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七十八章梦开阳被带走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手指握紧了,笑了笑:“许晟昆,你若没做什么坏事又何必如此紧张呢?我只能尽我所能的告诉你,不必担心什么。”

    “快说。”许晟昆等不及了,阴狠地盯着我。

    “其实你与梦开阳有勾结的事也是我无意中听到的,你不外乎就是想搞点钱,利用梦开阳的短处趁机勒索要挟而已。”我斟酬了下后这样说道,说完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的脸,想看他有什么反应,其实我也瞎蒙的,只是试探而已。

    他脸上的肌肉瞬间绷得紧紧的。

    他与梦开阳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真正深入来往的,这二人本来就不是一条道的,他最多是趁火打劫,勒索下钱财而已。

    我有听说他投资的一部电影票房惨淡,估计亏了不少。

    “这个事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他颧骨上的肌肉扭曲着,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我心惊惊的。

    如果说他的事情只有我知道,我还真担心他会把我杀了灭口。

    “我想许越也应该是知道的,虽然不是我告诉他的,但他身边的冷啡很厉害的,你应该比我清楚。”我这样小心地说着,身子向后挪了挪,“我劝你还是小心点,现在收手还来得及的,否则到时梦开阳的阴谋败露,你跟着进局子就不太好了,你想想现在多潇洒舒适啊,有地位,有钱,还有大把美女追随,这么快意的生活,要是进了局子,身败名裂不说,你都快要五十岁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这进去后还不一定能出得来呢,看看许晟睿吧,听说在里面好几次自杀呢,这要是舒服干嘛要自杀呢,你是聪明人,我劝你还是好好保重吧,再说了,许氏集团若真被梦开阳背了黑锅,被整挎了,你还能好到哪里去呢?你们不都是姓许么,好歹都是一家人呢,做人有时没必要那么贪的。”我十分好心地劝说着,其实从内心深处讲,他毕竟也是许越的亲叔叔,还真不希望他进到局子里去。

    上次,他和许晟睿联手给许越的酒里放白粉,这事后来还是被许越查了出来,但最终不了了之了,其实我明白许越的用意,毕竟不好的后果没有发生,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了,毕竟家丑不外扬,他也不想让亲情撕裂得太过残忍,若不是许晟睿贪污巨大,太过混蛋,也不至于会走到那个地步的。

    许晟昆似乎有所触动,低头从口袋里去掏烟,掏了许久,才掏出支烟来,摁亮打火机,摁了好几下才算是有火花了。

    我看到他点烟时,手是颤抖着的,点了许久也没有点上,他似乎很焦躁,打火机的火光在他面前跳跃着,如同鬼火,我看到他额上的抬头纹里藏了许多汗汁,保养得很好的脸上也看到了丝憔悴。

    这个时候才知道害怕了!

    趁着他点烟的间隙,我快速推开门朝外面跑出。

    二楼的俱乐部已经没有几个客人了,灯光也关掉了大部分,但前面的包厢里仍然亮着灯光。

    我朝着前面的灯光走去。

    还没走到许悍天的包房时,门开了。

    “小钥,以后要好好听家婆的话,勤俭持家,照顾好阿越的生活起居,不能像在娘家时那么任性了,懂吗?”一行人走了出来,梦开阳对身边的梦钥淳淳教导。

    我躲在了一侧,听着这慈父般的话,心中稀嘘!如果不是暗中知道了梦开阳的阴谋,今天他对梦钥这番慈父般的教导,真会让我激发出对父爱的感概,肯定会想到卫兰青对我的冷漠,可在我知道了一切后,却感到无比的滑稽可笑。

    我不怀疑这刻梦开阳对梦钥的父女情深,毕竟血缘亲情使然,可一个连自己女儿都能利用的男人,这时说出这些话来直让我感到寒心。

    “好的,爸,请您放心,我会懂事的。”梦钥笑着甜甜答应着,左手紧紧挽着许越的胳膊。

    “亲家母,我也希望您能把小钥当成您的亲生女儿,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做错了什么事,您可以打骂,或者告诉我,我会批评教育她的,同时也请您多多关照包涵,希望这一对孩子能幸福。”何锦云也拉着吴向珍的手动情地说道,言辞恳切。

    这点我倒相信何锦云是真诚的,毕竟这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爱女的全部期望。

    吴向珍当即握着她的手笑眯眯的:“亲家母请放心,对待梦钥,我一直都是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这辈子我没有多的孩子,就一个阿越,梦钥嫁进来后,那我就是多了一个女儿了。”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的,小钥能有您这样一个婆婆那是她的福气。”何锦云激动得用手去擦眼泪。

    然后何锦云与梦开阳几乎是同时看着许越,眸里是殷切的光:“阿越,小钥就交给你了,请你一定要善待她,她对你可是一片赤诚之心啊。”

    我的呼吸有些窒息,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幕,怎么就觉得这些话语就像临别遗言般呢!

