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四十五章我挽起了他的胳膊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拿起装着离婚证的牛皮袋一步步朝楼上的总裁室走去。

    回到办公室后,趴在办公桌上,突然心疼得厉害,手抚上了肚子,心里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该要怎么办?以后该要怎么办?

    脆弱的我真的能带着二个孩子顺利长大吗?

    冷昕杰还在开会,今天这个会议的纠纷有些长,估计不到下班时分是不会散的,我已经不想再进去了,怕我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们。

    把离婚证牛皮袋放进挎包后,我提了朝外面走去。

    妇幼保健院外面。

    我低着头徘徊着。

    手抚摸着小腹,心中忐忐忑忑。

    肚子里的孩子真有必要生下来吗?生下来后又要怎么办?我会是个坚强的母亲吗?

    我不停地徘徊着,走得脚腿发酸,给自己找了各种理由,不停地想象着将来种种可能或不可能发生的事,响得头痛不已,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来。

    “依依,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了冷昕杰关切的声音。

    我抬眼间才惊觉竟然已经是下班时分了,深冬的黄昏已经逼近,而我在这里竟然徘徊了好几个小时了。

    “我在外面有点事,马上就回来。”我低声答道。

    “需要我来接吗?”冷昕杰立即问道。

    “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我立即拒绝放下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站在医院门前又犹豫了会儿,这才走到街道边扬手召了辆的士朝冷昕杰的别墅而去。

    “杰哥,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下次再不会这样了。”我刚回到别墅,走到前厅的玄关处,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哀求声。

    我惊了一跳,站住了,朝客厅里望去。

    只见客厅的沙发前,一个瘦削的女子正拉着冷昕杰的手苦苦哀求着。

    那个女子竟然是盛司雨!

    好几日不曾见到她了,这乍一看到竟有种说不出的惊心。

    她憔悴了不少,脸色苍白得像张纸,瘦削的双肩不停地抖动着,整个人像失去了精神支柱般,只留下了个空外壳。

    看到她,我就想到了一个词:女鬼。

    偏偏她还穿着件白色外套,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客厅的灯光如白昼般,让她看上去越发的白得渗人。

    我感觉到呼吸有些吃紧。

    这女人的模样任谁看了都是受不了的,如果我是男人都会心生怜惜。

    “小雨,不要这样。”冷昕杰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的声音很是勉强为难。

    “杰哥,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男人,从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求求你,原谅我这次吧,我会那样做完全是因为爱你呀。”盛司雨泣不成声,拉着冷昕杰的手摇晃着。

    冷昕杰看着她一会儿后,把她的手扶开了,双手放到她的双肩上,十分的郑重:“小雨,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凡是我决定了的事是从不会更改的,且从小到大我只当你是我的亲妹妹,而我自认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对你的,并不存在有误导你的地方,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其实那不是爱,真的,将来等你有一天找到了真正爱你,而你又爱的那个人时才会明白我的意思,相信我,好吗?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不,不是这样的,杰哥,不要对我这么残忍,这辈子若没有了你,我会生不如死啊。”盛司雨听着冷昕杰清晰的拒绝,痛彻心扉,整张脸更加苍白得如一张纸,唇瓣处倒是涂了点口红,有些粉色的光泽,可也难掩她此时的痛苦,憔悴与失落。

    冷昕杰突然拥抱了下她,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可说出的话仍是没有一点转变的余地:“小雨,你也不小了,应该懂事了,我们二家都是好朋友,一直以来在生意场上都是互相支持的,我真不愿意因为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导致二家友好关系恶化,你应该明白世间万事可求,唯有感情这事是求不来的,不是我不愿意给你,而是因为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我自己啊,更何况这样也是对你极不公平的,明白吗?”

    “不要,杰哥,我知道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不想让别人说你是靠裙带关系,为了家族利益才与我联姻的,你想开创自己的商业王国,将来超过你爸的成就,这些正是我喜欢你的原因啊,其实这与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的,这点大家都清楚,我和我爸爸妈妈看好的也是你的人品。”盛司雨无法接受冷昕杰的冷硬拒绝,再次拉着他的手泪流满面。

    冷昕杰的声音已经没有刚才的温暖了,沾着丝寒意:

    “小雨,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想再重复了,以后我仍会一如既往地当你是我的亲妹妹般爱护你,但男女私情上,我们不会再有任何瓜葛,希望你能认清这个事实,不要再纠缠下去了。”

    “不,我们之间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盛司雨泪流满面的脸上全是绝望,看上去如朵小花在风中凌乱,我见犹怜,我真不知冷昕杰是怎么能硬得下这个心肠来拒绝的,一般的男人只怕早就抱着她安慰了。

    我呆呆站着。

    盛司雨缩着肩膀,身子不住地抖动着,哀痛欲绝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杰哥,就因为我伤害了你的秘书余依,你就如此狠心地对我吗?”

