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三十一章 男人的决定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他的唇瓣贴着我的耳垂,温温的吻着,舌尖缠绕着我耳垂上的肌肤,手指在我身上游走着。

    我敏感的身子立即像干柴遇到了火源,然起了雄雄烈火。

    男人温柔细致的吻从我的脖颈而下,细细碎碎的碾过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是那么的用心,专注,带着浓浓的爱意,把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给激活了。

    我身体里似有无数个怪兽在叫嚷着要冲出来,浑身又酥又麻,涩胀的空虚感让我在迷失中不自觉地吟哦出声来。

    他故意看着我难受,却迟迟不肯给予,只是舔渎着我的唇瓣,滚烫的大掌把我的肌肤烫成了绯红色,让我压抑的吟哦声越来越急促。

    空气似乎静止了,只有我们二人的呼吸声,他的喘急,我的细润中夹着压抑的低吸声,都是那么的急迫。

    “依依,好……紧。”在我们二人身上的温度上升到一个高度时,他终于无法忍受了,一撑握住了我的腰肢,往上抬起,用膝盖挤开了我的双腿……黯哑的声音里带着惊喜,在我耳畔呢喃着。

    “不要。”我的头晕晕乎乎的,声音也是含糊不清:“疼……”

    “好,我轻点。” 他温柔的笑,声音柔得像蜜,“看来是我们平时做得太少了,以后多练习点就好了。”

    我松了口气,以为他会放过我了。

    不料

    这男人竟然不按常理出牌,就听到低低一笑,在我松气的瞬间,他竟然以雷霆之力横贯而入。

    “啊。”我惊啊了声,嘴唇张成了o型,可那种突兀的痛感还是让我低低呼叫出声来,张大了眼恨恨地瞪着身上这个顽劣的男人。

    他邪肆地笑了笑,满脸胀红,凑过来就吻住了我的唇,不让我发出声来,手落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只感到眼前像有无数个星星在闪,一股气流在体内乱窜,想要出去,却又找不到出口,只那么的游离在我的身体里,异常的难受,我迫切地想要达到一个巅峰,想要找到一个出口。

    我的手指狠狠撕扯着他的后背,在他疯狂的热吻中,我开始回吻他,然后我们互想纠缠在一起,欲拔不能,都想要寻找到一处最高点。

    我们都用力搂抱住对方,在极端的张力中,感到飘上了虚无飘渺的云端。

    “天,你这个女人,我会死在你身上的。” 在极尽的缠绵中,他在我耳畔呼着粗气,喃喃着。

    “阿越,好难受,求你放过我吧。”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极致的疯狂,开始乞求他。

    “依依,我也要死了。”被浴望充斥的男人,早已失去了理智,我的心被一下一下的吊上来又跃下来,在感情到达极致时,我搂着他的脖子,用力问:“阿越,你真的不会与我离婚吗?”

    即使到了这个时刻,我也想求证着这个问题,因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我需要家,妮妮也需要爸爸。

    他的唇堵住了我的唇,狠狠吻咬着,在我快要晕过去时,我听到他在我耳边清晰地说道:“依依,放心,不会,这辈子我宁愿失去一切也不会失去你和妮妮的。”

    “阿越。”我被牵扯着的心似乎一下就着陆了,安宁了下来,我一下就抱住了他的后背,哭出声来。

    他浑身僵硬着,吻着我的唇,吻着我眼角的泪,我的脸在雪白的床单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红晕,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艳与激情,在意乱情迷中,我的手指穿透了他的发丝,用尽我的力气,发狠似的说道:“许越,你要了我,以后再不准碰其她女人,抱括梦钥。”

    “好。”他没有犹豫,喘着粗气回答着我,“我从没有碰过她。”

    我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的,他一定没有碰过梦钥,否则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的冷,那么的绝望无情呢。

    缺少爱的女人大抵就是如此了。

    “阿越。”我紧紧抱着他,笨拙的回吻着他,直到我们在云端上飘浮得足够久了,才释放了我们的激情。

    “阿越。”情浓的那一刻,我流着眼泪,想要告诉他那个关于亲子鉴定的事情,想要问他还记不记得三年前的那一晚。

    我太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他似乎很累了,趴在我身上紧紧抱着我,在我耳畔低声说道:

    “傻瓜,不要说话了,相信我,这是我一个男人的决定。”

    他以为我只是想向他再次求得保证,在我开口前及时拦住了我,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不说话了,紧抱着他大汗淋漓的身子,心底里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个时候如果我告诉他妮妮的事,可能不是个好时机。

