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八十二章许越回来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双手紧了紧,“姑姑,真是难为您了,戒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需要超乎寻常的毅力呀。”

    “是的,正因为这样,许悍天才会把许嘉泽送到我这儿来,他知道自己儿子还爱着我,为了爱情,或许能创造出奇迹来呢,这可是他的良苦用心。” 卫配珊感慨有加,“许嘉泽初初看到我时真是激动不已,誓要为了我而戒掉毒瘾,重拾人生精彩,那时的他信心满满的,只是谈何容易呢。”

    “姑姑,我相信有了您的鼓励后他是能戒得成功的。”我不由自主地握紧她的双手,激动地说道。

    “哎,难呀。”她一声沉沉叹息,激起了无限的愁思:“为了我,他也算是尽了力,当毒瘾发作时,他咬紧牙关,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与毒瘾作着斗争,时间长了后我再去看他时,他竟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个模样真的令我揪心。

    刚开始,不忍看他太痛苦,我还是尝试着会给他极少量的毒品,慢慢的,越来越少,直到有一次,他差不多半年不用吸毒了,那时的我好开心啊,以为,他真的戒掉了,爱情的力量出现了奇迹,可当我有天回到家时,差点崩溃了,他竟然又开始吸毒了,那一刻,我气得恨不得杀了他,他清醒过来后,直跪在我面前哭,求我原谅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从此后再不会吸了,还从厨房拿了把刀让我把他给杀了,可当毒瘾上来时他就会忘了一切,这十年里,如此反反复复的,终究没有彻底戒掉,于他来说是恶梦,与我来说更是恶梦。

    依依,你知道吗?我现在是多么后悔那个时候应该绝无反顾地守在他的身边的,不应该听许悍天的话回到京城与那个结婚的,许悍天后来也后悔了,后悔那时候不应该请求我的离开,他应该把许嘉泽送到美国来与我呆在一起,哪怕是失去了许氏集团,只要儿子好好的,他也是值了,当他看到儿子被毒品折磨成那样时,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失声痛哭,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我的手紧握着,心里难过不已!

    “依依,许悍天一直都在暗中调查十年前许嘉泽染上毒瘾的原因,凡是许嘉泽经常喝酒的地方,他都有去调查取证过,但难以找到确切的证据,他在吸取这个教训后,现在对许越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基本不让他在外面喝酒,也不让他喝任何人递给的饮料,许越的身边随时配有专业代酒人员,饶是这样,那次也差点幸免于难。

    我真没想到,那次在许氏集团周年庆典时,许越差点喝了那杯放了白粉的酒,昨晚上许悍天告诉了我那天的情景,当时是幸亏得有你的英勇相救,知道吗?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很感动的,我没有守护好许嘉泽,可你却帮我守护好了他的儿子许越,这一切好像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般。”

    她说得动情,我只是低下头来,沉默不语。

    原来许悍天也是相信我的,但在那天庆典会上,当我遭到许晟昆他们的围攻时,他装聋作哑,而在许越与我的婚姻当中,他也一直都是保持沉默的!

    现在我与许越已经离婚了,我的心无论怎么也是难以温暖起来的,我并不亏欠许家什么!从头到尾,我也没有被许家人重视过,正如冷昕杰那天对许越所说的:你能带着余依在你们许家的祖宗牌位上大方地承认她是你的太太吗?我就能!

    我知道,要走到这步,只有举行婚礼,而我与许越又怎么可能呢!

    “依依,如果你和许越以后能走到一起,你一定要守护好他,在这方面要多加注意,许越可是许嘉泽唯一的儿子,是个优秀的男人,千万不能让他沾染上那些毒品,一个人一旦沾染上毒品就等同于毁掉了,戒毒远比我们想象中要艰难得多。”卫配珊握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抿紧了唇角,沉默不语。

    “你看,这里。”她这样说着就撩起了衣袖把手臂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抬眼一看,倒吸了口寒气。

    只见她白腻的手臂肌肤上面是一道丑陋的伤疤,非常的狰狞。

    “姑姑。”我看着那道伤疤,胆颤心惊地望着她。

    “依依,那天许嘉泽毒瘾上来,意识还清醒时,他在极度痛苦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刀,绝望之下准备自杀,恰好被我看到了,我去抢他的刀,在撕扯中,最后那把刀砍到了我的手臂,当时鲜血直溅,也溅了他一脸,他吓懵了,尔后晕了过去,醒来后,他没有吸毒,那是第一次,他戒毒瘾成功了。”说到这里时,卫配珊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的手抚摸着肚子,突然难过得想哭。

