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三章我不会轻言放弃的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可是,梦总,许越并不爱你的女儿,你认为你的女儿这样嫁给他会幸福吗?不幸福的婚姻又何必要执着呢?最终过日子的还是你的女儿,你当爸的不好好劝说她,让她积极生活寻找真爱,却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帮她夺取所谓的爱情,将来你们都会后悔的。”我忍住心底的愤怨,尽可能地劝说着,实在不希望许梦二家在这个时候起矛盾。

    “哼,你倒真会说,这又不是你,站着说话谁会腰疼呢。”梦开阳不屑地说道,“我的女儿爱许越,她若不嫁给他就没有了幸福,许越爱不爱她,那是他的事,而且我相信,若没有了你,许越一定会爱上我女儿的,我女儿长得可比你漂亮,有气质多了。”梦开阳面无表情地说道,说到后来竟然情绪激动了,“我女儿为了救他断臂,对他情深意重,可他呢,却因为我女儿断臂了就嫌弃了,如此无情无义,这还像个男人吗?你们真认为我梦开阳是那么好欺负的么?”

    我呆了呆,在他的眼里许越竟然成了那么无情无义的小人了,为什么每个人都只想到自己呢?许越因为这承担了多少年的心里负担了!

    “梦总,许越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你女儿,他并不是因为你女儿断臂而嫌弃的,反而,因为你女儿断臂一事而心生愧疚,哪怕从来没有爱过她,也愿意给她婚姻,只是……”我尽力解释着,想让他明白这个事实,可他断然打断了我的话:“只是因为遇到了你,他移情别恋了,是吗?”

    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心底里是深深的无奈与涩痛。

    怪不得梦钥会如此偏执了,原来她的爸梦开阳也都如此!

    “还有,告诉你,余依,你真认为卫兰青会真心帮助许越吗?他对许越根本就没有多少好感,曾经他是一心要选萧剑锋为政协委员的,赵副市长才是他的得意的门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心中的天平始终是偏向他们的,现在他表面上在帮助许越,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梦开阳继续阴沉着脸追问着。

    我眼皮一跳,问道:“什么原因?”

    “哼。”他不屑地看我一眼,冷冷说道:“你知道那些天我是怎么去求卫兰青的吗?我与市委书记熟,他带着我天天守在卫兰青下塌的酒店门口,守了很多天才算看到他了,为了我的女儿,我拉下脸来苦苦哀求他,他才算松口了,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候赵副市长是多么的牛逼,他是一心要整垮许氏集团的,而这些许越也是因为你才得罪了赵副市长,若不是我求得卫兰青罩着许越,你真认为赵副市长会如此忍气吞声放过许越吗?你坐享其成,又有什么资格来说爱许越,凭什么要得到他呢?”

    我张着嘴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卫兰青是因为梦开阳的请求才同意帮助许越的吗?我只觉得十分可笑。

    如卫兰青那样的政客,梦开阳这样的一个小小商人算得了什么,卫兰青会把他看在眼里么?太可笑了。

    于这些政客来说,如果不是怕危及自身仕途的安全,不是我以我的身世相威胁,卫兰青又怎么会帮许越呢?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这么的自大,自狂呢!

    我抿紧了唇,唇角边是一抹苦笑。

    因为我的身世问题属绝密消息,我必须要保守这个秘密。

    若被人知道了我与卫兰青的真实关系,那会成为一些小人要挟他仕途的把柄。

    我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来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脸上带着抹悲壮的笑,使劲吸了几口气后才算平静下来。

    可昨晚上我对许越决定的激情却没了。

    我太天真了, 竟以为凭借着许越对我的爱就能冲破一切围墙,能得到幸福,那只是痴人说梦呵。

    每一个豪门中男人的婚姻都有自己的宿命,许越也逃不出这个伽锁!

    脑海里闪过妮妮哭着叫爸爸的画面,我的心很痛很痛。

    梦钥失去许越会不幸福,可这种所谓的幸福只不过是一种执念而已,她终究有天会清醒过来,会明白她所谓的坚持并不是真正的爱情,会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可妮妮如果失去爸爸,会终生不幸福,她会生活在残缺的家庭中,这种影响是一辈子的。

    就算不为了我自已,作为一个母亲,也要为女儿争取幸福吧。

    我迎着梦开阳阴沉的脸,秀眉扬了下,笑笑:“梦总,你给我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你有钱有势,会用钱势来逼迫许越就范,可我要告诉你,不就是钱吗?我不在乎,许越也不会在乎,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许越有本事,有手腕,就算你撤资,打压许氏集团,但一段时间后他就能东山再起,而且许越从来就不是个受胁迫的人,这点你比我更明白,因此,你试图通过要胁我来解决这个事情,想让我举动放弃,对么?可我要告诉你,我爱他,不会轻言放弃的。”

    梦开阳的脸呈现出一片赤红色,镜片后的眸光闪着森森寒意,可他毕竟是老谋深算的商人,怎么会甘于被我这样一个黄毛丫头吓倒呢,因此,他又坐回到了沙发前喝着茶,淡淡开口:

    “余依,前几天我在文中路看到过你,不知你进那个大厦有什么事呢?”

    我吓了一跳,退后了一大步。

    文中路?

    这不是那个亲子鉴定中心么,他怎么会知道的?

    “你在跟踪我?”我满脸警惕地看着他,怒形于色。

    “算不上跟踪吧,恰好看到了而已。”他面不改色地喝了口茶后,淡淡说道。

    恰好看到?我怎么可能会相信他这样的鬼话!

    顿时我浑身紧张,不知道他这样说的用意,只是感觉到面前的这个男人特别的阴森可怕。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我警惕地问。

    “余依,你好像很紧张嘛。”他慢条斯礼地喝着茶,唇角边抿着层笑意。

    看来梦开阳早就有心要对付我了,若只是我倒无所谓,可他这话里的意思,似乎知道妮妮是许越的孩子般!

    若真是这样……我浑身哆嗦了下,一阵心惊胆颤。

    这些商人的手腕与手段都是极其卑鄙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