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二章你认为我会缺钱吗?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余小姐,请吧,我们梦总在医院旁边的一家清查馆里等您。”秘书看着我的脸色,很有把握地说道。

    我唇角浮起抹冷笑:“这位先生,我倒想问你,你们凭什么认为能请得动我呢?”

    秘书忽然淡淡一笑:“我相信你一定会去的,我家梦总说了,除非你不爱许越,不为你女儿着想。”

    我女儿?妮妮!

    这关我妮妮什么事?

    瞬间,我特别紧张起来。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满脸警惕地问道。

    “余小姐,若想知道的话,去了不就知道了么?”秘书又笑了笑,很坦荡的模样:“其实不用担心什么,梦总与你约谈就在附近的茶馆里,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有些事情吧,不妨大家敞开来谈谈,解决掉不是更好么。”

    我咬紧了唇,望了眼一旁睡着的妮妮,梦开阳的话说的太可怕了。

    他到底想干什么 ?竟会把妮妮牵扯进来。

    我眸眼眯了眯,唇角处是一抹冷笑。

    “好,我去。”我满口答应了。

    对手在暗我在明,既然他有心来找我,必是算准了我会去的,或者有十足的把握才来找我的,既逃不掉,不如去会会他。

    我倒想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招,逃避不是办法。

    我拿了手机跟在秘书身后朝外面走去。

    儿童医院的左边有一排有名的茶馆,不论白天还是晚上,总是人声鼎沸,茶香袅袅,热闹非凡。

    我随着秘书朝着其中一间看上去最有气魄的茶馆走去。

    二楼,一间十分素雅的包房前。

    “请进。”秘书敲响房门后,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十分沉稳的声音,我听出是梦开阳的声音。

    秘书立即替我打开了房门,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咬紧了唇角,淡定地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非常雅致的包房,墙上贴着时尚的海澡硅泥墙纸,里面的布局是清一色的素米色。

    一个中年男人,额头光洁,戴着眼镜,穿着名牌夹克外套,正坐在沙发上泡着茶。

    他看上去很有气派,沉稳地坐着,细长的五指捏着茶壶,正在替对面的茶碗上倒着茶,姿势很优雅,浑身上下的气场很足。

    我走进去后,他抬起了头,淡淡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颇有深意,明明脸上带着笑意,可眸里的光锐利得让我顿生寒意,毕竟是纵横商场的人,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对手胆怯心寒。

    刚接触到他眸光时,我确实有些心惊,但很快就镇定了。

    比起他和他的女儿来说,我干净清白得太多了。

    一个成功的资本家哪个没有压榨剥削工人的血汗呢,他能挣得如此多的家产,真会清白么?这年头,正道上的生意又能赚多少呢。

    因此,我挺直了腰杆,迎着他的目光淡定地站着,平静地问:“梦总,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他微微一笑,眸光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温言说道:“余小姐,来,先坐下喝茶。”

    他手指轻抬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面前正是他刚倒的一杯绿茶,冒着丝丝热气。

    “谢谢,不用了,我不太习惯喝茶。”我淡淡说道:“而且我还有点事,比较忙呢,梦总若找我有事,不妨直说。”

    “嗯。”梦开阳轻嗯了声,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一吹,含了一小口,似回味无穷般,慢慢吞咽下去,再抬起头时,唇角仍是一抹微微的笑意,颇有些遗憾地说道:

    “余小姐,你知道吗?我梦开阳纵横商场一生,从没失败过,不管对手如何老谋深算,如何牛气冲天,在我面前都是手下败将,我的算计向来是精准无误的,可我唯一没想到,却是你,我承认,我已经败给了你,败给了一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

    他的唇角边仍是那抹浅淡的笑意,手指端起茶杯来又小喝了口。

    “是么?”我听着他这没理由的感叹,看着他,也是淡淡一笑:“梦总实在是太抬举我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不过是一个无家世无背景地位,毫不起眼的小女人,从不懂什么算计,谋略,也从没想过要与人斗什么,更不会动过要害人的心思,我只是用心生活着,坦荡地面对生活,努力过好自己平凡的每一天,真不知道我这样卑微的存在又怎么能打败了商业界赫赫有名的梦总了,有些话还是请明说吧。”

    “说得好。”梦开阳唇角的浅笑微微漾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正是因为你这样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存在,竟让我忽略了你,让你得逞了。”

    得逞?这话实在听得刺耳!

