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七十二章你怎么会呕吐得这么厉害?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好,开心点玩。”卫配珊朝我笑着点了点头,“你尽管玩,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

    许悍天听着这话,看了我一眼,笑笑:“你倒与她合得来。”

    “是,她是我刚认的侄女,你们给听好了,可不准欺负她,否则就是与我作对。”卫配珊笑着开始摸牌,大方承认着。

    “卫小姐还真是性情中人,侠义心肠。”吴向珍大概没想到卫配珊竟会对我如此好吧,酸溜溜的说道,有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我唇角微微弯了下,估计她想破头也想不出我怎么会与卫配珊如此热络了,心里或许正在骂我有手段呢。

    其实不要说她,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呢,人生还真是特么的神奇。

    于我来说,凭空多了一个如此强势的姑姑,关健是她对我还挺好的,我应该知足了。

    “谢谢姑姑。”我向卫配珊道谢后跟着冷昕杰朝着包厢的另一边走去了。

    “打牌好,算上我一个。”此时陈世章看完了那些明星的表演,听说有牌玩,立即龙马精神,跑了上来就占了一个位子。

    “小钥,你来打,我帮你摸牌。”许越则走到陈世章对面拿了张椅子坐下笑笑说道。

    梦钥一听,很高兴,立即答应了。

    “依依,我们二个打他们三个,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冷昕杰走近来笑了笑,先走到一旁,很绅士地替我拉开了椅子,请我坐进去。

    我站着没动:“冷总,我并不会打牌,还是你打吧,我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咦,这里可没有这么多年轻人,就剩你们二了,不要推了,咱们随意玩玩就好。”梦钥有了许越在旁边坐着,就朝我热情地说道。

    其实,她只要看到我与冷昕杰在一起,还是很高兴的。

    我根本没心思玩牌,还要推辞,冷昕杰却双手按了我的肩膀让我坐了下来。

    我看了下麻将机,当了几年家庭主妇的我根本是没时间去玩这个的。

    我抬眼的时候,许越冰冷的眸正从冷昕杰按着我双肩的手上收回去,阴沉着脸。

    “许总,你来打吧,我真不会。”我还是站了起来朝着许越说道。

    “小钥的手臂不方便,你非得要看她出丑么?”许越板着脸,冷冷看我一眼,毫不留情地问道,似乎我是心存不良,非要让梦钥丢脸般。

    我被他噎得跌坐了下来。

    这男人,存心的吧,果然他要与梦钥结婚了就如此维护她了。

    我心里一疼,说不出的难受。

    “依依,玩几手吧。”冷昕杰在对面温言安慰着,“随意就好。”

    “好吧。”我只能陪着他们玩了!“我根本不会玩的,要是玩得不好,你们可不要怪我。”我坐正了身子做好了摸牌的状态。

    说实话,这玩意并不是太难的事,如果用心学,几圈过去后就能学会的,但我哪有那个心思来学这个呢。

    几盘下来,我不时出错牌,让他们哄笑个不停,特别是陈世章高兴死了,不时叫唤着找要我钱, 这小子有了玩的,早把我对他说过的那些许氏集团安危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了。

    卫配珊在那边听到我们这边的笑声,知道我输了,拿了一沓钱过来放到了我的面前,我很不好意思,陈世章趁机把赢的钱抢了过去。

    再玩了几圈后,我竟然看着面前那沓钱所剩无几了,一下肉疼死了。

    服务员送来了果盘,我只是用牙签签着李子吃,故意磨磨噌噌的不肯拿牌。

    “依依,不用担心的,输了算我的。”冷昕杰笑着看了眼我面前所剩无几的钱,淡淡说道。

    算他的?卫配珊拿来的钱起码有好几万都快被我输光了,我要是再欠他的,那可是还不起,更别说我现在还住着他的房子呢。

    “别磨噌了,快开始吧,反正有金主给你钱呢,你怕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许越竟然从梦钥的右边坐到了左边来,他的椅子与我紧挨着,浓烈的男性气息直往我的鼻翼里灌,我就听着他阴阳怪气的声音,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想想我之所以会输得这么惨,全是这个家伙故意使坏针对我的原因。

    他对这玩意似乎特别精通,好像能算准我们手中的牌般,关健时刻帮梦钥出牌时,总是故意放水给陈世章,把个陈世章高兴得合不拢嘴,几圈下来,陈世章面前堆满了钱,而我竟连底,裤都快给输光了,冷昕杰虽然精通,但奈何我不熟,无法配合他,也是输了不少。

    在他的这一番催促下,我只得又开始动手摸牌了。

    打了不到一圈,许越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先去接个电话。”他站起来拿着手要朝外面走廊上走去了。

    他一走,我身边一空,终于盼着他走了,我正嘘了口气时,突然一股榴莲味在包房里飘散开来。

    “服务员,拿点榴莲过来。”梦钥闻到了立即朝着端果盘的服务员叫道。

    “好的。”服务员在那边笑眯眯地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我的手还在拿着牌,这强烈的榴莲气息立即刺激得我胃里一阵强烈的恶心,我只得把牌一推,说了声“我去趟厕所。”捂了嘴就朝着外面跑去。

    我趴在卫生间里好一阵呕吐后,才低着头朝外面走去。

    刚走到外面就碰到了一个的胸膛,惊得我抬起了头来。

    许越正阴着脸看着我,薄唇抿得紧紧的。

    “你怎么会呕吐得这么厉害?”他手腕突然扣住我的手把我朝他的胸膛里带去,我一下被他拉得跌入了他的胸膛里,只感到撞得我生痛,他身上的热度隔着厚厚的布料都朝我身上浸袭过来。

    我惊得脸上变色 ,还来不及反抗。

    他一脚踢开了卫生间旁边的一个小房子把我给拉了进去。

    “许越,放开我。”被他拉进去后,我心里发慌,挣扎着要脱离开来。

    “说,怎么回事?”他的手一下就扣住了我的腰肢,震慑着问道。

    “不要你管。”我脸憋得通红,赌着一口气,用一只手死命推他却推不动,抬起了头来怒视着他,“听到没有,放开我。”

    他沉沉看着我,圈着我腰肢的手指摩挲着,另一只手握着我的后脑勺,突然勾唇一笑:“拜托你别这样看我,这样会让我想……”

    他的脸突然低下来挨着我的鼻子,“会让我想在这里要了你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