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五章没有变,一切并没有变!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小钥,你呆在这里竟然看着赵蔓丽出手打人也不加以制止,你可知道这是我们许梦二家的基金协会开幕式,先岂不说发生了这样的事会得罪人,光这打架伤人的丑闻闹腾出去也是有损我们基金协会形象的,你身为副会长,竟然连这样的小事故都处理不了,我真怀疑你的能力。”许越看到梦钥后,眸光一沉,毫不留情的数落着。

    这一席话说得梦钥原本兴灾乐祸瞧热闹的心都没有了,脸色有些难看地站着。

    许越则拿出手机给冷啡打了个电话,一会儿后冷啡带着工作人员过来把哭闹着的赵蔓丽送到了医院去。

    “许越哥哥,赵蔓丽打人固然不对,可这都是林姣姣那个女人喝醉了酒在这里闹事引起的,她原本是许氏集团的高层领导,在如此重要的场合,竟然率先饮酒闹事,这事可不能姑息,一定要做出严肃的处分才行,这女人仗着是余依的闺蜜,处处在公司里不遵守规定,已经发生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了,这次,你可一定要处分她才行,否则,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的。”梦钥可不甘心被许越责怪,巧舌令词,一下把罪过全部推到了林姣姣的身上,甚至把矛头指向了我,暗讽许越对我的特殊庇护之意。

    “这话可不能那么说,今天本来就是个开心的日子,林姣姣多喝了几杯也在情理之中,谁会想到某些人仗势欺人,大庭广众之下不顾法律毒打起人来,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能怪到林姣姣身上来么?谁不知道某些人在耀武扬威呢”我知道梦钥的心思,她这是想借机对林姣姣发难,趁此机会把她赶出许氏集团,我立即就在旁边回击了。

    梦钥冷笑着看了我一眼:“余依,你是什么人,又凭什么在这里说话?”

    我怔了下,确实,我既不是许氏集团职员,又不是许越的什么人,与许氏集团可以说没半毛钱关系,我是不够资格说话的。

    “我确不是什么人,但我是林姣姣的朋友,我有责任替林姣姣开脱。”我立即大义凛然地反驳道:“林姣姣只是喝多了几杯而已。”

    “喝多了几杯?”梦钥冷笑:“若不是她出言不逊骂赵蔓丽,能发生这些事吗?”

    “喝多了酒的人骂几句话那又怎么了?她也是无意识的,更何况,萧剑锋本就是林姣姣的男朋友,是赵蔓丽横刀夺爱,利用她爸的权利关系抢走的,可赵蔓丽呢,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竟然如此恶毒的打林姣姣,这罪过到底谁的大?”我据理力争,毫不示弱。

    “萧剑锋本是林姣姣的男朋友?怪不得你也如此喜欢抢别人的男人了,原来都是一丘之貉啊,我就告诉你吧,赵蔓丽父母与萧剑锋父母早就定了婚姻,是她林姣姣主动贴上去勾引萧剑锋的,黑的竟然都被你说成白的了,你还真是个当小三的料呢。”梦钥不屑看着我,挑起秀眉,尖锐地批判着我。

    我一听这完全颠倒了事实,气不过来,正要说回去,一抬头就看到许越正双臂环胸,站在一旁眉眼淡淡地看着我与梦钥吵架。

    我张开的嘴闭上了。

    合着这男人看着我与她的未婚妻斗嘴还蛮好玩的吧。

    我还想知道我与梦钥因为林妙妙的事吵了起来,他到底会帮谁呢?

    我瞪了他一眼,正欲说话。

    “余小姐,冷总喝醉了,正在客房里吐呢,您能不能去照顾下她。”一旁,占进急急找了过来。

    我一听头就有点大了,冷昕杰竟然喝醉了!

    平时温文尔雅喝酒并不会太猛的他竟然会在今晚喝醉了,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余小姐,冷总喝醉了嘴里不停地在叫着您的名字,我看他很难受,我又是个男人,不懂怎么照顾人,麻烦您去照顾下他好不好?”占进看着我没有动,以为我不愿意呢,只好又哀求着。

    “好,我是他的秘书,理当去照顾。”我心里还记挂着林姣姣,想到萧剑锋已经带她走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这样想着,马上答应了,脚步正准备跟着占进走,眼睛竟莫名地看了眼许越。

    他正阴着脸站着,唇角带着抹讥讽的冷笑,我看向他时,他犀利的眸光也看向了我,我们对视的瞬间,他眸里的光又冷了几分,身上是股令人生畏的寒意。

    我站着走不动了。

    “许越哥哥,我爸,爷爷正在那边包房陪着你爷爷呢,刚才他们让人过来叫我们有事相商,我们快过去吧。”梦钥见此,走近过去挽起他的胳膊,摇晃着,娇声说道。

    我心一沉,沉沉注视着他。

    他仍然看着我,唇角挽起抹琉离莫测的笑意来,手臂轻抬落在了梦钥头上轻轻抚摸了下,温言说道:“好。”

    “那我们快走吧。”梦钥立即眼角眉梢间都是明媚的笑意,拉着他就要走。

    我抿了下唇,掉头朝酒店客房走去。

    余依,没有变,一切并没有变!