    她嘴唇哆嗦着,慢慢的,哭泣声越来越大,直到整个房子都能听到她凄惨的哭声。

    “小雨,你不要这样,这与余依无关。”冷昕杰似无奈地摇着头,从一旁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来替她擦着脸上的泪,动作倒挺仔细温柔的。

    盛司雨望着他,突然双眼里闪出道亮光来,那亮光里含着期盼的光,黑亮的眼神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双手葛地环绕住了冷昕杰的腰,紧紧抱住他,昂着一张小脸:“杰哥,杰哥。”她如醉如痴地喊着他的名字,整张脸上都闪着一种灵动的光辉,仿佛看到了希望般。

    冷昕杰脸上公式化的温柔冷了下去,快速把她的双手从腰间掰了下来,扶着她站稳,用很严肃地口吻说道:“小雨,不要再这样了,没用的,我心意已决,你爸也过来找过我了,我都没有答应,你再这样下去只会让我对你生厌,厌烦,将来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了。”

    他严肃得令人可怕,声音冷硬如冰霜。

    盛司雨的脸惨白到透明,眸里那丝光彻底熄灭了。

    “小雨,来,我先送你回家。”冷昕杰大概也觉得自己太过绝情,只是扶起她轻声说着,带着她朝门边走来。

    我仍在迷迷糊糊地站着,直到他们转过身来,还是呆呆的。

    “依依,你回来了。”冷昕杰转身看到站在门边的我后愣了下,立即对我笑了笑:“我先去送下小雨,你冼簌后早点休息吧。”

    “好……的。”我张了张嘴,呐呐答着。

    在他们经过我身边时,我看到盛司雨射向我的眸光中含着怨恨与不甘,可因为身旁有冷昕杰在,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我扭头目送着他们一步步朝外面走去。

    夜色迷离。

    一男一女手拉着手,女的小巧瘦削,身姿轻盈,男人俊逸潇洒,高大伟岸,他们的背影定格成一幅画,一幅世间最美的画!

    一阵风过,女人白色的风衣外套被风吹得飘了起来,衬着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多么美好的一对。

    可又有谁知道此时的那个女子心碎欲裂呢。

    尘世间所有的痴男怨女为着爱生欲死,然而爱情却是个最不可捉摸的东西,盛司雨,梦钥都是这样的女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如果她们出身平凡还可隐忍下来,可她们都有着高贵的身世,赐予了她们从小高傲的心,因此,她们不甘心被爱情击败,都在想尽自己的所能疯狂地挽救爱情,结果却是越走越远。

    我看了眼花坛边,女人仍在拉着男人的手如怨如泣地诉说着什么,隔着浓浓的夜色,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冷昕杰身上的那份沉重。

    我无力地摇了摇头,走到卧房里,妮妮已经睡了,我冼簌完坐在床头时,就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那是冷昕杰送盛司雨回家了。

    估计送她回家后,冷昕杰还要面向盛司雨的父母解释这段感情,还怕得罪女方家长要做必要的安慰吧,总之,这一晚,冷昕杰很晚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星期五。

    我急急赶到公司上班时,冷昕杰大早就已经坐在总裁室了。

    看到他时我有些惊讶,昨晚他送盛司雨回家后不知几点才回来的,这么大早就赶过来了,看来他的公司能发展壮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冷昕杰表面上看是属于那种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型的,但这段时间我与他共处一个办公室后就发现,其实他在商业领域里,大胆的谋略,独到的眼光,敏锐的判断,与许越是不相上下的,他们这样的男人深藏不露,若一旦反击,能瞬间将对手毁灭。

    我有时觉得他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男人。

    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能与商业界如此厉害的二个男人扯上关系,也不知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依依,早上好。”冷昕杰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纸,看到我进来后主动向我礼貌地打起了招呼。

    “早上好,冷总。”我也对他笑了笑。

    “依依,许梦基金协会明早十点在沃维尼酒店举行,明天你早点起床,我先带你去下美容院。”

    待我放下包后,他把手中的报纸递给了我,微微笑着。

    我滞了下。

    许梦基金协开幕式终于要举行了么!

