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七十章卫兰青是您什么人?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众人说话间,party随着著名主持人的出场开始了。

    我不想呆在这里,浑身难受,尤其是坐在侧面的吴向珍那张脸,黑得很,总是感觉她在阴沉沉地盯着我。

    而且梦开阳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也坐在这里,这令我很不安。

    我想陈世章应该也是与我感同身受的,他不时地望我一眼。

    我想站起来离开,可身边这个叫配珊的女人只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无法走开。

    从这个包厢里看舞台,我们的视野是非常好的,舞台上面的歌星明星一举一动都能清晰地看到。

    随着几个大牌明星的出场,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室内的尴尬场景暂时缓和了。

    悠扬的歌声,热情激昂的热舞,在歌舞升平中大家都沉浸在一片太平盛世中,似乎都忘了一切,连我都似乎沉了进去,陈世章的眼睛则完全被那些风騒的女明星吸引了,把一切早丢到爪哇国去了。

    “各位亲爱的来宾,在场的长辈亲戚朋友们,今天我们的许越总裁将要向大家宣布一件喜事,下面我们有请许会长和梦钥副会长小姐出场。”主持人煽情的声音在大厅里慷慨激昂。

    “好。”下面顿时沸腾了,响起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好,好。”包房里,梦开阳也率先鼓起了掌来,吴向珍一直黑沉着的脸终于眉开眼笑了,也跟着鼓起了掌。

    我的心突然又像被放进了一堆沙砾中碾压般透不过气来。

    随着音乐声起,舞台上面的那一大束聚光灯亮起,我看到了许越高昂的身躯慢慢从舞台后面随着聚光灯移动着走了出来。

    他西装革履,神彩奕奕,风度翩翩,边走出来边向台下面大方自若地挥着手。

    “好。”顿时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

    有些人天生自带明星光彩, 无论走在哪里就像是一束聚光灯能吸引所有人的眼光,许越无疑就是这样的宠儿。

    我坐着呼吸有些急迫,眸光落在那束光里,眼睛灰蒙蒙的,耳边响着妮妮叫爸爸的声音,还有刚打电话时她开心的咯咯笑声,心尖就会一阵阵的刺痛。

    我看着许越的眼睛越发的灰蒙,就像那光束里好像有烟一样在绕着许越的身躯一圈圈缭扰着,直到他的身影在我的眼里神秘莫测。

    曾几何时,我希望自己活得多姿多彩,穿着漂亮洁白的婚纱站在红地毯的一端,那个属于我的他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朝我走来,挽起我的手,我们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可这个梦想于我来说太遥远,我只能远远地像这样般坐在远处看着他。

    在我的胡思乱想中,随着另一束聚光灯的亮起,身穿一袭白色礼裙的梦钥款款走上了舞台。

    “好漂亮。”台下面顿时又欢呼了起来,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梦钥弱柳扶风般走了出来,双手戴着白色的袖套,任谁也看不出她没了右臂,她左手向着台下扬了扬,微微笑着,如天使般慢慢靠近了许越。

    最终二人并排站在了舞台上。

    主持人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我就看到许越握着梦钥的手,拍了拍,温声说道:“小钥,许家的媳妇并不好当,会很辛苦,很委屈的。”

    梦钥紧紧挨着他站着,热泪盈眶,直摇着头:“阿越,我不委屈,能够嫁给你是我这一生的梦想。”

    不管梦开阳的阴谋是怎么样的,但梦钥爱许越,这是不争的事实!她可以爱到为他不顾一切。

    我有理由相信那时事情危急时,梦钥是真心想要保护许越, 为他挡掉那一刀的,她或许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正如我那天想都没想就朝他扑过去打掉了他手里装有白粉的酒般。

    不排除梦开阳利用了她对许越的爱!

    我直直坐着,眼睛生生的涩痛,我努力把眼睛移向了后面的舞台灯,看那些璀灿的装饰灯,想让它们能吸引我的眼睛,让我分掉些神。

    可没有用,梦钥那肉麻的,娇滴滴的声音还是残忍的地一点点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许越温柔地看了眼梦钥,然后他的眸光朝着我们包房的方向瞧来。

    我知道他是在瞧梦开阳夫妇的,这是在给他们吃定心丸呢,他也绝不可能是瞧我的,毕竟他并不知道我会在这里。

    我的背后有轻轻的哭泣声,那是梦夫人喜极而泣的声音。

    我感觉脚很僵硬,麻痛,这才意识到自许越出现在舞台起,我就是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得太久了。

