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八章我求他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好一会儿后,萧剑锋的手抚摸着林姣姣受伤的脸,沉痛地说了声:“姣姣,我对不起你,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说完,他用力掰下了林姣姣挽着他脖子的手,把她抱到大床中央,盖上被子,对我鞠了个躬,卑微地说道:“余依,请你照顾好姣姣。”

    我的手心疼得握了起来。

    他终究还是迷恋权势,还是要弃林姣姣而去。

    我可怜的林姣姣啊!

    萧剑锋转过身朝门口走去,我看到他的背影异常的沉重,那个宽厚的背似乎正在承受着太多的重担般。

    自他回国我见到他起,由最初的淡漠,到彷徨,再到现在的心事沉沉,这男人似乎正在经历着一个沉重的心路历程般,我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与我在大学时认识的那个萧剑锋完全不一样了!

    难道权势真的能让一个男人改变得这么彻底么?

    床上,林姣姣躺着迷迷糊糊地哭了起来。

    我走过去心疼地看着她的脸,想起了那个恶毒女人的那狠狠一脚,还真是心狠啊,一个女人竟然能对另一个女人的脸如此下死狠地踢去,可以想象这个女人的心是多么的狠毒,萧剑锋竟然要选择这样的女人,将来,他能幸福吗?

    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些男人了!

    弯腰下去我给林姣姣擦去脸上的泪花,轻轻拍着她的背,一会儿后,她停止了哭泣沉沉睡了过去。

    她睡着后,我也全身的疲殆,看来,今晚必须要陪着她睡在这儿了,真让她这样一个人睡在这里,我是不会放心的,毕竟这里原本就是安排给萧剑锋的客房,赵蔓丽那个女人有可能随时过来的。

    我的肩包还放在原来的那间客房里呢,手机也在那里,必须得拿过来才行。

    这样想着,我轻轻掩上房门,走了出去。

    先去了趟冷昕杰的客房,看他睡得好好的,放了心,这才朝着我隔壁的客房走去。

    刷开房门,有些吃惊,卫生间里竟然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

    奇怪,这不是我的客房么,怎么还会有人呢?

    难道是我走错了房间?

    我好奇之下,拿着房卡走了出去校对了下,没错啊,就是这间房。

    怎么会有人呢?那我的东西呢?

    我慌忙走了进去,抬头一看,还好,我的肩包正在床头柜上放着呢。

    我伸手拿起肩包来,莫名的有阵心惊肉跳。

    卫生间里的水流声已经停止了,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

    天啊,太可怕了,到底是什么人潜入了安排给我的房间里?幸亏得萧剑锋把客房让了出来,否则我今晚睡在这里不是很不安全么?

    如此想着时,我肩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我急忙翻开手袋去找手机,手却有些发抖了。

    好不容易拿到了,竟掉了好几次,待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陈世章打来的。

    这个死家伙让他去拿个布娃娃,竟然这大半夜了才给我打来电话。

    “喂,陈助理。”我接起电话来,很没好气。

    “余依呀,我……我找……找了好半天也没有看到你所说的那个布娃娃呀。”陈世章在那边打着酒嗝,为难地说道。

    “在里面的那个睡房里呀?你进去找了没?”我一听有些头疼了,这布娃娃要是丢了我去哪里给妮妮弄个一模一样的呢。

    “真没有啊,这里面可全是梦钥的东西,咦,卫生巾,胸罩,肉色内,裤……妈呀,这是什么,性用品么,好恶心呀。”陈世章显然已经潜入了许越总裁室里面的那个卧房里,正在四处翻找着,我听得特么的恶心,就打断了他的话:

    “喂,陈世章,别乱翻了,那些都是女人的东西,我只是让你去找布娃娃的,没让你去翻这些的。”

    这该死的男人竟然去翻人家女人用的东西,果然男人都是不靠谱的,一个那么大的布娃娃,只要在房间里抬眼就能看到的。

    “嘻嘻,不看白不看,顺便看下嘛。”他在那边嘻皮笑脸的。

    我突然想起那里如果被梦钥霸占了的话,她也不可能能容得下妮妮的布娃娃啊,还是算了吧!

    看来想要找回这个布娃娃真只能直接找许越要了!

