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四章我的心痛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我不紧张,只是去那里看个朋友而已。”我故意淡淡说道,心却提到了嗓门口。

    “哦,这样呀。”梦开阳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听说那里有家比较出名的私人亲子鉴定机构,早有传言说余小姐婚内出轨,生了个女儿,难道余小姐是去做亲子鉴定么?”

    他说完后一双如鹰般的眼紧盯着我,似乎要把我的心思给穿透般的。

    我的心顿时拧成了一团,双手握紧了拳头。

    什么意思?

    他到底知不知道妮妮是许越的亲生女儿?

    如果知道了,妮妮会有很大的危险的!

    梦钥现在做梦都想嫁给许越,给许越生个孩子,若知道许越已经有了妮妮这个亲生女儿,

    以她扭曲的心态,是绝不能容得下妮妮的。

    事情走到这步,凭我的势力想要与梦开阳,梦钥去较量,就算有许越对我的深情承诺,恐怕也是难以成功的!

    爱情与婚姻完全是二回事!

    妮妮是许越的亲生女儿这个事情只要公开化,认祖归宗了,就会牵涉到以后的财产继承权。

    梦开阳夫妇和梦钥是不可能容忍许越有其她女人的孩子来分家产的!

    我的咽喉突然像有条绳子在勒般,越勒越紧,呼吸变得困难。

    庆幸的是我还没有把亲子鉴定结果告诉给许越。

    二天过去了,前天他匆匆来过一次,我可以说的,顾虑让我没有说出口,昨晚的激情,我意乱情迷时差点就说了,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我的直觉向来都是最准的!因为我不再是小女孩了!

    与妮妮的幸福相比,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上次因为竞拍项目导致妮妮被绑架的事,几乎成了我的恶梦,我曾内疚痛苦得想要死去,那时已发过誓,再不会让妮妮受到任何伤害。

    “梦总,真没想到你竟然跟那些市井小民一样对一些道听途说的八褂新闻感兴趣,妮妮若不是沈梦辰的孩子,沈梦辰若不属于过错方,法院又怎么会把那套房子判给我呢?”我面不改色,淡漠地回答着。

    事实上,那套房子是许越动用手段逼沈梦辰还给我的,这点,梦开阳是不会知道的!

    梦开阳嘿嘿干笑一声,眸里闪过道亮光,稍纵即逝。

    可就那么道亮光,让我的心放了下来,看来梦开阳到现在为止还不能确定妮妮到底是不是许越的亲生女儿,或许只是怀疑罢了。

    这就好!

    只见他弯腰拿起沙发上的黑色公文包,慢慢走到我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余依,三年前有天晚上,我曾看到你被人抱进了长盛酒店……”

    长盛酒店!

    我的大脑轰的一响,他竟然说出了三年前我被许晟睿下药后送到了长盛酒店的事……

    “三年前?真的吗? 为什么我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我脸有吃惊之色,故意反问道。

    眼睛却紧紧盯着他的脸,像要把他的脸给剜出一个洞似的。

    这男人似乎知道三年前发生的事,难道他是知情人?还是他也参与了其中的策划?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许越很有可能对三年前那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肯定也是被人下药或陷害了。

    至于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估计到目前为止,我与许越都是被害方,都无法弄清楚。

    我的眸光盯着梦开阳的脸越来越凌厉,也越来越冷。

    这个老狐狸到底知道些什么?他想干什么?

    “哦,没事,我当时只是无意中看到一个女人很像你,应该是眼花了吧。”梦开阳大概是被我盯得发毛,用手扶了扶眼镜框,避开了我的眼神淡淡说道。

    我冷冷一笑:“梦总真是好眼力,一个男人竟然会对我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偶尔一瞥如此记忆深刻,难不成梦总三年前也在长盛酒店做过些什么事让你难以忘怀么。”

    “嘿嘿,我就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别往心里去。”梦开阳干笑了声,“余依,我不管你坚持什么,但我还是要郑重地告诉你,我只有一个女儿梦钥,这辈子,我是决不会允许我的女儿不幸福的,为了她,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若哪天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能想办法摘给她的,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阻了我的道,自寻晦气。”

