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九章让我再好好抱抱你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妮妮想要布娃娃,让她自己来找我要。”许越双手环胸,唇角浮起个好看的弧度,淡淡开口道。

    果然是他成心藏起来了!

    他明明知道妮妮离不开这个布娃娃,因此,早就藏起来了,好等着我来找他要吧,这死男人!

    我一下就泄气了!

    若他不想给,我是找不到的!

    看来我只能期望妮妮慢慢忘记那个妞妞就好了!

    “你口口声声说是妮妮的爸,却连一个布娃娃也不肯施舍,原来这就是你对妮妮的爱呀?”我的眼圈红了,说话声都哽咽了起来。

    ,

    “还有,我的房卡在这里,分明就是这间房来的,我并没有走错,走错的是你,你敢把房卡拿出来给我看么?”

    我把手中的房卡递到了他的面前,理直气壮地说着。

    他淡淡看我一眼,把我手中的房卡接过去看了下,冷哼一声,走到书桌上拿着房卡递给我说道:“那你好好看看,若不是这间房,我又怎么能进得来?”

    我心中一跳,忙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房号正是这间,我拿着它跑去刷了下房门,真的能刷开,看来他并不是利用特权进来的。

    我站着发呆。

    看来我们二人都没有走错,那到底是谁弄错了?

    再往后一想,有可能是安排这些房号的人弄错了!

    那谁会弄错呢。

    我忽然捂上了嘴。

    脑海里就闪过上午陈世章把客房名单交给我,我交给林姣姣时,她失魂落魄离开的模样。

    看来八成是林姣姣神智不清醒之下,把我和许越的房间弄错了。

    还真是巧,竟然把我和许越给安排在了同一间客房!

    这该死的林姣姣,我差点被你害惨了啊。

    “那算了吧,这房我让给你算了,一切等明天再说吧。”他若成心不给妮妮布娃娃,我也是要不到的,现在这么晚了,与他呆在同一间客房里确实不太好,我们现在可是离婚了的,这比我与冷昕杰呆在一起还要令人暇想,当下只低低说了声,拿起肩包就想朝外面跑去。

    可还没开始跑,一条手臂就朝我绕了过来,我惊叫一声,那条手臂用力一圈,竟把我抱进了他的胸膛上。

    “既然来了,干嘛要走呢,我不介意将错就错。”许越低沉一笑,用力抱紧了我,将他的身子紧紧贴着我的身子,“其实呢,你是特别想我,想与我睡觉,才故意走错的,对不对?”

    靠,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快要气晕过去了!

    死林姣姣,明天我与你没完!

    “许越,你别想得太美了,只是林姣姣安排错了而已,你放开我,让我出去,明天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我极力挣扎着,没好气的嚷叫着。

    “行,那明天再说,今晚我们先睡了吧。”他嘻嘻一笑,双手一抄,竟给我来了个公主抱。

    我身子悬空,一阵头晕目眩,挣扎着用双手去捶打他。

    他哈哈大笑,抱着我放到了床上,我试图翻身逃跑,他健硕的胸膛往下一压,竟把我给压在了身下。

    “依依,别装了,想我就直说嘛,其实我也很想你的。”他伸出舌尖舔了舔我的唇瓣,笑嘻嘻的。

    靠,我想你个妹!

    我真是有口说不清,冤屈死了,这家伙明显故意在屈解人意,太可恶了!

    我伸出一拳朝他脸上挥过去。

    他嘻嘻一笑,一把接住我的拳头握紧,放到唇边亲吻了下,亲昵地说道:“依依,别这样,我们有好多天都没有做了,你就不想我么?”

    说完握住我的拳头反过去压在我的身下,低头就含住了我的耳垂吮吸着。

    我身体里瞬间流过股电流,全身又酥又痒,这男人非常熟悉我身上的敏感部位,另一只大手伸进了我的内,衣里……

    “放开我。”我又慌又急,挣扎着喊,浑身涌起的酥麻快感让我的下腹胀胀的,不停收缩着,我害怕到了极点,厉声喝道:“许越,你今天要是强要了我,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或许是我的声音太过严厉,语气里夹着害怕痛苦。

    许越终于抬起了头来看着我。

    我的眼里盈满了泪水,“许越,你太过份了,不要让我恨你。”

    他愣了下,看着我一会儿,理智似乎清醒了,翻身下来,把我搂抱入怀里,动情地说道:“那好,我不动你了,我们就这样睡,好不好?”

