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八章我会活不下去的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余依,你可千万别说要请我吃饭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陈世章接起电话听到我的声音就立刻扯着尖细地嗓门怪叫。

    上次,为了能证明妮妮的身世,林姣姣假意把他约出来吃饭,实际上扯掉了他几根头发,估计这让他好几天没睡觉了吧,还挺记仇的,一接起我的电话,就先发制人,苦大仇深的模样。

    我无奈地笑了下:“陈助理,你家许总呢?在开会吗?”

    “在他办公室里呀,你自己打去找他吧。”陈世章妖里妖气地答道,“哎呀,妈,我这忙死了,你自己打去找老公吧。”

    说完啪的一下也给我挂了电话。

    这下我拿着手机发怔,这明显就是故意回避我了。

    秘书说他在开会,而助理说他在办公室里。

    不行,我得去找他。

    这样想着,我毅然走出民政局打了个的士车直接朝许氏集团而去。

    “许越哥哥,为什么基金协会要改日期呢?我已经通知了所有嘉宾了,这样随便改日期会很麻烦的。”我刚走近许越的办公室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梦钥的声音,那声音夹着委屈与不满。

    我心悸了下,慌忙走到一边去,门还是开着的,看来梦钥也是刚来不久。

    真是晦气,怎么就碰上了这个女人呢。

    “不是随便改,而是正式改。”正在想着要不要走时,就听到了许越虽然温和却是肯定的声音。

    “许钥哥哥,好吧,只要你喜欢,就改吧。”应该是听到了许越强势的声音,梦钥立即转变了态度,娇嗔嗔地说道:“许越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去美国试试那个最新研发出来的假臂呢,据说那个效果很好的,跟真臂差不多。”

    “嗯,小钥,这个别急,等基金协会一开完就带你去。”许越的声音立即由刚才的强势变得温情脉脉了。

    尽管我有了万种准备,可在这一刻,我的心还是有阵说不出的苦涩。

    他始终是欠了她的,又怎么可能完全摆脱得掉呢。

    ‘哎哟’,突然办公室里传来了梦钥娇嗔嗔的声音,我肉皮一麻,吓了一跳,忍不住隔着门缝朝里望去。

    只见办公室里的女人不知怎么就倒进了许越的怀里,她的唇瓣几乎贴着许越的唇瓣,二人的姿势很暖昧。

    我顿时就觉得眼睛长了刺般在扎。

    “小钥,手怎么样了?”许越的一双大手迅速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去拿她摇摇欲坠的右臂,满脸的紧张。

    “没事的,只是碰了下,幸亏你帮我挡住了,还没跌落呢。”梦钥趴进他的怀里,左手去扶身边的办公椅似乎想要站起来,可扶了下后反倒又跌入了许越的怀里。

    我在外面就看到她的身子紧紧贴着许越的胸膛,根本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我唇角处浮起抹不屑的笑,这欲拒还迎,扮摔倒的本事真真是恰到好处啊。

    “以后可要小心点。”许越一只手扶着她的左臂,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让她站了起来,把她让进了他的办公椅上,然后弯腰蹲在她的面前拂开她的衣袖检查着假臂跌落的情况,边轻声叮嘱着她。

    “许越哥哥,我听你的话,以后会注意的。”梦钥乖巧地答道,突然一只手环抱住了许越的腰,哽咽着:“许越哥哥,我求你这一辈子都照顾我,好吗?”

    她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许越的腰僵硬了下,我看不清他的脸,但看到他在沉默着,并不忍心拒绝她的。

    这就是他的所谓的拒绝梦钥吗?

    他对她的内疚会伴随着这一辈子,就算他不会娶她,而我也要永远生活在我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的愧疚中,甚至她因为手臂的问题可以随时呼唤他,支使他,而他都要义无反顾的前往。

    “小钥,你现在长大了要自己照顾好自己,手臂听医生的话,配合治疗就好,到时我会给你安装一个最先进的假臂,你要坚强点,不要有自卑心里,没有我在身边更要积极生活,懂吗?”许越沉默会儿后,温声安慰着她。

    “许越哥哥,你要是离开了我,我会活不下去的。”梦钥把脸在他怀里噌了噌,哭着说道。

    我的心里特别堵,自嘲了下, 算了,有什么所谓呢,反正一切都要结束了。

    “余依,你来了怎么不进去呢?”正在我望着里面失神时,陈世章突然在我身后怪叫出声来。

    我一时大窘,这该死的陈世章真是出现得不是时候,本来我不想进去的,这下好了,里面的人听到了我的名字都朝外面望来。

    哎,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推开门时,陈世章也看到了办公室里许越与梦钥的一幕,唇角一笑,忽然凑近我小声说道:“余依,你不在许总身边的时候,这梦钥可隔三差五就来了,天天都这样缠着许总呢,你再不加油,这老公真要被别人给抢走了。”

