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二百二十九章这婚能不能就不离

时间:2018-07-21作者:春燕南归

    。林姣姣抓着我的手臂用力摇着,“依依,你一定要幸福,你要是轻易放弃了,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姣姣。”我眼眶一热,抱紧了她。

    我们二人情绪激动,竟然抱着哭成了一团。

    因为来时走得太匆忙,到了中午都没吃饭,后来我们就进了附近的饭店。

    吃饭时,我心情烦乱,没有胃口,随便吃了点。

    林姣姣的情绪也不会太好,最近, 不停地有报纸报道着萧剑锋将要与赵蔓丽结婚的消息,沈梦辰出事后,赵蔓云流产,等于是毁了。

    赵副市长现在把全部的精力都用来培养萧剑锋了,不仅在仕途上为他上窜下跳的铺路,就是在家产上,也是指定给他继承了。

    听说萧剑锋的父母高兴得整天合不拢嘴,对赵蔓丽那是好得不得了。

    我想,人的一生财富权势真会有那么重要吗?哪怕是赵蔓丽没有孩子生,哪怕是他们家面临着绝后,他们也甘之如饴,乐此不疲。

    难道这个世间没有真情吗?这价值观怎么会扭曲到了这个地步呢?

    越是这样,我就越替林姣姣担忧,总感觉到她和她的孩子就是个定时炸弹,不知哪天就会出个大事故,到时她和孩子被伤得面目全非。

    “依依,来,跟我一起去许氏集团,现在就把这份鉴定结果告诉许越,看他怎么说?”吃过饭后,林姣姣要继续回许氏集团上班了,临走时拉着我想让我跟她一走去找许越摊牌。

    我立即摇了摇头:“姣姣,先让我回去好好想想,这件事情恐怕不会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林姣姣执坳不过我,只好随了我,不过临走时再三叮嘱我:“依依,你可一定不要犯傻, 这婚能不离就不离,要坚守下去,千万不要轻易放弃了,需要我帮忙时尽管说,我不允许你做傻事。”

    我感激地笑着点了点头。

    林姣姣走后,我一个人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了许久,风明明还是那么冷,可吹在身上却没那么寒了,连空气似乎都清新了许多。

    妮妮有了一个许越这样优秀的爸,对她来说是值得庆幸的。

    而我呢,没有被许晟睿或许晟昆糟踏掉,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至于,被许越强上的事……我想起了那个梦,那个羞于启齿的梦,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梦了,特别是在遇到许越后,那个梦几乎就被他所取代了。

    脑海里回想着他在我耳畔边说着的那些羞人的情话,还有他对我无度的索取占有,我的心底里生出丝甜蜜的感觉来。

    我的脚步轻快了许多,站在街头,微微歪着头,扬手招着的士,似乎在为自己找到了一点点底气。

    坐进的士车里,我看到车窗玻璃上我的唇角含笑,脸有娇羞之色,这是刚刚脑海里浮现了往昔许越与我亲热缠绵时的画面,不由脸红心跳的。

    原来爱情是这么的美好!

    车子在医院面前停了下来。

    我迈着轻快的步子下了车,用轻盈的身姿朝着医院里走去,唇角微微挽起,我只想告诉妮妮,她以后终于有爸爸了,不是野孩子了。

    “余依。”可我才走了那么几步,一个女人阴冷的声音就从背后叫住了我。

    我惊诧得扭过头去。

    一个贵气美丽的女子正站在我的身后,她眸光冰冷地望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从她眸底流露出来光全是不屑与讥讽。

    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

    这个女人竟然是梦钥!多久没有见到过的梦钥。

    确切的说,她留给我的只有一个逼我离婚,想要霸占我丈夫的印象,于她,我没有半点好感。

    “你找我有事吗?”我冷冷地问。

    本来,我话都不想与她说就准备直接走掉的,可她既然这样存心来找我,这里又是医院,她又怎么肯轻易放过我呢,与其让她找到楼上病房去找我,那对妮妮会很不好,不如在这里听她到底是想来干什么的。

    她唇角微扯了下,摇摇着走近了二步,看着我:“我说余依,你不是答应了会要离开我的许越哥哥,离开许氏庄园么,这都几个月过去了,怎么到现在还依然与我的许越哥哥在一起呢?你们怎么还没离婚?这是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弄么?”

    果然,还是来逼我离婚的?