    我伸手接过报纸看了起来。

    报纸上面大版本的标题,及各种新媒体的报道都在这二天开始连续频繁的报道造势了。

    “这次开幕式将会很隆重热闹,梦开阳对外界发话要连续热闹三天,看来这是a城少有的大喜事了。”冷昕杰唇角带着抹难测的笑意,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

    我的双眼盯着报纸的头版新闻看着,仿佛看到了梦开阳那张阴沉莫测的脸,耳边响起的是他那些对我威胁的话语。

    现在我与许越已经正式离婚了,他应该很放心了吧。

    这个世上再也没人可以阻挡他女儿的幸福了。

    我突然把报纸丢到一旁,心情很不好。

    “冷总,我能不参加吗?”我小声地问。

    “为什么?”冷昕杰惊讶地看着我,墨瞳深沉,“是因为许越吗?因为他的原因,你就要躲避吗?如果是这样那你将来要如何开启新的生活?在a城,他的势力无处不在,你能逃避得掉吗?这次基金协会开幕式后,许氏集团会上到一个新的台阶,到时旗下的加盟公司会多不胜数,你若想在a城发展,就要正面你与他的关系,如果真正放下了,又何妨坦荡面对一切呢。”

    我听得在理,可心情沉闷。

    “明天卫兰青会来参加这个开幕式吗?”不知怎么的,我就脱口问了出来。

    “你对这个感兴趣吗?”冷昕杰愣了下,笑笑,分析道,“看报纸上面说许氏集团似乎请了他,如果不出意外,他肯定会来的,毕竟许越很快就是政协委员了。”

    “冷总,你们开公司生做意的也要在乎上面的这些人吗?比如卫兰青他们。”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问询道。

    他又愣了下,尔后哈哈一笑:“依依,你还真是可爱,你先想想,我们这生意人做的是谁的生意呢?”

    我被她笑得有些窘,摇了摇头。

    冷昕杰端起面前的茶杯来慢慢呷着,侃侃而谈:

    “不管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做什么生意,都要遵守一个地方的制度,这个制度就是体制,不能违反,许悍天为什么会让许越去竞选政协?就是为了给许氏集团赢得好的政治环境,争取更多机遇,你看前几年富豪榜上那些成功的商人,为什么一年二年就下去了?就是因为不会与时俱进嘛。”

    他说到后来时,又笑了起来,放下了茶杯,

    “当然,这些对我来说,是没有多少用的,毕竟我的生意广,而且很灵活,因此,我不用担心什么。”

    我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对了,依依,昨天杨律师来找你是给你送离婚证的吧?”冷昕杰似乎是火眼金睛,能知晓我的一切般。

    “是的。”我没避讳什么,坦然承认了。

    “既如此,那就更应该放下过去了,大大方方的,有什么不好呢。”他又笑了笑,“明天的开幕式会很热闹,有大型的舞会,我需要带个女伴,你是我的秘书,这是公事,没什么的,放心吧,不要有什么顾虑,一切有我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能答应了。

    这时有高管敲响了房门,他沉声开口:“请进。”

    高管开始汇报起工作了,我也埋头整理起文件来,开始了这一天的工作。

    星期六的清晨还带着夜晚残留的寒意,难得一见的太阳就从云层里钻了出来。

    我大早起床了。

    “妈妈,妞妞,我要妞妞。”妮妮也跟着我起来了,坐在床上睁着大眼朝我叫。

    我怔了下,回头看着她坐在床上,满脸的落寞,心尖上不由一疼。

    我以为几天过去后,她会忘掉那个布娃娃的,可没想到,她仍然在掂记着。

    “妮妮,妞妞正在别人家里做客,她还不能回来,等妈妈有时间后再去请她,好不好?”我走近去摸着她的脸,亲着她的额头,只得这样说道。

    妮妮听我这样说只是无精打彩地答道:“好,吧。”

    “妮妮真乖。”我抱起她,笑笑,拿了昨天买的一个白雪公主递给了她。

    她双手接过来抱住,又抬头问:“妈妈,爸爸,爸爸呢?我要爸爸。”

    我脸上的笑瞬间僵凝了下来。

    不知还要多久,妮妮才会忘记许越这个爸爸呢!