    说完嘻笑一声,朝里面走去。

    敢情陈世章是见怪不怪吧,哪怕梦钥在办公室里,他也是毫无顾忌地走了进去,看来平时,他是见得多了。

    我只好随着他走了进去。

    我一进去,许越就站了起来,目光凛然地落在我的身上,只一下就移开了。

    “陈助理,什么事?”他朝着陈世章沉声问道。

    陈世章捏着兰花指拂了拂黑亮的发丝,笑了笑:“许总,你都忘了,不是说今天让我给你看周报表的么。”

    “哦。”许越似乎这才想起来,‘哦’了声,看了办公桌一眼:“放那上面吧。”

    陈世章把报表放在办公桌上,斜眼看了眼梦钥的假臂,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就大惊小怪地叫道,“呀,梦小姐,你这假臂那么贵,怎么动不动就掉了呢。”

    说完掩着嘴就笑。

    梦钥委屈地看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陈助理,你没功德心,瞧这幸灾乐祸的表情,有本事让我把你的右臂砍下来试试如何。”

    陈世章笑了笑:“你别在意,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就感觉到你这假臂一碰到许总特别容易掉般。”

    “许越哥哥。”梦钥更加生气,冲着许越喊。

    “陈世章,没正事干了吗?”许越眸光如铁,扫了他一眼,陈世章立即笑了声,“好,我走,我走。”

    说完扭着腰肢朝外面走去,经过我身边时,冲我挤眉弄眼的,压低声音说道:“余依,你可要小心点那个女人哟。”

    我被他的模样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心里更多的是难受。

    陈世章一走,我知道梦钥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干脆明说了吧。

    “许总, 我刚从民政局门口来,打你电话不接,只好过来了,若打扰到了你们俩,我只能说抱歉了。”我喉咙口有些闷堵,眼睛也涩得难受,可仍然十分平静地对他们说道。

    许越没有理我,只是细心地替梦钥安装好假臂,把她右边的衣服替她穿好后,这才站起来轻声对她说道:“小钥,你先出去下,我这里还有点事。”

    梦钥应该是听到了我说的‘民政局’三个字吧,知道我来的目的了,眸里的光亮了起来,特别的温顺,冲许越妩媚地笑了下,娇声答了声:“好的。”

    说完站了起来,轻盈的身子朝外面走去。

    经过我身边时,我看到她胸前的衣服领口特别低,哪怕是这样的寒冬,也是深v领,里面沟壑很深,二个白球有大半部分挤在一起,暴露在外面,虽然用了条纱围巾,除却脖子外,这胸前的风景欲盖弥障,似乎更加抢眼了。

    我难以想象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出现在许越面前,还经常把胸脯挨着许越的身子,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要有多么强的毅力与耐力呢。

    我瞬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只感到恶心,原本还想好好与许越谈谈的心里全部消失了。

    我知道,在我们之间永远横着一个梦钥,那是无法忽略的,心中疼了下,脸色有些发白。

    “姐姐,那你们好好聊聊,我先出去了。”梦钥经过我身边时,热情大方地朝我一笑,扭着腰肢走了,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水味直让我的鼻孔紧缩。

    “阿越,为什么不去民政局?”梦钥走后,我几乎没心思跟许越说话了,直接问出了声来。

    我想快点结束这种关系,离开这里。

    许越没哼声,阴沉着脸看着我,朝我走近,“余依,你好大胆,我让你回深市,你竟然带着我女儿住进了冷昕杰的家里,这是什么意思?”

    他身上的气势慑人,我竟被他的这种气势威慑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没什么意思,冷昕杰是我的同学和朋友,仅此而已。”我淡淡开口,“放心,我们是清白的,比起你和梦钥来说,我们再清白不过了。”

    许越的眸中燃起一族火焰来,似乎对我的行为很是恼火,他盯着我:“谁允许你这样做的?你还知道是我的妻子吗?知道妮妮是我的女儿吗?”

    我忽然想笑:“阿越,你这样说话似乎太牵强了,凭什么你能让梦钥怀孕,我走投无路,只是带着妮妮住进同学家里都不行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