    我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许越的脸,看着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那个我深深爱着的男人,此时的他正接受着另一个爱慕他的女人的家长委托,我想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叔叔,阿姨,请放心,我会对小钥好的。”许越笑了笑,轻声说道,脸上的表情生动柔和极了,说出的话语更是温柔体贴,这样说着的同时还亲昵地用手摸了摸梦钥的秀发。

    梦钥则娇羞地看着他,二人多像一对情深意重的小夫妻呀。

    我的眼睛越来越蒙,灰暗成一片。

    这样的许越才是真实的吗?他其实也是爱梦钥的,巴不得我与他离婚是不是?否则为什么在我告诉了他梦开阳的阴谋后还打算要娶梦钥呢?

    舞台上,他牵着梦钥的手温柔地告诉她:许家的媳妇不好当。

    对着镁光灯,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他大声宣布,他们的结婚日期,那时的他容光焕发,精神饱满,看不到半点难过。

    如果是装的,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装得那么好!

    现在,他又是如此亲切的答应了梦开阳夫妇的请求: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

    他真的做得尽善尽美,任谁也看不出破绽!这完全就是情真意切呀!

    可昨天,他把我抵在杂物间的墙壁上问我为什么会吐得这么厉害?还那样深情的吻我,甚至当着梦钥的面说他给不了她想要的,责怪她管得太多了,就那样抱着我从她的面前走过了。

    他为什么会如此反复?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我眼眶潮湿,光线模糊,扶着墙角站着,浑身麻木。

    直到许越送梦开阳一家进了电梯,电梯下行到了负一层,整个二楼俱乐部一片死寂了,我才慢慢转身朝着楼下走去,脚步很沉,心情抑郁得不能自拔。

    回到客房时,林姣姣仍然没有睡觉,她似乎很激动,正在客房里走来走去。

    冷昕杰也不知去了哪里,经过他的客房门前时,我脚步停顿了下,有心想要问问现在的状况,可又太晚了,握打搅到他。

    “姣姣,你怎么还不睡觉?”我没精打彩地走进客房在床边坐了下来。

    “依依,我睡不着,告诉你,我刚刚看到萧剑锋出去了,他身边跟着几个黑衣人。”林姣姣满脸的紧张,很为神秘。

    我奇怪地看着她:“你在哪里看到的?”

    “就在刚刚,我坐电梯去了28层,我看到萧剑锋从28层走出来,然后身边跟着几个黑衣人,他们进了另一个电梯。”林姣姣紧张地说道。

    “你没问他去干吗?”

    “没有,他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扭过了头去,但我有种预感,他是出去有事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事。”林姣姣显得神经兮兮的。

    我倒在床上,很疲惫:“姣姣,拜托你不要这么神经质了,萧剑锋是公家人,当然有他的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呢,快点睡吧,明天开幕式就要结束了。”

    说到这儿,我侧过身去,头一挨着枕头,不久后就沉沉睡过去了。

    我睡得很深沉,竟连梦都没有。

    感觉到有嘈杂声不停地在耳边响起,我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来。

    “依依,快醒来。”后来我是被林姣姣摇醒的。

    “怎么了?”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

    “梦开阳昨天半夜在机场被抓了。”林姣姣直接一句话把我给震得睡意顿消,差点弹跳起来。

    梦开阳竟然被抓了?还这么快?

    “然后呢?”我似乎还反应不过来,傻傻地问。

    “然后赵副市长带了很多人过来了,说许梦基金协会有问题,他要来调查许梦基金协会的内幕。”林姣姣看着我,心惊胆颤地说道,“怪不得昨天就看不到他人了,原来,他早就走了,可能早就暗中准备来找许氏集团麻烦了,说不定一直就在等着这一天呢,对许越和许氏集团下手,毕竟他对许越可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我脸上变色,腾地站了起来。

    梦开阳被抓,许氏集团原本与他是连在一起的 ,那许越能安好吗?

    我朝外面跑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