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七十四章实在太诡异了!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为什么你不愿相信我?梦开阳有问题,这个基金协会也只是他利用你来冼黑钱的,你要清醒点啊。”我努力挣扎着从许越的怀里下来了,再次郑重重申着,“你绝不能娶梦钥, 否则将来会被他们父女俩要挟的。”

    “这样么。”许越淡淡笑了笑,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我看着他脸上豪不在意的笑,差点脱口而出:这是冷昕杰告诉我的。

    “我亲耳听到了许晟晟与梦开阳的谈话。”可我想了下后还是压抑住了,只是这样说道,并把我偷听到的他们的对话给说了遍。

    许越的眸半眯了下,正在此时,电梯门开了。

    此时外面已经快大半夜了,天空一片银灰色,雪花仍在飞飞扬扬地飘落着。

    我们才走出去,就见到冷啡匆匆走了过来,大冷天的,他竟然额上有汗液。

    “许总。”他走过来看了眼我,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时,我手中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你们说吧,我先去接个电话。”我知道他说的话不宜让我听到,就知趣地说了句后朝着一边走去。

    “依依,你身体真的没事吗?有事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下。”我离开时,许越拉住了我的手,郑重问道。

    “真没事,放心吧。”我苦笑了下,顺从地点了点头,许越这才放开了我的手。

    我拿起手机朝一边走去。

    电话是林姣姣打过来的。

    “依依,你现在哪里?”林姣姣在电话里急促地问道。

    “怎么了?我就在楼下。”我眼皮跳了下,忙问道。

    “依依,可能要发生大事了,我看到晚上酒店里来了很多陌生人,酒店的周围更是有很多穿黑衣的男人在转悠着,我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目的是什么,但现场许多无关人员都已经被清理出场了,真不知道许总知不知道这些呢?”林姣姣在电话里压低声音说道,话语间有焦虑。

    我听得心惊肉跳,忙朝着刚才许越的方向看去,只见大厅里空荡荡的,许越早就不见人影了,外面的彩灯看上去特别的凄清落寞。

    “姣姣,我马上就上来。”我挂了电话后又进了电梯朝楼上走去。

    “依依,实在太诡异了!”我一进来,林姣姣就拉住了我的手,“难道许总真的一点点也不知道吗?”

    我心中沉了下,脑海里浮现出许越刚才的音容笑貌,就连林姣姣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平常,作为会长,总裁的许越会如此后知后觉吗?

    我想着他镇定从容的样子,沉吟着没说话。

    林姣姣把我拉到阳台上朝外望去,这里是中层,借着霓虹灯,果然能隐隐看到有许多穿黑衣的男人正在外面转悠着,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的,这些黑色的影子反倒较为打眼。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四周一片静寂。

    我心头惴惴不安的。

    “姣姣,我要先出去下,你先睡吧,小心点,若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你也要注意下安全。”我这样叮嘱着林姣姣就要朝外面走去。

    林姣姣一把拉着我的手:“依依,不急,我注意到了一个反常现象,陪同卫兰青的赵副市长已经不在酒店了,赵蔓丽也已经走了,难道他们早就知道了些什么?还是这些人就是赵副市长派来的呢?”

    “那萧剑锋呢,他在哪里?”我接口反问道。

    说起萧剑锋,林姣姣的脸色变了下。

    “依依,昨天晚上我喝醉酒后是不是萧剑锋把我送到医院的?我脸上的伤是不是赵蔓丽给打的?”林姣姣的眸里染上了层黯色,问着我。

    我看着她,思量着要不要告诉她实情。

    “依依,不用瞒我了,上午陈世章过来时就说漏嘴了,这间房原本就是安排给萧剑锋的,然后才让给了我,你是过来陪我的,正因为有这样的巧合,我们才能有机会听到许晟昆与梦开阳的对话,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林姣姣本是精明人,看来这是瞒不过她的,我只好承认了。

    “依依,我今天看到萧剑锋好几次从28层下来,看来,他与卫兰青来往较为密切。”说起萧剑锋,林姣姣的脸有些微微的红,昨晚萧剑锋舍弃赵蔓丽而把她送去医院的举动似乎又让她的少女心复活了。

    我看着她有些好笑,什么时候林姣姣能坦然面对萧剑锋的事情,什么时候她就才能真正的成熟。

    “姣姣,别想多了,赵副市长本就是卫兰青的门生,萧剑锋又是赵副市长的女婿,卫兰青对他好,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我摇了下头说道。