    不要以为他今天在女卫生间里吻了你,不要以为刚刚他帮了你,就能改变你们之间的现状,事实是,你们已经离婚了,永远也不可能了!

    他要娶的人是梦钥!

    女人喜欢做梦会吃亏的,你快快醒醒吧!

    我边大步走着,边一个劲地对自己说着,命令自己压抑下去那股不该有的心思。

    许悍天与梦开阳父子俩在一起商议的一定是许越与梦钥的结婚日期及相关事宜,现在许梦二家深度合作,他们的结婚迫在眉梢,我又能算什么呢。

    明天晚上,许越会当着所有新闻媒体的面当众宣布:他与梦钥的结婚日子。

    我的手指蜷曲了起来绞成了一团,牙齿也死死咬着唇瓣。

    眼睛却在不知不觉中潮湿了。

    死男人,明明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了,还要来招惹我!你凭什么想吻我就来吻我?

    就因为你对我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吗?怎么会那么自私!

    我知道男人的占有欲都是极强的,他这样对我,一定是想霸占我,让我做他的情,妇,直到让他玩够我后,对我厌弃了,才会彻底放开我的。

    不可能,我不可能会如他意的!

    以后我要与他保持距离!决不能让他再欺我半分!

    我一路心酸地想着,暗暗发誓,我是绝不允许自己去做他情,妇的。我曾经被小三所害,恨透了小三,情,妇之类的女人, 我不可能以身作则走上不归路。

    我跟着占进到了八层,冷昕杰的客房与我的客房紧挨在一起。

    占进刷开了房门后,我就闻到了里面一股刺鼻的酒味,还有冷昕杰喝醉后的哼哼声。

    “余秘书,冷总就麻烦您了,我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请您随时给我电话。”占进站在门口并不进去,诚恳地对我说道。

    “好,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我对他点了点头承诺道。

    占进站着,犹豫了下,很认真地对我说道:“余秘书,恕我直言,冷总对您真的是非常上心的,我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还从没有看到过他对一个女人能做到像对您这样专情,长情,我希望余秘书空闲下来时好好想想我的话,您与许越已经离婚了,而许越与梦钥马上就要结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余秘书一定要认清现实,不要再做幻想了。”

    我呆呆站着,脸色发白。

    这道理连占进都懂,刚刚我竟然又开始做起梦来!太可怕了!

    “依依,依依,我口渴。”房间里传来了冷昕杰叫我的声音,声调都有些变了,听得出来很难受。

    “余秘书,您去照许总吧,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电话。”占进对我深鞠了一个躬后转身走了。

    我呆呆站了下,卧房里冷昕杰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这才转身走了进去。

    冷昕杰正仰卧在大床上,满脸通红,胸前的领带结被他扯得歪歪斜斜的,西装也是散开二旁,露出了里面的衬衫,才走进去就闻到了股难闻的呕吐气味,那气味惹得我胃里一阵孪缩,我忍受不住,捂着嘴就朝卫生间里跑去。

    哎,酒精误事!

    林妖妖因为喝酒挨了赵蔓丽的打,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冷昕杰竟也是喝醉了,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此时也是醉态狼狈,形象尽毁。

    我忍住了胃里的难受,将冼脸盆放满了热水,泡上热毛巾,先用矿泉水调了杯温开水端着走进了房间里。

    “水,依依,给我水。”冷昕杰正闭着眼睛,用手撕扯着领带结,一脸难受的表情。

    我忙走上去,扶起他的头,将水杯递到他的嘴边轻声说道:“冷总,喝水。”

    冷昕杰立即像沙漠中找到了甘泉般,张开嘴猛喝了起来。

    直到满满一杯水喝完后,他仍在叫口渴,我又调了一杯温开水来给他喝了,他才没喊口渴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直哼哼,不时叫着我的名字。

    我摇了下头,近了才看到他身上的衣服上都溅了呕吐汁液,发出难闻的气味。

    弯腰下去,我用手指挑起了他的衬衫纽扣,一粒一粒地替他解开来,先把他的身子扳到一边,替他脱下了一边的衣服,再去扳另一边,直到把衣服全部脱掉,这一动作完成,我已经满头大汗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