    “不好。”我的脸被他按得埋入了他的胸膛里,那股让我熟悉沉醉的气息淹没了我,有那么会儿,我真的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很想就这样拥着他入眠,可我的理智是清醒的,用力推着他。

    他紧紧拥着我,呢喃着:“别动,依依,让我再好好抱抱你。”

    他的说话声带着蛊惑,温柔得让我心动,我竟然真的没有挣扎了。

    他抱着我,贪焚地呼吸着我身上的气息,似乎很满足般。

    “放开我,我要走了。”一会儿后,我伸手用力推他。

    我不能在这个温柔的陷阱里沉沦,他马上就要与梦钥结婚了!

    不得不承人,在我内心深处,我是舍不得他,不想离开他,他是我爱着的男人,也是我二个孩子的爸,他轻易就能主宰着我的一切。

    但他永远不会也不能属于我!

    人真的就是这样的怪,哪怕冷昕杰对我再好,他要亲近我,我会发自内心的抗拒挣扎,似乎我们二个在做着什么违法的事情般,可许越就算与我离婚了,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可他强吻我也好,搂抱我也好,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一切互动,似乎是水道渠成,自然而然的事,并无违和感,这大概就是爱与不爱区别吧,我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许越的手仍然抱紧我,没有放开。

    “你听,梦钥来了,正在敲门。”我故意这样说着,果然许越愣了下,趁着他发愣的瞬间,我用尽力气一把推开了他,爬起来朝外面跑去。

    这次许越没有追过来了,或许他也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吧。

    我跑进了萧剑锋的房间,林姣姣正睡得像头猪。

    我稍微冼籁了下,又累又困,倒在林姣姣旁边睡着了。

    不知道这觉睡了多久。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大白天了,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快十一点了。

    林姣姣也醒了。

    “依依,我怎么会睡在这儿?”她坐起来,把昨天的事全忘了,只是不解地问道。

    我哭笑不得:“姣姣,以后不准你喝酒了,你这酒品实在太差了。”

    “我,喝酒?”林姣姣不解地看着我。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快点去冼簌吧,你昨晚喝酒闹事,还不知道梦钥会如何收拾你呢。”

    说完朝着卫生间里走去,准备先去冼簌。

    “哎哟。”我才走没多远,就听到林姣姣痛叫了声,吓得我回头一望,只见正准备下床的林姣姣在站起来后秒间又叫了声跌坐了下去。

    看来,昨天赵蔓丽伤得她挺重的。

    “怎么了,很痛吗?”我急忙走过去关切地问道:“你呀,以后不要再喝酒了,知道吗?”

    “嗯,好痛。”林姣姣扭着脖子,奇怪地问道:“我就是喝了个酒而已怎么会这么痛呢,连脸都是痛的。”

    我没有说话。

    昨晚赵蔓丽打她的事,及后来萧剑锋送她去医院,这些我都不准备告诉她说了。

    毕竟这些事情知道了对她来说真不是好事,她只要知道她昨晚喝醉酒闹事,吸取教训就好!

    “你脸碰伤了,还要擦药,先去冼冼吧,我帮你擦。”我看着一旁床头柜的药,这样催着她,“走不了,我来扶你。”

    说完我就弯腰去扶她。

    “不用,我自己能走的。”她拒绝了我,站起来,一扭一扭地朝着卫生间里走去。

    “哎哟,我的脸怎么会这个样子了?”一会儿后,她在卫生间里大惊小怪起来。

    我走过去看着她:“别叫了,看你以后还喝不喝酒了。”

    她茫然看着自己的脸,用手捶着头:“哎,头痛死了,真不知昨晚做了什么。”

    我不说话。

    “对了,姣姣,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想在许氏集团里好好混下去,那你就必须认真点,以后对萧剑锋,必须要忘记他,不能让他影响到你的心情,懂吗?”我想到了昨晚的事,语重心长地说道。

    她有些心虚地低下头:“我怎么了嘛?”

    “怎么了?”我气得真想敲爆她的头:“昨天,陈世章让我把安排客人住房的名单交给你,你老人家倒好,竟然把我给安排错了,你是不是晕头了?竟然把我和许越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难道你不知道我与他已经离婚了吗?”

    “这样呀。”林姣姣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听到我这样说,笑了笑:“这不是正好给你们好机会么。”

    “好你个头。”我想到昨晚与许越在客房里的事,脸上不由一热,幸亏得昨晚没有提前在客房里睡着,否则,今天会后悔死的,这样想着我瞪着她咬牙切齿地:“林姣姣,你简直气死我了,这次,我要与你没完。”

    “呀,不对啊。”林姣姣看我这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突然叫了起来,“这些房间号并不是我安排的,你昨天交给我的时候早已经安排好了啊,我只是负责分派到每个宾客手中而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