    “不,依依,我有种直觉。”林姣姣的眸里闪过丝炫丽的光,面容有些动容,“我觉得萧剑锋在有意与卫兰青走得近,似乎是想摆脱掉赵副市长的掌控,这是我的直觉。”

    我叹了口气:“姣姣,陷得越深痛哭会越深,你好好想想,就算萧剑锋没有了赵蔓丽,你与他呆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他的家庭是从政的,走的是官场路线,而你呢,自小的家境是就是破碎的商人之家,你若与他这样的结合,不管是在思想理念,价值观,还是人生观上面都是有偏差的,我还是希望你能清醒面对现实的好。”

    林姣姣似乎被我戮中了心事,有些泄气地低下了头来。

    我安慰了下林姣姣朝外面走去。

    虽然我反驳了林姣姣说萧剑锋的话,但我还是联想到了今天上午我在28层看到萧剑锋从卫兰青房中走出来的情景。

    卫兰青似乎对萧剑锋特别有好感,为了他,当时竞选政协时,硬是把理想人选许越给压了下去要提拔资因并不深的他,这中间似乎有些古怪,不过这些不是关健,也不是我应该关心的问题,因此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了。

    俱乐部的party已经散了,整个酒店在夜色中显得特别的冷清。

    我朝着俱乐部二楼许悍天的那个包房走去。

    “晟昆,你说余依生的那个女孩妮妮很有可能是许越的女儿,这怎么可能呀?”我才走进二楼俱乐部,经过一个包间时竟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而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这个女人的声音里竟然提到了我和妮妮的名字,我惊得差点跌倒了下去。

    夜深人静的,这声音虽然隔着包厢门,但并不妨碍我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是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没看到吗?那个小女孩越长越像许越了,我看余依那个女人还算聪明,竟会舍得带着孩子离开许越。”竟然是许晟昆的声音。

    赵蔓云惊得声音都变了:“难道余依在三年前就爬上了许越的床吗?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有手腕。”

    “哼。”许晟昆冷哼了声,“能有什么手腕?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

    “巧合?这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我怎么就遇不到呢。”赵蔓云不信,失落的声音,“还竟然让她生下了许越的孩子,那她的命也太好了吧,想我十八岁被你骗了,这中间还为你堕了二次胎呢,明明上次又有了孩子了,你竟然还不要我,害我一怒之下嫁给了沈梦杰,结果被那个渣男弄得孩子都没了。”

    赵蔓云说到这儿伤心的哭了起来。

    “宝贝儿,这只能怪你,我早就说过了,不到五十岁是不会结婚的,你非得不听话漏吃避孕药,结果就不能怪我了,不过放心吧, 我会补偿你的,上环那套豪宅我已经看好了,准备就在这几天里买下来送给你,房产证只写你的名字,这总可以了吧。”许晟昆说着这话时声音就有些喘息了,“宝贝儿,快,再用点力。”

    “死样子。”我听到了赵蔓云眉开眼笑的声音。

    包房里战况更加疯狂了,男女的吟蛾声不时传来。

    我听得脸上泛红,脚却挪不动步子,心里如海啸过镜,轰轰想着,一时间心惊胆颤的。

    许晟昆说妮妮是许越的女儿, 这说明他是清楚三年前发生的事的,那么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怪不得许越会对那个贱女人那么好了,原来早就生下了他的私生子。”不一会儿后,包房里又传来了赵蔓云羡慕妒忌恨的声音。

    我有听说过赵蔓云十五岁就考入了艺术学校,当时凭借着赵副市长的关系,顺利进入了娱乐圈,很快就出演了一部像样的电影,本来在娱乐圈是大有发展的,但后来遇到了许晟昆后,被他包,养,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其实这也怪不了赵蔓云,娱乐圈一直都盛行着女星嫁豪门的规则,女星嫁给豪门家族是最好的归宿,也是最大的荣耀。

    当时a城首富的许氏家族弟子许晟昆那可是典型的豪门公子,钻石王老五,光他一人继承的祖传财产就达到了几十个亿,而且还担任了诺大的许氏集团副总,当时的许氏集团总裁是许越的爸许嘉泽,在他不明原因的染上毒瘾后,公司几乎全权都是交给了副总许晟昆来打理的,因此,他手中握有很大的权利,这样的一个风,流豪门公子,长相又不错,在当时的娱乐圈几乎所有的当红影星都想攀附上他。

    他对付女人也很有一套手腕。

    可以想象,当风,流成性的许晟昆看上年仅十八岁的赵蔓云时,几乎不用想,肤浅的赵蔓云那是无可逃避的,这就是她的宿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