    “是么,梦总,你这样的想法实在太迁强了吧,我纵不起眼,可你看那路旁的野花野草,它们也要蓬勃生长,任何人为的摧残都是无法挡住的,我现在卑微如野花,只是以自己的方式生存着,自认从没有想过要冒犯梦总,也不知有什么能得逞呢。”我仍挂着浅笑,略带嘲讽地问着。

    他放下茶杯,抬眸看我,眸里精光熠熠:“或许你说得对,我也很欣赏你的这些话,如果不是你威胁到了我的女儿,我还很愿意与你做朋友的。”

    果然是这个意思!我心中了然了!

    “梦总,先谢谢你的欣赏,不过我认为生活,感情都是靠诚心,真心,用心来赢得的,而不是靠算计,我从没有,也不会算计过任何人,所以,如果我的存在威胁到了您的女儿,那我只能说抱歉了。”我扯了扯唇角,慢条斯礼地回答着。

    他站了起来,慢慢踱到我的面前站稳,眸光逼视着我。

    迎着他咄咄逼人的眸光,我也坦然镇定地望着他。

    我们二人对视一会儿后,他移开了目光,沉声问道:“我确实是小看了你,你知道这些天许越为了你做了些什么吗?”

    我暗暗吃了一惊,脱口问道:“他做了些什么?”

    这段时间许越确实是异常忙碌的,工作上的事从不跟我提起,因此他做了什么,我是不知道的。

    “他为了你,已经准备公开与我叫板了,也准备不要我的女儿了,他对你倒是一番深情意重哟,只可惜,这是生活在现实中,不是梦里。”梦开阳踱着步子在房中走着,最后又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凝着我语调幽远:“想我们许梦二家几十年的至交朋友了,我们之间生意的深度合作之广之深你是无法想象的,你认为许越真能把我彻底摆脱掉吗?”

    他咄咄逼人地问着我,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

    我就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窜起来,像要把我给冻没般,我强迫自己镇定地看着他,警惕地问:“那你想要怎么样?”

    他深看我一眼,没有回答我,只是说道:“没错,许越是有手腕,他以后赢得的声誉地位必定会超过许悍天的,但他再有谋略,毕竟也太年轻了,接手许氏集团的时间太仓促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铲除掉了许晟昆,许晟睿的势力,这确实很难得了,可他凭什么以为在这个时候还能摆脱掉我呢?就算他想,他爷爷也不会同意的,他这样的做法明显就是气血方刚,一意孤行,不计后果,你可能想象不到,如果我要报复他,许氏集团会有什么下场,许氏家族又会有什么影响,而他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就算他不顾一切想要与你在一起,你认为许氏家族的人会对你这个罪魁祸首有好感吗?你们会放过你吗?”

    这一连串的反问直把我逼得后退了好几步,脸色开始发白。

    “看看这个,我们许梦二家合作的一些项目,没错,现在许氏集团在a城是首富地位,龙头企业,但它并不是单个存在的,这些项目,我虽然只占了三成的股份,但如果我一旦全部撤资,联合其它几家公司蚕食围剿许氏集团,它也很有可能一夕之间垮掉。”梦开阳走到沙发上拿起个资料到递到了我的面前,“你可以好好看看,我可不是危言耸听。”

    我呆呆站着,身子有些发抖,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我并没有伸手去接他手中的那份资料来看。

    梦开阳就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这些数据我看不看都没有什么关系的。

    “这几天许越已经把这些项目改头换面,抽调走了大部分资金,并且让手下来跟我谈,愿意出高价买下我手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哈哈,这不是想出高价买通我,想用钱来打发掉我吗?”梦开阳说到这儿哈哈大笑了起来,镜片下闪铄的眸子紧紧盯着我:“你认为我会缺钱吗?”

    我拼命咬紧了唇站着,怕自己会晕倒过去。

    “我不缺钱,可我只有一个女儿,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她能幸福快乐。”他收敛起了笑,脸上罩起了层寒霜,“如果许越顺从我,今年内他就能站稳全球财富榜前十的地位,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我都有大把的人脉,这是谁也取代不了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