    “妮妮,爸爸有事出去了,要很久才能回来,放心,以后妈妈每天都会陪着妮妮的,好不好?”我心酸酸的,抚摸着她的头只能这样回答着。

    “好,吧。”妮妮嘟着嘴极不情愿地答应了,可仍然念着:“爸爸,爸爸。”

    我心酸得难受,又觉得胃里像翻搅般,把妮妮放到床上后朝着卫生间里跑去。

    伏在马桶上,吐了好一会儿后才缓过劲来。

    回到卧室时,妮妮正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我:“妈妈,药,吃药。”

    我的心瞬间成了碎片。

    妮妮听到了我的呕吐声,只以为我生病了,要我吃药呢。

    这可是女儿对我的关心呵。

    我的心里瞬间盈满了感动,生活仿佛看到了希望般。

    “妮妮,妈妈没事。”我抱起她,把脸埋进她小小的身子上,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一会儿后房门口传来了保姆的声音:“余小姐,先生叫您下去吃早餐了。”

    “哦,好的,马上就来。”我擦干净脸上的泪,对妮妮说道:“妮妮,妈妈今天有事要出去下,你就在家里跟着保姆阿姨玩,好吗?”

    “妈妈,我要姐姐,小宇姐姐。”她头摇得像泼浪鼓似的,我的心也跟着一下一下往下沉。

    小宇年轻又有亲和力,妮妮当然喜欢她。

    保姆呢,毕竟年纪大了,妮妮应该是跟着她很不习惯,这几天精神都差了很多。

    我心里着急,也无可奈何,暗地里准备过了这几天再去找个像小宇一样年轻的保姆来带着妮妮。

    客厅里。

    冷昕杰正西装革履,精神抖擞地等着我。

    他打着宝蓝色领带,银色的西装看上去非常的华贵,看到我抱着妮妮出来后,他就从我手上接过了妮妮。

    通过这些天耐心地与妮妮玩耍后,妮妮对他的排斥小了些,但仍然没有像初见许越时那样粘缠,亲切,自然。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我带着妮妮去许氏集团面试时,妮妮看到许越会有那些举动了,原来,是亲情,血缘关系使然。

    吃过早餐后,冷昕杰就带着我出发了。

    沃维尼酒店。

    千呼万唤的许梦基金终于迎来了开幕式。

    远远的,我就在车上就看到了酒店正前面上挂着的巨大横幅,上面写着‘庆祝许梦基金协会的隆重开幕’。

    酒店前面摆满了花蓝,站满了二排咨客迎宾小姐。

    占进把车子开到沃维尼酒店大门前,下车替我们打开了车门。

    冷昕杰下车后站在车旁等着我。

    今天的我穿着一套旗袍,外面套着狐狸毛坎肩,看上去十分的高贵大气。

    这是冷昕杰特地替我安排的,他认为我身上有古典美,穿旗袍会很好看。

    “依依,来,挽着我的手。”我刚下车站定后,占进就把车子开去地下停车场了,冷昕杰把手臂弯给了我,朝我说道。

    “一定要这样吗?”我望着他朝我伸过来的胳膊肘,犹豫着,这样的场合媒体记者很多,是很容易无中生有的,上次,我们在酒店里就被人偷拍了,如果我就这样挽着他的手进去,会不会引起人的误会呢。

    “依依,你看看这里凡是带女伴过来的男人,他们都是手挽着手进去的,我们也不能例外,对么?否则只会更加引人注目的。”冷昕杰看着不安的我有些好笑,只好低头耐心地给我解释着。

    我也不知他说的对还是不对,反正抬眼间看到的来来往往男女都是说说笑笑的,手挽着手进去的。

    因此,无奈之下,我也只好伸出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样,他就挽着我的手臂朝酒店正门走去。

    很快就有美丽的咨客小姐迎了上来。

    “先生,小姐,请随我来。”冷昕杰拿出邀请函后,咨客小姐看了下,非常热情礼貌地迎接着我们。

    “嗯。”冷昕杰点点头,微微颌首。

    我们就跟着咨客小姐朝里面的宴会大厅走去。

    酒店里非常奢华,墙壁都是大理石的,中间不时镶有玻璃,我从玻璃境上看到我苗条高挑的身材,穿着典雅的旗袍,气质非常出彩。

    而身边的冷昕杰,身形高大,西装革履,衬得我如同上流社会的名媛般。

    果然是人靠衣妆,我这样与冷昕杰走在一起,有谁会想到我只是个普通的小百姓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