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五章你还愿意收留我们娘俩吗?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知道的,谢谢你。”我苦笑了下,对冷啡摆摆手说道:“你先回公司去吧。”

    冷啡讶异地望着我:“少奶奶,您不回深市了吗?”

    我无奈的笑了下:“冷啡,你觉得我还应该回去么?如果我躲在一旁,让他单独面对这些困境,然后我成了许氏家族的罪人,我能过意得去么?”

    冷啡的脸上渐渐泛起了股感激复杂的表情,看着我非常痛心地说道:“少奶奶,您若不去,少爷是无法放心的。”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是我,他是他,我不会让他再牵挂的。”我淡淡然的说道。

    冷啡的眸里有了歉意,“少奶奶,真是委屈您了。”

    “路是我自己选的,谈不上什么委屈,以后许总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保护他。”我想到了上次在城中村许越遇刺的场景,不放心地交待着,然后回过身去,拎起了小宇放在病床上的行李袋。

    “少奶奶……您放心,我会的,”冷啡哽咽出声来,“让我帮您提吧。”

    “不必了。”我断然拒绝了,“前路漫漫,别人帮一时只有一时,唯有靠自己才能走得更远更好。”

    冷啡只是站在我的面前,眸光中闪着泪点。

    “少奶奶,您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少奶奶,我终于明白许总为什么会爱上您了,我相信这个世上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他情绪有些激动,话语也显得语无伦次。

    我静静站着,不觉得悲,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感到嘴里特别的苦涩,唇角似乎还留有昨晚他吻我的味道,而我与他之间就像命运的齿轮正在一步步地咬合着走远,及至永远消失不见。

    这就是属于我的命!

    冷啡向我深深鞠了一躬后才转身走了。

    我拎着包独步前行,脚步特别的沉重。

    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我抱起了妮妮,小宇给我提着行李,我们一起走出了医院。

    我们打了的士直接去了林姣姣的家里。

    既然我无法选择生活,那我就积极生活着吧,现在趁着小宇还能帮我照顾下妮妮时,我要去下新装修的房子里布置家具,开窗通风之类的。

    林姣姣的房子并不大,我只能尽快把妮妮接回来,当然,新装修的房子也必须符合环保条件才行。

    尽管我装修选材时都要求是最好的材料,可仍然不太放心的,毕竟现在的孩子得白血病那些怪病的是越来越多了。

    我打车很快就来到了丽江小区。

    冷昕杰曾对我说过,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会是件极其艰辛的事,不仅如此,还要面对那些社会世俗的眼光。

    这些我又何尝不知道呢。

    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望着装修得上档次的三室一厅房子,我的心里也算有了点安慰,开始把窗户,门,逐一打开。

    “余依,你这个臭裱子,把我儿子整进监狱里去了,现在你可好了,一个人独吞了这套大房子,告诉你,我不会让你舒服的。”我正站在客厅里四周打量着时,就听到一个咬牙切齿,极为恶毒的骂声,紧跟着就是防盗门被拍得震天的响。

    我吓了一跳,把头扭向门边时,倒吸了口寒气。

    我那个前婆婆正满头发丝凌乱,站在我的房门前,瞪着一双穷凶极恶的眼睛,用力拍打着房门,恶狠狠的辱骂着我。

    顿时,我的心就感觉到一阵特别的难过。

    “阿姨,你儿子丧尽天良,触犯了法律,那是他应受到的惩罚,你应该让他在监狱里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狱,而不是在这里无理取闹。”我稍微靠近门边正声劝说着,想让她尽快离开这里。

    我实在没精力与她吵架。

    “我呸,你这个贱人,爬上了许越的床把我的儿子给坑了,当我是傻子吗?我儿子本来有大好的前程都是让你给害的,我要与你不共戴天。”她用手拍着门板,脚狠狠地踢着我家的门,朝我吐了口唾沫,哭骂着:“你这贱人,有本事把门开了,我要与你拼命。”

    顿时,门被她拍打得震天响,恶劣的哭骂声一声比一声高。

    我的心一阵阵的孪缩,今天上午刚与梦开阳周旋完,又遇上这蛮横不讲理的恶婆婆,我就感觉到无限的悲哀,浑身软得没有一丝力气,眼前仿佛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再也望不到光明似的。

