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六十七章你算什么东西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陈世章走后,我与林姣姣商量了下,就朝外面走去。

    年关已经越来越近了,天气也是越来越阴冷,酒店里面是中央暖气,感觉不到冷,可一走到外面冷风就迎面扑鼻而来,只觉得寒意森森。

    许梦基金协会开幕式隆重而繁华,此时,礼仪小姐正在酒店人山人海的大型会议室里穿棱着,许氏集团的职员异常的忙碌,也都在与客户商家有条不紊地签着合约,不用想生意都是非常好的,这几天会有大量的资金进账。

    我看着这一派欢歌笑语,繁华降重的场面,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余依,听说你在到处找我的许越哥哥,是吗?” 我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正站会议室前面的花圃处凝望着那些签约咨询的人群,搜索着许越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梦钥竟然站到了我的面前,阴沉着脸望着我,冷冷问道。

    我愣了下,看着面前的梦钥,她的脸很精致,眼睛很大,凝着水珠,藏着心机,很多时候她都是显得楚楚可怜的。

    可此的她看着我,除了冰冷就是厌恶。

    我的眸光移到了她的右臂上,唇角浮起抹讥讽的冷笑。

    “是的,我有找过他。”我点头大方承认了。

    “哼,你可真不要脸。”梦钥脸上瞬间黑沉得像块锅,连声冷笑着:“余依,你与许越哥哥已经离婚了,现在他是我的未婚夫,你竟然这样大张旗鼓地到处找我的未婚夫,把我当成了什么?”

    我的眸光从她满是讥讽的脸上移开来,飘向了远处,话语轻淡如风:“梦钥,我要阻止许越娶你,他并不爱你。”

    梦钥单薄的身子一震,脸瞬间扭曲起来,眸里都是凶光:“余依,就凭你?你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我立即把你从这里赶走。”

    我看着她,唇角浮起冷笑:“梦钥,如果你是一个善良诚实的女子,如果你爸真的一心一意为了许氏集团着想,我可以容忍许越娶你,可你不是,你爸更不是,因此,我不允许你嫁给许越,那样会把许氏集团毁了。”

    梦钥脸上更加黑了:“余依,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做?”

    “就凭你爸爸梦开阳的罪恶,那就是我的资格,每一个正义的人都有这样的资格。”我冷冷说着,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我想知道,你这手臂到底是怎么断的?你真的是为了救许越吗?”

    我看到梦钥的左手瞬间紧握了起来。

    她似乎显得有些慌乱,大而无神的眸眼里有恐惧,心慌,甚至还能看到丝心虚。

    其实我想要确认的是,如果是梦开阳策划了一场苦肉计,她本人是否知情。

    一个人的眼神最能出卖自己的心。

    因此我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如果她知情的话,那这个女人心机太深了, 如果她不知情,那就是被梦开阳利用的。

    一会儿后,梦钥好像恼羞成怒了,脸色发白的同时也涌起丝气愤的红晕,指着我尖锐地骂道:

    “余依,我没想到你的心这么歹毒,明明我的手臂断了,你却还这样来质问我,似乎是我故意要断掉般,难道非要看到我死了,你才能开心么?有本事,你也断胳膊断腿的给我看看。”

    我不恼,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她被我看得发慌,色厉内茬地冲我喝着:

    “余依,我告诉你,就凭你这平民百姓的身份是永远也走不进许氏家族的大门的,我劝你死心吧,还是好好跟着你的冷昕杰过日子才是你的正路,你若再这样我马上用副会长的身份把你赶出去,从此后让你在a城无法安身。”

    “嘿嘿。”我笑了下,“如果你没做坏事,又何必如此心虚呢,知道吗?其实爱情,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诠释,根本无须断胳膊断腿的,黑暗终究是掩盖不住的,你做过什么,最终也会被揭露出来的。”

    “你……”梦钥看着我,眸里突然地涌上了一层雾气,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姐姐,我真不知道许越哥哥去哪里了,求求你了,不要这样逼我,我只是因为太爱许越哥哥了,爱到不要自己的命,什么都愿意为他做的,你想想,那时是多么的危险啊,可我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替许越哥哥挡了那一刀,因为我太爱他了,没有他会活不下去,我更不要看到一个断胳膊断腿的许越哥哥,因此,求你了,求你不要逼着我离开我的许越哥哥。”

    她突然哀哀地哭了起来,刚刚的凌厉气势不见了,变得我见犹怜,黎花带雨。

    我暗暗吃了一惊,满心的莫名其妙。

    “小钥。”我的身后一个慈爱的声音响起。

    我大吃一惊, 回过头去,只见一个穿着旗袍,披着水貂皮的中年女人在一名管家的陪同下正站到了我们的后面。

    这个女人就是吴向珍,许越的亲妈,梦钥的绝对幕后老板。

    因为我背对着她,不知她什么时候过来的,而梦钥却是正对着她,显然早就看到了她。

    我瞬间明白了,梦钥的态度为何会转变得如此快了!

    原来是装给吴向珍看的,不由得冷笑了下。

    “阿姨。”梦钥装作才看到吴向珍的,立即亲热的叫了声,乖巧地跑了上来。

    “哟,小钥,这眼睛红红的,还有泪呢,怎么会哭呢。”吴向珍冷冷看了我一眼,拉着梦钥的手轻轻拍着,慈爱地问道。

    我就感到一阵寒意深重。

    “阿姨,余依逼我离开许越哥哥,说要阻止我跟许越哥哥结婚,还怀疑我是故意断了右臂只为搏取许越哥哥和您的同情的。”梦钥的眼泪流得更急了,满脸的苍白,楚楚可怜地偎着吴向珍。

    我说不出话来,冷冷地看着这个太会装的女人。

    吴向珍脸上的笑容顿时没了,眸中朝我射出一道冰冷的寒光,毫无温度。

    “小钥,放心,你才是我的儿媳妇,是许越的妻子,是我们许家的少奶奶,你对我们许家真可谓是劳苦功高,我们许家少奶奶非你莫属,只要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憾得动你的,那些有心想要来搅事的,还得问我同不同意呢。”吴向珍又嫌恶地看了我一眼,声音冷若冰霜。。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