    这十年里,我不知她是如何挺过来的,无法想象出那种非人的痛苦与折磨。

    昨晚上,我剩着空隙在百度上搜索了卫配珊名字,看到了她的简介,这才知道她现在已经是一个著名化妆品品牌的创始人,还同时是几个时装品牌的代理人,可以说事业是非常成功的。

    只是她情路坎坷,至今孤身一人,原本她有着傲人的智商,出众的样貌,完全是可以拥有十分幸福美好的人生的,可她的亲人,我的爷爷断送了她的爱情,而她为了这段爱情用了十年的时间来付出着。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而眼下仍然看不到头!

    她的这份坚守到底能换来什么,我不得而知!

    话说回来,如果有天许嘉泽真的戒毒成功,她又将如何?

    站在现实的角度,她现在也只能是个小三!不被社会所接受的小三而已!

    这是一种完全的奉献,不计前途,名份,只为爱而坚守,这就是我们老卫家的女人吧!

    其实我婚姻的曲折也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在我和许越的这段合约婚姻中,几乎没有得到过任何人的祝福,包括许悍天,我年纪轻轻已经离了二次婚,而且还有了二个孩子,将来我会怎么样,我现在一无所知!

    “依依,我记得小时候,你刚出生时,卫家所有的人都不高兴,只有我是高兴的,那一年我在卫家没有任何高兴的事,但当听到说嫂子生下你后,那一刻不知有多开心,跑到嫂子房中抱着你亲啊亲,你妈躺在床上不停地抹着眼泪,你爸爸则阴沉着脸,卫家全家上下陷入了一片阴霾中,没有人有心情来照顾你,只有我抱着你,逗你玩,你那时好乖,好懂事,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总是盯着我,我特别的喜欢你。

    那段时间是我最后一次回到卫家,那一个月里我都在日夜照顾着你,帮你换尿布,喂奶粉,真的好开心,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我就要结婚了,无法带你走,那我一定会带走你亲自抚养的,可当我结婚后,想要逃离京城时,那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后的事了,而你在满月后就已经过继给了a城的白清梅,并且办好了一切收养手续,我已经无力回天了,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能慢那么几个月,我肯定会偷偷带你来到美国的,反正他们都不喜欢你,也不会在意有没有你的。”

    卫配珊说起刚出生的我时,唇角掩着抹轻柔的笑意,脸上的阴霾终于一扫而尽了。

    她似乎又恢复了那个优雅知性的女强人,精致的脸上容光焕发,看上去非常的慢光美丽,只是说到后来时带着浅浅的忧伤。

    我心中一片温暖,笑了笑,“姑姑,谢谢你。”

    “谢什么呀,你可是我的亲侄女,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呢。”卫配珊亲切地笑着,抱着我的肩膀站了起来,“放心吧,以后姑姑不会看着你不管的。我们姑侄俩要经常联系来往,知道么?如果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我始终会站在你身边的。”

    “嗯。”我感动地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说话间,她牵了我的手朝外面走去。

    我们刚走到大厅,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的鸣笛声。

    一般来说,市中心是很少能听到汽车喇叭的,我当即抬起了头来朝外面瞧去。

    然后,我站住了。

    睁大眼睛定定地看着外面。

    一辆银色宾利房车正鸣笛穿过酒店门口的重重守卫缓缓开了进来。

    这辆车太熟悉了!

    长长的车身那么显眼地停在了酒店外面的空旷地上,有缕冬日的艳阳正从顶上斜射下来打在车窗玻璃上,闪着一片银色的光茫。

    车门被推开。

    一双锃黑发亮的名牌皮鞋从车上放了下来,停顿了一秒,男人弯腰而出,高大伟岸的身躯屹立在那缕艳阳之下,将他的身姿拉得清俊欣长,身上银灰色的笔挺西装隔着阳光的反射使他看起来就像是一片闪着银光的发光体。

    稍倾,冷啡与另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也走了出来,站到他的身侧,一左一右地护卫着他。

    许越回来了!

    我站住静静看着他。。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