    我真不知她是哪来的底气!

    如果说从前,我不在乎,准备随意放弃,但今天有了那份亲子鉴定后,我突然不想放弃了,林姣姣说得没错,再怎么样我也应该争取下!

    “梦钥,你凭什么这样要求我?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答应你?到现在为止,我还没听说过一个小三竟如此耀武扬威地逼着原配与她的丈夫离婚的,我只听说过原配打小三的,真不明白你这底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嘲笑了下,忍不住出言讥讽。

    梦钥的脸白了下,唇角处是一抹阴冷的笑:“余依,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马脚了,我知道你用尽心机爬上了许越哥哥的床必不会这么轻易离去的,对付你这种女人,我根本就不要指望与你讲什么道理了。”

    这样说着,她脸上都是恶毒的暗光,看着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我看着她,笑了下:“梦钥,你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跟我说这些话吗?那对不起,我没时间陪你闲聊,而且这些话你已经威肋过我好几次了,你觉得有意思吗?首先,我早就离开了许氏庄园,也去了冷氏集团上班,这可都是按着你的意思来的,至于我与许越为什么还没离婚?我想你应该从许越那里得到了答案吧,而我有权利不理睬你,那也是我的自由,现在,我与许越不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感情上,都还是正常夫妻,你若再这样逼我,我只能报警了。”

    我义正辞严地说完,冷声警告道:

    “梦钥,我还就警告你,不要仗着许越对你的同情怜悯,你就肆意挥霍男人对你的那点怜爱,如果连这点都没有了,那你又还剩下什么呢?”

    说完,我不再理她,掉头来就要离去。

    “余依。”背后,梦钥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我还有话要说。”

    我只是冷哼了声,不屑地弯了下唇角,继续朝前面走去。

    “余依,你与我的许越哥哥结婚这是真的吗?”梦钥紧跟在我身后走了几步,阴森森地逼问着。

    这话像一柄尖锐的刺刀一下从我后背穿透了进来,我顿时浑身发冷。

    “你什么意思?”我脸色有些发白,转过身去,底气不足地问道。

    “什么意思?”梦钥冷笑着,“我想你心里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吧,你与许越哥哥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结婚,你们之间只不过是个合约婚姻而已,这白纸黑字的合同可写得清清楚楚呢,不要蒙骗我了,没想到你竟然拿着这样的合约婚姻爬上了我未婚夫的床,而且还就此赖着他,你真认为许越哥哥会爱上你这种贱女人吗?不过是临时利用下而已,最终许越哥哥是要跟我结婚的,我们许梦二家的基金协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有脸赖着吗?”

    这样说着,她把手中的合同纸在我面前扬了扬,朝我脸上狠狠砸来,怒声喝道:“余依,你可真不要脸,这上面明明写着半年后你就与我的许越哥哥婚姻自动解除,你不能得到许氏集团一分家产,你们只是仅仅半年的婚约,现在你们已经到期了,也就是说,你现在与许越哥哥的婚姻已经自动解除了,你说都这样了,你竟然还有脸拿着这样的婚姻来欺骗我,霸占着我的未婚夫,你认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吗?”

    合同纸砸在我的脸上,如刀割般疼痛。

    我弯腰捡起它看了下,没错,这正是半年前许越与我签订的那份合约婚姻,上面有我的签名与按的手指印。

    我的心突然地就是一阵孪缩。

    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这份合约文件的,只记得当时的许越曾警告我,我们之间这种关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可没想到,第一个知道的人竟是他的未婚妻,这到底是谁让她知道的呢?

    真是天大的讽刺!

    是不是他现在是许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已经确认了,许晟昆,许晟睿再也威胁不到他什么了,利用完了我,就可以忘了这份文件呢!

    “余依,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阿姨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整个许氏庄园的人都知道了,你与许越哥哥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婚姻,这样的你还要坚持下去吗?”她得意的一笑,继续咄咄逼人地带逼问着。

    我心脏仍在一阵阵孪缩着,有那么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

    是的,我和许越之间只是这样的一份荒唐合约婚姻,从一开始许越就没把我们的关系放在眼里,如果他真有心,又怎么会以这种方式与我签那合约呢。

    当时许越是为了利用我对付二个叔叔,最终拿到许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的身份的,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拿了结婚证,是为了晒到网上去,堵住别人的嘴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