    说完他重重看了眼我,从我身边走过了,顺手拉开了包房的门,朝外说了声‘走’,大步迈出去,带着秘书走了。

    我的身子晃动了下,用手扶住了额头。

    这时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立即接起来。

    “少奶奶,您在哪?许总让我接您和妮妮到深市去。”电话那边是冷啡的声音。

    “好,我马上就来。”我用手按住胸口,轻声答道。

    挂了电话后,我走到墙壁旁,背靠着墙壁站了好一会儿稳定了下情绪后,才朝外面走去。

    “姣姣,是我。”来到外面一个偏僻的角落后,我迅速给林姣姣挂了个电话。

    “依依,妮妮什么时候出院呢?”林姣姣看到是我的电话立即这样问道。

    “今天。”我答道。

    “哦,那要我去接你们吗?”林姣姣显然正在忙碌着公事说话声都显得忙乱。

    “不用了。”我压低了声音话锋一转,急切地问道:“姣姣,我问你,你有没有把妮妮与许越亲子鉴定的结果告诉给许越知道?或者给其他人知道?”

    “没有呀,难不成你还没告诉许越吗?”林姣姣在那边听了否定了,又很奇怪地反问着我。

    “还没有,我原本是准备今天告诉他的,但现在看来不能告诉他了。”我苦笑了下,声音无比的悲凉。

    “为什么?”林姣姣惊讶地叫出声来。

    “我的姑奶奶,小声点。”我听得心惊肉跳,立即制止了她。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林姣姣非常的不解!

    “姣姣,刚刚梦开阳找了我,好在我还没告诉许越,你给我记住,暂时妮妮与许越做亲子鉴定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事到目前为止只有你我知道,再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我担心妮妮会有危险。”我压低嗓音十分严肃地说道。

    “靠,那个畜牲找你什么事?他对你做了什么吗?是不是威胁你了?”林姣姣气愤地问道。

    “姣姣,现在一言难尽,你记住我的话就行了,一定要做到啊,否则会害了妮妮的。”我一时无法与她说清,而她上班时间也不太方便说这些,当下只是叮嘱她后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后我心里安定了不少,这才朝着医院的病房走去。

    病房里冷啡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小宇收拾好了东西,都在等着我。

    看着这一切,我的心葛地一阵剧痛。

    “小宇,你先带着妮妮到下面花园里去走走,等下走时我直接叫你就好。”我淡淡对小宇吩咐道。

    “好的。”小宇带着妮妮走了。

    “冷啡,我有话要问你,请你如实回答我。”把小宇和妮妮打发走了后,我直接干脆地对冷啡说道。

    冷啡愕了下,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闪过丝纠结。

    “好的,少奶奶,您有什么话请直接问吧,只要是我所知道的,一定会尽量告诉您的。”冷啡想了下后这样答道。

    我点点头:

    “冷啡,我想知道,现在许总是不是正在准备全力对付梦开阳?”

    我的语声很幽淡,表情也很平静。

    冷啡沉默了下后,望着我点了点头。

    “有胜算的把握吗?”我也看着他。

    冷啡的面色突的凝重起来:“少奶奶,您想听真话吗?”

    “当然。”我的心沉了下去,仍十分的理智。

    凭着冷啡对许越的忠诚,站在他的角度,所有对许越不好的事他都有责任保护的,因此,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 绝对的客观公正。

    当下,冷啡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少奶奶,恕我直言,许总短时间里想要甩掉梦开阳那是不现实的,而且也会遭到许老爷子的阻挠,但许总爱您,愿意为了您放弃一切,我无法劝服他,当然,他是我的上司,他的命令我只能服从。”

    我的心悸痛了下,手抚住了胸口。

    “如果硬扛下来后果会怎么样?”我喃喃问着。

    “后果无法估计,后天基金协会开幕式会如期举行,许梦二家公司将要联合收购盈科电信,还会签订一系列投资方面的合同,特别是许氏集团下属的几个工厂生产方面,所有的原材料都由梦开阳提供,这个合同早在前几年,许越的爸任总裁时签约的,时间是十年,当时许越的爸染上毒瘾,许氏集团一度陷入了危机,梦开阳趁势签了这个合约,当时的价格十分优惠,表面看是为了支持许氏集团,但也趁机掌握了许氏集团的部分主动权,如果现在他一旦翻脸,变褂,意味着许氏集团可能会要陷入停顿……”冷啡的神情非常的庄重。

    我脸色发白,站立不稳后退了几步,用手抚住了太阳穴,“冷啡,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

    冷啡担忧地望着我:“少奶奶,您不用太着急,少爷自接任总裁起就意识到了这点,这二年正在抽丝剥蚕,一步步的脱离梦开阳,只是需要些时间,请您相信少爷对您的感情,给他点时间吧,这些都是许嘉泽染上毒瘾时做的事,少爷也是没有办法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