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五十二章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卫部长,这贱女人太不识好歹了,您看……”我朝卫生间跑去时就听到身旁的赵副市长愤愤不平地在卫兰青面前说着我的坏话。

    我冷冷笑着。

    “住口,你身为父母官怎么把一个女人说得如此粗鲁难听呢。”身后是卫兰青沉声喝斥着赵副市长的声音。

    我想象着赵副市长那莫名其妙,马屁拍在马腿上的难堪模样,难受得心里直想吐酸水。

    我本无意于冒犯任何人,只想安静地吃点东西,可连这也会触犯到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人,真是悲哀。

    跑进卫生间里,我无力地坐到一个蹲厕上,关上了蹲位的门,抿着唇,眼泪直流,心底里的那点恨像怪兽在吞噬着我的心,我压抑不住,低低哭了起来。

    很久后,我才打开蹲厕的门,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瞬间,我突然惊怔了。

    卫生间的大门口,一道欣长的身影正站在那儿。

    许越正靠着门板站着,双手插进裤兜,唇角是抹玩味嘲讽的笑,身上的气势凌厉阴沉。

    “你来干什么,这可是女卫生间?”我停住了脚步,警惕地看着他。

    他眸光望着我,笑了下:“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只要有我在,谁都不敢进来。”

    “你就吹吧,你敢不让卫程程进来么?”我觉得他牛皮吹得挺大的,忍不住讥讽地问道:“我看你对卫兰青也是趋之若附嘛。”

    他剑眉扬了下,似笑非笑:“商人的眼里看到的都是利益,他对我好,我干嘛要对与他为敌呢?”

    “哼。”我冷笑一声,“你怎么就知道他心甘情愿对你好呢?”

    我对此嗤之以鼻,这男人也太自大了吧,须不知卫兰青要不是迫于我的存在对他造成的威胁,他又怎么可能对他好,支持他呢,要知道他中意的人可是萧剑锋。

    许越不置可否的扬唇笑了下:“那又如何?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逢场做戏而已,不管怎么样他支持我就好了。”

    “怪不得你那么喜欢逢场做戏了,想当初就是你逼着我签下了那个一纸荒唐的合约婚姻,原来只是你的得心应手而已。”我忍不住嘲讽出声,微昂了下头,就要走出去。

    他眸光停留在我脸上,莫测的一笑,高大伟岸的身躯竟朝我走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这男人的强势一惯让我心底生惧的,我不由得停住脚后退了好几步,满脸的警惕。

    他轻笑了下,逼近我,突然大手绕过来圈住了我的腰,强健有力的手臂一收,我立即趴进了他的怀里。

    “我还以为你有多坚强呢,竟然也要躲在这里哭。”他轻嘲的语气在我头顶上响起。

    我的身子瞬间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他身上的热度像盆火般撩到了我的身上来,我的大脑短暂的开始缺氧。

    这样的一种熟悉亲切难以忘怀的气息,我以为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了,竟没想到就这样突然的来临了。

    我趴在他的胸膛上,心底里有片刻的眷恋,竟舍不得拒绝。

    “放开我,我伤心也好高兴也好,都不关你的事。”只在那么一会儿后,我迅速清醒了过来,这简直就是万丈深渊啊,只要跌入进去,就会死无丧身之地,我迅速用手掌撑着他的胸膛,满脸的胀红:“许越,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知道。”他轻轻一笑,“你未嫁,我未娶,不犯法。”

    天,这男人。

    “可是许越,知道吗?你这是在侵犯我,我与你还有半毛钱关系吗?”我被迫趴在他的胸膛上,死命地用手去抵他的胸膛,捶着他。

    可他的身子似铜墙铁臂般,虚弱的我那点力气直如撩痒痒,根本憾动不了他。

    他轻笑一声,手臂抱着我身子一旋转,将我抵靠到墙壁上,手指抬起了我的下巴,炙热的呼吸喷了我一脸。

    “你这样抗拒我,是为了冷昕杰吗?”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冷了下去,明眸逼视着我。

    我心一颤,迎视着他的眸,咬紧了牙关:“是又如何?你管得着吗?”

    “哟,现在有了冷昕杰就敢这样对我了?”他看着我,冷冷一笑,用一根手指缠绕着我额角的发丝把玩着,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冷:“说吧,你与冷昕杰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他有吻过你吗?你们上过床了没有?”

