然地看了眼街对面的冷氏集团。

    估计冷昕杰正在开股东大会吧,我心底闪过丝黯然神伤。

    这个对我最好的男人,我终于失去了他,可也亏欠了他。

    一会儿后默默扭过头来,朝着许氏集团总裁室走去。

    “许总,关于梦钥小姐那次为救您断臂的事,现在已经查清了。”我才走近总裁室门口,里面就传来了冷啡的声音。

    他似乎正站在门边口,显然也是才进去的,他的声音隔着门板清晰地传了过来,我怔住了,停住了脚步。

    “好,快说。”里面是许越那带着磁性的威严声音。

    我屏住了呼吸。

    “许总,是这样的,据梦开阳交待,几年前,您和梦钥小姐一起去玫瑰园游玩,那确实是他有意安排的,那天他让亲信司机策划了一个阴谋,当您和梦钥小姐来到玫瑰园街口时,他的司机故意开车靠近你,而车子里坐着的另一个男人,拿出刀朝你砍来,原计划是不会真的砍伤你,只会轻微划一个刀口那样的,然后梦钥会在危急关头及时推开你,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你,造成你遇到危险,她勇于为你挡车刀的画面,本意只是想让你深受感动,然后真正爱上他的女儿梦钥。

    可那天司机没想到是你与梦钥根本没挨在一起走路,你们一前一后的,相差有点远,他担心梦钥来不及替你挡伤,于是开着车停顿了下,等着梦钥靠近你时再行动,好不容易看到梦钥靠近了你,司机发动了车子,可当他抬头时,车前面竟然站着一个小男孩,他愣住了,瞬间惊出身冷汗,急忙把方向盘转了下,不巧的是这时的您也看到了那个小男孩,你毫不犹豫地朝他跑过去想抱开他。

    这样司机打了方向盘后,当时的车子是直接朝着你身上撞过来了,而站在旁边的梦钥惊呆了,千均一发之际,她猛地推开了你,而司机的车子一下就撞到了她的右臂上,坐在后排的男人并没有看到前面的这一切,他的刀照原计划割向了梦钥的右臂,本来只会轻轻划过一道伤口的刀却因为车子撞向梦钥的右臂时加重了力量,结果导致刀落时整条右臂被齐刷刷地割断了下来。

    事后,司机和后座上的男人吓傻了,他们当即就开车逃窜了,而梦开阳因为整个事件是他策划的,他只能暗中去找亲信司机与坐在后面的男人,却不敢去报案,导致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了,这样原本一出策划好的勇救情郎的画面演变成了活生生的断臂事实,实在是太可惜了。”

    说到最后冷啡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遗憾。

    办公室里久久的一片静寂。

    我的心揪紧了,呼吸困难。

    果然是一个见不得人的阴谋,只不过最终害人终害已而已。

    “许总,梦开阳的亲信司机与坐在后排的那个男人通过梦开阳提供的资料,现在警方已经开始追捕了,估计不久就能绳之于法了。”冷啡继续补充着。

    办公里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那脚步声一步步,很熟悉,这显然是许越在里面走动着。

    “梦钥自始致终知道这个计划吗?”一会儿后,我听到他冷声问道。

    “许总,据梦开阳说,他只交待了梦钥,在玫瑰园门口看到那个车牌的车时主动扑过去推开您并用身子紧紧抱住您,说是为了她好,并没有告诉她这一整个的谋划,因为怕她害怕。”冷啡回答道,想了想后,艰难的开口:

    “许总,不管这个计划是梦开阳如何策划的,但在那最危险的一刻,梦钥确实是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您并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您,这点是不用怀疑的,看来,她确实是爱您的,或许这样做,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会有什么后果吧,事后,梦开阳也是气愤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傻到了这个地步。这是他在狱中亲口说的。”

    “好,我知道了。”里面是许越沉重的声音。

    我呆呆站着,耳边只有冷啡的那句话:看来她是真的爱您的。

    是的,梦钥是真的爱许越的,这点我也不怀疑。

    梦开阳策划这一出戏时,结果把自己的女儿造成了终身残疾,他将错就错,

    将这一结果直接加在了许越身上,让他内疚惭愧,直接用来逼着他来娶梦钥。

    这一招不是没有效果的。

    吴向珍被感动了。

    许悍天也因此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尽管他早就知道梦开阳非法走私货物的犯罪事实了。

    而许越,也因为愧疚可能要一辈子背负这个包狱。

    毕竟那天如果不是梦钥护着,现在断胳膊的会是许越了!

    原以为,我今天无意中听到冷啡的调查结果时会让我有勇气告诉许越,告诉他关于我怀了他孩子的事。

    可现在是,梦钥因为真心爱许越,替他挡了一刀,哪怕是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梦开阳设计的,但梦开阳并不等同于是梦钥,这不能改变梦钥因爱他而舍身相救的事实。

    我唇角浮起冷笑,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事情呢,余依与冷昕杰相片的事,彻底处理掉没有?有没有找到是谁故意这样做的?”一会儿后,许越冷厉的声音传了出来。

    “许总,相片的事已经处理掉了,以后不会再出现在网上了,至于是谁故意放的,我找到盛司雨后,威逼之下她承认了,但她说只传了其它的几张,正中间那张最显眼的不是她做的。”冷啡想了下后这样回答道。

    “哼。”许越重重哼了声,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分机:“杨总监,盛氏地产北郊的那块地给我想办法拿下来。

    我站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那些相片的事是许越出手拦下的,那么,冷氏集团的事呢,是不是因为他看到这些相片后一怒之下动手而整治冷昕杰的呢?

    这样想着,我一手推开了总裁室的大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