    庆幸的是刚刚进来时随手把防盗 门给关了,否则她一定会冲上来与我拼命的,她一个老人,我与她打架,不仅有失我的身份,而且输赢对我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这位前婆婆是什么样的人,我是最清楚不过的,我并不想与她吵闹,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因此,我走到门边准备把门关了,由着她去胡闹。

    我相信只要不理她,她骂一会儿就会走了的。

    “去死吧,贱人。”就在我刚走到门边时,突然一桶血红色的液体透过防盗门的缝隙朝我发来。

    “啊。”我吓得失声惨叫一声,还没有来得及退让,那些液体大部分就朝着客厅里我的身上泼来,尽管我反应快,侧让过了不少,可仍然有不少冰凉的液体泼到了我的身上脸上。

    立即,一股血腥味在我鼻翼间弥漫。

    “不要。”我浑身发抖,双手捧着头,看着身上鲜红的液体一点点的滴下来,我的脸惨白到透明。

    “贱人,我让你淋了鸡血后生不出儿子,让你被男人千骑万跨,让你那个野种死无全尸。”前婆婆忙坐在地上打坐,一双手放到唇边,嘴唇不停地翕合着,像在施咒语般骂个不停。

    原来泼到我身上的都是鸡血。

    我不知她要干什么,但知道她是在用最恶毒的方法诅咒我。

    我浑身止不住地发抖。

    身上强烈的血腥味一阵阵地往我鼻子里灌,胃里面一股翻天倒地的难受。

    “呕。”实在忍受不了,我用手捂紧嘴朝卫生间里跑去,可手刚放到鼻翼上时,手是沾着血液的那股刺鼻腥味像抵达了五脏六腑般,整个内脏顿时绞成了一团,我放开了手,冲进卫生间里,趴在马桶上开始翻天覆地地呕吐了起来。

    呕到后来浑身无力,全身都是虚汗,趴在马桶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耳内仍然能听到前婆婆在外面骂骂冽冽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声音消失了,只剩下死一般的静寂。

    我心如死灰地趴在马桶上,满脑海里都是妮妮稚嫩的小脸还有前婆婆恶毒的骂声。

    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

    口袋里的手响了起来。

    我有气无力地拿起来一看,上面‘阿越’二个大字不停地闪铄着。

    看到这二个字,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好想见到他,想趴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

    我颤抖着手,情绪失控之下差点就接通了电话,可最后,身上的血腥味不断地刺激着我,我的手指移到了红色的按健,挂掉了他的电话。

    然后我翻开了电话号码那一栏,找到了冷昕杰的电话。

    “冷总,你还愿意收留我们娘俩吗?不会太久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好。”我趴在马桶上颤抖着声音乞求地问询着,那一刻我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无法想象如果冷昕杰拒绝了我,我会怎么样,在那样的一刻,我满眼里都是黑暗,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抓到了一棵浮萍般死死地抱住了他。

    “依依,你怎么了?”电话里立刻传来了冷昕杰紧张焦虑的声音,“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冷总,你愿意吗?”我含着泪,小心翼翼地问,太多的遭遇让我不相信人性的善良了,也不相信这个世界还会有温情,我只是谨小慎微,诚惶诚恐地问着。

    “傻丫头,我当然愿意了,我希望这辈子都能陪着你保护你,知道吗?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这个心愿了,正是为了你才转学到你那个学校去的呀。”冷昕杰的声音听起来很心痛,也很紧张,“依依,你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劲,快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谢谢你。”得到了冷昕杰的正面回答后,我像缷下了心里所有的重担般松泄了下来,浑身哆嗦着给他发了个位置图后,无力地趴在了马桶上,任眼泪无声的流着。

    不到半个小时,门口就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冷昕杰在外面焦虑关切的喊“依依,你在吗?快开门,我是冷昕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仿佛听到了天簌之音,身体里有了点能量,挣扎着站起来,可刚一站直身子,眼前就一黑,差点栽倒下去,浑身出了冷汗。

    “依依,你怎么样了,快开门。”冷昕杰应该是看到了门口的血迹,声音变得异常的焦虑严竣,不停地拍打着防盗 门。

    我用手扶着墙壁慢慢一步步地走了出来。

    “依依。”冷昕杰的眼睛落在我满是血的身上脸上,失声惊叫着,“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我双腿发软挪到了防盗门前,拧开了里面的锁扣。

    “依依。”冷昕杰立即红着眼睛冲了进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