    “你……”这男人的话太难听了,简直是欺人太甚,我被他的话气得满脸通红,“许越,你凭什么这样来质问我?你现在又是我的什么人?不要说我与他怎么样了,就是我马上嫁给他,与他结婚,你也没有资格来管我,你要记住: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想怎么样,那也是我的权利与自由。”

    “余依。”他盯紧我,眸眼里渐渐的一片猩红,话声里带着令我心惊胆寒的怒意:“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我想要做到的事还没有一件是做不到的,包括对你也是如此。”

    他话语里的愤怒让我心底生凉,有些惊慌无措地看着他。

    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气愤,对我的气愤。

    他紧盯着我,唇角微微勾了下,突然伸出手指锁紧了我的下颌,略一用力,我就感觉到了一阵巨痛。

    “许越,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马上就要与梦钥结婚了,为什么你能有梦钥,我就不能有其他男人?这合理吗?”我气愤地冲着他喊。

    “我能,你就不能。”他邪肆的笑,“不要忘了,我曾说过的,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这个世界上再也不能有任何一个男人占有你,除了我。没办法,到目前为止,还从没有一个女人能像你这样让我如此感兴趣呢。”

    说到这儿,他又邪魅地轻笑了起来。

    “你,无赖,你们全都只知道欺负我,我恨你们。” 我快要气疯了,红着眼圈,下颌仍被他的手指攫着,虽疼,却抵挡不了我愤怒,我伸出手就要打他。

    他眸光沉沉地望着我,手指慢慢离开了我的下颌抚上了我的脸,滚烫的掌心轻轻贴着我的脸,捧住,突然低下头来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唇。

    我瞪大了眼睛。

    男人的吻疯狂中带着惩罚式的凶暴浸袭了过来,他的舌尖狠狠用力撬开了我的牙齿,开始在我口腔里扫荡,残暴地掠夺,贪焚的吮吸啃咬着我的唇,瓣。

    我的大脑断电短路,眼前一片明晃晃的雪花,繁星闪铄,呼吸窘迫,在男人狂热的吻中,我竟然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抵抗,完全臣服在他疯狂中。

    他越发的像只被激发的野豹,双眼通红,失去了理智,像要把我吞噬般,狠狠地吻咬着我,滚烫的大掌竟然从我的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落在了我的胸前……

    我瞬间全身颤粟,极致的酥麻快感让我的小腹开始胀痛收缩。

    我害怕极了,眼泪流了出来,身子软得站立不住顺着墙壁往下滑去。

    他伸出手臂环抱住我,一会儿后,他的脸颊触到了我脸上冰凉的眼泪,竟清醒了过来,唇离开了我的唇,瓣移到了我的脖颈上,贪焚地呼吸着。

    我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又觉得异常的难受,做梦也没想到,我与他离婚后竟然还会有如此的纠缠!

    这算什么?

    难道我还要与他如此牵扯不清,纠缠下去么?或者说是做他的情,妇?

    不,不可能!

    我绝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

    他马上就要与梦钥结婚了,听说明天晚上,他会当众宣布与梦钥的结婚日期。

    都这样了,还怎么可以如此呢!

    我也有自己的自尊与骄傲!

    我呵呵直冷笑:“许越,你若再敢这样轻薄我,我下个月立马就嫁给冷昕杰,你信不信?”

    “你真该死!”他愣了愣,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吧,一下被我这样的话激到了,猩红的眸盯着我,突然无情的笑:“那你试试看,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我想要做到的事,还从没有失手过,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阻挡得了我的。”

    “呵呵,你可真好笑,只可惜,就目前来说你做不到。”我毫不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他确实就是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但目前来说,他真的无法做到,否则我也不用离开他了。

    他唇角突然弯起抹好看的弧度,轻笑了下,抱紧我贴近他的胸膛,手指抚摸上我的脸,眸中间那丝冷意突然消弥了下去,低头凑近我,轻吻了下我的唇瓣,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依依,你等着我就好,我暂时允许你带着妮妮住在冷昕杰家里,那里确实很安全,但你必须给我记住:你不能与他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否则,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你最好给我牢牢守住这个底线,告诉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底下,你不会真认为如果你与冷昕杰已经上床了,你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我的面前吧?”

    我睁大了瞳孔望着眼前这个强势霸道的可怕男人,浑身一阵阵发冷,半晌竟说不出一句话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