    再者说了,我不需要一个男人是因为看在孩子的份上才勉强与我呆在一起的,我要那个男人全心全意地爱着我,我要他是因为爱情而与我呆在一起的。

    因此,那股想要告诉他的冲动被无形中压抑了下来。

    他确实很累了。

    我想像不出如果三年前的事他真是一无所知的话,这个时候我再告诉他关于他与妮妮身世的问题,不知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想他好好休息会儿,既然我不想因为妮妮而留住他的心,那么也不必现在说了,准备明天再找个时机好好与他谈谈妮妮的事。

    “谢谢你,阿越。”我把头埋进他的胸前,紧紧贴着他的身子。

    “依依,明天妮妮就可以出院了,答应我,你带着妮妮回到深市去,在那里等着我,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请你相信我,我不会负你,即使梦钥三年前因救我断臂,我也不管不顾了。”他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和妮妮能幸福快乐。”

    我闭着眼睛顺从地‘嗯’了声。

    “明天我会让冷啡来结账,由他送你们过去,你只要带好妮妮就行了,其它的都交给我。”他的手指抚摸上我头上的发丝,轻轻说着。

    “嗯。”我温顺乖巧的像只小猫,在他怀里轻轻嗯着。

    他轻笑了下:“余依,我喜欢这样的你。”

    是的,我也喜欢自己这样的乖巧温顺,有男人可以依靠。

    他能为了我放弃梦钥,不顾世俗的眼光,我也能为了他做到一切。

    情浓的我们只知道在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感情里自由自在的翺翔,完全忘了身边的猎人了。

    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

    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在那个大草原上,我们的城堡坚硬牢固,那里只住着我们三人:我,许越,妮妮。

    我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着。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许越已经走了。

    我身上的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我知道那一定是他离开时给我捂紧的。

    我翻身爬起,浑身酸痛,穿好衣服下地时,双腿都是绵软的,这都是纵欲过度的结果,可我的精神特别的好,冼簌时,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眼角眉梢间都凝着抹笑意,眉眼弯弯的,特别有女人味。

    都说女人需要爱情的滋润,看来一点也没有错。

    梦钥不管什么时候,哪怕是在许越面前故作娇嗔时,她眉眼间都凝固着冷与愤怨,因为,她从没有得到过许越的爱情。

    早上小宇送来了早餐,我们吃过早餐后,医生来查房了,袁医生检查了妮妮后说今天可以出院了。

    然后开了一堆药。

    妮妮也知道要出院了,心情很高兴,不停地叫着‘爸爸,妈妈’。

    我给她穿了一身漂亮的汉服,戴着围巾,外面罩着羽绒服,长筒靴子,打扮得像个小公主般。

    然后我一直坐在床头看手机,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昨晚上许越说过的话,他说让我和妮妮回深市,等他的消息。

    我答应了。

    为了妮妮能有爸爸,为了我的爱情,我答应了。

    在深市时,他曾告诉过我,梦钥为了救他而失去了右臂,他不能负她,要给她婚姻,这是他的底线。

    昨晚,他终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他要我和妮妮!

    他选择爱他的女人。

    他要负梦钥!

    我很欣慰能有这样的结果,很欣慰许越在知道妮妮的身世前选择了我,这说明他真的爱我。

    可我的心里隐隐的不安,自早上醒来起,就不安了。

    我固然爱他,那梦钥呢?不也是爱他如命么!

    她的爱应该不会比我的少吧。

    即这样,真的能那么容易甩掉梦钥吗?

    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我没有给许越打电话,告诉他妮妮可以出院了!

    而他也没有来电话。

    昨晚上他让我呆在这里等冷啡,那我就坐在医院里安静地等着吧。

    吃过午饭后,小宇带着妮妮休息,我在病房的阳台上踱着步,总觉得眼皮直跳。

    一会儿后有敲门声响起,我以为是冷啡来了,急忙走了进来。

    可来人并不是冷啡,而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很有诚俯的模样。

    “您找谁?”我有些惊讶地问,这人应该是找错了房间吧!

    “请问您是余依女士吗?”那个男人看着我中规中矩地问道。

    真是找我的!

    我立即答:“没错,我就是,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那男人又看了我下,很中规中矩地说道:“余女士,我是梦幻工厂总裁梦开阳的秘书,我们梦总想请您过去谈谈。”

    梦开阳?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脸色僵硬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