    看来我不想他娶梦钥,这个现状我已经无能为力改变了。

    此刻,许越的眸光从我们的方向扭了过去,复又像初始那般温柔地看着梦钥,然后正面着所有的观众,大声而隆重地宣布:“我的结婚日期是二月十八日,到时欢迎社会各届友人朋友及一众媒体光临,见证我最幸福的时刻,谢谢大家。”

    舞台下面是热烈的掌声。

    包房里也响起了他们的掌声。

    我的眼睛定定注视着舞台上面那束最强的光,那束光里有极细小的颗粒在悬浮,碰撞着,一点,一点的东西,越来越多,凝成了无数颗粒,有什么冰凉冰凉的东西落在了我的脸上,心房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断裂,我的手指紧紧抚摸着肚子,喉咙处胃里有东西不停地涌出来,我低下了头,眼泪终于从我的鼻翼间滑落……

    伴随着一阵恶心,我手抬起来想要去捂着嘴,却发现我的手一直被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扭过头去,看到了一双疑惑关切的双眼,那双眼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眨了下眼睛,把手抽了出来,对着这个叫配珊的女人勉强笑了下,“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先失陪了。”

    然后我快速站了起来,低着头快步朝外面走去,不再理会梦开阳夫妇和吴向珍那些嘲讽不屑的眼光…

    终于走出了这间令我窒息的包房,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仿佛找到了赖以生存的空气,然后我朝着公厕跑去。

    眼前仍在不断地晃过许越温柔地看着梦钥的眼光,胃里一阵难受,伏在云石台上剧烈呕吐起来,直到我吐得满头的虚汗时,才闭着眼睛无力的靠着墙壁站着。

    “余依,你这是怎么了?”突然间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惊得睁开眼睛,一张精致的女人的脸呈现在我眼前。

    竟然是她!

    许悍天的老情人!

    她正站在我眼前打量着我。

    “我没事。”我急忙摇头,低下头去想要离开。

    “余依。”她跟着我走了出来,“你有什么心事吗?”

    凭直觉,她并不会伤害我,因为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善意。

    “您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我并不认为我会与她有什么交集,她一定是上流社会的女人,我毫不怀疑她名媛的身份,必定也是像卫程程那样家庭出身的,这样的女人,我向来与她们不合拍的。

    “余依,我叫卫配珊,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姑姑或者阿姨。”卫配珊站在我身后轻淡如烟地说道。

    然而‘卫配珊’这三个字轻淡如烟地说出来时,我整个身子震得抖了下,不是后面那二个字让我吃惊,而是前面的‘卫’姓却刺痛了我的耳朵。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您是京城来的?”我转过身来问。

    她笑着点了下头,拉着我的手朝着一旁的休息椅上走过去,然后按着我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看着她,越发地觉得她眉眼间有熟识的感觉,突然问出声来:“那您是牙儿胡同的卫氏家族后代吗?”

    她眸光亮了下,微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

    我心里瞬间一阵无比复杂的情绪。

    “那卫兰青是您的什么人?”我小心谨慎的问。

    “你认识他吗?”她微笑着问我。

    我愣了下,立即摇摇头:“不认识。”

    “哦。”她面不露声色,只是轻‘哦’一声,笑笑淡淡说道:“卫兰青是我的哥哥。”

    我惊得站了起来。

    果然,她不仅是卫家的人,还是卫兰青的哥哥!

    怪不得我们会长得像了!

    怪不得我与她之间会有某种所谓的默契了,站在血缘角度来讲,她是我的姑姑!

    然而我只是惊诧了一会儿后,就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道:“那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只是轻笑一声:“余依,我了解你的,你真不用对我警惕什么,我与他们那些人是不一样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我低着头不出声。

    “哎,我自从十八岁那年就离开了卫氏家族,去了美国独自创业,这么多年再没有回过家,我对那个卫家并没有多少感情,但在我的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儿,那个小女孩儿就是你,我的侄女,我也曾经想过要找到你,带着你长大的。”

    我呆了呆,看着她。惊骇地问:“为什么会这样?”

    她眸光深沉,叹了口气:“以后我再告诉你原因,我庆幸的是今天遇到了你。”

    我仍然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我想她与我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是卫兰青不要的女儿,但她是卫兰青的妹妹,是卫家的公主,在她那一辈里,已经有了哥哥卫兰青了,她公主的地位应该是不会改变的。

    “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儿刚生下来起卫家就把她当成祸害,只因为她是个女孩,为了能生个男孩,还没满月就把她送给了白清梅去抚养,我就记得你刚出生时呀,我抱着你逗你玩,你竟然会对我笑,眼睛大大的,又黑又亮,我那时就想,这个女孩儿长大了肯定是个漂亮,兰心慧质的女孩儿,果然,你出落得如此漂亮了,知道吗?那时的我可喜欢你了。”卫配珊继续微笑着对我说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