    “陈世章,听着,给我快点滚出来,不准去偷看女人的东西。”我气呼呼朝他吼了句,挂了电话,拿着肩包返身就跑。

    “膨”的一声闷响,我刚转过身去就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呀。”吓得我尖叫出声来。

    “叫什么叫?你跑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的鼻翼间瞬间就是那种熟悉好闻的气息。

    我惊得抬起头去。

    许越正光着上身,下穿围着条浴巾站到我的面前,审视着我,唇角带着抹玩味的嘲笑。

    天,竟然是他!

    我快要晕死了!

    这明明是我的房间呀,他怎么会说是我跑进了他的房间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他!

    印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光洁的上身,宽厚的胸膛,健硕的腹肌,真是要死了,我竟然会心慌脸热。

    非礼勿视,非视忽视。

    我快速转过身去,吞咽了下口水,大声说道:“许越,这可是我的房间,你竟然跑进了我的房间里,明显就是居心不良,我要告你。”

    我有些语无伦次,羞急不已。

    分明想要远离这个男人的,竟然还会跑进了他睡的客房来,还是这么大半夜的,这谁信呢?实在是太暖昧,太令人暇想了,简直就是欲盖弥障嘛!

    “余依,行了吧,少装了,想跟我睡觉就明说嘛,还假扮清高,有必要么。”许越轻嗤了声,嘻嘻一笑,毫不正经地说道。

    天,快拿根绳子让我上吊得了!

    我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无耻的想法了,我这简直比窦蛾还要冤,可一时又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急怒之下,只好冲他说道:“许越,你先给我穿上睡衣,我们再来好好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怕什么呀,我又没有全,裸,假正经什么呢,再说了,我这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的。”他在我背后低笑一声,懒洋洋地答道。

    “快,先穿上睡衣,咱们好好说话。”我侧过身去拉开了旁边的衣柜,找出套睡袍来反过手去剃给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可他偏偏不接,还满脸的嫌弃:“酒店的睡衣这么脏,都不知哪些脏男女穿过了,你竟让我穿这个?”

    “不然呢,你想要怎么样?”我跺着脚问。

    他轻笑了笑:“没怎么样,我本就准备这样光着上身睡觉的,谁让你自己跑到我的房间来了呢,这可真不能怪我。”

    他竟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我的头上来,我比心里冤苦,可现在也无法反驳出什么,冷静下来一想,不对呀,如果我真走错了房间,这房卡也是刷不进来的呀。

    这说明什么,我没有走错,那就是他走错了。

    “余依,你刚跟陈世章在电话里说什么?”他歪着头,眯着眼睛打量着我:“说吧,你们

    鬼鬼崇崇的,在搞什么鬼?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一下就提醒了我,我也顾不得其它了,立即替妮妮求道:

    “对了,许越,妮妮的那个‘妞妞’布娃娃呢,这几天她总是在叫着要,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把它送给妮妮好不好?”

    提到妮妮,许越脸上的那丝坏笑终于没有了,看着我,问:“妮妮呢,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想我?”

    “她很好,就是挺想‘妞妞’的。”我避开他的眸,口不对心地答道,其实妮妮经常喊着要爸爸的,明明她最想的就是爸爸,好么!。

    “哦,只是这样吗?”许越显然不相信我,逼近了我,“她就不想我这个爸爸么?”

    ‘爸爸’二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让我的心房轻颤了下。

    如果说以前他说他是妮妮的爸爸,我会觉得他信口随意说的,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现在这样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我竟然有种莫名的激动。

    是的,妮妮有个这样优秀的亲爸,这比起沈梦辰来说强多了!沈梦辰当妮妮不存在般冷漠,可许越是真心关心妮妮的,哪怕现在他并不知道妮妮是他亲生的,也能做到如此关心,这确实是妮妮的幸运啊!

    不管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我都应该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想也好,不想也好,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现在只问你,妞妞在哪里?”我掉过头去,避重就轻地问。

    “这么说,你让陈世章偷跑进我的办公室就是为了找‘妞妞’了?”他似有所悟地问着。

    我有些讶异,他竟然知道陈世章偷跑进了他的办公室里了么?

    要这么说起来,‘妞妞’难道是被他故意藏了起来?

    我扭身打量着他的脸。

    “你是故意不让我拿到妞妞的,对吗?”我有些泄气地问,怪不得连冷啡都找不到了,原来是被有心人藏了起来。

    许越薄唇微挽,唇角的笑很欠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